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两百七十九章
    陈凌挂断电话,立即抬目四望,真是被了,废弃的大砖窑就在眼前。

    只是……那是废弃的吗?怎么还在冒烟呢?

    不管是真是假,像某位大佬说的,只要有一分希望,就要尽百倍努力。

    陈凌来不及犹豫磨蹭,立即就发动摩托车朝那个大砖窑驶去。

    通往砖窑的路两边都长满了杂草,高过人头,正往中间延伸,显然已经很久没有开工,没有大车经过了,不过陈凌驾着摩托车一驶近,就知道自己没找错地方了,因为延伸到路中间的杂草有新鲜断裂的痕迹,很新鲜,新鲜到还在出着草汁的地步,显然是刚断不到半个小时。

    马上就要与歹徒照面了,跟在陈凌身后的赵航正兴奋呢,却不防陈凌突然停下车来,把摩托车推进了草丛中。

    赵航也跟着停下车,问:“枫少,这是干嘛……”

    陈凌把手指竖到嘴唇上,“嘘,小声点,把车藏起来,咱们走进去。”

    赵航赶紧的照做,然后跟着陈凌,鬼鬼祟祟的前行。

    穿过了杂草丛生的道路,大砖窑完全暴露于眼前。

    砖窑的门口,正有两名大汉守在外面,他们的身旁,正有一辆已经分不清是什么颜色的商务车在燃烧着,一团一团的黑烟正往天上飘。

    陈凌回身,冲赵航作了个噤声的手势,然后扯过他的耳朵低声道:“一会儿,我冲进去,你在外面守着,看到有人出来,如果只有一两个,你就对付着,如果人多,你就藏起来!”

    赵航:“枫少,你一个人进去,会不会有危险,要不要等增援来了再说。”

    陈凌:“等增援来了,黄花菜都凉了。你就猫在这儿。”

    说完,陈凌不等赵航再接腔,这就抓了两块石头冲了出去。

    人未至,石头已经先行,两个大汉根本都还没反应过来,就已感觉劲风扑鼻,“卟”的两声闷响,两人的脑袋就被各砸了一下,血就立即“u”了出来,连叫喊都没一声就仰面朝天的倒了下去。

    赵航瞧得目瞪口呆,傻在了那里,这才是真正的一石二鸟啊!

    等他惊叹完了回过神来,陈凌已经消失在砖窑的入口了。

    陈凌踏入砖窑,眼前的光线就暗了下来,周围乌漆麻黑的,风不知从哪个方向吹来,有种阴森森的凉意!

    待得适应了昏暗的光线,陈凌也里到里面传来的动静,那是一阵阵女人的呻吟声及男人的哄笑声。

    陈凌仔细一听这个女人的声音,顿时就不顾一切的往里狂奔,因为里面这个声音再熟悉不过了,那就是他的老师严新月。

    冲到最里面,那是一个极为空旷的空间!

    汽车的蓄电池接着一盏灯泡,照得满室亮堂。

    严新月披头散发的躺在一张大帆布下面,周围几个带着头套的男人正围着她。

    正中的一个男人正狞笑着骑在她的身上,双手撕扯着她身上的衣服。

    严新月的俏脸粉红,气息紊乱,脸上正挂着一种痴迷的表情,双眼迷离的半张着,双手也在男人的身上摸索着,嘴里发出一阵又一阵诱人的呻吟声。

    不远处,正架着一部红灯一闪一闪的高清数码摄像机。

    一看到如此景像,陈凌顿时就怒火滔在了,抓起一块石头就冲了上去。

    第一时间,石头飞向了正骑在严新月身上那男人的背部,原本陈凌是要砸头的,可是就让他这样脑浆四溅一命呜呼的话,那实在是太便宜他了。

    那男人被石头击中,顿时就栽倒在一旁惨叫起来,那七八个围在帆布旁的男人见状心头首先是一惊,回转过头来,发现来的只是一个年轻小伙子,这才定下心神纷纷拿起散落在一旁的家伙朝陈凌涌了过来。

    陈凌担惊受惊了大半个晚上,看到严新月总算没有遭受到实质性的伤害,一颗悬起的心也稍稍放了下来,看着几个操着家伙正缓步朝他走来的男人,郁闷了这么久的他总算是找到出气的对象了。

    只见他迅速的饶到了摄像机后面,一把抽下了架在上面的摄像机,摁了停止键后,这才把它扔到一边,一会儿的画面太过血腥暴力,还是不要让世人知道的好!

    摄像机才刚扔下,带头一个持着长刀的家伙已经飞快的扑了下来,劈头罩脸的就是一刀向陈凌劈了下来。

    早有防备的陈凌轻轻一侧身,这一刀就砍了个空,没等那家伙抽刀再砍,他已经飞起一脚猛地踢到了这人的手腕上。

    这个时候的陈凌,再不是那个温文儒雅舍己救人的医生了,也更不是那个在急诊大楼门前手下留情的英雄,他只是一个恶魔,一个充满了愤怒与怨恨的恶魔。

    他这飞起的一脚,根本就没留一点余地。

    “卟”一声很沉闷很复杂的声响落入众人耳中,之所以说它复杂,因为那不仅仅是脚与手腕交碰发出的声响,间中好像夹杂着骨头断裂的声音。

    大汉被踢飞的长刀“唿唿”的在空中旋转后,最后“嘟”一声插进了墙壁里,入墙三分,只是就算插稳了,刀身还在震动着,发出“嗡嗡”的响想。由此可见,陈凌这一脚的力气有多大。

    “啊——啊——啊——”那个持刀的大汉捂着自己那只已经当当吊吊,仿佛与身体分离开来的手腕蹲在地上像杀猪一般惨叫起来。

    不过惨叫声还没停呢,陈凌另一只脚已经如泰山压顶一般罩着他的肩背踏了下去。

    那大汉在巨痛之中未恢复过来,也不知道闪躲,不过陈凌在暴怒之中出脚,别说是闪躲,就算是瞬移都没有的。

    “叭!”的一声响,这大汉被陈凌一脚踏得五体投地的趴在了地上,紧跟着,陈凌的脚还没停,又一脚跺在了他的胳膊上。

    “叭啦”这次众人听得很清楚了,犹如劈柴一般的响声从大汉的胳膊里响了起来,很明显这大汉一条完好的胳膊已经报销在陈凌的脚底下了。

    转眼瞬间,就把一人废掉了,那几个整天都过着刀头舔血的亡命之徒也不禁开始慌恐起来,只不过做他们这行的,有今天就没有明天,怕死他们就不干这一行了,所以几人只是愣了愣神,很快就再次操着家伙扑了上来。

    这些人虽然个个都无比凶残,可是比起暗门的那些忍者,却是逊色得太多太多,陈凌如果尽全力,可以在半分钟之内通通让他们去向毛爷爷忏悔。

    不过陈凌不愿意这样,他不想他们死得那么痛快!

    他就一点一点的折磨他们,一个手指,一个关节,一条腿的慢慢将他们弄成残废!

    尽管如此,他的心里仍然不解恨,因为这些家伙纵然已经是鲜血淋漓的倒下了,他们的裤档还是挺起的,仿佛个个的裤子里面都藏了把机关枪的。

    身为医生的陈凌知道,这并不是正常的生理现象,而是药效,一种霸道又猛烈的性药所致。

    这总共八个人,个个都是五大三粗膘肥体壮,个个都吃了这种药,如果自己不能及时赶到的话,严新月的下场会是怎样?他真的不敢去想像。

    只是当他想到他们准备对自己老师施的暴行,却是真的杀了他们的心都有了!

    不过,杀人这么残忍的事情,陈凌是不愿意做的,但是让他们下半辈子都活在生不如死的痛苦之中,他倒是非常乐意的。

    清水千织那个变态女的话是很错的,杀人,并不是一件艺术。能不杀人而让人偿到被杀的痛苦,能让活着的人偿到渴求死亡却又死不了的滋味,那才是真正的艺术。

    所以,陈凌捡起了一根散落在地上铁制棒球棍,犹如恶魔一般的对着这些暴徒就是一顿又一顿的猛敲。

    最后,看着所有人都横七竖八的躺在地上,像是面条一般瘫软无力,只剩下进气多出气少了,陈凌这才稍稍忿了心中的暴怒,这些人,在一个小时内都不会有生命危险,可是他们的伤势,纵然是最权威的外科专家也不能让他们复原,他们的下半辈子,基本就只能躺在床上虚度时光,耗费青春,搞得最好,也只能是坐起来而已。

    这是一件很残忍的事情,但对待敌人,就得这么残忍。陈凌虽然多少有些愧疚,但他不后悔,为了给严新月报仇出气,他就这样做了!

    :,,ngxin!!

    还在找”无敌小中医”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