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两百八十章
    老师请手下留情

    陈凌原本还想把惩罚做得更艺术一些的,只是这个时候,严新月的情况已经很不妥了。

    颜面潮红,气息紊乱,双腿夹得紧紧的扭来扭去,双手还在自己的身体上不停的摸索着,嘴里更是发出一声接一声的痛苦呻吟。

    陈凌看见她这模样,眉头皱了起来,赶紧的抓起刚才那个骑在严新月身上的大汉,冷冷的问:“你们给她吃了什么?”

    那大汉已经被陈凌折腾得半死不活,被陈凌揪起来的时候,两条断掉的双腿根本就用不了力,像一块烂泥般半拖在地上,面对陈凌的质问,他却桀桀的怪笑起来,“你以为我会告诉你吗?”

    陈凌扬手一巴掌狠狠的扇到他的脸上,直把他扇得鼻血牙血飞溅,这才沉喝道:“说!”

    那大汉痛苦的呸出一口带血的唾沫,又怪笑起来,“你有本事就把我打死!”

    陈凌确实有这个本事,不过他并没有打死他,而是驶出无数y狠的招数,在短短十来秒之间,这大汉身上的骨折又多了数十处。

    那大汉嘴巴虽硬,可是身体却不是,很快他就吃不消,扛不住了,失声尖叫道:“我们给她吃了药,吃了药!”

    陈凌原本还要再赏他一耳光,可是他的脸已经被血糊住了,打下去肯定会脏了手,所以选择握住他一只手的五指,只见得“劈里啪啦”的响声不停的从大汉的指间中传出,这才跟着问:“什么药?”

    十指连心,五个手指的骨头被碎,大汉痛得失声惨叫,整个人都因剧痛抽搐起来,凄声大叫道:“是c药,c药,c药,女人吃了,就算贞妇烈女都得变成荡妇的c药!”

    陈凌一脚跺到了他的断了骨头的手指上,问:“解药呢?”

    大汉这会儿别说是身体,连嘴巴都硬不起来了,哆哆嗦嗦,有气无力的道:“没有解药,没有解药,没有解药,求求你,饶了我吧,饶了我!”

    ……

    赵航一直在外面等着,不过等得极为心惊胆颤。

    他虽然见识过这位枫少力拔山河的一掌劈倒了面包车,可是和歹徒搏斗,绝不是光靠一股蛮力就可以办到的。如果这位爷万一有个什么三长两短,他可是担待不起的啊!

    在等待增援的过程中,听着里面一阵又一阵的尖呼与惨叫,他的心里可说是天人交战,他想冲进去帮陈凌,可是又怕自己因此而受伤……其实受一点伤他也是不怕的,他怕的是因此而丧命。

    蝼蚁尚且偷生,更何况是他!

    犹豫了良久,赵航仍是一咬牙,硬着头皮冲了上去。

    到了门口的时候,他首先从腰上拿下两条一次性束带,把那两个仍倒在血泊中呻吟的大汉反手绑了起来,然后才摸索着进了大砖窑。

    循着声音一路寻过去,在他终于磕磕碰碰的进到砖窑最里面的时候,战斗已经结束了。

    地上横七竖八的倒着好几个膘肥体状极为凶猛的大汉,只是这个时候,他们已经凶猛不起来了,个个都已出气多,进气少了。

    陈凌此时正横腰抱着一个女人迎面走来。

    “枫少,枫少,你没事吧?”赵航赶紧的迎了上来。

    “小赵,这里交给你,没问题吧?”陈凌问道。

    “没,没问题的!”赵航有些犹豫的回答,其实问题还是有的,一会儿上级领导来了,他该怎么说呢?

    “这个你拿着!”陈凌说着,随手递上来一个数码摄录机。

    赵航接过之后,立即摁了一下播发键,只往上面看了一眼,他就差点眉开眼笑了,有了这个证据,那就好说了。

    “行,枫少,这里放心交给我吧!”赵航把胸口拍得山响的道。

    陈凌点点头,再没停留,抱着严新月走了出去。

    走到那片放警用摩托车的草丛前,他先是把严新月放下来,然后把警用摩托车推出来,然后和严新月一起坐上去。

    只是这个时候,严新月身体软得像绵絮一般,根本就坐不稳。

    陈凌想了想,脱下了自己的外套,然后把她扶上了车,自己再小心的坐到前面留出来的一点空位上,把她的双手拿到自己的腰部,然后用外套套到她的后背,从腋下穿过来,绑到自己的胸前,像是背小孩似的,好不容易才把她固定在座位上。

    原本,陈凌是想等救护车来的,可是严新月现在的情况已经等不了那么久,所以他只能暂时帮她封住了血脉,带她离开再说。

    然而,这种药的药性实在太霸道了,在陈凌一路狂奔驰行的时候,被他绑在身后已经迷失了神智的严新月仍不能老实,双手钻进了陈凌的衣服,在他的胸前不停的摸索着。

    那光滑细嫩的指腹在陈凌的胸膛里,来回摸着,时不时还要捏一下,掐一把,陈凌被这种强烈的刺激给弄得好几次都差点扶不稳车头。

    如果仅仅是这样的话,陈凌还是可以忍受的。可是严新月摸着摸着,就感觉不过瘾了,开始得寸尺的往下摸……

    发觉到这种兆头的时候,陈凌心里不由大惊,因为自己今天好死不死的穿了套运动服,如果严新月一定要把s扰与侵犯进行到底的话,他的下身会在瞬间破防!

    “老师,你冷静点!”陈凌忍不住大喊,虽然他明知道这种喊是没有用的,现在他就算喊破喉咙她都听不见的。

    “吸——”

    陈凌想伸手去把她的手给拽出来,可是现在他的双手正扶着车头,不敢松开,又担心自己若是强烈反抗,已经迷失了神智的严新月会做出更加过激的行为,所以只能认命的任由她的蹂躝。

    有人说,当qg不能反抗的时候,那就试着享受吧!

    陈凌不敢再往下想,更不敢随便把摩托车开到什么草丛中,索性就成全了她,这除了因为女人是他的老师,因为她是别人的媳妇!

    还有就是这个见鬼的药,竟然在封住了血脉还如此大的反应,那要是解开血脉的话,严新月岂不真是如狼似虎?

    所以,陈凌现在的想法只有一个,那就是赶紧的把她带回市区,带回家或带回医院去。

    只是,当快速行驶的摩托车渐渐进入喧闹的街道时,他的心里又不免一个劲的发苦。

    试想想,一个没穿着身运动装的男人,驶着一辆还闪烁着警灯的警用摩托车,身后还载着个漂亮的女人,这个女人的唇和舌在男人的颈脖上不停的亲吻与舔拭着,双手更在男人的裤裆里面鼓弄着……

    这样的情景,能不让人围观,能不让人回头吗?

    尽管此刻已是夜里十点,可是深城的街头仍然热闹喧哗,陈凌和严新月如此怪异又豪放的举动,自然吸引了无数人惊奇的目光。

    看到别人像是在观看动物发情一般的诡异目光,陈凌的自尊心深受打击,感觉没脸见人的他真恨不能在地上挖个d钻进去。

    再不能这样下去了,否则以后自己和严新月都没办法做人了。

    一边驾车的同时,陈凌一边游目出顾。

    突然,前面一个显亮的招牌落入眼帘——丰丽大酒店!

    陈凌清楚的记得,这是新锐锋旗下在东区唯一的一间星级酒店,酒店的总经理他还亲自接见过几次的,所以他再来不及细想,赶紧朝酒店驶去……

    :,,!!

    还在找”无敌小中医”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