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四十六章
    便宜莫贪

    走出手术室后,看到这一大帮记者,陈凌郁闷了!陈大官人可是兴冲冲的准备去酒店和林紫旋办事呢!不过让他更郁闷的是,这帮记者显然不是他三言两语可以打发走的。零点看书在他这个主刀医生采访结束之后,他们又围住了林紫旋,磋商明天见面会的事情。

    林紫旋为了能让这帮记者满意,只能给陈凌递去一个抱歉的眼神,然后给记者们安排晚宴,准备车马费,事情虽然也不算多,但她已经脱不开身去办私事了。陈凌郁闷的不行,连中西医科室和心脏外科共同举办的庆功宴都懒得去参加了,直接打道回府。

    陈凌应周院长的要求,和林紫旋一起出席了见面会,也按照事先准备好的答案回答了记者们事先准备好的问题。这种应付式的场面,自然没什么好表,反正就是带着虚伪的笑脸,说着虚伪的话,应付虚伪的场面。

    见面会结束后,陈凌去给孙建光查了房,发现这个老家伙恢复的速度比他预期的还要好很多。按照这样的理想状态,或许明天,最迟也就是后天,孙建光就能从重症监护室转到普通病房。看到孙建光康复得如此神速,陈凌笑了,只不过他的笑意明显有点冷。

    到了术后的第三天,孙建光的情况依然稳定,术后反应良好,作为孙建光的主治医生的庞主任率领心脏外科的骨干们给他做了一次彻底的检查后,确定没有问题,就把他转让普通病房。

    中午下班的时候,陈凌载着杜蕾歆回家,今天小逸昑要回家来住,所以陈凌必须得回家安排一下。在半道上,陈凌接到了一个孙玉兰的电话,约他在图兰多酒店1407号房间见面。

    陈凌到了酒店门前,把车交给杜蕾歆,这就径直进入酒店。来到约定好的房间,摁响门铃,没一会儿门就开了,孙玉兰出现在陈凌眼前。和陈凌照面,孙玉兰的脸首先红了起来,然后赶紧把他给让进房中。

    陈凌走进去后才发现,房间里只有孙玉兰一人,并不见她的妹妹或别人。孙玉兰关好房门之后走回来,坐于陈凌对面后首先开口道:“陈医生,谢谢你,你给我父亲做的手术很成功,术后恢复得也很好,今天早上他已经转入了普通病房。”

    陈凌摇摇头,“孙小姐不必谢我,这只是一场交易而已。”孙玉兰道:“尽管这只是一场交易,可是如果你不用心不尽力,我父亲是活不到现在的。那些大夫都说了,这个手术能成功,绝对是个奇迹。”

    看着她兴奋与欣慰的表情,陈凌感觉很是惭愧,不再想继续纠缠这个话题,直接问道:“孙小姐这次找我来所为何事?”孙玉兰道:“早上的时候,我已经和我父亲见过面,他让我们兑现之前的承诺。”

    对于孙家的“顺摊”表现,陈凌微微有些惊讶,因为这种做事方式,明显不太符合孙建光与孙海馨的风格,至于孙玉兰陈凌有点不太好下评论。

    孙玉兰从柜子里拿出一个黑色的皮箱,把箱子放到桌上,打开之后就把东西一样一样的放到陈凌面前。她首先拿着一份股权转让合同道:“陈医生,这是卓亚逊电子集团的股权转让书,已经请律师见证过的,我妹妹已经签了名字,你只要在上面签上名字,她在卓亚逊电子集团持有的股份就会归于你的名下1”

    陈凌拿起合同书看了看,条款很多,内容也很详细,尽管觉得没问题,但他还是决定让师爷过过目后再做决定。接着,孙玉兰又从皮箱里拿出一个很大的牛皮纸袋,从里面倒出了一堆东西,有房产证,土地使用证,股票持有证,一叠不记名的债券,还有一些陈凌并不认识的东西。孙玉兰把东西一样一样的清点出来,并告诉陈凌折合的价值,最后又把东西装回皮箱,推到了陈凌面前。

    尽管这只皮箱里装的全是纸张,轻飘飘的大概还没有一公斤,但却价值十五亿大元,纵然财大气粗如陈凌,接过来的时候,也有点发颤。把皮箱交到陈凌手里之后,孙玉兰道:“陈医生,之前我们答应的东西,基本已经在这里了!”陈凌点了点头,轻轻的应了一声。

    见陈凌点头,孙玉兰大松一口气,然后站起来,走过去把门上的请勿打扰的开关打开,然后又反锁上,这就走回到陈凌面前。陈凌有些好奇,翘起二郎腿坐在那里想看她要耍什么花样,然后接下来的一幕,却让他有点目瞪口呆。

    只见站在他面前的孙玉兰脸红红的,神情很是犹豫,紧紧的抿着唇,好一阵之后这才把手缓缓的探到了连衣裙后面的拉链上,拉开之后,身体轻晃几下,连衣裙便在她身上滑落下来。一身光洁玉白的眩目肌肤就映入陈凌的眼帘,不过她并没有停止动作,继续解着文胸和内裤,直到彻底脱得赤条条了。尽管孙玉兰已经结过婚,而且还是个未亡人,但她的身材依然娇嫩丰盈,窈窕迷人,而她这种身份对于某些有些特殊嗜好的男人而言,更带着一种无法言语的诱惑。

    看见陈凌直勾勾的眼神,孙玉兰的脸上浮起两团润红,低声道:“陈医生,按照事前的约定,原本站在这里的,还有我的妹妹,可是她知道你对她没有一点性趣,所以她就没有跟我一起来,不过她正在楼上的旋转餐厅里,如果你想,我打个电话,她就会下来的。”

    好一阵,陈凌才在失神中醒过来,摇摇头,“不,不用!”孙玉兰闻言暗松了一口气,因为她也不喜欢一起飞这种重口味的游戏,这就蹲下身,把手缓缓的伸到陈凌的胯间,欲拉开他的裤链。陈凌急忙摁住她的手,缓缓的摇了摇头。

    孙玉兰微微有些疑惑,然后心中带着羞臊的低声道:“陈医生,你放心,这几天我已经很认真的学习过,这一次绝对能让你满意的。”说实话,这样的提议陈凌确实很心动,不过想了想之后,他还是坚决的把她的手从自己的胯间拿开,“不好意思,孙小姐,我现在没有做这个的心情,咱们还是改日吧。”孙玉兰的脸更红,好一阵才咬着唇,然后轻轻的俯身趴到了桌上,对背后的陈凌道:“陈医生既然不嫌弃,那就请来吧!”

    陈凌哭笑不得,这个女人的理解能力可是和他家小召不差上下啊!孙玉兰趴在桌子上,默默的等待着,只是等了好一阵,也没有感觉到久违的充实与胀满,反而听到了一声开门的声音。等她惊愕的转过头来,发现门已经又关上了,而房间里的陈凌已经消失不见了,一时间错愕在那里,久久回不过神来。

    陈凌下到酒店大堂的时候,心里大松一口气,面对着这样的诱惑,实在是很难拒绝的,看到自己下面仍隆起的裤裆,还有迎面走来那名女服务员异样的眼光,陈凌感觉十分尴尬,赶紧把束起的衬衣拉出来放下,遮掩自己的窘态,然后准备赶紧回家,找夏雨或苏曼儿解火,如果她们不在,金锁也可以的,如果金锁也不在,那没办法了,只能找小召开刀

    正在这样想的时候,那个女服务员已经走到了面前,并且停了下来,“先生,你好!”陈凌老脸通红,不太敢看这个女人,吱唔道:“你好!”那女服务员道:“麻烦你跟我来一趟好吗?”

    陈凌有些愕然,虽然自己是当众那个什么,但也没露械,虽然有点影响市容,但没有违法吧,至于去保安部吗?那女服务员见陈凌没反应,又恭声道:“麻烦先生了,请跟我走好吗?”陈凌更是疑惑,难道自己的男性魅力已经达到了一定的高度,这女人对自己一见钟情,看见自己走火,欲领着自己到僻角处解火?这样想着,脚步就神差鬼使的跟在了女服务员的后面。果然,女服务员领着他穿过大堂,竟然向后门走去。

    出了后门,那是一条阴暗,幽深,还带着潮湿的巷子。

    见后巷周围阴暗幽深还很潮湿,陈凌就更忍不住胡思乱想。

    女服务员转过身来,朝前面指了指道:“先生,对不起,那位先生嘱咐我,一定要让你出来见他一面。”

    陈凌顺着她的目光仔细看去,这才发现在巷子前面有一辆黑色的轿车,因为巷子太过幽暗的关系,不仔细看,还真难发现那里有辆车子。

    陈凌正疑惑间,女服务员已经转身走回酒店去了,再转过头来看看那辆车子,心里就警惕起来,目光微沉,小心谨慎的往那辆车子靠近。

    在走到近前的时候,那辆车的车窗开了,不过从里面探出来的并不是一个黑洞洞的枪口,而是一张熟悉又严肃的脸。

    看到这人,陈凌如释负重,笑道:“大伯,你这唱的是哪一出啊?神神秘秘的。”

    能让陈凌称大伯的人,自然就只有何巧晴的伯父何日辉了。

    何日辉并没有跟他嬉皮笑脸,而是沉声道:“上车。”

    陈凌耸耸肩,无所谓的拉开车门坐了上去。

    轿车启动,缓缓的驶出后巷,不过并没有走远,而是慢慢的绕到酒店的前门。

    坐在车上的陈凌很纳闷,忍不住又问:“大伯,你怎么会在这里?到底怎么回事?”

    何日辉并没有解释,只是伸手往窗外的酒店大门指了指。

    陈凌疑惑的抬眼望去,不由被吓了一跳,因为几辆警车已经候在那里,车上下来的正往里面冲去。

    看到这一幕,陈凌的脑袋顿时高速运转起来,想的事情又快又急,最后得出的结论却只有一个:孙建光的钱,果然是烫手山芋,绝不是那么好拿的。

    原本陈凌也知道这事很悬,如今何日辉既然已经出面了,那他就乐得做了个顺水人情,虽然心有不舍,但他还是把手中的箱子往何日辉面前推了推,“大伯,其实嘛,我真没有想过拿孙建光的东西,我只不过是想通过这种手段,让孙建光把脏款脏物全都交出来,再转交给你而已!”

    何日辉不置可否,语气平淡的问:“哦?真是这样吗?”

    陈凌一本正经的道:“那当然,你看我像那种贪小便宜的人吗?”

    何日辉差点就被弄笑了,很认真的看看他,“嗯,确实不太像。”

    陈凌得意笑了起来,只是还没笑出声,何日辉已经塞来一句,“可你就是!”

    陈凌愣了一下,赶紧装出无辜的表情,“大伯,你冤枉我了!”

    何日辉冷哼道:“我冤枉你?哼哼,你以为你的那些小动作真的能瞒得过我吗?你以为我真的会那么好心,逮住了孙建光之后,还能让他随意的与外界联系?实话告诉你,自从孙建光进了医院,他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全都在我的眼里,不夸张的说,就连他一天放几个屁,拉几泡屎我都一清二楚!!”

    陈凌睁大眼睛,愕然的看着何日辉。

    因为,他确实把这位何家大伯想得太善良,也太仁慈了,甚至把他当成了像是何田胜那种宅心仁厚,性格耿直的长辈,完全没想到这也是一条和孙建光一样狡猾的老狐狸,所以心里也没有丝毫的防备。

    这会儿,陈凌总算是大彻大悟了,既然孙建光的一举一动都在何日辉的监视之内,那孙建光咐吩他的女儿办的事情,以及自己与孙建光之间的交易,何日辉肯定是通通都知道了。

    如此想来,刚刚把箱子推出来的时候虽然心中郁闷,但却不失为明智的。不然让何日辉开口问自己,那不就尴尬了吗?

    尽管想透了这些,不过陈凌心中还是有疑问:“大伯,那这些又是怎么回事,难不成你找来的,您老人家真的要大义灭亲,把我也给逮起来吧?”

    何日辉冷声道:“我要是想那样的话,我还会在后巷等你,还会让服务员通知你?”

    陈凌问道:“那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何日辉道:“你认为呢?”

    陈凌不是个笨蛋,只不过是一步错,步步错而已,这会儿被何日辉一提醒,立即就明白过来了,这显然是孙建光的最后一击,除了孙海馨,甚至孙玉兰都有可能是合谋者。

    这些肯定是孙家姐妹找来,目的就是将自己有人脏俱获,再不然就是抓奸在床!

    想到这里,陈凌不免心有余悸,如果自己刚才走了正门,这会儿正好就和撞上,然后被人脏俱获的抓住,如果是自己忍不住上了孙玉兰,那就更惨,不但人脏俱获,还要被抓奸在床呢!

    正在陈凌胡思乱想间,何日辉已经缓缓的开口,“孙建光那个老东西,暗里可能已经猜到了你的身份,就算没有,恐怕也经隐约知道你和我们有关,他很清楚,这次落网之后,恐怕再无翻身的余地,所以临死之前也要拉上个垫背的,让孙海馨想办法,无论如何也要把脏物脏款交到你手上,这些东西落到你手上,不管你是什么身份,和我又是什么关系,一旦审查起来,你是水洗也不清了……”

    这一点,陈凌已经猜到了,只是他还是不明白,孙玉兰在这其中充当什么角色,这个阴谋她又是不是事先得知?所以他就打断何日辉的话问道:“大伯,那么孙玉兰……”

    何日辉道:“你是不是想问我,孙玉兰是不是事先知道内情?”

    陈凌点头。

    何日辉摇头道:“龙生九子,子子不同,孙建光的二女儿虽然遗传了他阴险的基因,但他的大女儿却老实的有点可笑,为了能让你给她的父亲做手术,什么都豁出去了,纵然是事后,还想着兑现之前答应你的承诺,她不但是被完全蒙在鼓里,甚至还被自己的父亲和妹妹合谋出卖的。孙海馨就是抓住她老实的个性,昨晚在这个酒店预定了房间之后,就赶紧让人来装了偷拍摄像机,如果你刚才真的跟孙玉兰发生点什么的话,必定全落在孙海馨的眼里。嘿嘿,当然也会落在我的眼中,因为在她让人装摄像头之前,我也已经让国安的人去装了一个!”

    陈凌闻言不由倒吸一口凉气,孙海馨这个贼婆娘可真够阴的,自己差点就现场直播了。何日辉这老浑球也够坏的,竟然事先也不和自己打声招呼。

    看来,以后跟这个何大伯打交道的时候也得像对付何老头一样,防着点!

    看着陈凌变来变去的神色,何日辉没想太多,只是拍了拍他的肩膀,很欣慰的道:“不过很庆幸,陈凌,我并没有看错你,小晴也没有选错人,关键时刻,把持的住,面对刚才那样的情景,我相信这世上没有几个男人能忍得住的。”

    陈凌下意识的,也有点故意的反问:“那么换了刚才的是大伯你呢?”

    何日辉:“……”

    看见他这样的表情,陈凌理解的点头,原来何家大伯也是性情中人啊!

    何日辉脸上尴尬稍退,立即就转过话题,拍了拍箱子道:“十五亿全在这里了吗?”

    陈凌道:“孙玉兰交给我的东西都在里面了。”

    何日辉又问:“那孙建光说的那个宝贝呢?”

    陈凌作出一脸郁闷的道:“这个就别提了,一提起来我就觉得窝火,他说那东西是颗什么夜明珠,价值多少多少,不过在出事之前,被他的老婆从银行保险柜里拿了出来放在家里,然后很不幸的被人偷了,大伯,你真不知道我有多冤枉,孙建光那个老东西竟然还说去他家偷东西的人就是我,你说我这么正直的人,我可能去做这种偷鸡摸狗的事情吗?”

    陈凌说这话的时候,语气沉稳,一脸诚实,简直就是声情并茂,比真的还像真的。

    反正他去孙建光家做贼这件事,除了晏晓桐之外,没有别人知道,而且他之前对孙建光说去他家偷东西的事情,除了蜂后之外,也没有别人知道!

    对于这两个女人,晏晓桐他是绝对放心的,蜂后虽然差一点,但他还是有一点信心,不过如果蜂后真的敢爆他出来,那么他说什么也得爆了她的菊花再去坐牢。

    如果一来,陈凌说起刚才的鬼话,自然是理直气壮,连眼睛都不眨一下。

    何日辉锐利的目光直直的审视着陈凌,“这么说来,你这么精明的人也被孙建光给老点了?”

    陈凌自怜自叹的道:“唉,这回真的是阴沟里翻船啊,聪明一世,糊涂一时,我还真以为这次要发大财了,屁颠屁颠的去给那老鬼做手术,帮他摘掉了肿瘤,结果辛苦白裂的忙活一切,连个桔都没捞到。”

    “你小子,还想从他身上捞便宜,不被他阴死就算偷笑了,你知道不?要是刚才我不让你提醒你走后门出来,这会儿你肯定要人脏俱获,十五亿的脏款在你的手上,你怎么说得清?”

    陈凌装作感激的点点头,其实真的有点想问候他的祖宗,不过真正想说的是,大伯,现在人少少,这十五亿,咱们二一添作五,把它给分了怎么样?

    然而当他看到何日辉那张像是包公一样的黑脸时,又把这话给咽了回去。

    何日辉不知道陈凌心里的小九九,以为他是真的感激自己,所以就道:“不过嘛,你现在既然把脏款主动交了上来,那就证明你绝对是洁身自好的,这件事我会给你说清楚。”

    陈凌就假惺惺的道:“那谢谢大伯了。”

    何日辉突然凑了近来,低声询问道:“那颗夜明珠你真没拿。”

    陈凌摇头,斩钉截铁的道:“真没拿,你要不信……”

    何日辉摆手道:“行了行了,我相信你就是,发什么誓呢?”

    陈凌哭笑不得,我什么时候说要发誓了,我说你要不信就上我家搜去。

    这个时候,进去酒店准备装陈凌人脏并获的在搜索无果之后准备离开了。

    何日辉也顾不上再理陈凌,赶紧的打出电话,也不知打给了谁,反正低语两句之后,那些刚刚上了车,发动警车就要离开的又停了下来,刷刷的从车上跳了下来,再次冲进酒店,没多一会儿,就从酒店里把孙玉兰和孙海馨双双带了出来,押上警车往前开去。

    何日辉对陈凌道:“我要回去亲自抓她们的审讯工作,你先下车吧。”

    陈凌点头道:“好,有什么事大伯尽管找我就行。”

    何日辉看他一眼,“小子,虽然你是我未来侄女婿,可如果你真的身有屎,我也照样没面子给,肯定会请你回去喝咖啡……”

    陈凌摇头道:“大伯,不对吧,你是管纪委的,像我这样的身份够不着让你管吧,我要真犯了事,最多是被朱大常请回去而已!”

    何日辉被弄了个大花脸,骂道:“少跟我嬉皮笑脸,赶紧下车。”

    陈凌这就下了车,直到何日辉走没影了,他才伸手抹了抹额上的虚汗,赶紧拦了辆计程车,“司机,麻烦去帝香皇庭,快一些。”

    :,,!!

    还在找”无敌小中医”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