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两百七十四章
    夜半三更哟

    蜂后真的很好奇,陈凌带来的这个人到底是谁?他又用什么办法撬开了那人的嘴?要知道她可是使出浑身解数,足足十个小时,也没能从这人嘴里问出什么,甚至连这人姓甚名谁都不知道!

    陈凌却半点也不好奇,因为华天的手段没有人能比他更清楚。)

    在华天残忍又冷血的酷刑之下,没有人能保守得住什么秘密。

    纵然强悍如陈凌,他也不敢想像自己落到华天手里,到底能熬得过几个时辰?尽管这种情况根本不可能发生,可是想起华天的手段,他也是相当心寒的。

    不过,这名偷袭陈凌悍马车的人骨头也够硬,华天手提箱里的器械足足用了过半,才好不容易撬开了这人的嘴!

    这人称自己叫做石其柱,曾服过兵役,退役后偷渡去了美利坚,最后辗转加入了ox公司。

    成为一名雇佣兵,这次返回中国,并不是回来探亲,而是执行任务,他们的任务就是刺杀金盼琳。

    听到ox公司的名字,蜂后极为吃惊,因为据她所知,目前世界上排行前十的雇佣兵公司就包括了ox!

    ox公司的规模相当庞大,该公司聘请的军事专家多来自南非,北美,兵源主要来自各国不等,拥有储备兵力近千人,全是训练有素的退役军人。

    20世纪90年代以来,ox公司生意兴隆!

    1995年,它派出一支小型快速部署的、有着良好的空中保护和装甲的雇佣部队,几天内就平息了一个小国的危机,轻轻松松赚了几千万美元。之后,以塞字开头的国家发生内乱,武装攻势凌厉,政府军节节败退,无奈之下政府和ox签订了一份为期一年的合同。xo出动200名雇佣军协助政府军作战,三个月之间把武装打得溃不成军,不得不与政府军签署了和平协议。ox公司获得不菲报酬,不仅每月有250万美元进账,还得到了黄金矿的开采权……

    关于ox公司的传说极多,只是真正的接触,蜂后成为秘密警察这么多年,还是头一次。

    如此一来,就证明常老板那边收到的消息并不是十分牢靠的。因为如果是中东好战份子想借金盼琳的死来挑起两国纠纷,雇凶杀人并不是他们的风格,而且ox公司收费极贵,他们也未必花得起这个钱。

    这个事情,恐怕另有悬机呢!

    在华天进一步的严刑逼供之下,这个石棋柱招认,他们这一行总共有十二人,来到这边后和他们接应,安排他们食住,并提供武器的人叫做向斯平。

    通过查找,蜂后很快调出了这个向斯平的资料。

    向斯平,现年二十四岁,深城本地人,现任和平货运公司副总经理,天红酒店老板。

    再更深入的调查之后,蜂后发现了一些有趣的资料,向斯平从小父母早丧,只有一个相依为命的姐姐,初中念完后就已缀学,后染上毒瘾,十六岁因滋事斗殴,被强制戒毒劳教一年,出来后又因抢劫伤人判刑四年,直到2009年才刑满释放。

    出来后两年不到的时间,一个前科犯竟然一跃成为了注资三百万货动公司的副总经理,还拥有一个四星级酒店,这实在是有点耐人寻味了。

    对于陈凌来说,ox公司有多强大,他是不关心的。这个向斯平又是怎么蹦起来的,他也同样不关心!

    他真正关心的是这一伙雇佣兵到底还剩下几个?

    他们正筹备着怎样的暗杀计划?

    这个向斯平又在其中充当着什么样的角色?

    这件事的背后到底隐藏着什么?

    这一连串的问题,他都迫切的想要知道答案。

    把华天送回去之后,陈凌没有回家,而是直接到了华新村,根据蜂后调出来的资料显示,这个向斯平私人别墅就在华新村,石棋柱也交待了,他们来的这几天一直都住在向斯平的别墅里。

    尽管蜂后交待过,在不明虚实之前让他不要轻举妄动,可是陈凌认为,先下手为强,后下手肯定遭殃,择日不如撞日,今夜月黑风高,还夹着微微细雨,想要杀人的话,再没有比这样的时机更合适了。

    不过他也知道,雇佣兵不比那些暗门的杀手,那些愚蠢的小鬼子,以为自己的武功有多了不起,摒弃枪炮而不用,偏要丢人现世的摆弄他们的土特产东洋刀,殊不知那点三脚猫功夫在博大精深的中华武学面前,根本是班门弄斧,不值一晒……呃,想到这里的时候,陈凌又免不了想起清水千织,想起这个女人的厉害,陈大官人只能自欺欺人的称其是个唯一的例外。

    不过,这班雇佣兵却完全不同,從陈羅馬军队中的野蛮人到后殖民主義时期被流放到非洲的歐洲囚犯,雇佣兵一直以来都被看作是一群“要钱不要命”的乌合之众,他们最擅长的是暗杀,绑架,作战,甚至是搞什么政變,在很多人的理解中,雇佣兵给人們带来的只有死亡和痛苦,而促使他们打仗的惟一动机就是钱!

    为了钱,为了完成任务,他们不会讲究方式,更不会讲什么规矩,什么武器最直接最厉害,他们就用什么,刀剑这种东西,陈凌不太愄惧,因为强悍如清水千织,他都能挡几下,可是对于精通并擅长各种现代化武器的雇佣兵,他就不得不慎重对待了,毕竟今天要不是身上穿了防弹衣的话,一条小命可能就交给石棋柱了。

    在前往华新村的时候,陈凌始终感觉自己有点势单力薄,走到半路他还是调转车头去了老街。

    陈大官人想过了,与其孤军奋战,不如叫上师姐同行。

    晏晓桐的武功不在他之下,她要能同行,到了紧要关头,也能有个照应,再不济也有个通风报信的不是?

    来到老街,福仁堂的金字招牌赫然映入眼帘。

    池海泽支使人放的一场大火把原来的福仁堂彻底烧毁,但重新建起的福仁堂却比原来大了一倍,因为它把隔壁的店铺都并兼了。这,算得上是因祸得福吗?

    陈凌这会儿没有什么心思来参观新落成的福仁堂,抬腕看看手表,夜里十一点四十分,不算很晚,但也有点晚了,不知道晏晓桐睡了没有呢?

    伸手按了按门铃,然后就静候在一旁,等了一阵,没见里面有动静,于是又按了一下,再等一阵,还是没反应,正准备掏手机的时候,门却开了。

    晏晓桐俏生生的站在那里,身上穿着一身黑色的睡裙,秀发披肩,比平时看起来多了一股子温柔与妩媚。

    不过迎接陈凌的并不是一副如花笑靥,而是晏晓桐的白眼。

    陈凌愣了一下道,笑道:“师姐,老天给了你一双这么好看的眼睛,你却用来翻白眼,是不是太浪费了。”

    晏晓桐被他逗了笑了一下,却又立即板起脸道:“师弟,这深更半夜的,我猜你不是来请我吃宵夜的吧?”

    陈凌微汗,摇头道:“确实不是!”

    晏晓桐又道:“那是长夜无眠,想找师姐陪你促膝谈心?”

    陈凌狂汗,摇头道:“也不是!”

    晏晓桐脸色更不好看了,“那你来干嘛?”

    说罢,晏晓桐就转身走了进去。

    陈凌也不知道自己是哪儿踩着她的尾巴了,讪讪的跟了进去,把门关上。

    来到后院,发现整改过的后院比原来大了一倍有余,那个货柜车厢做成的豪华房子不知被她用什么办法给弄了进来,车身从新粉刷过,弄成一格一格,犹如瓷片一样的颜色,远远看去,和后院的墙壁连成一体。

    车厢的顶部还种了许多花花草草,侧边有一个斜梯上去,看来是方便浇水,修剪所用。

    看了几眼后,陈凌跟着走了进去,发现里面又有些改动,虽然依旧豪华,却多了些脂粉气息。

    穿过客厅,进到晏晓桐的闺房,发现床上的被褥有些凌乱,上面还有个粉红色的小跳蛋,跳蛋上仿似还沾有一些水迹的反光。

    看到这个,陈凌又愣一下,随后恍然明白过来,刚才师姐应该是在那个什么呢,难怪见到自己会这么不高兴,原来是被打扰了。

    发现陈凌的眼神直勾勾的落到床上,晏晓桐脸不红气不喘的走过去,伸手一掀被子,把东西给盖住了,然后若无其事一屁股坐到床上道:“说吧,找我做什么?”

    陈凌道:“不做什么,就是想师姐了,来看看。”

    晏晓桐冷哼一声,“屁,老娘才不相信你那么好心呢,一瞧你那衰样就知道是夜猫子进宅,无事不来!”

    陈凌狂汗三六九,心说你这人都还没嫁,就已经升级为娘了?不过今夜确实有求于她,只好忍气吞声的奉承道:“师姐果然火眼金睛。”

    晏晓桐不咸不淡的一笑,“有话快说,有屁快放,老娘忙着呢!”

    陈凌道:“我今天差点让人给杀了!”

    晏晓桐吃了一惊,看一眼陈凌,随后又装作莫不关心的样子,“活该,谁让你一天到晚惹事生非,不务正业的。师父让你老老实实的来坐堂,你总共来过几次?”

    陈凌撇了撇嘴,有点后悔来这一趟了,回身靠到后面的电脑桌上,鼠标因此动了动,屏保的屏幕立现显示出了桌面,上面播放器里正定格着一副汁水淋漓的大特写。

    两人的表情都是一愣,晏晓桐也终于没办法再淡定,脸红红的冲过来“啪”一下关掉了显示器,吱唔着道:“我刚才不小心点出来的。”

    是不是不小心,陈凌心如明镜,明明就是一边看这个,一边做那个嘛,但他也不戳破,只是道:“师姐,我已经查到想杀我的那伙人在哪里,你陪我一起去收拾他们好不好?”

    对于打架斗殴这样的事情,以往晏晓桐是很感兴趣的,陈凌原以为自己发出邀请后,她一定会想也不想的欣然前往,谁曾想她竟然摇了摇头,“我不去,我正忙着呢!”

    陈凌看她表情很坚决,不由就脱口而出道:“师姐陪我去嘛!最多回来后,我帮你!”

    晏晓桐愕然道:“帮我什么?”

    陈凌脸上有些发热,指了指已经被关掉的屏幕。

    晏晓桐脸也红了,然后突地站起来,“走,咱们收拾他们去!”。。

    还在找”无敌小中医”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