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四百零八章
    手术后的派对

    此时的急外五科,热闹得就像在开什么派对似的,走廊上到处都是人。

    起初,从楼梯口走上来的严新月与陈凌被吓了一跳,以为发生了什么特大事故,定睛看看,这才发现走廊上的这些人,还是刚才闹事的一班人,只是另外又多了许多的警察。

    其中急诊科的一把手钟坤伟主任,连同他那五个得力悍将也在走廊上,只不过此刻的他们早没有了刚才来质问陈凌时的那股威风,反倒是狼狈无比的坐在那里,一个个鼻青脸肿垂头丧气。

    最凄凉的就是梁三柏,一个眼镜片已经碎成了绒花状,脸上青一块紫一块,鼻子也被打破了,鼻孔正被两团绵球给堵着,仰着头张着嘴吸气,显然是被揍惨了!

    他另外几名同袍的模样也好不到哪去,不过让陈凌感觉好笑的,还是名平时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钟大主任,此刻已是已是威风尽失,而且还有点惨不忍睹,额骨上肿起了一块淤青,身上的西服也被扯得散开了,敞开怀的衬衣也有一片红,不知是他自己流了血,还是沾了别人的血迹。

    “……阿sir,我已经说了多少次,我没有拿东西砸他,我真的没有,我只是上来问他们干什么,他们就不分青红皂白的上来打我们了……”梁三柏对那负责询问他们的警察道。

    “可是那年轻人说就是你们用石头砸的,而且伤口我都看了,一片淤紫,还有人亲眼看见了!”那名警察道。

    “阿sir,我是冤枉的啊,我真的没砸他。”

    “……”

    至于另一边,那名俊少为首的一伙,却像是没事人似的,俊少四仰八叉的坐在椅子,跷着二郎腿,站在他旁边的那些人,一边抽烟一边说笑,把整个走廊搞得乌烟瘴气!

    不过非常奇怪的是,那班警察竟然也不来管他们。

    陈凌看到这副情景,不用脑袋想,仅仅是屁股猜一下就知道是什么怎回事了!

    这应该都是他那手移花接木惹的祸,在他用笔帽弹中那名俊少,把俊少以为偷袭他的人是梁三柏这一等,于是就冲上去争执起来,然后发生了扭打,最后把警察给招来了。

    不过让他感觉匪夷所思的是,这班警察怎么揪着受害者不放,反倒是放任着打人者不闻不问呢,当他正要走上前去的时候,身旁的严新月却扯了扯他,为了怕他再被搅进去,握住他的手竟然很用力。

    陈凌感觉她的手有点温,又有点湿,显然心里很紧张,为让不让老师再担心自己,他就只好按捺下冲动,和她悄然的站在楼梯口处。

    没多一会儿,电梯开了,一个警官模样的人领着几名下属从里面走出来。

    “冯所!”在场的干警一看这份来了,忙停下来行礼。

    “怎么回事?”冯所回应一下后,立即就问道。

    一名干警走上前来,压低声音道,“冯所,我们大致了解了一下,事情经过是这样的,这班年轻人是来看病的,那几个挨打的是医生……”

    “我管他什么主任还是村长,在我眼里,天子犯法,与民同罪!真是岂有此理,连医生都敢打!!”冯所长还没听完汇报,这就义正词严的喝止了他,指着那些年轻人骂道:“你们这些王八羔子,来看个病也不知道安生,深更半夜的搞什么搞?”

    “阿sir,你哪位啊?”开口的这位,就是一来就想揪陈凌的衣襟,然后出言不逊的非主流年轻男。

    冯所长定睛打量起这位,没看几眼,脸上就露出一副陈怪的表情,因为这向他发问的年轻人把头发留成一刀劈的模样,眼眶画着黑色的烟熏,嘴唇涂得像个吸血僵尸似的,鼻子上还扣了个环子,耳朵上更不用说了,其中一只耳朵从上到下竟然上了足足十五个小耳杯。

    “****的,什么玩意儿,人不人鬼不鬼的,你觉得这样很好看吗?你不觉得寒碜吗?”冯所长怒喝道。

    “回阿sir,我觉得这样挺好!”鼻环环竟然啪的一声来了个立正,高声的回答。

    此言一出,跟他一起来的又忍不住一通哄堂大笑。

    “你们还好意思笑?”冯所长厉声喝道,然后指着那鼻环男道:“你个小杂碎,装成这副鬼样,还说挺好,你不觉得丢人,我都替你脸红!”

    “阿sir,如果你一定要脸红,我也是没有办法的!”鼻环男耸了耸肩,摊着双手道。

    “败类,渣滓,丢咱中国人的脸!”冯所长咆哮如雷的骂道。

    “阿sir,你这是在夸我吗?”鼻环男竟然玩世不恭的问。

    “我夸你?我还疼你呢!”冯所长说着,大巴掌扬了起来,啪啪啪的在他头上连拍了好几下。

    那鼻环男被拍得连连呼痛闪躲,好不容易才摆脱了冯所长,“你再拍我,你再拍我一下试试!”

    “你想干什么?”冯所长见他把手伸进了裤兜里,立即警惕的后退一步,刷一下就掏出枪,指着他道:“别动,别动,再动我就打死你。”

    那鼻环男被黑洞洞的枪口一指,立即吓得不敢动了。

    冯所长见他不敢动了,这才又喝道:“现在把手慢慢的拿出来。”

    鼻环男这才缓缓的把手从兜里拿了出来,手上正握着一样东西。

    草!当众人看清楚他掏出来的那玩意儿,全都忍不住骂娘了,因为这家伙手里握着的竟然是一把梳子。

    “紧张什么呢!”非主流男若无其事的笑了笑,然后用梳子理了理自己被弄乱的发型,然后才道:“这位阿sir,我们这事,我劝你最好还是别管!”

    “哦?”冯所长怒极反笑,“你倒是说说,我为什么别管?”

    “啧啧!”鼻环男连连匝嘴叹息,好一阵才道,“你连这个都不懂,难怪混到四十好几也就一个破所长了!好吧,跟你说白一点,因为这事你管不起,因为你还不够格,因为……”

    “妈的!”所长恼怒成羞了,握紧了枪,冲他怒喝道:“蹲下,给我蹲下!”

    “别激动,别激动嘛!”一见这位警官暴走了,那非主流男禀着好汉不吃眼前亏的心态,还是蹲了下来,只是脸上却浮起一抹不屑与讥讽的笑意。

    看见他这个时候还笑得出来,而且眼中还流露着轻蔑之色,所长更是怒火中烧,走上前来,扬起枪就在他的头上敲了一下。

    “啊——”那非主流男立即就捂着头惨叫起来。

    “草!”“警察打人了!”“既然敢打人?他死定了!”“这事完了,弄死丫的!”“……”一时间,那班年轻人七嘴八舌的叫了起来。

    “弄死我?”冯所长不但耳灵,眼也尖,一下就找到了说这事完了要弄死他的那个家伙,冲上前去,枪托就是一顿砸,直砸得这厮哭爹喊娘。

    “弄死我?你还弄死我,我现在就弄死你!”冯所长真的被这班有娘生没爷教的家伙给气急了,直到两个干警上来拦他,他才住了手。

    哇,好暴力啊!严新月和陈凌都是睁大眼睛,不过心里却一个劲的拍手称快,这班缺家教的就得这么收拾才行。

    “叫什么?通通给我闭嘴,都给我蹲下!”冯所长余怒未消,再次暴喝起来,一班下属也赶紧上前,喝令这一班人蹲下来。

    没多一会儿,其余人等全都蹲老实了,只是那名俊少却仍是纹丝不动的坐在那里。

    “你,给我蹲下!”所长指着俊少冷喝道。

    “你没看见我身上有伤吗?”俊少淡淡的应道。

    所长上下打量一下这名俊少,“你的伤在腿上吗?”

    “你眼睛瞎了?不是在手上吗?”俊少没什么表情的道。

    “既然腿上没伤,那就给我老实蹲下来!”冯所长喝道。

    “我要是不蹲呢?”俊少冷声问。

    “来人,把他给我铐起来!”冯所长一声令下,立即就有一人掏了手铐冲了上来。

    “慢!”俊少刷地站了起来,“你们知道我是谁?敢铐我?”

    “我管你是谁?”冯所长怒不可遏的道。

    “这位阿sir,为了你头上这顶乌纱帽,我想你还是冷静一点好!”俊少傲慢的道,“别说是你一个小小的派出所所长,就算是楚汉中来了,他也未必敢铐我!”

    楚汉中?冯所长一听这话,心里就是客噔一声响,别人不知道楚汉中是谁,他可是一清二楚的,他的顶头上司,龙山区公安局局长。这年轻人竟然敢说楚汉中来了也未必敢铐他,显然来头不是一般的大啊!

    俊少见冯所长愣在那里,不由更是得意,冷笑道:“你们知不知道我爸是谁?”

    “难道你爸是李刚?”一个新来的干警好奇的问道,语中不乏轻蔑之意。

    “李刚算个屁,我爸是武腾南!”俊少怒吼道。

    “武,武藤兰?”这名新来的干警更是瞠目结舌。

    “哈哈……”俊少突然神经质的大笑了起来,指着那名干察道:“你该不会是告诉我,你看过他的***吧?”

    那名干警不敢吱声了,不是因为他确实看过,而是因为一个同事已经悄声提醒他,“武腾南就是咱们区委副书记!”

    俊少,也就是武俊,区委副书记的公子俊少看到在场的警察们脸色纷纷变了,这才止了笑意,淡淡的问那个所长,“现在,你还要我蹲下来吗?”

    “那个……呃,你身上有伤,就坐着吧!”冯所长支支吾吾的道。

    “哼!”武俊一声冷哼,随后指了指一旁的兄弟姐妹,喝道:“别给我丢人,全都站起来。”

    冯所长闻言,脸上更是铁青,嘴巴嚅了嚅,最后却还是什么都没说,自顾自的掏出手机,走到一边打电话给顶头上司楚汉中了,因为这个事情,他确实管不起啊!

    :,,ngxin!!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