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四百零三章
    ?跪搓衣板

    陈凌原本以为,事情到此,就算是告一段落了。

    谁想到,那女人漱完口,正在拉起被撕破了的内裤与丝袜之时,一个男人像朴勇俊刚刚出去的时候一样,跄跄啷啷的跑进来,而且还披头散发,鼻青脸肿,显然是在外面被挨了一顿狠揍才终于闯进来的。

    一进来,男人就紧张的问那女人,“素桢,素桢,你怎样了?你怎么样了?”

    那被称作素桢的陪酒女郎一见男人,眼眶一红,然后就扑进男人的怀里哭出声来,“阿哥,我……”

    洗手间里顿时因为两人而弥漫起一股慽风惨雨,而已经回到了陈凌身前,和他相拥在一起,准备等这些人走光了继续那个什么清水千织也完全没有了心情。

    好一阵,当这对男女终于离开了洗手间之时,陈凌和清水千织才从厕格里出来,两人互顾一眼,均是不约而同的叹气离开。

    回酒店的时候,清水千织又自动自觉的隐身了。

    陈凌进入自己的房间,发现金盼琳已经走了,杜蕾歆也不知去了哪里,只有彭靓佩背对着房门坐在写字台前,听到开门声,肩头微微的耸动了一下,并没有转过身来。

    陈凌关上门,小心翼翼的走上前,低唤一声,“靓佩。”

    彭靓佩转过身来,脸上分不清喜怒,但眼圈是红的,显然刚刚哭过了一场。

    陈凌不敢直视她的目光,只是吱唔着道:“那个……我和金盼琳真的没有什么?我也不知道她今天怎么了,说着说着就突然哭起来,然后抱着我,你相信我,我和她真不是你想的那样……”

    彭靓佩摇摇头,止住他的话,然后向他摊开了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