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八十八章
    ??热门推荐:

    随便你怎么研究

    回市区的路上。

    驾车的眼袋看到坐在旁边满身被汗水湿透,脸上颈上手上都带着各种芒草割出伤痕的陈凌时,她再也无法保持淡漠与平静了。

    上下检视他的同时,不由的问:“你……受伤了没有?”

    陈凌斜斜的瘫软在坐椅上,装着各种装备的大背包放在双腿上,听到眼袋的问话,他无力的点点头。

    眼袋看着他半死不活随时要断气的样子,心中一惊,忙问:“哪里受伤了?”

    陈凌道:“下面。”

    眼袋侧头看看,只看到大背包,看不到他下身的情形,看着侧边道路上不停往后方疾驶的警车,她又不敢停车,情急之下就伸手进背包底下摸索起来。

    只是摸了一下,并没有感觉到手上有湿湿的血迹,也没有发现别的异常之处,可是再摸几下,就摸到了一样开始变硬的东西,感觉有些奇怪的她回头看陈凌一眼,发现他竟然微闭着双目,轻轻的哼着,那模样……哪像是痛苦得要死,简直就是享受得不行嘛!

    意识到上当,眼袋的脸刷地就红了,猛地抽回手嗔骂道:“你一下不耍流氓就会死啊!”

    陈凌这才张眼裂嘴一笑。

    眼袋被气得一塌糊涂,下面都湿了。

    陈凌道:“刚才确实是不小心撞了一下,不过被你摸两下,感觉好多了!”

    眼袋羞愤的瞪他一眼,“姓陈的,你敢再无耻一点吗?”

    陈凌没有什么不敢的,只是看有没有这个必要而已。

    “眼袋,不知道为什么,我很喜欢調戲你!如果可以,真的希望能和你长期共事。”

    眼袋被弄得一阵白眼连翻,“如果可以,我永远都不想再见到你!”

    陈凌耸耸肩,笑了笑,女人都是口是心非的,这一点他早已经知道。

    眼袋懒得再理这个无赖,潜心开车。

    眼袋在韩的时间已经很长,在她的资料里,小学,初中,高中,大学都是在韩上的,尽管不知道真不真,但她对这里的道路是十分熟悉的,轻而易举的就绕过了各种戒严的盘查与关卡。

    当她和陈凌回到市区的时候,天已经完全亮了。

    在音乐光碟店铺里的同事们大部份都是一夜没睡,在焦急的等待着陈凌和眼袋归来。

    看到两人安然无恙的出现在眼前,大家喜不自胜。

    陈凌把装备一样不少的放到桌上的时候,被叫醒的眼球大叔才揉着惺忪睡眼的走出来。

    检查了一下装备,眼球大叔忍不住向陈凌竖起了大拇指,“小子,好样的!”

    众人有些疑惑,这不是还没开始汇报吗?大叔就知道战况了。

    眼球大叔见众人这样的表情,笑了笑道:“没有什么好奇怪的,我总共给了他二百发子弹,现在仅剩五六十发,我想那边的损伤怎么也该有四五十人遭殃了!”

    这回,轮到陈凌想向眼球大叔竖手指了,不过却是中指。

    “总共歼灭一百一十八人,包括两名狙击手,一名炮手,七名重机枪手,其他的那些人就不值一提了。”

    听到陈凌简短的汇报,众人现出惊讶之色,难以置信的看着陈凌。

    陈凌叹口气道:“尽管小胜了一场,但终于还是没能冲进陈堡,对方出动了直升飞机,我虽然有信心能将他们通通击落,但那个时候必定陷入包围中,所以最后只能选择撤退。”

    眼球大叔拍了拍他的肩膀,“小伙子,别丧气,这样已经很不容易了。”

    陈凌却不给面子的甩开他的手,“如果大叔能跟我一起去,有个掩护什么的,说不定今晚我就把韩明珠给带出来了。”

    眼球大叔脸色窘了下,好一阵又厚着脸皮道:“也说不定我已经葬身在枪弹炮火下了。”

    陈凌看他一眼,深深的不屑与鄙视。

    眼球大叔没看他,抓起大背包一边往装备室走去,一边打着呵欠,自言自语的为自己开脱道:“这人啊,一上了年纪就容易犯困,这个那个的零件也容易出毛病,打打杀杀的事情已经不适合我干了,我还是继续睡觉去吧。”

    折腾一夜,陈凌也有点累了,这就起身离开,不过临走之际,他却对眼袋道:“密切关注敌情,一有什么风吹草动,立马向我汇报。”

    眼袋难以置信的看着陈凌,我向你汇报,你谁啊你?

    陈凌目光一冷,沉声道:“听到没有!”

    被他锐利的眼神一剜,眼袋的心脏不争气的缩了下,嘴里不由自主的应了一声,“哦!”

    陈凌这才点点头,满意的离开。

    悄无声息的回到酒店,坐在床尾的时候,陈凌轻唤一声,“清水!”

    “我在。”清水的身影应声而出,还是在山丘上看到她的样子,长裙已经变成了超短裙,小裤裤若隐若现,但让陈凌好奇的是,那一双雪白光洁的美腿竟然没有芒草割伤的痕迹,甚至连蚊虫叮咬的红包也没有,除了一些污迹外,她可说是毫发无伤。

    看到她没事,陈凌稍稍安下了心,由衷的道:“清水,今晚多亏你了。”

    清水千织摇摇头,“我并没有出什么力,是陈凌君太神勇了!所以才能大获全胜。”

    陈凌失笑道:“清水你就别寒碜我了,我在你的手里,一招都走不了呢!”

    清水千织却道:“可是你那种神乎奇神的枪法我也是学不来的,而且我仔细的算过了,如果我被你瞄准锁定的话,最多只能躲得开一枪,而且必须在事先知道你朝我开枪的情况下。”

    陈凌苦笑,“你的身法这么诡异,贴着我一米我都感觉不到,我怎么可能锁定你呢!”

    清水千织想了想,突然伸手抓过陈凌的大手贴到了自己的胸部上。

    陈凌十分吃惊,有些反应不过来的看着她。

    清水千织却很认真的问:“陈凌君,什么感觉?”

    陈凌下意识的道:“很大,很有弹性。”

    清水千织脸红了起来,摇摇头道:“我不是指这个,我是说我的气息。”

    陈凌这才明白过来,仔细的感觉一下,不由得有些吃惊,“心跳这么慢?”

    清水千织没有说话,只是在陈凌要把手抽离的时候,却又把他手拉了回来。

    陈凌正感疑惑,可是突地又睁大了眼睛,“心跳变快了!”

    刚才的一刻,清水千织的心跳慢得就像是传导阻滞或者迷走神经张力改变的病人,可是这一刻,她的心跳却奇快无比,像是心动过速的病人一样。

    好一阵之后,陈凌突地恍然大悟,失声惊呼道:“你可以控制自己的心跳。”

    清水千织点了点头。

    陈凌难以置信的道:“这怎么可能?”

    呼吸与心跳是人体的重要生命指征,在一般的情况下,呼吸与心跳的频率的比例在1:4左右,但心脏的跳动是不受人体主观意识的控制,它有一套完整的自律系统来控制,呼吸也是一样,但它与心脏的区别是,呼爱别离苦可以受人体的主观意识来控制。在一定值的时间内,你或许可以控制你的呼吸频率,但绝不能控制你的心跳频率。

    清水千织竟然能控制自己的心跳,这绝对是匪夷所思,完全用现在的科学无法解释的。

    陈凌惊奇无比的问道:“怎么会这样?你怎么做到的?”

    清水千织摇头,“我不知道,我醒来的时候就是这个样子,因为能控制自己的心跳和呼吸,我更加自如的控制自己的身体,所以可以做到无声无息。”

    陈凌冒出一句:“清水同学,你变态了!”

    清水千织脸又红了下,纠正道:“是变异才对。”

    陈凌呆呆的看着她,很想扒下她的衣服看看她的身体到底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异。

    清水千织问道:“陈凌君,你很好奇是吗?”

    陈凌点头。

    最快更新,无弹窗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