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七十六章
    送你十万公里头等舱

    在千钧一发之际,一样东西从前舱中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疾射而入,狠狠的击中了撞向陈凌的朴医生。

    “卟”的一声闷向,撞向陈凌的朴医生感觉膝盖窝突地一软,两腿便直直的跪到了地上,疼得他无法自控的发出一声惨叫。

    尽管他在跪地的时候,头部轻撞上了陈凌的腰,但就是这跪地的一滞之间,陈凌已经将笔筒奇准无比的从空姐的两肋之间穿过,刺破了皮肤,穿过了皮下的肌肉,脂肪,直透过胸腔,最后刺穿了心包,精确无比的停在了心包与心脏之间的间隙之中。

    “哧”的一声,心包内无比巨大的压力使得血液急速的从笔筒中喷涌而起,飞射而出,喷得陈凌一头一脸,满身都是,瞬间使他变成了个血人,就连旁边的杜蕾歆也遭了殃。

    那些空姐和机组人员全都吓傻了,愣愣的站在那里,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鲜血淋淋的一幕。

    在场的那些外科医生虽然没有傻,但也纷纷都震精了,因为从笔筒的出血程度来看,陈凌不但精准的掌握了位置,还把深度控制得妙到颠毫,不深不浅,刚刚好就是心包腔的位置。

    这不是个困难的手术,在场的外科医生几乎都可以做,不过必须在透视的情况下,如果没有透视,很少有人敢这么胆大妄为,一来没这个勇气,二来没这个技术,庞主任倒是勉强可以为之,但要让他用一生积累的名誉与口碑为一个病人冒险,哪怕这个貌美无双的空姐是他包养的小三,他也不会乐意。

    只是当他们看到跪在陈凌身后的朴医生时,眉头又不免纷纷皱了起来,这个朴医生搞什么呢?

    直到这个时候,那个膝盖窝疼痛欲裂,仍跪在地上无法站起的朴医生才发现砸中他的只是一个普通的太阳眼镜,虽然不明白这东西为什么会突然从后面射来,又怎么能将他击倒在地,但面对众人质疑的目光,他已经来不及多想,赶紧吱唔着道:“我,我一时没站稳,我绝不是故意的,我可以对天发誓!”

    好嘛,又一个把发誓当吃青菜的人!

    陈凌注意力从空姐身上收回来,回头看着仍跪在自己身后的朴医生,眼中流露出极为阴沉的神色。

    朴医生心里一慌,忙道:“对不起,陈医生。刚刚有点摇晃,我看见你要做这样的手术,有点走神,所以没站稳。”

    陈凌冷冷的一笑,回过头去再不看他一眼。

    空姐心包腔的积血已经引流出来了,心脏的压力也解除了,跳动自然恢复了规律,呼吸也变得正常起来,尽管笔筒内时不时的还会有鲜血缓缓溢出,但在场的医生都知道,这个空姐的生命已经转危为安了,别说是再撑上一个半小时,就是再耗上五六个小时也不会有问题。

    看见那个洋鬼子机长及一班空姐还茫然的站在那里,郑锦安就忍不住向他们解释了陈凌所做一切的意义,并告诉他们现在空姐的情况是怎样?

    其实,不用郑锦安说,众人也能从空姐身体的变化看出来陈凌对她做了什么,只是经过解释,他们更清晰明了了一些。

    “啪啪啪……”明白过后,机长带头给这位胆大又猬琐的救人英雄鼓起了掌,热烈的掌声随之在机舱里响了起来。

    经过简单的固定包扎,陈凌掩上空姐的胸部,直起身来的时候,发现那个朴医生还跪在那里。

    陈凌好笑的道:“朴医生,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我已经原谅你了,不用再给我下跪的。”

    朴医生的脸上一阵青一阵白,咬牙想站起来,可是膝盖根本就用不上力。

    尽管谁都能听出陈凌的话里有冷嘲热讽的意思,但在场的医生没有一个觉得他小气,因为刚刚那一撞如果不是撞在陈凌的腰下,而是肩膀又或者手臂,弄得陈凌的笔筒扎偏那么一寸几厘,后果就不堪设想了!

    陈凌肯定要从一个救人英雄变成杀人凶犯!

    对于这种关键时刻的碰撞,不管是有心,还是无意,都是难以原谅的,所以冷嘲热讽一句半句的,那不就算是轻的吗?

    不过说了一句后,陈凌没有再对他进行什么人身攻击,只是淡漠的看他一眼,然后回过头去给机长及空姐交待各种医嘱与注意事项。

    一旁的几个外科医生见朴医生还跪在那里丢人现眼,虽然不太情愿,可是看到他眼中的求助之色,只能上来扶了一把,把他连拖带搀的弄了出去。

    随后,广播里又响起了空姐优美的声音,她向机舱内的乘客汇报了受伤空姐获救的喜讯,同时这位空姐也代表全机组的工作人员感谢挽救了同事生命的陈凌医生。

    听到陈凌的名字,大家纷纷愕然,救人的不是钟坤伟与梁三柏吗?

    直到广播连续重复三遍,陈凌的名字也在广播里响了三遍,众人才彻底明白,空姐没搞错,救人的确实是陈凌,而钟坤伟与梁三柏,好像没他们什么事。

    机上的医生护士纷纷交头接耳,有些甚至讨好的朝已经进行了简单清洗并换过衣服坐在最后面的陈凌竖起大拇指。

    院长大人的脸上也泛起了欣慰的笑意,小陈果然是好样的,不枉他如此看重,不但赢得了别人的感谢,也给他省附属医大大的长了脸啊。

    至于折腾了一通,甚至不惜搞阴谋耍手段,最后却什么也没落着的钟坤伟与梁三柏,脸上的神色则臭得像狗屎一样……不,比狗屎更臭!

    还有那位为了能够调入急诊科成为分科室负责人甘愿受人摆布的朴医生,脸上的表情不是臭,而是痛苦,因为他的膝盖窝到现在还疼痛欲裂,不但无法行走,而且还无法用力。

    飞机降落在韩国首尔机场的时候,场面就更热闹了,闪烁着蓝光的急救车与医护人员早就守候在那里,那些前来接病人的医生看到空姐半掩的胸前竟然扎着一个笔筒也吃惊不小,原来还以为这是受伤的地方,仔细看过之后却发现这是救命的关键。

    韩国的一班急救医生明白这笔筒作用后不由再次震惊,对这位一击救命的中国同行深感佩服。

    不过让这一班医生惊奇的是,还有另外一位被抬上急救车的中国同行,这位声称自己只是不小心的摔了一下,结果却摔出膑骨后缘,股骨远端,胫骨近端骨折。随便一摔就能摔出这么复杂的骨折,这位的骨头也不是一般脆弱啊。

    至于航空公司那边,早早接到来自空中汇报的韩国地区总裁已经领着一班高层前来迎接,不但给陈凌送上了鲜花与掌声,同时还赠送他该航空公司头等舱十万公里的免费行程。

    这份特殊的礼物让陈凌有些意外,不过却是欣然受之,这可是他的劳动所得,比起百两黄金的诊金而言,十万公里还便宜了他们呢!

    航空公司的地区总裁及一班高层热情,航班上的空姐们就更热情,在陈凌要离开的时候,纷纷上前来拥抱陈凌。

    盛情难怯之下,陈大官人只能勉为其难的让她们占便宜,贴身感受之后不由大发感慨,空姐果然是好样的,个个货真价实,没有一个是填海绵的。

    一旁的杜蕾歆则一直都撇着嘴,蹙着眉,整张清秀绝丽的脸上只写着一个字,酸。

    在机场的时候,陈凌风光了一把,谁知道离开机场的时候,陈凌又牛叉了一大把。

    省附属医一行来的时候挂靠着某旅行团,所以离开的时候,众人只能乘坐旅游大巴前往酒店。

    只是旅游大巴还没驶前来,一例豪华的奔驰车队已经抢先到了众医护人员的面前。

    停下之后从上面下来一群西装革履的大汉,个个带着墨镜,一脸肃然,仿佛黑社会一般。

    这么大的场面,众医护人员以为他们是来接什么大人物又或是什么大佬,这就识趣的让到一旁。

    谁曾想到带头的几个大汉却来到了陈凌面前,一个留着板寸头的男人用生硬的中文问:“请问是陈凌医生吗?”

    陈凌微愣一下,点头道:“是的!”

    板寸头拉开了一辆豪华奔驰的后座车门,作了个请的姿势道:“小姐让我来接你,请上车!”

    陈凌看了看板寸头,又回首看看长长的一例车队,然后摇头道:“不好意思,如果你们小姐真的有诚意,她应该自己来接我。”

    板寸头有点错愕,他身旁另一个牛高马大的胖子已经忍不住骂出了句鸟语。

    板寸头皱眉,狠狠的瞪了一眼那大呼小叫的胖子,瞪得他垂下头去之后,这才对陈凌道:“请稍等!”

    说罢,他就掏出了电话,叽哩呱啦一阵后,排在中间的一辆豪华大奔里才走下一人,一边收起手机,一边笑骂道:“陈大少,你一下不摆谱就会死么?”

    还在找”无敌小中医”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