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两百八十五章
    美男计

    陈凌下了计程车,向前张望。

    前面五十米就是何老头的军属别墅大院,两个威武的士兵笔挺的站在哨岗上,要换了陈代,这可就是将军府呢!

    陈凌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没敢靠得太近,只是左右寻找一翻,却不见何巧晴的身影,心内不由一阵纠结,难道先斩后奏这招对何巧晴不管用?

    陈凌疑惑的掏出手机,打给何巧晴。

    “晴儿,你在哪呢?我已经到了你家门口了,怎么看不见你啊!”

    何巧晴在那头有些慌乱的应道:“啊,你真的来了?”

    陈凌微汗:“你以为我跟你闹着玩呢?”

    何巧晴:“好了好了,我就来,我穿衣服呢!”

    陈凌:“不用怎么打扮了吧,反正天这么黑,我也看不清楚的。”

    何巧晴失笑:“哥,难道你希望我光着走出去见你呀!”

    陈凌恍然,这妮子和自己一样,都有光着身子睡觉的习惯,想像到这会儿她在那头手忙脚乱的光景,不由失笑,“随便空件衣服就好了嘛!”

    何巧晴:“哥,你稍等一下,别催我好不好……啊——”

    陈凌听到低声惊叫,忙紧张的问:“晴儿,你怎么了?”

    何巧晴声音低低的应道:“我,我……把内裤穿反了!”

    陈凌:“……”

    何巧晴:“哥,我先挂线吧,别着急,穿好衣服我就出来!”

    陈凌无奈的答应一声,挂上了电话。

    等了一阵之后,一辆挂着军牌的奥迪a6就从军属大院里缓缓驶了出来。

    陈凌不知道里面坐着的是不是何巧晴,所以站在路边颇为犹豫,要万一不幸遇上何老头,那岂不狗血。

    正站在路边躲躲闪闪呢,那辆奥迪却径直开了过来,到了他的跟前就停了下来,车窗缓缓的落下,身着白色连衣裙,扎着马尾的何巧晴就探出头笑道:“哥,你怎么像做贼似的啊!”

    陈凌讪讪的干笑一下,这可不就是做贼嘛!

    正想绕到副驾驶座那头上车的时候,却见何巧晴推开车门走下来,“哥,你来开吧!”

    陈凌答应一声,上了车。

    轿车缓缓前行,坐在旁边的何巧晴一手撑着灵秀的脑袋,深深的凝视着他,眼光如水般温柔。

    陈凌摸了摸自己的脸问,“晴儿,我脸上有脏东西吗?”

    何巧晴摇头,“我只是感觉自己好像好久没看到你似的,就算坐在你身旁,我还是很想你!”

    陈凌笑笑,探手轻抚一下她粉嫩的脸蛋,“傻瓜,这才几天没见呢。”

    何巧晴伸出双手握住他的手,幽幽的问:“哥,你想我吗?”

    陈凌点头。

    何巧晴凑上前来,在他的腮边轻吻一下,然后咬着他的耳根道:“那今晚好好爱我好不好!”

    陈凌又点头。

    何巧晴笑了,羞涩,妩媚,声音低若蚊鸣:“那咱们现在就去酒店吧!”

    陈凌摇头,伸手轻刮一下她的鼻梁,“晴儿,你就那么迫不及待啊!”

    何巧晴脸红了,轻拧他一下,却直认不讳的道:“我就是迫不及待呀!”

    陈凌:“咱们先去办正事,办完正事再谈情说爱好不好?”

    何巧晴不解的问:“什么正事?”

    陈凌:“法官抓流氓,抓一个大流氓!”

    何巧晴唾他一口,风情万种的看着他道:“这是什么正事啊,最后法官还不是被流氓弄得丢盔弃甲,溃不成军。”

    陈凌微汗,这妮子可是越来越有做狐狸精的潜质了啊。

    不再解释,埋头开车。

    车出了市区,路越走越荒凉,何巧晴开始有点害怕了,期期艾艾的道,“哥,你要是真想玩那个野什么战的话,在这里附近就好了,别再往前开了啊,前面的路好荒凉了,不安全的!”

    陈凌失笑,“晴儿,你脑子里除了这件事情,难道就不敢想点别的吗?”

    何巧晴弱弱的道:“那还不是被你给带坏了,和你在一起,除了想和你亲热,我真的想不到别的事情了!”

    陈凌:“……”

    车子最终停下来的时候,周围是一片荒山野岭,不过车灯所照之处,是一个类似厂房的仓库。

    门前也有一个哨岗,上面也站着两人,虽然站得不算笔直,但也很警觉,看到车来了立即吹了个口哨,随后就不知从哪里冒出了黑鸦鸦的一大片人。

    众人围上前来,待看清楚下车的是陈凌,这就赶紧的恭腰行礼。

    陈凌挥挥手,示意他们散去,然后拉着疑腹重重的何巧晴进了仓库。

    “哥,这是哪儿啊?”何巧晴看着周围只有凄凄汪汪的几盏昏黄灯光,一些大型的机器灰尖遍布,整个仓库即空旷又老旧,阴森森的有点吓人,不由紧握了陈凌的手。

    “不用害怕,这是一个废弃的矿厂仓库,暂时租给我们使用的!”陈凌安慰着她,牵着她的手一路往里走。

    走到最近头的时候,进了一个黑漆漆的房子。

    灯光一亮,四周陈设映入何巧晴的眼帘,这里竟然别有洞天,是一个豪华办公室和套房合在一起的住所,和外面的老旧空旷比起来,简直是两个世界。

    “哇!”何巧晴兴奋的看看这儿,看看那儿,用手在豪华的家具上划过,放到眼前看看,竟然是一尘不染,走进里面的套间,有大床,有沙发,有梳装台,拿起崭新的被单闻了闻,竟然是阳光味道。

    陈凌从背后抱着她,两人一起摔落到柔软的床单上,他就咬着何巧晴的耳根问:“晴儿,今晚……咱们就在这里亲热好不好?”

    何巧晴点头,这就反过身来要把陈凌压在身下。

    陈凌赶忙摆手道:“慢来慢来,咱们先办正事!”

    何巧晴愣了一下,有些苦恼的道:“可是我没有带上班穿的制服啊!”

    陈凌唯之失笑,这妮子,难道就不能想点儿好的吗?

    牵着她的手,把她从床上拉起来,从里间走到外间,陈凌指着一张长桌上的东西道:“这才是正事啊!”

    何巧晴顺着他的手指看去,发现桌上摆满了各种钞票,债卷,房产证,黄金,铂金……等等琳琅满目的值钱玩意儿。

    何巧晴看得瞪大了眼睛,好一阵才转过头来问道:“哥,这些东西是谁的?”

    陈凌:“是一个大流氓的!”

    何巧晴:“那就是你的咯?”

    陈凌微汗,“晴儿,我想我得隆重纠正一下,我是医生,不是流氓好不好。”

    何巧晴以为他不高兴了,赶紧讨好的道:“好好好,哥是医生,是大国手,不是流氓还不成吗!”

    陈凌这才孩子气的轻哼一声。

    何巧晴被逗得乐了下,随后又指着一桌的黄白之物,“那这些东西是谁的?”

    陈凌:“我刚刚不是已经说了吗?是一个大流氓的!”

    何巧晴:“大流氓总有名字的吧!”

    陈凌:“你自己看啊,上面的房产证,存款凭条上都有名字的。”

    何巧晴随手拿起一张银行存单,看清楚上面的名字后,多少有些吃惊,“池海泽?怎么会是他?”

    陈凌:“咦,晴儿,你知道他?”

    何巧晴点头,“我们检察院接到很多关于池海泽的举报材料,有一些是有直凭实据的,我一直要求立案侦察,可是上面就是不批!”

    陈凌:“哦,这么说来,这位的靠山很有来头啊!”

    “这个不太好说!”何巧晴摇头,随即又问:“哥,这些东西你都是从哪里弄来的?”

    陈凌:“还能从哪里,就是池海泽家里啊,我把他家整个保险箱都搬出来了。”

    何巧晴睁大眼睛,极为吃惊的道:“哥,你怎么可以做这样的事情呢?”

    “我不这样做,又怎么能抓住这个大贪官,大蛆虫的罪证呢!”陈凌说着,这就把医院出事的经过,自己的学生被打,还有师父的医馆被烧,严新月被绑架等等的事情通通都说了一遍。

    何巧晴听完之后,义愤填膺的道:“这个王八蛋,实在是太可恶了!”

    陈凌叹气,“确实是可恶,因为这个事情,我师姐现地流落街头,无家可归。急外五科那班医生,不但被欺负,被打,被闹,还因此丢了工作。这不,我约了他明天谈判,这些东西到时候就要还给他呢!”

    何巧晴秀眉一蹙,“不,绝不能这样便宜了他!”

    陈凌佯装无可奈何的道:“那不这样办,晴儿你说该怎么办嘛?”

    何巧晴若沉吟了一阵,然后凑到陈凌耳边,低语了起来。

    陈凌听后心中暗喜,但表面却仍佯装迟疑的道:“这样能行吗?”

    何巧晴:“没有罪证,我奈何不了他,现在铁证如山,我还真不信办不了他!”

    陈凌:“可是,上面不是不批准你办他的案子吗?”

    何巧晴不屑的道:“纵然是我办不了,市里办不了,可是你难道忘了,你的哎呀丈母娘,我妈,她可是省里的高官,我越级往省里报,我妈要是办不了,不是还有我爸吗?我爸办不了不是还有我大伯吗?我大伯……”

    陈凌没嫌烦,倒是觉得何巧晴说的很有趣,见她停下,又追问道:“继续啊,你大伯办不了,还能找谁?”

    何巧晴想了想,一赌气就道:“大不了,我就把我爷爷拖出来,我看看他出来了,谁还敢挡!”

    陈凌狂汗,何老头一出,小洋炮一瞄,十个池海泽都得完蛋啊!

    还在找”无敌小中医”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