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两百八十六章
    魔怔师姐

    晏晓桐突然间雌威大发,狂热主动得几近疯狂。

    陈凌被吓得不行,虽然做这种事情他的身体根本不用准备,可是和师姐发生关系,他可是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的,所以赶紧伸手,把她从自己身上推开。

    谁曾想这不推还好,一伸手就到了两团丰满的柔软,耳边也传来了一声嘤咛,吓得他更是心惊跳。

    几经挣扎,好容易摆脱了晏晓桐狂热的红唇,这才慌张的道:“师姐,不要,咱们不能这样!”

    晏晓桐犹如魔怔了一般,根本就不理他,吻不到他的唇,就突地挺直了身子,搂着他的头,把他的脸死命摁向自己的,一边揉着,一边气喘吁吁的道:“有什么不可以,我们只是,师姐弟,又不是亲姐弟……师父也没有止同门之间不能谈恋爱!”

    陈凌被她弄得也要走火入魔了,被她丰满的紧压着口鼻,连呼吸都呼吸不过来,继继续续道:“师姐……你冷静一点!冷静一点!”

    晏晓桐充耳不闻,发狠的摁着陈凌的头在她胸前蹂躙一通后,这才放开她,眼神痴迷,嬌喘吁吁的道:“平常的时候,我都要花好大的功夫才能让自己冷静,今天你给我买房子,买车子,让我这么高兴,我已经忍不住要暴发了,偏偏你还来挑逗我,我怎么能冷静,陈凌,我告诉你,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我就想把你给办了,到现在,我真的忍无可忍了!”

    陈凌闻言心中巨震,有晏晓桐做参照,谁能说女人不比男人好色呢?

    随后,晏晓桐嘴里又冒出的一句话,使得陈凌当场就木了!

    她说:“师弟,你就从了师姐吧!”

    说完,晏晓桐就去扯陈凌的领子,要给他宽衣解带了。

    直到胸前的钮扣被她解开了两颗,她的手伸进了他结实的胸膛的时候,陈凌才从失神中反应过来,赶紧的摁住她的手道:“不,师姐,你别这样,别,你现在不是动情,你是生病了,你听我说,你真的生病了!”

    “老娘生个线的病!”晏晓桐见陈凌老是反抗挣扎,顿时就火了,怒喝一句后,被他摁住的手猛地抽了出来,抓住他的衣领用力的往下一撕。

    只听“哧叱”一声响,陈凌身上的衬衣被撕成了两半,然后晏晓桐火热的唇就雨点似的落到了他的身上。

    太暴力了,太疯狂了!

    陈凌都惊呆了,这样的女人,他前世今生都只是头一次见啊!

    尽管这样真的很刺激,若换了别个男人,说不定就从了晏晓桐。可是陈凌却仿佛中了邪似的,硬是不肯就范,一手抓着衣服,一手拉着裤子。

    晏晓桐却是不管不顾,今天她已经打定了主意,说什么也要把陈凌给办了。

    她不像别的女人,别的女人别说逆推,能拒绝侵犯已经很了不起了,她是个高手,而且是个实力与陈凌不相上下的高手,她如果铁了心的要办一个男人,这个男人十有都逃不出她的石榴裙,纵然是强悍如陈凌,也应付得十分吃力。

    两人在沙发上纠缠起来,没一会儿就跌落到地上,晏晓桐的手足紧缠着他,还不停的扯他的衣服!

    “师姐,你冷静点!”陈凌真的被她弄得受不了了,尤其是她尖尖的指甲,时不时划过他的肌肤,弄得他火辣辣的,心头一阵火起,终于忍不住伸手一巴掌打在了她的脸上!

    “啪!”一声脆响,晏晓桐顿时滞住了,所有的动作都停了下来,一双美眸瞬间凝起了迷雾,不一会儿泪水滴嗒的落了下来,然后失魂落魄的离开了他的身体,卷缩着倒在地上,抱着自己的胸不停的抽咽起来。

    陈凌愧疚的不行,忙扑上前抱起她道:“师姐,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

    晏晓桐泪眼迷茫的眼睛幽幽的看着他,张嘴道:“陈凌,我知道,你嫌弃我,你一直都嫌弃我,你认为我是个贱女人?可是我告诉你,我或许有那么点犯贱,老是想着男人,可我一点也不脏,我一直都死死的控制着自己,我到现在还是个!”

    这一点,不用她提醒,陈凌都是心如明镜的,“师姐,你别这样,我从没嫌弃过你,你在我眼中是圣洁的,你一点也不贱!”

    晏晓桐泪流满面的捂住耳朵喊叫道:“不,你不用捡好听的说,我知道你瞧不起我,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

    陈凌一手抱着她,一手拉开她捂在耳朵上的手,“师姐,你不要这样糟践自己,其实,我也很喜欢你,真的,我不骗你,可是我已经有了很多女人了,我不能给你什么,所以我不真的不能再祸害你了!”

    晏晓桐再也忍不住,呜咽着扑进他的怀里,“我不在乎,我不要其他,我什么都不要。我只要你!”

    陈凌真的不知该再说什么了,晏晓桐现在已经像走火入魔一样了!

    想要和她好好的沟通,必须要让她冷静下来,但想要让现在激动的她冷静下来,除了从了她之外,好像没有别的办法!

    想了想,陈凌把心一横,闭上嘴什么都不再说了,一只手从她的睡裙底下探了进去,一只手从她的裙子领口伸了下去……

    “嗯”晏晓桐身体被他一经触碰,顿时就忍不住微颤,带着迷雾的眼睛也张了开来,有些吃惊,有些害羞,但更多还是欢喜,然后红红的唇就主动凑了上来!

    陈凌犹豫一下,最终还是吻了上去……

    一分钟……

    两分钟……

    十分钟……

    三十分钟……

    在晏晓桐终于在连连巨颤中达到峰顶浪尖,一直在旁边帮助她的陈凌也终于大呼了一出气,放开她的身体,坐到旁边不停的喘息。

    这种方式对他而言实在是巨大的煎熬啊!

    晏晓桐好容易才平息了下来,软软的躺在沙发上,看着满头大汗的陈凌,幽怨又无奈的问:“陈凌,你真的这么嫌弃我吗?情愿用这种方式,也不愿真的要我吗?”

    陈凌摇摇头,“师姐,我不是不想要你,而是我很清楚,我就算要了你,也不能解决问题。现在的你,完全是身体支配着脑袋,而不是脑袋支配身体,就如喝醉了一样,属于意乱情迷,如果这个时候我要了你,我并不是对你好,我是在趁火打劫,趁人之危,到时候你的病好了,你会后悔,你会怨我的!”

    晏晓桐的眼泪再次落了下来,“不,你错了,我不会后悔的。”

    陈凌滞了一下,终于道:“师姐,给我一个机会,也当是给自己一个机会,让我把你的病治好,如果之后你还坚持,那我们就真正在一起好不好?”

    晏晓桐不想再去争论自己到底有没有病,已经从情慾中稍为解脱出来的她心神平静,平静到有种万念俱灰的感觉,所以任由陈凌怎么说,她也不再吭声。

    陈凌抓过她的手,把手指搭到她的脉博上。

    晏晓桐任由他为之,缓缓的闭上双目,只是眼中仍泌出了泪滴。

    陈凌手指压在她的脉门上,发现她的脉博要比从前的时候更混乱许多,很显然,她的病情较之前更加严重了,可奇怪的是她的脉象虽乱,却仍然强而有力,并不见丝毫虚弱之兆!

    疑惑不解的他这就运起一丝气息,通过她的脉门缓缓的送了过去。

    只是气息刚进入她的体内,立即便有一股柔,凌厉,凶狠无比的强劲气息朝他扑来,浩浩荡荡的,势不可挡,犹如数不清的野马奔腾,不停的吞嗜着他送过去的气息,而且一路的袭卷而来,要把他彻底的淹没与吞嗜!

    陈凌吓坏了,赶紧的回气松手,也幸亏他意识到不妙便立即撒手,若晚上那么一丝半点,被她那股强大的柔反侵入体,那后果绝对是不堪设想的。

    这是什么?

    吸星?

    陈凌大惊失色的看着眼前带着丝柔弱,仿似不堪一击的晏晓桐。

    回想起刚才的恐怖情景,冷汗不由再次漱漱而下,心里十分庆幸自己千难万难的忍住没和她做那男女之事,如果直的进入她的身体,自己难免要动用精气,一旦动用精气而招惹了晏晓桐体内的柔大气,再想抽身恐怕就千难万难了,最后自己会不会不得知,但这一身苦练的功夫肯定要废了!

    晏晓桐已经变成了什么?

    妖怪?

    女魔?

    原本晏晓桐真的不想再理陈凌了,可是当她张开眼睛,发现他脸色苍白如纸,浑身湿透,连头发都在滴水的时候,不由吓了一跳,什么都顾不上了,立即扑到他的身上,搂住他问:“陈凌,你怎么了?你别吓我啊!”

    陈凌再次闻着她的发香体香,触着她柔美嫩滑的肌肤,不再是心动,而是心颤,带着恐惧的问:“师姐,你练的到底是什么功夫?”

    晏晓桐茫然的摇头,“我也不知道!”

    陈凌又问:“师父没说吗?”

    晏晓桐摇头,“不是师父传给我的,是我自己偷学的,师父把这个内功气法藏在一本医书里,我有一次不小心的翻到,感觉有点好玩,就照着这个法子练了。”

    陈凌急问:“那师父没发现吗?”

    晏晓桐点头,“师父发现了,不过那个时候我已经练了好久!”

    陈凌又问:“那师父没说什么吗?”

    晏晓桐摇头,“他知道之后,只是不停的叹气,却什么都没说!陈凌,怎么了?是不是我的功夫有什么问题。”

    陈凌也叹气道:“师姐,你这门功夫太霸道太邪乎了,依我看,你身上的怪异症状就是这门功夫引起的。”

    晏晓桐吃惊的道:“不能吧,我都练这么多年了,也没感觉什么异样啊,除了……这个需要强烈一点外。”

    陈凌摇头,“你不知道,你这门功夫极富攻击,刚刚我只是想用自己的内息探查一下你的身体,差点就被反嗜了。如果我不及时撒手,恐怕这会儿我已经被你吸干了。”

    “啊!!?”晏晓桐面带惊色的看着陈凌,“可,可是我怎么一点感觉都没有呢?”

    陈凌苦笑,“你要是有感觉,也不会连自己怎么变成这样也不知道了!”

    晏晓桐沉思了一下,也不由缓缓点头,“我说我怎么会这么喜欢揍人,又那么想和男人……原来就是这门功夫引起的,早知道是这样的话,打死我也不会练的。”

    陈凌叹气道:“师姐,东西不能乱吃,这功夫也不能乱练啊!”

    晏晓桐无奈的道:“可是我不练也练了这么多年了啊,现在该怎么办啊?”

    这个问题,陈凌也回答不了。

    晏晓桐着急的问:“陈凌,你有办法治好我吗?我不想变成个)魔啊!”

    陈凌摇头,无力的道:“我也没有办法,你这个太疑难杂症了。已经超出我能理解及医治的范围。”

    晏晓桐原本跪着的身体顿坐到地毯上,喃喃的道:“那我岂不是只有等死了?”

    陈凌摇头,“不会的,师父既然什么都没说,肯定还有深意,你别太紧张,等师父回来咱们问问他!”

    晏晓桐想到自己将变成一个十足的婬娃蕩婦,身体不颤抖起来,“陈凌,我好害怕!”

    陈凌伸手把她揽进怀里,“别怕,有我在,有我在呢!”。。

    还在找”无敌小中医”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