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九十三章
    “啊?”林紫旋被吓了一跳,站起来慌声问:“谁出事了??

    “2房间里的的那两位先生!”服务员道。.36z.最新最快更新,提供

    2号房间?那不就是候陂谷和杨伟嘛!

    众人面面相觑,不明白这两人出了什么事。

    难道是带了小姐回房间那个什么,恰好遇到扫黄的抓走了?想起平时二人的品行,大家第一时间就是如此反应。

    “他们出什么事了?”林紫旋立即问道。

    “他们不舒服!客房部经理让我下来找你们!你们赶紧去看看吧!”服务员急声道。

    林紫旋赶紧领着陈凌和严新月等人往楼上快步跑去了。

    到了2号房间,进门就闻到了一股腥臭味,然后便看到客房部经理和一班服务员围在那里,透过他们的身影,发现候陂谷与杨伟各自躺在自己的床上,哼哼的呻吟不停,时不时还“哇哇”的呕吐着,地上床上都是一片狼藉,胃内的食物明显已经吐完了,现在吐的是咖啡色液体。裤裆下也是一片潮湿与恶臭,下面的床单是一片酱油似的颜色,显然是上吐下泻。

    这是怎么回事?大家不由再次面面相觑,下午三四点钟,他们回来的时候不是好好的吗?怎么突然之间就变成这样了?

    林紫旋不由把眼光看向陈凌,眼神充满怀疑。

    “****,关我鸟事!”陈凌怒了,林紫旋这不是怀疑他,而是摆明了看不起他,候陂谷与杨伟这两个人,虽然招他讨厌招他恨,可是这种级别的小人,他还不屑去暗下手脚,他如果一定要搞,那绝对是在大庭广众,众目睽睽之下把他们搞得欲生欲死。有必要使这种小手段吗?

    严新月与叶栋梁却是不管那么多,赶紧的掏出听诊器,给两人进行检查,同时并询问病情,可是两人的神智已经不清了,问也是白搭。

    腹痛,恶心,呕吐,腹泻,这是食物中毒的症状,而且情况危急,在场的虽然尽是医生,可是没有治疗条件也是束手无策,须得赶紧送往医院不可。网.36z.

    林紫旋被陈凌一句粗口喷来,脸上很是尴尬,也醒觉自己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这样的怀疑,简直是怀疑别人谋杀吗?换谁谁都要恼啊……可是再恼也不能骂人啊!不过现在,她也没有心思去跟陈凌计较那么多了,候陂谷与杨伟在潮汕出了事情,她这个唯一的行政人员是要负责的,所以赶紧的问客房部经理,“打2了吗?”

    “已经打了!”经理脸色也和林紫旋的一样白,客人在这里出事,她也会吃不了兜着走的。

    话刚说完,外面已经响起了救护车的呼啸声。

    来得如此神速?众人望向窗外,这才明白,原来潮汕人民医院就隔着假日酒店一条街罢,站在窗口就可以看到那醒目的红色十字大招牌,来得慢才不正常呢!

    在潮汕人民医的医生护士们上来把人抬下去的时候,林紫旋等人也自然跟着前去,不过在出房间的时候,陈凌却无意中发现房间的垃圾桶里扔了一个食盒,食盒上还残留着一些青青绿绿的东西,不由的停下脚步,走上去看了看,随既还闻了闻。

    冲鼻而来的是酒精味,其中又夹杂着青草的味道,而最为诡异的还是一种浓腥,这种腥味可当特别。

    陈凌思索了一下,顿时全都明白过来,赶紧跟着下楼,但不是和严新月等人一起赶去潮汕人民医院,而是径自往一条热闹的街上奔去。

    候陂谷与杨伟被送进了潮汕人民医急诊科,虽然暂时不能确定这两人吃了什么东西,但食物中毒这一点应该是**不离十了,所以医生们给他们按照食物中毒来进行常规抢救。

    催吐,洗胃,导泻,以尽可能的减少毒物的吸收,同时对症治疗各项临床症状,并把胃容物急送化验室。

    潮汕人民医的院长也在林紫旋的联系下出现了,得知这一班都是省级医院的医生护士,无条件的让他们一起参加抢救治疗。.36z.最新最快更新,提供

    然而,仅仅是十来分钟,化验室的结果还没出来,两人的病情就急转直下,出现了高热,昏迷,抽搐,甚至是出现了黄疸,无尿等肝肾中毒的症状。

    这突然间的转变,弄得众人均是措手不及!

    如果,再没有有效的治疗措施,这两人就会出现生命危险了。

    化验室的结果还没出来,不能从根本上针对病因来治疗,尽管这一班都是经验丰富的医生,可是除了护肝之外,仅仅只能准备肾脏透析了。

    在这个最紧张的时刻,急诊手术室的门被粗暴的推开了,一个年轻男人闯了进来。

    潮汕人民医的医生均是看着他纳闷不解,这家伙吃错药了,竟敢乱闯急救室!

    “陈凌!”严新月却是惊喜的唤了一声,原来这人就是消失了一阵的陈凌!

    陈凌点点头,快步走上前来,把手中两包中药扔给林紫旋,沉声道:“马上去煎,用猛火,三碗水熬成一碗!”

    林紫旋愣愣的回不过神来,陈凌却是一声厉喝:“快!瞎磨蹭啥,再晚就出人命了!”

    林紫旋神情一禀,哪还敢再说什么,赶紧的去了。

    陈凌凑上前来,拾起候陂谷的手,给他号起脉来。

    严新月也顾不得别的医生看着自己这个学生的异样眼光,赶紧的诉说起病人的病情:“

    “看起来应该是食特中毒,腹痛,恶心,呕吐,腹泻,现在已经出现了高热,昏迷,抽搐,无尿,黄疸,肝肾开始害……”

    “不用说了!”陈凌打断了她,“我知道他们是什么中毒!”

    “什么?”

    “鱼胆!”陈凌斩钉截铁的吐出两字。

    这话一出,急诊手术室里的医生都是莫名其妙,病人的嘴鼻与呕吐物中是有浓腥不错,可是那味道一点也不像是鱼胆啊。

    不过,也真的不能排除这个可能,因为经他一提醒,众人这才想起,两个人的症状真的和鱼胆中毒十分相似。

    恰恰就是这个时候,化验室的电话打过来:两人的胃容物里面都化验出了鱼胆的成份,而且还是潮汕地区特有的黄唇鱼!

    真的是鱼胆中毒?众人一时间全都愣在那里。

    中医认为,鱼胆性寒,味苦,有清热,败火,解毒,明目等攻效,小孩吃了不生疮,大人吃了眼睛明亮,还可治喉痹,恶疮等病。

    原来,候陂谷听信了一名自称是祖传中医的赤脚医生的偏方,用鱼胆入药来治疗经久难愈的暗疮!

    殊不知,鱼胆原本就是含有毒素的物体,用得好可以是良药,用得不好就是致命穿肠的毒药!

    候陂谷不学无术,对这鱼胆只知其一不知二。而那位经验还算老道的杨伟却深知此理,所以在调制这味偏方的时候,并没有超过常规用量,选择了很小的剂量,另外还放到开水里煮了大半个小时,最后调了黄酒,及所配的药草,捣碎这才服下的。

    不过,尽管是如此小心,他们还是不幸中毒了,因为鱼胆这类的物质既耐热,又不会被酒精破坏,不管是全胆烹熟,还是生吞,又或是用酒服送,那都是可能发生中毒的,尤其是这种稀少的鱼类,鱼胆毒性要比普通鱼类烈好几倍,纵然是很小的剂量也已经超过了普通人可以承受的范围!

    结果,自然就变成这样了,治豆不成反倒中了毒,而且照现在愈演愈烈的状况来看,恐怕还会继续恶化,已经有生命危险了。

    为了治几颗豆豆而送了命,想来他们到了阎王殿,也是要大喊冤枉的!

    尤其是候屁股,他不但没结婚,而且还是个处男呢!

    众医生听到这两个同行是鱼胆中毒,愣了好一阵才回过神来,但一个个却是愁眉深锁,一筹莫展。

    鱼胆中毒,看似普通,但至今为止却仍无特珠有效的解毒药物!

    一般的情况下,都是重在预防,不幸中招也只能综合治疗,重点是防范肾衰,肝损,而这两样,他们刚才都已经做了。

    在大家均是束手无策的时候,陈凌却已经掏出了针盒,取出了银针,缓缓的分别在候陂谷及杨伟身上下针。

    这个时候,鱼胆毒素已经进入了两人的血脉,侵及五腑,普通的解毒针法已经不能凑效,散血放毒的效法两人也承受不起,现在唯一可行的,那就是暂行封住两人全身大穴,使得血脉机体运行缓慢,从而控制毒素进一步入侵。

    不过这种针法,也只能是暂解燃眉之急罢了。

    下完了针,满头大汗的陈凌舒了一口长气,“这些银针可以暂时控制他们身体内的毒药不会进一步扩散,就算是扩散也不会像原来那么快,大家不要动他们,等我的药来吧!”

    在西医急诊手术室里用中医疗法,这是绝对少见的,大家不免再一次面面相觑,不但是潮汕人民医的医生护士,就连急外五科的同事们都心存疑虑。

    这几根破针真的管用吗?这可不是在拍武侠片,已经是人命关天的时刻啊!

    “陈凌,是不是真的行啊?”严新月不太放心的低声问。

    “老师,你对我没信心吗?”陈凌脸色平静的问。

    “当然不是,不过……”

    “只要他们能撑到那药端上来,那就不会再有问题了!”陈凌淡淡的道。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连接在两人身上的心电监护仪却突然响起了“b,b,b”的紧急信号。

    众人惊惶的抬眼看去,只见两人的各项生命体征正在疯狂的下降……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