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一十五章
    小人得志

    医院出了事,陈凌自然没有心情再陪汪镇民一等酒会聚餐,匆匆的交待李啸澜与丁寒涵一声,这就风驰电掣的往医院赶。零点看书

    一路电话不断的响起,有林紫旋的,有杜蕾歆的,有候陂谷卫松良等人的,依稀好像还有叶媚以及彭院长的,不过陈凌都没有接,只顾着埋头开车,暴雨天气能见度原本就低,加车速又,如果再分心接个电话,那自己岂不是自寻死路吗?

    匆忙的赶到医院,进入大门的时候,一切看起来好像并没有什么变化。只是当他停好车,步入门诊大楼到中西医科室的时候发现,这里已经是一片狼藉。

    进入科室的滑动玻璃门已经被人砸了个粉碎,一地的玻璃碎片面,一排靠墙的座椅被生生的拉扯开,打横摆在走廊。

    在座椅旁边的地,有一人横躺在那里被白布摭盖着,旁边有一个披麻带孝的年轻人跪在那里,正嘶声哭嚎着。

    这年轻人的两旁,站着二三十个手握着棍棒,表现得义愤填膺,气势汹汹的大汉。

    在他们的头顶方,悬挂着一条白布黑字在大横幅,面写着“无良医生,还我父亲!!”

    目光越过他们,可以看到保安们排成人墙在与这些人对恃着,而在人墙的背后,隐约可见中西医科室医护人员的身影。

    陈凌虽然不知道这演的是哪一出,但看到这样的场面,却不免好生郁闷。

    中西医科室成立至今,一直走得磕磕碰碰,非常坚难,病人从无到有,从有开始逐渐增多,眼看着算是有那么点起色了,结果又出这档事,就算是处理好了,对科室也会造成负面影响。

    陈凌默叹一口气,缓缓的往人群走去。

    看见陈凌出现的时候,那些大汉并没有理会,可是当跪在地那个正嘶嚎得起劲的年轻男人看到他的时候,却立即跳了起来,指着他怒吼了起来,“就是他,就是他害死了我爸!”

    看见这年轻男人激动的样,陈凌起初还没反应过来,仔细看看,尖角孝帽摭掩着的红头发,耳朵带着的耳环……这不就是昨天陪那个民工大叔来看跌打损伤的孝吗?

    那么,躺在地盖着白布的就是民工大叔?

    哇靠,民工大叔死了?

    昨天不是还生龙活虎的吗?

    这神马情况啊?

    在陈凌还有点发愣间,那个染发男已经扑来,一把揪住陈凌的衣襟,怒骂道:“你这个庸医,你这个屠夫,你还我爸来,你还我爸来!”

    陈凌紧皱起眉头,“你爸怎么会死的?”

    染发男激动的道,“你个王八蛋,你还跟我装傻充懵,我爸就是被你害死的!”

    陈凌道:“你冷静一点。”

    “我冷静?我爸都被你害死了,你还叫我冷静?”

    染发男大吼大叫,接着大巴掌一挥,狠狠的朝陈凌的脸颊扫去。

    陈凌轻轻的一扬手,一把握住了他的手腕,挡住这一耳光。

    染发男见自己的手被他握住,抽打打不下去,想抽抽不回来,当即是恼羞成怒,大吼道:“你t还敢动手,我跟你拼了!”

    说着,染发男就一个头锤向陈凌的胸口撞去。

    陈凌不想在情况不明的情形下动手,所以只能刷地后退两步。

    不过这个时候,染发男后面那些手持着棍棒的大汉们已经汹湧的扑了来,棍棒夹着拳脚如雨点一般往陈凌的身落去。

    中西医科室里面,被保安们隔开的刘诗雅与杜蕾歆等人吓得连连尖叫了起来。

    那些保安也吓得不行,准备扑来替陈凌解围。

    陈凌不是个喜欢暴力的人,因为有很多事情和问题都是暴力无法解决的,可是眼前的情形,不暴力肯定是不行的。

    在医院里呆了那么长时间,他很清楚在遇到这种情况的时候,如果一味被动的挨打,那被人打了也是白打,所以他几乎是想也不想的就果断选择出手。

    混乱的拳脚棍棒中,只见陈凌的身影宛若游龙般在人群中左穿右突,双手齐出,化掌为指,左插右戳,待得一班保安扑来的时候,这些围攻陈凌的大汉已经通通都被放倒了。

    陈凌只想搞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并不想把事情闹得大,所以只是出手封了他们的穴位。

    染发男见自己带来的这些人竟然在瞬间就被放倒了,看见陈凌正一步步的向自己走来,心里就是慌恐,可是当他想到某些事的时候,整个人又像是打了鸡血似的亢奋起来,无愄无惧的直冲陈凌,嘶吼道:“b,老跟你拼了!”

    陈凌手指猛地一伸,在染发男胸前疾点几下,接着染发男便木鸡的滞住了,然后缓缓的滑落到地。

    陈凌略带着同情的看着倒在地仍满脸愤恨的瞪着他的染发男,温和的道:“你的心情我可以理解,不过还是请你冷静一点!”

    说完之后,陈凌这就走到那被躺在地的民工大叔身旁,轻轻的掀开了摭盖在他身的白布。

    民工大叔确实是死了,尸体出现了尸斑,显然死亡的时间已经超过了四个小时,颜面浮肿,呈青紫色,嘴唇是紫得发黑,顺着脸庞往下看去,只见昨天替他做了肌肉松驰位固定的胳膊依然吊挂在胸前,只是那条胳膊却肿胀无比,如腿一般粗大。

    看见民工大叔如此死状,陈凌十分疑惑,从尸体表面来看,他的死因很可能是中毒,而且毒性就是从胳膊蔓延进身体致死的。

    难道是自己给他用的药出了问题?可这根本不可能的啊,这些药在进入科室之前,他通通都做了检测的。

    正当陈凌想解开民工大叔胳膊缠绕的纱布,查看里面的伤科骨药时,一大班扛着长枪短炮的记者从电梯及楼梯处涌了进来,对着正蹲着身检查尸体的陈凌就是一顿猛拍,闪光灯在走廊疾闪个不停,晃得陈凌几乎连眼睛都睁不开,检查自然做不下去。

    保安们赶紧的围来,把陈凌与记者们隔开。

    “陈医生,我能问你几个问题吗?”

    “陈医生,请问这位大叔是你治死的吗?”

    “陈医生,你对死者做了怎样的治疗?”

    “你觉得他是你害死的吗?”

    “……”

    记者们虽然被隔开了,但镜头依然对着陈凌,门不停的按着,乱七八糟的质问声此起彼落,带着攻击性的问题一个接着一个,一声高于一声。

    刚刚稍显平静的走廊再次变得混乱不堪,只是随着几辆电梯的门相继打开,场面就变得乱了,因为穿着各种制服的人如鱼般从电梯里涌出。

    走在前面的是周院长和林紫旋,身后的是市局刑警支队综合科的万程景科长,后面跟着十余个公安干警,再往后的是代表卫生局前来的彭院长,后面跟着六七个下属,再再往后的是穿着灰色制服,肩头有着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字样的七八人。

    b,又是联合调查组,孙建光这老东西就没别的好玩了吗?

    看到这些熟悉或陌生的人出现的时候,陈凌忍不住心里暗骂一句。

    照面之后,万程景趾高气昂的首先张口,“陈凌同志,我们是奉市委市政府成立的事故专案调查组,由公安局,卫生局,药监局各局抽调的领导干部联合组成。”

    对于万程景,陈凌已经不算陌生,之前已经有过数次交集,而且都闹得相当不愉。万程景在陈凌面前,几次都是颜面大失。所以这一次,可以说是仇人相见,份外眼红。

    看着他一派得志小人的模样,陈凌真想抽丫两耳光,不过他还是忍住了,平淡的问:“你是组长吗?”

    “我……”万程景话音一滞,脸浮起窘色,依旧强硬的道:“我当然是组长……副的!”

    陈凌不屑的冷笑一声,“正的都还没说话呢,什么时候轮到你这个副的在这指手划脚?靠边站!”

    “你!”万程景当即就怒了,大声喝道:“来人啊,把这个事故主要嫌疑人给我拿下!”

    一班警察立即就扑了来,掏出手铐就要把陈凌铐起来。

    陈凌背负双手,昂首挺胸,傲然而立,心中已经打定主意,哪个敢碰自己,首先就赏他一记猴偷桃……。。

    !!:!!

    还在找”无敌小中医”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