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一十三章
    第三波

    人善人欺天不欺,人恶人怕天不怕因果轮回,报应总是不爽的

    叶联群一班人既然敢狗仗人势的强闯锐锋集团总部,陈凌为什么不敢折腾恶心他们个半死

    他让李啸澜把那会议室那扇名师设计的大门的证腾,还有当时付款时索回的发票,以及别的单据通通都拿了过来

    把单据递到叶联群手上的时候,陈凌才道:“叶检察长,我们的要求也不高,损坏的东西,照价赔偿我们不会多要你一分钱,不过你少拿一分也不行,这样做很公允厚道?”

    叶联群这下的表情精彩了,一张脸一阵红一阵白一阵青又一阵黑

    一千多万人民币,对于财大气粗的锐锋集团而言只是会议室的一扇大门,但对于叶联群而言那就是穷其一辈子,如果不贪不拿,恐怕一辈子都还不起

    叶联群彻底的慌恐了,颤声道:“陈总裁,陈总裁,这个事情我……”

    陈凌打断他道:“叶检察长,我的话已经说得很清楚了而且我们也不是很熟,我想我们就没有必要再谈下去了”

    李啸澜见叶联群还想说什么,这就插嘴道:“对不起,叶检察长,我们总裁的时间是很宝贵,分分钟都是几千万上下,他还要和我们尊贵的客人商谈数十亿的生意,所以你这点小事就别劳烦他了来,咱们外面去商谈赔偿的事情”

    叶联群看见眼前这年轻人虽然笑眯眯的,可却是皮笑肉不笑,阴险得压根就藏不住,和这样的人谈判?他还是觉得和直来直去的陈总裁谈比较好,可是陈凌已经招呼着汪镇民重坐下,跟本就不再搭理他

    在一班保卫虎视眈眈之下,又在李啸澜笑眯眯的表情之中,叶联君还有什么好说的,再咯嗦的话就丢人了,所以只能垂头丧气的跟着李啸澜走了出去

    看到叶联群一班人灰头土脸的离开,大家都欢乐了,轰然大笑

    接下来,会议继续进行,讨论各种合作细节,而陈凌和汪镇民这两位掌柜竟然又开了窃窃私语

    ………………

    有人说,2012会是世界末日

    这种传说靠不靠谱不知道,因为这一年还没过去不过在过去的这几个月里,天气着实很恶劣,尤其这几天,狂风暴雨整得没完没了

    是的,没有谁喜欢狂风暴雨,陈凌不喜欢,孙建光也同样

    不过孙建光多的原因不是因为心情,而是因为身体

    人一旦上了年纪,总会有这样那样的零部件不行,自然就产生这样那样的毛病,每逢阴雨天,他就会腰酸背痛腿抽筋

    像是今天这样,身体难受也就罢了,偏偏坏消息还一个接一个的传来

    孔龙早早的就打来电话向他汇报,昨儿个一天一夜,他几乎把整个深城翻遍了,却愣是不见单建强的踪影

    不但单建强,就连单建强的女人也一并消失了,仿佛人间蒸发一样,没有丝毫音讯

    看着外面阴云密布,暴雨连连的天,承受着风湿骨痛的孙建光心头布满阴霾

    单建强哪去了?

    被人干掉了?

    还是他自己躲起来了?

    如果单建强死了,孙建光那是真心不担忧的

    人嘛,难免总有一死,何况单建强跟着他这么多年,也已经风光得差不多了况且死人的嘴永远要比活人紧,该说不该说的都不会说

    可是,如果他没死,又不是自己出走,而是被人抓起来了呢?

    孙建光想到这点的时候,心头一阵阵发紧,所以再次命令孔龙,就算是挖地三尺,也要把单建强找出来,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到了中午十点左右,外面的雨渐歇,隐隐有着放晴的征兆,桌上的电话就在此刻响了起来

    孙建光猜想,这恐怕是叶联群那边传来的好消息

    只是拿起电话之后,他却不免有些错愕,因为电话不是叶联群打来的,而是省委腾记黄水彬

    黄水彬可说是孙建光的顶头上司,也是从深城出去的,两人的年纪相当,只是身份却悬殊,人家是省委腾记,他却只是个市长

    黄水彬开口,并没有跟孙建光过多的寒暄或绕圈子,直接就开口询问调查锐锋集团的事情

    听到黄水彬突然问起这个事情,孙建光有点回不过神来,因为他想不通,广省的企业集团万万千,小小一个锐锋,怎么会劳烦到腾记大人亲自过问?

    只是短暂的失神之后,孙建光就巧舌如簧的称自己接到各方面举报,列举出锐锋集团系列违法犯罪资料,在群众的呼声之中,他只能亲自挂帅的成立专案组

    黄水彬淡淡的问:“是这样吗?为什么事前没有向省委省政府汇报呢?”

    他的语气一如往常的平淡,只是为官多年的孙建光却一下就听出了其中隐夹的不悦之意

    孙建光当下就纳闷了,深城素有鹏城之称,以经济建设为主,公司集团什么的数不胜数,如果每调查一个企业就要向上面汇报,那还开展个屁的工作啊?

    只是孙建光知道黄水彬绝不会毫无缘由的过问这样的事情,尤其这件事还是自己亲自下令查办,针对的又是自己迫切想要掐死的那只蚂昨闻出了这抹不对劲味道的他心生警惕,原本准备好的那番冠冕堂皇的台词也咽回到肚子里

    只是当他正犹豫着怎么回答才稳妥周全的时候,黄水彬又开了口,只是这次语气却是十分严厉

    “老孙,看在咱们一场老相识的份上,我不怕实话告诉你,你办的这个事情已经惊动了上面,汪副委员长亲自过问此事,因为你事前并没有和我们通气,省委省政府被弄得十分被动”

    孙建光心中一禀,冷汗就跟着下来了,“黄腾记,我马上就递交报告……”

    黄水彬打断他的话道:“老孙,你难道还不明白吗?这不是报告不报告的问题”

    孙建光愣了下,不知该如何接话了

    黄水彬话音一转,缓缓的道:“首长很快就要开始南巡,这个时候鹏城的大局以维稳为主你为官多年,执政一方,难道不知道自己现在该干什么吗?难道你不觉得这个时候弄出声响太过孟浪吗?下这么大的暴雨,你要是真闲得没事干,那就去堤坝水库什么的地方看看,不抓鱼,也给我抓抓安全隐患”

    孙建光还想说什么的时候,那头却已是啪的一声挂断了电话

    这下,孙建光彻底心凉了,汪副委员长过问,省委腾记出面,锐锋集团是如何也查不下去了

    只是,他怎么也想不通,陈凌这个王八羔子怎么能请得动汪副委员长出面

    不过再往下一想,孙建光却突然的醒悟,和陈凌合谋欺辱自己女儿的人是汪镇民,汪镇民的父亲是京城市长,而汪市长的父亲不正是汪副委员长吗?

    想到这点的时候,孙建光突然很想抽自己一记耳光,怒令智昏,自己竟然把这茬给忘了

    意识到自己走了一步臭棋孙建光没有犹豫,立即就打电话给正在出警准备包围锐锋集团的特警部队,让他们立即撤回,然后又通知叶联群,让他立即停止彻查行动

    打完电话后,孙建光仿佛经历了一场大战似的,呼呼的牛喘,而不知道什么毛病的胸部仿佛又开始作痛了

    隐隐的,孙建光有种不安之感,而且十分的强烈,这是他有生之年从来都没有过的

    难不成,这一次真的要阴沟起翻船吗?

    孙建光狠狠的甩了甩头,想把这种颓丧的感觉甩掉

    好一阵,当他平伏情绪之后,他就掏出了那个防干扰防监听的仪器贴到手机上,然后打开音响,这才走到一旁拨出了电话

    “喂,韩小姐,我这边的行动失败了”

    电话里头那个女人用生硬的中文道:“孙市长不必挂怀,这样的行动原本就是碰运气的锐锋早已经不是过去的义合帮,如今他们家大业大,生意做到了海外,牵涉到方方面面,不夸张的说,这就是牵一发而动全身的事情,所以无法彻查锐可说是理理之中”

    孙建光怒得不行,“那你又让我这样子搞?”

    女人淡淡的道:“我也不是希望有个意料之外吗?”

    孙建光冷哼一声,问道:“你那边安排得怎么样了?”

    女人道:“已经没问题了,那乡下仔的父亲已经断了气,现在这小子正领着他去医院呢媒体那边我也已经安排好了,只要一闹起来,他们立即就能赶到,孙市长也开始进行配合”

    孙建光颌首,淡漠的道:“我这边也不会有问题,只是我替你们做了这么多事,你们答应的事情到底怎么样了?”

    女人道:“你做的事情虽然很多,可是姓陈的却依旧好端端的活在这个世上,而且看起来好像比你我还要风光,这个……与原来的协议不符?”

    孙建光道:“可是我已经尽力了啊?”

    女人冷漠的道:“那只能说你是个废柴”

    孙建光怒了,吼道:“你说什么?”

    女人淡淡的道:“孙市长不必动气,虽然你并没有拿下那个姓陈的,可是你确实是尽了力这足证你的诚意,所以我在那边已经作了安排,明天一早你就可以让你儿子飞过去,只要姓陈的一拿下,答应你的事情马上就办”

    孙建光终于平静了下来,缓缓的问,“不会有问题?”

    女人道:“从我哥到我这,已经这么长的时间,如果还没有准备好,那我岂不是成了废物,放心,一切已经准备就绪,你儿子明天先过去准备,只要你答应的事情一办到,那边马上就可以开始”

    孙建光道:“那行,明天我就安排我儿子过去”

    女人道:“好,我会安排人接机不过现在,你还是先配合我把接下来这场戏演好”

    孙建光答应一声,“我这就通知下去”。零点看书。

    !!:!!

    还在找”无敌小中医”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