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四百一十章
    妙手狠心

    陈凌正往急诊处置室走去的时候,手机响了起来。

    掏出来看看,发现是刘诗雅打来的。

    心中不由感觉奇怪,刚才从手术室出来,自己不是交待她负责把术后的小女孩送到重症监护室去,同时顺带陪着老人去做一下检查。

    尽管老人一再声称自己没事,可是陈凌看他走路一瘸一瘸的,心里还是不太放心,因为小孩童经不起摔,老人更经不起摔,为了安全第一,陈凌只好让刘诗雅带都着老人去做做检查。

    刘诗雅在这个当口打电话来,难道是老人也检查出了什么问题。

    来不及多想,陈凌赶紧走到窗边接听起电话来。

    “陈医生!”刘诗雅的声音从电话中传了出来。

    “诗雅,是老伯的检查结果有问题吗?”陈凌急声问道。

    “不是的!检查结果没有异常!”刘诗雅否认,随后又问道:“现在站在窗边握着电话的就是你吗?”

    “是的!”陈凌点头。

    “你往下看,我们就在下面!”刘诗雅道。

    陈凌顺着她的话,把目光投到下面,只见刘诗雅和老人就站在那里。

    “你们在那干嘛?”陈凌不解的问。

    “我刚陪老伯照完x光回来,经过这里的时候,他说他看到了那辆撞他的车子!”

    陈凌的眉头一紧,神色阴沉了下来,问刘诗雅道:“诗雅,那老伯真的确定吗?不会认错吧!”

    “不会!我已经问他好多次了,他辩认过,车头还有冲上人行道的擦痕,而且上面还夹着草茎树叶,不会有错的!”

    “好,我知道了!”陈凌说着,又吩咐道:“诗雅,我现在给你一个伸张正义的机会,你敢不敢?”

    刘诗雅被吓了一跳,结结巴巴的道:“我,我,我……敢吧!”

    “那好,你现在先把老伯送进电梯,让他先回病房。”

    “哦!”刘诗雅乖乖的照着做了,然后又紧张地问道:“医生,老伯已经上去了,那我呢,我现在该做什么?”

    “你看看周围,还有别人没有?”陈凌又问。

    刘诗雅颤颤巍巍的左顾右望,好一阵才道:“没有人!”

    “那好,你靠近那辆车,要避着监控。”

    “医生,你要我干嘛啊?偷,偷车我可不会啊!”刘诗雅慌张的道。

    “放心,不会要你做那种技术活的!”

    “哦!”刘诗雅这才放下心来,沿着阴影一路蹑手蹑脚的走向那车,约摸是十来米那样,她就道:“医生,不能往前了,往前监控就拍到我了!”

    “好,你看看地下有石头什么的没有!”

    “没有。”刘诗雅找了一阵,回答道。

    “什么都没有吗?”陈凌大失所望的问。

    “有,有一块板砖!”刘诗雅犹犹豫豫的道。

    “有板砖,那还想什么,捡起来,用力砸到那车子上!”陈凌立即道。

    “哦!”刘诗雅像是被陈凌操控了似的,竟然真的捡起了板砖,猛地砸向了那车子,然后才道:“医生,我砸了!”

    陈凌有些哭笑不得,当然知道你砸了,不然防盗雷达怎么会叫呢!所以他赶紧低喊道:“跑啊,赶紧跑!”

    “哦哦!”刘诗雅这才慌不择路的跑了起来。

    陈凌看见她的身影消失了,这才挂上电话,摸了摸额上的冷汗,指挥个这么笨的砸车贼,可真的不是一般费劲的事啊。

    没一会儿,保安被惊动了。再过了一会儿,车的主人也被惊动了,而且叫骂起来了。

    “妈的,有人偷我的车,有人偷我的车!”

    看到这人的时候,陈凌的怒火又一阵中烧了,因为这人不是别人,正是从急诊出置室里跑出来的武俊……

    看到自己花了近一百万买来,又花了近一百万改装的跑车被人用板砖砸了个大坑,俊少更是气急败坏的连声骂娘,后来在武腾南的喝制之下,他才再次回到急诊科处置室……

    看到武俊垂头丧气的出现在面前,陈凌没有同情,反倒是冲动得想一巴掌把他的脑袋拍碎。

    不过,周院长在旁边,楚汉中也在旁边,武腾南还有其闻讯赶来的家人也在旁边,众目睽睽之下杀人,陈凌还没有蠢到那种地步!

    杀人不能,行杀呢?

    在别人看来,行凶和杀人是同一个性质的,但对陈凌来说,却不尽然。只要这个“凶”行得够巧够妙够隐蔽,也不是不能发生在众目睽睽之下的。

    “周院长,你确定这个医生就是你们医院最好的大夫吗?”一个装扮时髦高贵的妇人看到陈凌,不由质疑周院长。

    周院长还没说话,妇人旁边一个身着高级职业套裙的女孩已经接话,“周院长,我看这个医生不是你们医院最好的,而是你们医院最年轻最没经验的吧!”

    这两个女人,年纪稍长的是武俊的母亲陈香连,年纪轻的是武俊的姐姐武兰萱。

    周院长被如此质疑,心中自然恼怒,但神色之间却不露一丝痕迹,只是淡淡的道:“武夫人,武小姐,这位陈医生或许是我们医院最年轻,也是资历最浅的,但他的骨科接帛之术,却是我们医院之最!”

    “是吗?”陈香连和武兰萱明显不太相信。

    陈凌见两女看向他的眼神明显带着轻视,当下就差点张嘴道,爱治不治,不治拉倒!

    不过没等他开口,另外一人已经开了口,而且还是一直都保持沉默的楚汉中,“诸位,关于周院长所说的这一点,我是可以作证的。”

    “哦?”武腾南略微有些惊奇的看向楚汉中。

    “不瞒各位,这位医生和我是旧识,他和我的女儿是同校校友,而且我的三弟还亲自请他接过骨!”楚汉中语气平淡的道。

    听了这话,陈凌不由叹口气,他原本以为楚汉中要装作和他不认识,所以他也没有和这位打招呼,可是如今人家已经首先张了口,他也只好虚情假义的唤了一声,“中叔!”

    “嗯!”楚汉中点头欣然受之,笑着道:“咱们一会儿再续家常吧,你先给武俊看伤。”

    陈凌点头,心里却问,我和你有什么家常可以续的?和你女儿那半腿关系我都没时间去续全呢!

    “呵呵!”武腾南笑了起来,“既然楚局长都替这位年轻的医生说话,那显然不会有错的,这位……”

    “他叫陈凌!”周院长有点郁闷的介绍,心里却道,真是****了,我一个大院长说话都不信,非得加上个局长才行。我的话就这么没份量吗?

    “哦,陈医生,你好,你好!”武腾南笑着向陈凌伸出了手。

    陈凌没有像钟主任那样,受宠若惊的紧紧握住,反倒是淡淡的道:“还是先看伤吧!”

    周院长瞧得直皱眉头,他一直都听林紫旋说自己这个急诊科的小医生很有性格,但一直都不太相信,这会儿总算是见识到了,可真的和自己年轻的时候一模一样的臭脾性啊。

    作为一个省级医院的院长,他虽然不想得罪人,但也不怕得罪人,不过却有点怕自己这个小医生不分轻重,把人家给得罪了而毁了前途,所以赶紧的上来打圆场,“先看伤,先看伤吧!”

    武腾南讨了个无趣,手滞在那里,神色有些阴沉不定,不过瞬间就恢复了正常,笑道:“对对,先看伤要紧。”

    在陈香连的搀扶下,武俊坐到陈凌的面前。

    陈凌还没开口问病情,武俊却已经皮笑肉不笑的道:“陈医生,是吧?”

    陈凌微不可闻的点下头,算作答应。

    武俊侧是突然凑上前来,在他耳边低声道:“我不管有多少人夸你医术了得,反正如果你治不好我,又或是治了之后留下什么后遗症,我一定会让你好看的。”

    敢威胁医生?真是愚昧无知。陈凌心中一声冷笑,也懒得再问病史,直接开始给他开始检查。

    只见他的双手伸到了武俊那只受伤的胳膊上,然后轻轻的,缓缓的,顺着他的胳膊一路慢慢的掳了下去,一直掳到了手腕处,然后又是一遍。

    这样的动作,在外人看起来,是如此的温柔,如此的细致,仿佛不是在检查伤情,倒像是在摸骨算命似的。

    武俊也感觉不到什么疼痛,反倒有些痒,有点想笑。

    不过没一会儿,众人不由有些奇怪,因为这么一个简简单单轻轻松松的检查,那位年轻的陈大夫的头上竟然渐渐冒出汗来。

    “怎么样?陈医生!”在陈凌缓吐一口气,放开武俊的手里,那陈香连与武兰萱几乎是同时紧张的问道。

    “情况不好啊!”陈凌紧皱着眉头,神色颇为沉重的道。

    武腾南一家被这话吓了一跳,武腾南也顾不上什么身份,急急地问道:“怎么不好?”

    “手臂上的骨头全都碎了,而且又有开放性伤口,搞不好,恐怕……”

    “恐怕怎么?你倒是给个痛快话啊!”武俊急叫道。

    “恐怕得截肢!”陈凌一脸同情的看着武俊比划道:“肘关节以下,全都得截掉。”。

    “啊?”武俊几乎是整个人从座椅上弹了起来,“怎么可能?我只是飙车的时候把手伸出去不小心被刮了一下,刮一下就要截肢?你什么狗屁庸医啊!”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