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零五章
    哔哔的异响,使得大家心里蓦地一惊,随后是巨喜,齐刷刷的把目光集中到心电监护仪上。

    心电监护仪发出的这种声音,是大家都耳熟的,因为那是……心跳的信号。

    果然,大家在心电监护仪上清楚明白的看到,那条原本平静无波,如死水一般平静的直线已经开始波动,从缓缓的,慢慢的,恢复到了稳定又带着节奏性的波浪弧形。

    这个老人,这个心脏已经停止跳动的老人,已经没有丁点儿生机的老人,竟然心跳复苏了。

    这,绝对是一个奇迹啊!

    “活了,我父亲活过来了!”王振发狂喜的叫喊道,他虽然没学过医,但眼前的影像就算是白痴都能知道,他那没有享过一天好福的父亲确确实实是活过来了!

    大家都呆愣住了,明显不太敢相信眼前所看到的事实。

    随后,掌声不约而同的在急救室里响了起来,虽然稀落,却是那么的热烈。

    大家被古枫对生命的执着所感动了,若不是最后一次看起来可有可无,甚至可说是完全没有必要的电击,老人也许就永远的沉寂了,王振发再有钱,也只能替他的父亲准备身后事了。

    然而就是最后一次显得多余的电击,老人活了,奇迹般的活了!

    不到最后一刻,绝不轻言放弃!

    纵然真的到了,也要抱着有出现奇迹的积极心态去努力!

    这句话,是古枫以前的师父对他说的,他一直谨记,并认真的遵循着。

    从前的师父不如现在的吴老先生和蔼,甚至可以说是个沉默寡言性情淡漠的人,或许正因为他的话太少,所以古枫总是对他说的话牢记在心。

    师父还说过:面对自己,躲,不是办法,回避更没有意义,好好想想你自己到底是谁,你需要什么,你想做什么,你想成为什么样的人,成为这样的人你还缺什么,然后朝这个方向努力,这才是你真正要做的!

    从前古枫认为能吃饱,喝足,穿暖,那就无欲无求了,可是今天,当他再一次通过双手把一条即将消逝的生命挽留在这个世界的时候,他的心里流淌过一丝暖意,这种暖意就是职业所带来的幸福。

    也是到这一刻,他才终于知道,他想要的是什么,他想要成为一个怎样的人。<>

    在古枫沉思与感悟的时候,王振发激动的握住了古枫的手,“医生,谢谢你救活了我父亲,谢谢你救活了我父亲!”

    “不用谢,这只是我应该做的!”古枫神色淡漠的回答。

    “不,我知道,如果今天不是古枫医生你,我父亲可能就活不过来了,我也再不能给我父亲尽孝了,古枫医生,我谢谢你,我也给你道歉,我刚才不该推你,也不该看到你是这么一个年轻医生的时候就在心里鄙视你,对你不屑一顾……”

    古枫原本心里还是喜慕慕,可是听着听着,脸就沉了,抽回了自己的手,冷声道,“王先生,麻烦你出去等!”

    看着古枫的脸上像是吃了只苍蝇一般的表情,大家又忍不住窃笑,候陂谷识相的走上前来,把王振发推了出去,因为他怕古枫会忍不住揍人。

    “古枫医生,古枫医生……”

    人被推出去了,他的声音却仿似还在急救室里萦绕着。

    古枫看着众人忍得有点痛苦的涨红脸孔,不由就道:“想笑就笑呗,忍着干嘛!”

    “哈哈~~”杨伟与严新月一等终于失声笑了出来……

    笑过之后,那位已经四十好几的主治医生叶栋梁就不免感慨,“如果年轻也是一种错的话,我真的愿意千错万错。”

    候陂谷赞同的点头,“如果长得帅也是一种病,我更情愿自己无药可救!”

    众人:……

    严新月轻咳一声,道:“好了,这个病人暂时是抢救回来了,不过情况还不稳定,而且致使心跳骤停的原因还不明确,让古枫继续下医嘱大家没意见吗?”

    众人面面相觑,心说一直不都是他在下医嘱吗?不过他们都不得不承认的是,古枫这个心跳复苏做得实在是太利索了,从开始到复跳,几乎是一气呵成,半秒钟功夫都没耽误过,叩心自问,换成他们自己,未必能做得如此流畅呢!

    看到大家都没意见,严新月就道:“古枫,你继续下医嘱吧!”

    古枫也不推辞,点了点头就开口道:“给病人家属下病危通知书,给病人一级看护,密切观察,醒过来后给他心电图应激试验,脑电图及二十四小时动态心电图,血常规,小便常规,大便常规,心脏多普勒……”

    护士忙不迭的记录着,一旁的杨伟就忍不住道:“古枫医生,这个检查是不是太多了点?咱们要不要考虑转到住院部去?”

    古枫摆手道,“病人的情况还不稳定,等稳定下来再送吧!”

    杨伟欲言又止,旁边的候陂谷却有点纳闷的道:“奇怪了,这明明属于内科急症,怎么就送到我们急外五科来了呢?”

    原来的时候,大家都没有去想这个问题,只知道有病号来了,身为医生的自己就去救治。<>现在经候陂谷一提醒,大家也确实觉得好像有点儿不对,不过这只是个小问题,大家也没去深思!

    正在这个时候,一个护士慌慌张张的跑来,“医生,医生,不好了,不好了!”

    众人心里一惊,严新月赶紧就问:“怎么不好了?”

    护士道:“来病号了!”

    众医生大寒,严新月就忍不住呵斥道:“来个病号而已,干嘛这么大惊小怪的!”

    不过严新月都有点奇怪,纵然是电梯修好了,急外五科也还是比较冷清的,一天下来,能收治三四个病号就算是创收了,可是这才上班多久啊,就来了两病号?

    难道大家都知道古枫医生今天新人就位,赶着来给他庆祝?

    严新月甩甩头,甩去这种无聊的想法。

    那护士被她这么一喝,脸上窘了下,低声道:“病人家属在电梯口那边闹着呢!”

    “走,去看看!”严新月说着就带头走了出去。

    穿过走廊,来到捌弯的电梯处,果然看到一群家属在拉扯厮骂着,旁边是两个躺在车床上的病号。

    几个医生仔看一看,这次来的不是内科急诊,是外科的!

    两张车床上分别躺着一男一女。

    男的趴在车床上,臀部被一件衣服包裹着,衣服已经被血迹染红了,还在不停的渗出着鲜血的血液,仅一靠近就能闻到浓重的血腥味,显然是臀部外伤。

    另一张车床上的女人竟然也是趴着的,不过受伤的部位却是双大腿内下侧,两边都有渗血的迹象,只是相对于那男的,明显要轻很多。

    这两个外伤有点诡异啊!

    “……我告诉你,我弟弟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我绝饶不了你!”一衣着光鲜,约摸三十岁的男人满脸通红,情绪激动的指着对面的那个衣着土气的中年男人怒喝道,若不是别人架着他的话,恐怕他就冲上去撕打了。<>

    “对不起,我真的是无心的,我也不知道……”那男人垂头丧气的解释着。

    “啪!”的一声响,一个老女人横空出世,一巴掌就扇到这男人脸上,却仍不解恨地骂道:“你个王八蛋,你不是无心的,你根本就是故意杀人,你看我儿子的屁股,都被你打成什么样了?”

    那中年男人捂着脸,却硬是不敢发作,只是委屈又惶恐的看着一班义愤填膺仿佛恨不能把他撕碎的人。

    场面相当的混乱,搞不清谁是谁非,不过看这意思,貌似这中年男就是造成这对年轻男女受伤的罪魁祸首。

    看着那中年男被人推来推去,指着鼻子骂娘,古枫有些不忍,正要上去的时候,严新月就急了,赶紧伸手拽住了他,这货性格冲动,让他上去,指不定会捅什么篓子呢!

    古枫感觉有人拽住自己的衣服,回头看看,发现是严新月,眼中不由露出疑惑之色。

    “这种事情,你管不了!”严新月说着就掏出了手机,接通之后就道:“喂,医院保卫科吗?我这里是急外五科,这里有纠纷,麻烦你们迅速派人过来……”

    老师就是老师,果然经验老到,办事老辣啊!古枫心里如是想。

    “大家请冷静一下,这里是医院,如果你们要闹就出去闹,不然我们可是要报警了。”候陂谷却忍不住冲上去喝道。

    “对,报警!”那打人的老女人竟然是遇到知音似的叫了起来,指着那被他打了一耳光的中年男道:“这种人渣,就该被警察抓起来。”

    候陂谷听了这话,不由苦笑,心说我可不是站在你那一边的。

    没多久,保卫科的人终于来了,但来了之后也不能做什么,只能是把中年男与那班激动的家属隔开,并且果断的报了警。

    直到后来,医生和护士们才知道,这件事情其实错也不全在那个中年男,归根结底,这是一场由“野战”引发的血案……

    :。:

    :,,!!

    还在找”无敌小中医”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