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七十四章
    拯救空姐

    隔了两天,深城机场。

    省附属医赴韩国的考察医护人员纷纷到达机场,这一行总共有六七十号人,最高级别的自然是省附属医的院长周柄南,最低级别的是住院医生陈凌,尽管他已经拥有主治医师晋级资格,但想真正拿到这个职称却必须得明年,而且还得通过考试以后。

    在这一群人中,熟悉的面孔很多,但让陈凌觉得顺眼的却没有几个,恰恰相反,不顺眼的却数不胜数。

    例如急诊科的主任钟坤伟,带着他的爱将,曾经被陈凌扇过大巴掌的梁三柏。例如普外科的主任柯国良,带着从前和费光明一样喜欢支使陈凌去做这做那的冯皮冬,例如屡屡为难陈凌,却被陈凌折腾得大小便失禁的汪道友……

    细细的一数,陈凌不由有些吃惊,因为在不知不觉中,得罪自己或自己得罪的人竟然多到手指加脚趾都数不过来了。

    几十人中,唯一瞧陈凌顺眼,陈凌又瞧得瞧眼的,只有心外科的庞主任和他的爱徒郑锦当,还有那个老奸巨滑的院长大人。当然,最最顺眼的莫过是身旁坐着的杜蕾歆了。

    你们有学生,老子不也有嘛,而且还是个美女大学生呢!如此一想,陈大官人心里就平衡多了,只是唯一可惜的是这种场面林紫旋竟然没在。。

    众人集合完毕之后,又在机场候机大厅里坐了一阵,终于响起了空姐优美的召唤登机的声音。

    一行几十人陆续坐到机舱中,寒暄招呼声此起彼落,一团和气,而无人理无人问的陈凌和杜蕾歆显然成了另类。

    不过陈凌和杜蕾歆觉得这样挺好的,反而落得清静,两人时不时的交头接耳喁喁细语,有说有笑,自得其乐,看起来不像是师徒,更像是一对珠连碧合你浓我浓的情侣。

    在和杜蕾歆闲聊的时候,陈凌曾回过头,仔细的往后面看了几眼,他没有失望,果然看到了清水千织。

    今天的她不再像从前那样披散着长发穿着白裙,而是换成了一身黑色的装束,头发也盘了起来,气质陡然从天真烂漫的女孩变成了成熟冷艳的少妇。

    陈凌感觉有些奇妙,不由多看了几眼。

    杜蕾歆见陈凌的眼光时不时的往后瞟,也忍不住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发觉那是一个美女时,心里感觉酸酸的不是滋味,轻轻推他一下道:“老师,你就不能矜持点么,哪有你这样盯着一个女人看的,长得再漂亮也不兴这样的啊。”

    陈凌笑道:“这有什么关系,反正又不是外人。”

    杜蕾歆疑惑的仔细一看,这才发现这位气质冷艳的女人竟然是家里那个超级女保镖,心中惊讶,疑惑的问:“她怎么会来的?”

    陈凌笑道:“当然是来保护我们的人身安全咯。你看你长得这么漂亮,我又长得这么英俊,很容易让人起歹心的。”

    杜蕾歆狂汗,她这个老师样样都好,就是有时候臭美得让人受不了,而且他自己臭美也就罢了,甚至还带着别人一起臭美。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很快飞机就起飞了。

    也许是知道陈大官人今天出行,老天格外的开恩,风轻云淡,日头朗朗。

    天气好,人的心情就好,杜蕾歆显得格外的兴奋,一路唧唧喳喳的缠着陈凌聊这聊哪!

    不过也难怪她兴奋,因为这可是她唯一一次和陈凌出外旅行……不,应该说是外出考察。而且这个机会还是她好容易才争取来的。

    中西医科室的名额总共只有两个,陈凌占一个,另外一个别人也不敢争,自然就落到了刘诗雅与杜蕾歆身上。

    两个女人都格外珍惜这次可以和陈凌一起出差的机会,所以这次谁也不让谁,争执了半天,最后还是决定老规矩,猜拳定胜负,而且是一盘定输赢。

    为了公平,她们还请了陈凌来做裁判。

    在没猜拳之前,刘诗雅格外的提醒道:“说好了,这次我还是和从前一样出剪刀。”

    杜蕾歆很认真的点头,“那我出锤子。”

    陈凌感觉有些好笑,哪有人这样的,没猜之前就告诉别人出什么的,不过见两女都准备好了,这就在旁边喊起了口令。

    当他数到第三声时,两女齐齐出招,只是出完之后,站在一旁的陈凌傻眼了。

    因为这两个女人都是骗人精,说出剪刀的那个竟然出了布,而说出锤子的那个竟然出了剪刀。

    结果,可想而知,杜蕾歆险胜,拿到了和陈凌一起出差的名额。

    刘诗雅唯一一次使诈,没想到却是这样的结局,不由得有种欲哭无泪之感,这次出差,关系重大,有可能影响后半生的性福啊!

    待陈凌走后,心有不甘的她看着杜蕾歆得意洋洋的样子,忍不住道:“切,不就去一趟韩国嘛,有什么了不起,蒜头大白菜的又不是没吃过,我才不稀罕吃那种玩意儿呢!。”

    杜蕾歆得意的挤眉弄眼的道:“诗雅姐,话可不是这样说的,这外国的蒜头大白菜味道可是不一样的哦。嗯,等我回来的时候,再告诉你是什么滋味哈!”

    刘诗雅被咽得连翻白眼,恨恨的道:“不用告诉我,告诉你的牙医吧!”

    “牙医?”杜蕾歆不解的问:“为什么要找牙医?”

    “吃出了口臭呗!”刘诗雅道:“我那些去韩国留学回来的同学个个都这毛病。”

    杜蕾歆愣了一下,随之眉开眼笑的道:“能和老师一起出差,就算口臭我都认了!”

    刘诗雅伸手刮脸臊她,“小花痴,真不知羞!”

    杜蕾歆优雅的转了一个身,“我不知羞,但我快乐,诗雅姐你咬我啊!”

    刘诗雅被气得龇牙咧嘴,当真就扑过来咬她,两女嘻哈笑骂闹成一团……

    回想起这一幕,杜蕾歆忍不住“卟哧”一声笑了出来。

    坐在旁边的陈凌莫名其妙的问:“蕾歆,你笑什么?”

    杜蕾歆意识到失态,忙吱唔着摇头。

    随着飞行的时间越久,机舱上也越见安静,闲聊的人们很快就在困意中打起了磕睡。

    有句话说得好,天有不测风云。

    飞机刚离国境,天气突变,原本还晴转多云的天气突然乌云密布,雷声阵阵。

    一阵剧烈的颠簸,将半睡半醒的人们纷纷惊醒起来,又一阵剧烈的颠簸与摇晃夹杂着机舱尾部响起什么东西摔落的声音时,众人不但彻底清醒过来,而且还陷入了惊恐之中,近年来飞机失事的新闻可是时常在电视上看到的。

    一不小心走个背运,搞不好就碰上了!

    这么大的动静,使得原本靠在陈凌肩膀上熟睡了的杜蕾歆也醒过来了,有点惊恐的看着周围,“老师,发生什么事了?”

    陈凌茫然的摇头,“我也不清楚。”

    杜蕾歆看着周围慌乱的人们,不由弱弱的道:“该不会是飞机要失事了吧?”

    陈凌心里也有些不安,“我们没这么倒霉吧!”

    杜蕾歆惊慌的挽住陈凌的手,好一阵才难过的道:“早知道会这样,那天我真该勇敢一点。”

    陈凌:“呃?”

    杜蕾歆哀声道:“我不想到死还是个处女啊。”

    陈凌哭笑不得,这都什么跟什么呢?

    机舱里正陷入一片恐慌之时,播音嗽叭里已经响起了空姐优美的声音。

    乘客们请不要紧张,刚刚只是遇上了强对流天气,飞机有些颠簸,现在已经飞过强对流天气区域,不会再发生那么强烈的颠簸,希望大家保持平静,系紧安全带,坐在自己座位上不要走动,距离目的地的飞行时间,大概还有一个半小时左右。

    陈凌虽然不了解什么叫着强对流天气,但也相信空姐没有蒙人,因为广播过后,飞机已经恢复了平稳。

    只是,当众人稍稍放下悬起的一颗心时,却看到一个空姐慌里慌张的从机舱尾部走出来,急急忙忙的向前走前,身上的制服还沾染了血迹。

    大家正疑惑不解呢,广播又一次响了起来,原来刚刚在穿破强对流天气的时候,一个空姐正在杂物房里整理东西,颠簸中杂物落下,不幸砸中了她,受伤很严重,询问乘客中有没有医生,希望能前往急救。

    此言一出,大家纷纷交头接耳,这个飞机上,什么都不多,就是医生多。

    所以广播才开始第一遍,已经有不少人站了起来。

    其中急诊科的主任钟坤伟,还有他的爱将梁三柏是首当其冲的,众人看见这两人站起,心头大定,对于外伤急救,再没有人能比他们更专业了。另外还有几名外科的医生也跟着去了。

    既然这么多医生去了,陈凌就没想去凑这个热闹,想要继续坐在座位上,可是热心又冲动的杜蕾歆却不让他安生,硬扯着他的袖子就往后舱走去。

    到了后舱,不太大的杂物间地板上,躺着一个身穿制服的妙龄空姐,不过现在她再不能对乘客嘘寒问暖提供热情的服务了,因为她已经昏迷不醒,身上蓝白相间的制服也被血染红了,周围还散落着许多瓶瓶罐罐,而上方的一个柜子的柜门还在大开着,显然就是刚才强对流天气的时候,柜门弹开了,东西落下砸中她的。

    陈凌仔细看看空姐,发现这是一个很典型的失血性休克,除了失血外还同时存在着严重的缺氧。

    处理类似的外伤,自然是急诊科的医生最在行,所以同行们纷纷把位置让给了钟坤伟与梁三柏。

    这两位也当仁不让的来到空姐的身边,钟坤伟不愧是经验老道的急救大夫,一看空姐的伤势,立即就有了主张,连下两道医嘱,“上止血剂。纠正缺氧。”

    听到了医嘱,梁三柏赶紧的打开急救箱,可是仔细翻找一遍,却不见止血剂的踪影,再找氧气包,发现是瘪的,里面根本没有氧气。

    巧妇难为无米之催,尽管这两位都是外伤抢救的老手,但面对没药没器械的情况,也不免抓瞎了。

    最后,钟坤伟只能无奈的给空姐大量输液,以图补充血容量,强撑过这一个半小时。

    平衡液体虽然输送进去了,可是缺氧的症状却无法改善,尤其严重的还是她的心跳,已经变得奇快无比,而且呼吸也变得极为不规律。

    看到这种状况,经验丰富的外科医生们都明白了,这位空姐除了外伤,更重的还是内伤,心脏受创而引起的心包积液,也就是说,此刻她的心包内充满了血液。

    人类的心脏,就像是一颗水果,有皮有果肉,心脏表面的那层皮就是心包,里面包着心脏,可是这心包与心脏之间发生了积液,心脏的压力就会变大,这种压力达到一定程度,心脏就不能正常的收缩。

    心脏不能正常的收缩,那心跳就会被迫停止跳动,心跳一停,还有什么好说的,自然就意味着死亡。

    也就是说,这位美貌无双的空姐,生命已经陷入了垂危之中。

    想要拯救她的性命,唯一有效的办法,那就是做心包引流及心包切除术,可是现在眼前的条件,连止血剂和氧气都欠缺,又何谈手术呢?

    尽管无法手术,但空姐的心跳却还在不断加快中,呼吸也进一步的不规律,这样的症状表现,明白无误的告诉众医生,这位空姐的心包积液正在不断的恶化,她的心跳随时都可能停止。

    面对这样的状况,钟坤伟和梁三柏急救经验再丰富,技术再精湛都成白瞎了,所以折腾一阵后,两人都只能颓丧的放弃了无谓的抢救。

    面对洋鬼子的机长焦急询问,钟坤伟只能如实相告,他这个美丽的女下属,恐怕撑不到飞机降落就要香消玉殒了。

    在场的空姐及机组人员听到这样的噩耗,又看见医生已经放弃了抢救,纷纷都忍不住落泪了。

    正当大家都隐入悲痛与绝望之际,一个清朗的声音响了起来,“让我来试式!”

    众人回头一看,发现是一直默默的站在最后面的陈凌。

    钟大主任已经判了空姐死刑,没想到这个时候陈凌竟然又跳了出来,心生不悦的他新仇旧恨齐齐在心头涌起,冷冷的对陈凌道:“陈医生,你知道她是什么情况吗?”

    陈凌点了点头,“我知道!”

    梁三柏一直记恨着陈凌留在他脸上的大耳光,阴阳怪气的接口道:“既然你知道,那你认为你的急救本事比我们钟主任还高明吗?钟主任都没办法,你却要试试?你真以为你自己做了两个心脏不停跳手术就真的成专家了吗?”

    陈凌摇头,“我没有想和钟主任比较,我也没有说自己已经成了专家,我只是想试试。”

    梁三柏声音极高的喝道:“你说试就试?人命关天,你以为在玩吗?”

    钟坤伟与梁三柏的一唱一答,弄得陈凌十分的尴尬,也弄得在场的同事都觉得陈凌不但孟浪,而且有点不知天高地厚。

    见和这两位说不通,陈凌就直接无视了他们,转向那名洋鬼子机长,用油菜教他的标准英文道:“请允许我救治你的下属好吗?”

    洋鬼子机长仔细的看看陈凌,连看好几眼之后,脸上竟然现出兴奋欢喜之色,一把握住陈凌的手道:“是你!”

    陈凌微愣一下,不晓得这洋鬼子机长突然间哪冒出来的热情。

    洋鬼子机长又急又快的解释道,“医生,你忘记了吗?上一次你乘坐我们的航班,在飞机上救治了一位老太太啊!我记得你好像……姓陈对吧!”

    陈凌愣愣的问:“这……是同一班飞机?”

    洋鬼子机长连连点头,“是的,我们的航班几乎都是在京城中转的,上一次也是飞韩国。”

    陈凌微汗,还能说啥,猿粪呗!

    匆匆两句寒暄,陈凌也顾不上再跟他说别的,急忙道:“机长,既然你认识我,那最好不过了,我现在想要对你的下属进行急救,请问你同意吗?”

    再咯嗦下去,这个穿姐恐怕是神仙都难救了!

    洋鬼子机长和另外几个机组的人员匆匆的交换一下意见,然后冲陈凌重重的点头,“我们都同意!”

    陈凌这就要蹲下身来施治,但这个时候,一个激动的声音响了起来,“我反对!”

    “我也反对!”

    众人抬眼一看,发现坚决反对的竟然是钟坤伟和梁三柏。

    钟坤伟对那洋鬼子机长道:“这个病人,我已经施救过,如果你一定要让别人接手,出了什么问题,我不会承担责任。”

    梁三柏也接口道:“对,你们要让他救,有什么损失,一切都与我们无关。”

    这个空姐都已经岌岌可危了,随时都可能死去,还能有什么损失?

    陈凌觉得这两人真是可笑到了极点,冷冷的道:“我既然接手,出了什么问题,我自然负全责。”

    “好,好!”钟坤伟气得浑身直打颤,指着陈凌道:“你记住自己说过的话。”

    梁三柏这个狗腿子也当即大声道:“大家都听到了,请大家为我和钟主任作证,出了什么问题,是这姓陈的责任。”

    站在一旁的几个外科医生深感为难,一边是院里的后起新贵,一边是院里的老资格,手心手背虽然都不是自己的肉,但偏帮谁都是不对的,所以他们只能保持沉默。

    陈凌冷声,“话都说完了吗?说完了麻烦你们给我离开,我不习惯在自己救治病人的时候,还有别人在指手划脚!”

    钟坤伟冷冷的哼了一声,愤怒无比的带着梁三柏拂袖离去……

    还在找”无敌小中医”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