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七十一章
    陈稀可双手握着刀,闭着双眼,狠狠的朝陈凌的胸膛刺下。

    这一刀正对着心口的位置,陈稀可虽然没有学过医,但看过电影,也读过,甚至还借了医学院的解剖书来认真研究过,这个部位,心尖主动脉所在,全是压力极大的动脉血,只要刺破,鲜血就会瞬间喷涌而出,只要刀子足够锋利,力道足够的猛,人也不会受多大的痛苦而死亡。

    看在一场相识,而且心里还对他有股莫名的情绪份上,陈稀唯一可以仁慈的,那就是让他死得更快一些。

    不过也确实,这一刀要是刺结实了,陈凌就算有九条命都得玩儿完,更何况他还没有!

    陈稀可的刀,真的刺下了,遇到了阻力,却在瞬猛的力道下穿破了,直到刀子再刺不下去了,陈稀可这才呼了一口气,刀子应该穿破了胸膛,刺入了内脏,直透后背了。

    可是,当她缓缓张开眼睛的时候,虽然仍眼看到了满目的血红,却也看到了陈凌睁着眼睛正在看着她。

    死不瞑目?确实有点像,只是他的心还跳着,鼻翼还在扇动着。

    陈凌用一只手握住了刀锋,刀锋穿过他的手,去并未刺入胸膛,鲜血从他的手中流下,滴滴嗒嗒的落在他雪白的衬衣上,形成了满目血红,只是他的神情,却是很平静的看着她。

    陈稀可双目眦裂,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

    她明明看到陈凌把加了迷藥的酒喝进去的,他绝不会有醒来的可能的,可是……他偏偏就醒了!

    当她从失神中回过魂来的进候,双手用劲,拼命的把刀子往下压,可是纵然她使出了吃奶的力气,刀子也再无法前进分毫,然后,一股无法反抗的力道从刀锋上传来,她的刀终于无法把握的被夺走了。

    再然后,她就那样呆呆的,任由陈凌把她从身上推开,坐了起来,然后扯下身上的一块布包扎手掌。

    ……

    ……

    包厢里,看起来仍是那么喜庆。

    音乐声,还在缓缓的响着。

    只是,气氛却已变得想当的沉闷,很有种喜事变成了丧事的突然。

    陈稀可的刺杀,彻底的失败了,可是她还不知道自己败在了哪里,好久好久,她才终于喃喃的问:“你,为什么会醒来?我明明……”

    “你明明在我的递给我的酒里下了药是吗?”陈凌脸上浮起了笑意,只是不知是心灰,还是失血过多,脸色苍白到惨淡的地步。<>

    他另一种没有受伤的手伸了出来,修长的手指在眼前还存余着,摆放整齐的那五瓶酒中划过,落到最后一瓶的时候,伸手推了出来,“你给我的那瓶,是这瓶!在你仰头喝酒的时候,我悄悄地换的!”

    “这么说来,你一直就在怀疑我?”陈稀可苦笑着问,语气是那么的颓丧与无力。

    “不!”陈凌摇头,眼中没有讥讽,只有失落,“在乡下的时候,我只是觉得王建仁和张超强的事情有陈怪,张超强恨我,我可以理解,他冲动,想杀我,我也可以理解,只是他不但懂得利用人性,还能想如此巧妙的办法来杀我,显然超出他的能力范围,我一直都怀疑他的幕后还有一人,只是,我从来都没怀疑过你!”

    陈稀可沉默的看着陈凌,脸上的神色颇为的复杂。

    陈凌自嘲的笑笑,叹口气说:“我原以为,我自己的魅力真的很大,你是真的喜欢我呢!我早该想到,绝不会有那么大只蛤蟆随街跳的!”

    陈稀可仍然没有说话,只是心里却忍不住想,如果,没有前仇旧怨,或许,这一切都是真的也不无可能!

    只是,这个世上,如果是绝对不存在的。

    “那你又是什么时候,对我起了戒心的呢?”陈稀可淡然的问。

    “不是很久,就是今天晚上,在咖啡屋的时候!”陈凌皱着眉头回答道。

    陈稀可仔细的回想起来,好一阵才失神的道:“可是自问在咖啡屋里并没有露出什么马脚啊!”

    “这个世上,把别人都当成傻子的人,那个人才是真的傻!”陈凌轻轻的摇头,看着陈稀可绝美清秀的容忍,眼中却满是痛惜,“你把糖罐推给了我,我没有要,你自己倒是加了三颗,可之后,你却一口加了糖的咖啡也没喝!”

    陈稀可一愣,问:“这有什么问题,我突然间不想喝了!”

    “可这也突然间让我想起了金元成!”陈凌接得极快。

    “这件事和金元成有什么关系!”陈稀可疑惑难解。

    “因为他也做过和你一样的蠢事,也在糖罐上做过手脚,所谓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绳,虽然被咬的不是我,但也让我提了个醒!”陈凌说着,看着陈稀可已经变白的脸色,又道:“不过,让我起疑心却也不是那个糖罐。<>”

    “那是什么?”

    “是你不该对我撒谎,你说今晚是你的生日。”陈凌仍紧紧的看着陈稀可,又叹一口气道:“可是你忘了,下乡献爱心的活动,每人都要写最后的鉴定,这个鉴定都是由我的导师严新月写的,而这份的鉴定上面,不但有我们每一个人在乡下的表现,还有入学年限,家庭住址,甚至是出生年月,而我,很不凑巧的看过你那份!”

    陈稀可张嘴,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出来。

    “还有你那个蛋糕……算了,这些不说也罢,反正你用的手法都很老套,而且你也很不幸运,这些老套的招数,别人都在我身上用过!!”陈凌说着不免又问,“只是有一件事情到现在还弄不明白!”

    “什么事情?”陈稀可竟然很温柔的问,仿佛刚才那一场刺杀跟本没有发生过,两人只是在这包厢里喁喁谈情而已。

    “张超强那家伙为什么会这么听你的话,难道你对付他,也像对付我一样,牺牲了色相,这才让他任由你摆布?”陈凌问出了心中最大的疑团。

    陈稀可听了这话,不免冷笑,“我失败了,我承认自己确实不够你聪明,可是对付比我更蠢的人,只要略施手段即可,更何况张超强原本就心胸狭窄。稍稍撩拨便能让他按照我希望的方向走去,跟本就不需要什么牺牲。”

    “我一直都以为,油菜,是这个世上最会用心机的女人,可是现在我才知道,人才,好像变成了,我随随便便的又踩上了坨!”陈凌悠悠的长叹道。

    “不需要这样讽刺我,既然落到了你手里,要杀要剐随你的便。”陈稀可冷笑不绝,往沙发靠背上缓缓的躺落,“你不是一直都想上我吗?现在你的机会来了!”

    陈凌定定的看着她,最后还是摇头,“我从来都没想过我们会这个样子!”

    这句话,很平常,也很普通,但就是因为它,陈稀可的眼睛红了,几乎是愤恨的嘶吼,“你以为我就愿意这样吗?”

    “你两个哥哥的事情,我不愿做太多的解释,因为他们是咎由自取,就算时光重来一次,我还是会这样做的!”不知道为什么,想到陈弘胤和陈大山,陈凌就想到了楚天南师兄,然后又陷入了沉默。<>

    现在这样,也许就是楚天南所说的,心慈手软所引发的后遗症了!

    “你走吧!”陈凌刚刚才有所反省,可是这下,老毛病又犯了,可是不放她走,又能怎样?杀了她?他又怎么下得了手!

    陈稀可沉默了一阵,站起来问:“你考虑清楚了?”

    “嗯!”陈凌点头。

    “你放我走,我绝不会感激你,而且来日相见,我照样还要替我哥报仇的!”陈稀可神情冷漠,语气更冷。

    “随你的便吧!”陈凌挥手,无力,疲倦。

    陈稀可神情复杂又陈怪的看了他最后一眼,转身出门,头也没回……

    :。:

    泰国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视频曝光扑倒男主好饥_渴!!在线看:!!

    还在找”无敌小中医”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