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九十六章
    下属们退走了,去喝茶的喝茶,溜马的溜马,反正是哪凉快就真的上哪呆去了。

    门也被关好了,如果没有意外的话,接下来的一两个小时就全属于陈凌的了!

    所以,他并不着急,而是再次贴到蜂后的身后,摆好了姿势,这才解开她身上的穴道,然后再把手伸到她的裤腰带上。

    “陈凌,你敢再无耻一点吗?”恢复了活动能力却还是相当被动的蜂后愤怒之极的骂道,但声音压得极低,显然她很明白,自己已经完全处于下风。自己刚才不能动也不能言的样子,给下属们造成一种心甘情愿欲拒还迎的错觉,在他们看来,自己肯定是个荡妇了,所以这会儿就算是叫破喉咙,别人都以为自己是兴奋刺激过头呢!

    “哼,我只是听你的咐吋罢了!”陈凌冷声道,这个时候他已经松开了她的裤腰带,甚至解开了她的裤头,把手探了进去……

    蜂后浑身发颤,因为害怕,因为愤怒,也许还因为……太过刺激吧!

    “姓陈的,你考虑清楚,你如果真的要这样做,我一定会把新锐锋和华怡给搞到散盘为止!”蜂后满脸通红,咬牙切齿的道,因为不这样的话,她怕自己就会呻吟出声来了。

    陈凌愣了下,手中的动作也停了下来,新锐锋和华怡原本是一点也不关他鸟事的,可是,这两处原本与他无关的事物,如今却已成了他的死穴了。

    感觉到陈凌的反应,蜂后知道自己说的话凑效了,没敢再往死里逼,因为她现在总算是彻底的了解这个下属了,这就是个吃软不吃硬的货,搞不好他真会拼个渔死网破,把自己就地处决了再说的,所以就把声音放得极为柔和的道:“你先放开我,咱们好好商量成不成?”

    人,有的时候会走火入魔,因为愤怒。但也有的时候会见好就收,因为责任。

    所以,陈凌选择了住手,但手伸出来的时候,却是一首好诗!

    见他真的放开了自己,蜂后慌忙的整理好自己的衣服,一张脸红得仿似要滴出血来似的,也不知是因为愤怒,还是因为羞涩。

    陈凌把院子留给了她,自己走进了屋里。

    蜂后顿坐在石椅上,大口大口的呼着气,她想过掏出枪来送两颗子弹给陈凌偿偿,也想过把他铐回去关他几个月小黑屋试试……可是最终,她却是什么都没干,平伏了心情,调整了心态,深吸了一口气,这才缓缓的往屋里走去。<>

    她不能没有陈凌,不是因为爱,而是因为这次的新任务特别坚巨,非陈凌不能完成!

    进了屋,却发现陈凌正从洗手间出来,正在用毛巾擦着手。

    一时间,她的脸又红了,把头垂了下去,因为她知道自己刚才的反应多利害,自然更知道陈凌在擦什么。

    陈凌擦了一把手后,这才大大咧咧的坐到沙发上,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她,仿佛做错事的人是蜂后似的!

    好一阵之后,蜂后才选择坐了下来,但不敢坐在陈凌对面,因为她无法直视那种猥琐得让人发指的目光。

    “刚才的事,我可以当作没有发生过,但你必须得给我归队!”蜂后千难万难的才下了这个决定。

    事到如今,陈凌很清楚,自己真不想做这个秘密警察恐怕是不成了,可就此妥协实在是太没面子了,所以他答非所问的道:“我要见老板!”

    “我来找你,就是老板的意思!”蜂后道。

    “他在哪里,我要见他!”陈凌道。

    蜂后叹了口气,“见不着了,恐怕以后都…….”

    “什么?”陈凌脸色骤变,惊声问:“老板挂了?”

    “挂你的头!”蜂后白他一眼,这才道:“老板调进京了,以后这里由我负责!”

    “原来是这样!”陈凌松了口气。

    “别废话了,你老实告诉我一句,到底归不归队!”蜂后终于鼓足了勇气,抬头迎视着他,“我已经给足你面子了,低声下气,好言相劝,就连刚才……你对我那样,我都不去计较了,除了没跪下来求你,几乎是什么都做了,你还想要我怎样?”

    蜂后如此的幽怨,陈凌真的有点过意不去了,口头终于松动了一下,“你不动新锐锋和华怡的话,我可以考虑归队!”

    蜂后点头,甚至还开出空头支票,“只要是我在位期间,新锐锋与华怡的没有触及底线的话,我可以保这两处平安!”

    既然如此,陈凌还有什么好犹豫的,立即道:“成交!”

    牛不喝水,强摁头也是不喝的,可要是你摁久一点,它不喝都得喝!蜂后费尽心机,差点没落到**的地步才让搞掂了这头牛,这一刻,她真的是内牛满面啊!

    “现在,你是不是该说下我的新任务了!”陈凌道。<>

    “这个不急,不急!先等你回去,受了表鄣再说!”蜂后的脸上终于难得的露出了一丝笑意。

    “我是不急,可是我怕你急啊!”陈凌淡淡的道。

    “哦?这个怎么讲!”蜂后多少有些心虚的道。

    “你这么低声下气,委曲求全,又是升官,又是加工资,还开空头支票,如果不是这个任务非我不可,那才有鬼呢!”陈凌不屑的道。

    “这样都被你看出来了!”蜂后有些不好意思的讪讪道。

    陈凌冲她笑笑,很邪恶也很暧昧。

    蜂后的脸又红了。

    “说吧,到底是什么任务!”陈凌追问道。

    “摧毁麻由家族在我国的所有势力,如果可以,把倭国整个麻由家族给击垮!”蜂后平静又冷漠的道。。

    “吸!”陈凌倒抽一口凉气,仿佛突然牙疼了似的!

    “这个任务不用急的,咱们可以一步一步慢慢的来!”蜂后知道自己是吓着他了,所以赶紧的道。

    “想法是好的,只不过太不现实!”陈凌摇头晃脑,唉声叹气,“这根本就是以卵击石,怎么可能成功!”

    “别人不能,但我相信,你绝对可以的!”蜂后道。

    “对我这么有信心?”陈凌疑问。

    “当然,你不是凭着自己的势力已经完全压制住田中集团的发展了吗?尽管这其中我也出了力!”蜂后道。

    “嗯?”陈凌疑惑看向蜂后,心说你出鬼出马的力咩,那老是才子的聪明才智再加一些阴险卑鄙。

    “你以为,那个国土的黄局真的有那么大胆,又有那样的智慧告诉你标底的事情吗?”蜂后淡淡的笑着问。

    “那个…..是你的主意?”陈凌惊愕得睁大了眼睛。

    “唉,我以为你一早就看出来呢,原来你比我想像中的还是要笨那么一点点的!”蜂后装模作样的叹气,然后道:“这次的拍卖真的很惊险,田中集团的报价仅仅比你的高那么几百万而已,可见其实力是如何的强悍。龙津大厦看似无足轻重,但如果被田中集团拿下,麻由家族就可说是在深城站稳了脚根,所以不管于公于私,龙津大厦都不能落到外人手里!恰好你又死皮赖脸的去找黄局,我就只好将计就计咯!”

    拍下了龙津大厦,陈凌原本是很高兴的,可是听了之话,他却郁闷得不行,他以为自己真的很聪明,结果却是被人当枪使了都不知道!

    “难怪你肯那么大方的,保我新锐锋和华怡,原来是要利用我!”陈凌的语气平静,却不难听出压抑的怒气。<>

    “这个……不要说得那么难听好不好,就算真的是利用那也是相互的嘛!”蜂后有些后悔自己的大嘴巴了,干嘛没事扯这个呢!所以这会儿朝他眨眨眼道:“你好,我好,那才是大家好嘛!”

    “好一个大家都好啊!”陈凌冷着脸,啧啧有声,鄙视至之极的看着蜂后,“虽然我知道这确实对谁都有好,可是我半点也不喜欢!”

    “你啊,有时候就是太犟了!就不能适当的转转弯嘛,顺一下环境和时势嘛!就像是对你那个导师一样,你不就把她哄得很高兴吗!”蜂后语重心肠的道。

    陈凌更郁闷了,“我还有什么事是你不知道的吗?”

    “基本上,大概……好像没有了!”蜂后如此回答,如果说这个世上有一个人是她最了解的,这个人非陈凌莫属了!他平时都做些什么,喜欢吃什么,喜欢穿什么,有几个女朋友,什么时候会去哪个女朋友家里过夜,在学校表现怎样,现在去了医院又怎样……这样那样,反正她不知道的事情,真的很少。

    当然,有一件事她是绝对不会知道的,那就是陈凌曾经被雷劈过的事。

    “行了,咱们就聊到这吧,大家都还在等着给你开庆功宴呢,现在就跟我回基地吧!”蜂后说着就站了起来。

    陈凌无语点头,刚想出门,手机却响起来,看看来电显示,竟然是严新月的。

    “老师,干嘛?”陈凌接通了电话问。

    “干嘛?你还好意思问我干嘛,上班时间,你跑哪鬼混去了?”严新月劈头盖脸的质问。

    “我没鬼混,我回家了!”陈凌竟然这样回答,其实他应该说,我鬼混完了之后才回家的。

    “你回家了?上班时间你竟然跑回家里去?你,你赶紧给我回来,看来我是太久没抽你了,你等着,我这就去买条铁戒尺!”严新月气得一塌糊涂的道。

    “老师,急外五科都没病人,回去干嘛?与其在那闲呆着,我还不如回家呢!”陈凌委屈的道。

    “就算没病人,你也得跟我混着啊!”严新月霸道无比的道。

    “老师,不带这样的吧!”陈凌应道。

    “不这样,你想怎样,我在这里都闷得抽筋了,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严新月的怒气中也带着委屈,随后没等陈凌回答,又质问道:“你平时不是挺精明的吗?怎么就不能想个办法,让我们有点事可以干一下,再这样下去,咱们全都要发霉了!”

    “这样的情况有什么好想!”陈凌叹了口气,挠着头想一阵,道:“你不如去找院长,建议一下,把急外五科搬到楼下去!”。

    “我找过了,可是下面的楼层全都被占满了,想塞也塞不下,想让别人给咱挪窝,别说是我,就连院长都不敢想!”严新月没好气的道。

    “那怎么办?要不然就让院长找人改改电梯,改到可以直上七楼的!”陈凌又出主意道。

    “我也这样提议过了,可是院长说那间电梯公司早就倒闭了,找别的公司,人家不愿接这样的烂活!”

    “不愿接?恐怕是院长不愿掏腰包吧!”陈凌直接一针见血的道。

    “这个,你恐怕得亲自去问院长才知道了!”严新月说着,又道:“你别说那些有的没的了,到底还有没有别的好办法?”

    “那还能有什么好办法,难道我还站在急诊大楼门前拉客不成!”

    “咦,这倒是个好主意啊!”严新月在那头咯咯的笑了下,随后又沉下声道:“赶紧给我滚回来,十五分钟内见不到你的人,老娘抽你的皮,剥你的筋,拆你的骨头…….”

    陈凌阵阵恶寒,赶紧的道:“好嘛好嘛,我赶紧回去就是!”

    挂上了电话,陈凌只好朝蜂后作了个无奈的表情。

    蜂后却是挥挥手,无所谓的道:“晚上过来也不迟,反正你也习惯了三更半夜的!”

    其实,蜂后现在最想做的事情也不给陈凌开什么庆功会,而是想回家洗澡,刚刚被他折腾一下,她感觉自己的裤子里外两层都要湿透了,再不洗洗的话,她就要难受得当场死过去了。

    两人驾车出门,一前一后,在钵兰街路口一左一右的分开。

    一路赶往附属医的时候,陈凌没想那个新任务,反倒是向上天祈求,老天爷啊,快赐我个病人吧,再这样耗下去,老子要发霉了…….

    --------------

    :。:

    :,,ngxin!!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