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两百九十九章
    以暴易暴

    医院是死者的天堂,还死活人的地狱。

    对死者家属而言,医院无疑就是地狱,可是对医护工作者呢?难道他们就没有心,愿意眼睁睁的看着病人死去吗?

    生命掌握在上帝手里还是掌握在看不见的规律手里,无人敢妄下定论!

    死亡,是一件悲痛欲绝的事情,只要有人性有良知的人,谁都不愿意发生,医护人员也和家属一样,他们并不想谁在上帝的手中又或规律之中死去。

    只是,生老病死是大自然不变的定律,没有谁能跳出三界之外五行之中!

    那名因肺心病而并发弥散性血管内凝血死亡的患者池中坚,在不幸病逝之前,不管是急外五科还是呼吸内科都曾竭尽精力,千方百计,全力以赴的作过挽留与抢救,但人力无法回天,患者始终还是走了!

    尸检报告上写得很清楚,池中坚死于不可逆的肺心病并发症,并不是医疗事故,也不存在医疗责任。

    只是家属并不接受这个说法,而是化悲痛为愤怒,把灵堂设到了急诊大楼门前。

    此刻,急诊大楼外真的很热闹。

    横幅拉开了!

    棺材也抬来了!

    花圈摆满了大门两侧!

    哀乐团也请来了。

    披麻带孝的亲属哭声震天,奔丧的亲朋好友络绎不绝。

    如果深城不是禁放烟花炮竹,他们是不是会把丧礼整得再隆重庄严齐全一些呢?

    陈凌和严新月等人看到这一幕,也有些难过,同时也很愤怒!

    家人因病逝世,他们可以同情和理解,可是把灵堂设到医院,甚至把棺材也抬了来!

    你当医院是你们家开的吗?

    谁给你们权利这样胡来?

    难道就因为你们是本地人?

    是的,谁都不能不承认,本地人确实要比外来务工人员优越一等!

    不夸张的说,他们就是含着金钥匙出生。因为他们是土生土长的原住居民,政府给予了他们无数的优惠,给盖房子,给上户口,给优先上学,给安排工作,年年还有人头分红,可以说,他们从出生起就是不愁吃不愁穿了!可就是因为这样,他们就有特权吗?

    不过,不管是这个问题还是那个问题,通通都与陈凌他们无关了,因为他们不干了!

    现场的场面很热闹,而且热闹还在进一步扩大中,但陈凌他们看不下去了,正想从侧边低调离开的时候,意外却发生了!

    “是他们,就是他们,是他们害死了我爸爸!”披麻带孝的几朵金花之一认出了陈凌等人,指着他们歇斯底里的尖叫了起来。

    下一刻,陈凌等家属给团团围住了。

    那个首先认出陈凌的女人从人群中挤了进来,指着陈凌道:“这个庸医,就是这个姓陈的庸医,他和这个臭实习生,合伙害死了我父亲!”

    “你这个贱货,就是你弄得我姐脑震荡的!我要把你活埋了!”又一个女人扑了上来,伸手欲去撕扯伤痛未愈的杜蕾歆。

    咒骂,是如此的恶毒。

    威胁,是如此的。

    攻击,是如此的野蛮粗暴。

    只不过,这一次她们休想再得逞了。

    那几个陈凌从范允手里借来的几个特种士兵立即把杜蕾歆围了起来,并扬起了手中的冲锋枪对准了她们!

    被黑洞洞的枪口一指,两个女人都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往后退了几步。

    “你们想干嘛?”

    “你们知道我们是谁?”

    “你们想朝我们开枪吗?”

    “你们是哪个部队的?”

    “你们知不知道这是为虎作伥!”

    “……”

    在冲锋枪的压迫下,虽然没有人再敢迫近,但乱七八糟的质疑声却纷纷响起。

    场在,一度陷入混乱之中。

    “对不起,女仕,我们不管你是谁,我们只知道现在所执行的任务是保护这个女孩不受任何伤害,如果你们要执意上前,我们只有开枪!”为首的那名特种士兵一说完,手便在冲锋枪上拨拉了一下,显然是拉开了保险,另几人也跟着效防,纷纷拉开保险。

    听到子弹上膛的声音,那两个女人更是害怕,又退了两步。

    “先护着她们离开!”陈凌悄声的对那名士兵道。

    士兵微点一下头,冲另外几名同伴作了个手势,然后护着杜蕾歆与严新月想从侧门离开。

    “他们想跑,拦住他们,别怕他们,他们不敢开枪的!”人群中一声叫喊响起,然后数十个手持棍棒的汉子就冲了出来,朝杜蕾歆等人扑去。

    场面,再一度陷入更严重的混乱中。

    只是,没他们扑到近前,一个威武挺拔的身躯已经拦到了他们身前。

    这个人,除了陈凌之外,不可能是别人!

    只见他伸手一推,带头那个就被推得倒了回去,压倒了后面跟着的几人,前冲的人群也因此一滞。

    陈凌伸手,缓缓脱下了自己身上还穿着的白大衣,把它脱下来后随手就扔给脸带惊恐之色刚从楼上下来的林紫旋,然后就指着面前的一大班人沉声道:“我脱了这件白大衣,我就不是医生,我也不代表医院,更不会给你们讲什么仁慈道德。我不管你们家属,还是帮凶,只要你们胆敢冒犯我一下,我一定让你们躺着被抬进里面去!”

    陈凌所指的里面,自然就是急诊科!

    他这平静又阴沉的神色,把横在他面前的众人都唬了一下,因为大家都是江湖上飘的,是不是善茬看眼神就知道。

    “你们还愣着干嘛?他就是害死我爸的凶手,让他给我爸填命,让他给我爸填命!”那个年纪稍长的女人喊叫了起来。

    那些人没有犹豫,一听到女人的喊叫,立即就挥舞着棍棒朝陈凌劈头盖脸的砸去!

    “啊——”楼上的走廊上趴着围观的那些医护人员忍不住发出阵阵惊呼!

    那些胆小的护士,已经忍不住掩住了自己的眼睛,不忍心看着这一幕惨剧血淋淋的发生在眼前。

    是的,这确实是一幕惨剧,只是这次主次明显颠倒过来了。

    这一次,绝不比上一次在急外五科了!

    正如陈凌自己所说,脱了这件白大衣,他就不再是医生!

    那么他是什么?

    很快,那伙冲他拳打脚踢棒来棍往的“家属”就知道了答案!

    这个年轻人,一旦脱了白大衣,真的不再是仁慈与宽容的医生,而是禽兽中的禽兽,恶魔中的恶魔。

    第一个挥舞着木棒冲向陈凌的男人,一棒砸下去,还没砸实,眼前已是一花,面前的人影诡异的消失了,然后挥着木棒的手臂就传来了一阵钻心刺骨的疼痛,然后他的一条手臂就彻底的麻木,瘫软,再也扬不起来了,惨叫刚从嘴里发出,还没叫完呢,肚子上已经狠狠挨了一脚,整个人就从台阶处直接飞到了急诊大厅门前,倒在那里再也爬不起来了。

    陈凌说自己不再仁慈,其实这还是留了余地的,因为他真的狠起心肠的话,这个人绝不止是倒地不起那么简单,应该是去见白求恩,真心忏悔去了。

    一个倒下了,紧跟着又是一个,一个又倒下了,紧跟着再是一个……

    人们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这一幕,全都愣住了!

    医生,在他们的印像中有很多种!

    有善良的,也有冷漠的!!

    有仁慈的,有无情的!!

    有无私的,也有贪婪的!!

    有宽容的,也有自私的!!

    有坚强的,也有软弱的!!

    有富贵他就淫的!!也有威武他就曲的!!

    各种各样的医生,不一而足!

    只是,人们今天在陈凌的身上,终于见识到了医生的另外一面,那就是邪恶,极度的邪恶!

    十几个围在陈凌面前的人,转眼瞬间,全都躺在了急诊大厅的门口,再没有一个能够站起来。

    陈凌说到就做到了,胆敢冒犯他,通通都会被抬进去!

    那伙跟着来闹事的人,绝对不只十来个,只是看着那些躺在急诊大厅门前,连呻吟都显得那么无力的同伙,他们再没有勇气向陈凌再靠近一步了。

    相反的,陈凌反而步步向他们逼近,他们却在步步往后退。

    从急诊大楼的楼上可以清晰的看到这诡异的一幕,一个年轻人缓缓的向前,他面前那数十上百号的人却怆惶的后退。

    当陈凌停下来,弯腰拾起一根木棒,欲再度施暴之时。

    这伙人再也忍受不住这种强大的八王之气,纷纷抱头鼠窜,最后竟走得一干二净。

    场中,花圈东七八糟的倒在地上,棺材摆在那里,四朵金花孤伶伶的站在若大的急诊广场前。

    陈凌把手中的木棒随手一掷,木棒不偏不倚的掉落到她们面前,“咣啷啷”的一阵脆响,这四姐妹才如梦初醒,看着面前如恶魔一般冲她们冷笑的陈凌,惊惶失色的落荒而逃……

    以暴易暴,从来都不是医院解决矛盾与纠纷的手段,为了避免影响医院的声誉,为了把损失降到最低,为了避免扩大负面影响,不管有错没错,他们都会选择息事宁人!

    恰恰也是因为这点,那些借事闹事浑水摸鱼的人才能屡屡得程。

    只是这一次,陈凌的强硬态度,粗暴的行为,让医护工作者们终于知道,原来还有一种办法是可以维护自己的尊严的。

    这种以暴易暴的方法,绝对是不可取的,在别的地方,在别的人身上也绝对行不通的,可是陈凌今天的行为,却让医护人员们有种扬眉吐气之感。

    所以,在那伙来闹事的人终于怆惶的四散奔逃的时候,趴在急诊大楼各层走楼上围观的医护人员不约而同的给予陈凌最热烈的掌声!

    不过,这件事到了这里还不算完,那些人逃散之后,警察隆重登场了……

    :,,!!

    还在找”无敌小中医”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