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九十四章
    “天啊!”一护士低声惊呼起来。.36z.最新最快更新

    候陂谷与杨伟的生命体征急骤下降,那是溃死的征兆,再这样下去,不用几分钟两人就彻底死翘了。

    鱼胆中毒原本就是一种恶性急性的中毒,鱼胆内的胆汁毒素可损害人体肝,肾,使其变性坏死,可损伤脑细脑和心肌,造成神经系统和心血管系统的病变。

    “胡闹,真是胡闹!”潮汕人民医急诊科主任恼怒的吼了起来,对于此种中毒,虽无特别有效的药物,但抢救却必须争分夺秒的进行,这才能尽早使患者脱离生命危险,可是这个省附属医的年轻医生一闯进来,这就不管三七二十一的乱搞一通,还说是省级医院的医生呢,实在有够乱来。

    其实,主任哪里知道,这位都还不是正式医生呢!

    “都愣着干嘛,赶紧抢救!”主任又是一声吼,领着几个医生一起扑了上去,欲进行各种补救措施。

    谁曾想,他们还没靠近床边,一人刷地一下就拦到他们面前。

    众人定睛看看,这不就是刚才风风火火的闯进来,不管不顾的乱来一通的那名年轻医生吗?

    “你干什么?”主任怒喝,盯着陈凌道:“到了这个时候,你还要拦着我们,你什么意思?”

    “别紧张,只要他们能撑到药端上来,不会有什么危险的!”陈凌淡淡的道。

    “不会有什么危险?你看看,他们的生命体征已经是死亡边缘了,这样都不算危险的话,还有什么是危险?难道要他们死了,才算危险吗?”主任愤怒无比的骂道。

    “我说了别紧张,生命体征之所以如此低下,是被我的银针所控制的!”陈凌平淡的解释一句。网.36z.

    数十根银针,全都在主要筋脉穴位之上,减缓体内的血液循环,各项生命体征自然就会下降的,这就像是汽车引擎,原本是五档的速度,转换成一档,速度自然就慢了。

    被他的银针控制?众人听了这话均是一脸的不可思议,这明明就是毒素严重侵袭所引起的反应啊!

    主任一声冷笑,“我从来都不相信劳啥子的中医,你这种装神弄鬼的伎两在别的地方或许行得通,可是在我这里,请你收起这一套!”

    “你不相信,我并不强求你相信!”陈凌仍是平淡的表情,但身形却如一座屹立的大山般,横在他们面前有紊丝不动。

    主任被气得吹胡子瞪眼,咆哮如雷的道:“他们两个要是在这里死了,你是不是负全责?”

    陈凌摇头。

    “既然你不负责,那你还不给我闪开,难道你要我来背这个黑祸吗?”主任怒声质问。

    “我的意思是说他们不会死,而且我的治疗绝对可以保他们平安无漾,倒是你们,按照常规那一套来折腾,就算能抢救回来,他们以后也是个半残废。”陈凌很平静的道。

    这话倒是说得不错,鱼胆中毒,纵然是抢救回来了,以后也会有这样那样诸多的毛病,最为常见的就是肾脏损害引起的尿毒症。

    主任觉得这厮真的是不可理喻了,明明患者都已经陷入溃死状态了,他却偏偏还要说绝对能保他们平安。

    疯子,这绝对是个疯子!

    和这个不能用常人方式交流的野蛮人,主任觉得已经没有什么话好说了,可是他自恃是斯文人,总不能动手动脚吧,于是就冲旁边那一班省附属医的医生护士道:“你们谁是负责人。.36z.最新最快更新,提供”

    “我是!”严新月应了一声。

    “你的这个下属如此乱来,现在已经严重的影响到了我们的工作,如果因为他的关系,造成不可逆的损失,你要负责!负全责!”

    严新月听了这话脸色也是白了下,不知如何是好,那可是两条生命啊,六神无主的他不由的把目光投向陈凌,却见陈凌也同时向她看来,没说话,没点头,但他的表情和眼神依然是那么沉稳平静。

    不知为何,看到他这个表情,严新月的心里平添一股信心,尽管这种信心来得毫无道理,却让她的意志坚定起来。

    “主任放心,出了事情,我负责!”严新月的声音铿锵有力,说出了这话,她自己都不由愣了愣,什么时候,自己竟然也变得如此胆大妄为,敢大包大揽了呢?

    “好,在场的诸位可都是听着看着的,不是我们潮汕人民医不想抢救这两名鱼胆中毒的患者,是你们省附属医的人拦着我们!到时候追究下来,我们是半点责任都不会负的。”这名主任恨恨的道,同时,却也不免佩服这些人的勇气,乱来瞎搞胡闹不分事情黑白轻重的勇气。

    话说完之后,这名主任就领着他那班手下退到了边上,不过并没有离开急诊手术室。

    气氛很僵,那两台连接在候陂谷与杨伟身上的心电监护仪仍在“bbbb”的发出危急信号,不停的刺激着众人的神经。

    严新月看了一眼两人的心电监护仪,发现上面的各项生命体征虽然已经在危险到不能再危险的指数,可是却就在这一指数上稳定了下来,当然这种稳定是绝对不被任何一个医生所接受的。

    当你看到两个人已经奄奄一息,出气多尽气少了,你还会认为他们的情况稳定,不会有危险吗?

    不,别说是精至此道的医生,就连不懂医术的普通人都不会这样认为!

    “陈凌,现在咱们做什么?”严新月有些不知所措的问。

    “什么都不用做!”陈凌仍是那副半死不活的语气。

    “呃?”

    “等!”陈凌淡定的道。

    “陈凌,你要真的要有信心才好啊,老娘可是把身家性命前途都压在你身上了!”严新月紧张兮兮的低声道。

    “老师,你放心,我什么时候害过你呢!”陈凌道。

    哼,还说没害过我,上一次就被你折腾太长时间,发了炎,难过好几天才好呢!严新月恨恨的在心里道。

    两人站在这边窃窃私语,潮汕人民医急诊科的那班人在旁边看笑话,可是省附属医那些同来的医生护士却是焦急得不得了。

    那位资历不浅的叶栋梁终于走了过来,看着陈凌道:“陈凌医生,我知道候医生和杨医生之前和你都有过争执,但那些都是小问题,现在可是人命关天的时候,请你看在大家都在同一个科室的份上,不要拿他们的性命来做试验或开玩笑好吗?”

    这话说得很诚恳,陈凌生气的同时却也是哭笑不得,“叶医生,你都说了,我和他们的都是小问题,我又怎么会因为小问题而拿他们的性命来开玩笑呢?你看我像那么小气的人吗?”

    不像,不过你完全就是!附属医那班医生护士齐齐的道,但也只敢在暗里。

    时间,每一分一秒都是难熬的。

    候陂谷与杨伟就那样安静的躺在手术台上,一动也不动,仿佛已经死了。

    那两台心电监护仪仍是不知疲惫的响着……

    “咣当!”一声响,半个小时左右,林紫旋终于用她背转过身来的****顶开了手术室的弹簧门,手里端着两碗黑糊糊的药。

    不过,此时的林紫旋已经不复原来光鲜靓丽的模样,反而是蓬头散发,满脸污垢,衣服上也沾了不少的灰,仿佛那药不是她煎来的,而是从暴徒手里抢来的一般艰辛。

    陈凌让人小心的扶起杨伟,把药小心的灌下去,然后又在他的胃部推拿了起来,然后双手缓缓朝躯干四肢推去,推拿结束之后,把他放平,又换候辟谷。

    完了之后,陈凌又等了好一阵,这才一一从候陂谷与杨伟的身上取下银针。

    银针取出没多久,奇迹就缓缓的出现在众人面前。

    他们的生命体征,开始缓缓的提升,身上也冒起了大汗,只不过那些汗水不是透明的,而是透着青色的,仿佛是有什么东西跟着汗水一起排出来似的。

    再之后,热退了,而两人竟然悠悠的醒转过来。

    在场之人,无不惊得目瞪口呆,愣愣的看着眼前的一幕。

    这,实在是太神奇,神奇到让人难以置信,但却偏偏是那么真实。

    “转普通病房吧!常规治疗个三五天,应该无大碍了!”陈凌淡淡的说了一句,这就拍拍手,走出了急诊手术室。

    不过这个年轻的背影,瞬时间在一班人的心里,却变得高大无比……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