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四百一十五章
    陈凌出了急诊手术室,在外面的椅子上坐了好一阵,这才见严新月和林紫旋出来。

    “陈凌,你先回酒店吧,我留在这里照看一下,晚点安排妥当了才回去!”严新月开口道。

    陈凌点点头,欲离开的时候,又回过头来看向林紫旋,“林助理,你不回去吗?”

    “我也要留在这里!”林紫旋道。

    陈凌看了她一眼,脸上露出个似笑非笑的表情,也不勉强,转身慢悠悠的离开。

    没出到医院门口呢,却见林紫旋跑着追了上来。

    “咦,你不是不回去吗?”陈凌好笑的问。

    “我……”林紫旋羞红了脸,白里透红,红里还透着黑,很是精彩,接着又气呼呼的道:“哼,你还好意思说,看我这个样子,也不提醒一下,我都丢死人了!”

    “哈哈!”陈凌大笑,“林助理,你现在的样子也很可爱哟!”

    “你还笑,还不是为了给你煎药!”林紫旋又羞又气的一手挡住自己的脸,一手作势去打他。

    陈凌赶紧闪到一旁,仍嬉皮笑脸的道:“喂,药不是煎给我的好不好?救活了那两家伙,军功章上有我的一大半,也有你的一小半不是,再说了,我只是叫你去煎药,可没叫你把锅灰抹到脸上啊!”

    “你,你,讨打!”林紫旋气不过,挥起粉拳追上去。

    大小姐第一次亲自煎药,尽管弄得灰头土脸,可是最终能把药煎出来已经算是不错的了。没被夸将,反遭奚落,还弄了个邋遢的小花猫一样,自然心中有火。

    一见她追来,陈凌立即溜得比兔子还快,而且他这只兔子还相当的可恶,逃开一段距离又回头冲她招手,吐舌,挑恤的道:“来呀,来呀,来追我呀!”

    林紫旋被气得跺脚,就更是张牙舞爪的追赶他。

    两人在潮汕的街上追追停停,停停追追,仿佛两个小孩似的不亦乐呼。

    林紫旋其实不想动真格的,闹闹就算了,可是这厮却总是有办法逼起她的三味真火。弄得她不想追都不行!

    追了不知多久,林紫旋终于累了,香汗淋漓,气喘吁吁的停下来,弯下腰撑着自己的双膝大口大口的呼气,可是当她喘顺了气,抬起头来的时候,却发现陈凌不见了。

    抬眼看看四周,她才恍然发现一件糟糕的事情,她好像迷路了。

    不过这还不算是最糟的,最糟的是她没有带钱包和手机。

    “陈凌,陈凌,陈凌!你个王八蛋,给姑奶奶滚出来!”林紫旋叫了好一阵,周围也不见陈凌的应答。

    她悲哀的发现,这家伙,有可能是真的丢下她一个人跑了。

    这可怎么办啊?搭辆车先回去,然后到了假日酒店才拿钱付账?可是看看周围,别说是计程车,连个三辆车都没有呢,不远处的小店门口倒是停了几辆出租摩托,可是坐在上面的那两三个人全都牛高马大,胡须拉扎,一看就不像什么好人的样子,万一他们把自己载到一个无人的所在,然后先劫财……呃,没财可劫呢,那就只能劫色!

    晕死,那自己不全完了吗?林紫旋摇头,又想过有困难找警察,可是这么点困难就找警察的话,真当警察叔叔是吃干饭的,闲得没事干啊?

    天色已经完全黑了,看着这人生地不熟,又显得有些偏僻的所在,林紫旋心里有些慌,想再往前走走看有没有计程车!

    “哎哟!”脚上不得轻儿,才走两步一个跄跀把脚给捌了。跌坐旁边的路灯下。

    恰恰就是这个时候,前面来了几个流里流气的小青年,一边走,一边骂着粗口,吐着唾沫。

    如果刚才那几个摩托佬看起来不像什么好人的话,这几个就完完全全是坏蛋了。

    所以林紫旋赶紧的低下头,不敢去看他们。

    不过,有些事,不但是你惹不起,甚至是躲也躲不掉的。

    这班人明明已经走过去了,可是有一个偏偏就回过了头,看到了闪闪烁烁的躲在路灯下的林紫旋。

    “咦,哥们,那有一个妞!”这名碎发男仿似发现新大陆似的叫了起来。

    其他的几人纷纷停下来,转过身来看看,还真的是一个小妞,虽然身上有点脏,可是那前突后翘玲珑无比的身材却仍是诱人犯罪的。

    这几人猜想,这个女孩如此落魄的模样,不是离家出走了,那就是招人打劫了。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今晚的节目应该有了呢!

    一班人互顾几眼,然后极为猬琐与婬荡的笑了起来,齐齐的凑上前去,把林紫旋团团围在中间。

    “哎,靓女,你怎么三更半夜不回家啊?”一个平头男问道。

    “是啊,老妹,看你这副模样,是不是被人*了?我们带你去找警察吧?”另外一个稍胖一点,也是留着平头的男人道。

    “饿不饿啊?哥哥几个带你先去吃点东西,然后再去找警察吧!”又一个平头的瘦子道。

    林紫旋的拳头攥得紧紧的,惊惶失措的道:“你们想干嘛,你们走开,走开!”

    “哎哎哎,老妹,你别误会,我们可不是坏人啊!”开始和她搭讪的那个平头男道。

    他们的额头上明明就写着坏人两个字,林紫旋双硕士学历那么高的文化怎么看不出来呢?

    “你们快走开,我男朋友一会儿就来了!”林紫旋害怕得声音直发抖。

    “你男朋友?哪儿呀?我怎么没看到啊?”那平头男左顾右看,看到不远处那几个摩托佬正朝这里张望,张嘴就骂道:“看什么看,全都滚蛋,看不到平头吗?”

    那几个还想着看热闹的摩托佬被这么一喝,顿时醒过神来,脸色变了变,赶紧的踩着摩托走人了。

    见那些人识趣的走了,这平头才心满意足的回过头来,冲林紫旋道:“老妹,我们没看见你的男朋友啊,他是不是放你飞机,另找新欢去了?”

    “你们识相的话,快走,我男朋友很凶的!”林紫旋出身名门闺秀,受的又是高等教育,从高校出来,直接就进了省附属医的行政管理层,接触的都是有修养有素质……最起麻看起来都是道貌岸然的人,哪里有过和流氓烂仔打交道的经验!

    所以这会儿花容失色,六神无主的她只能靠着装腔作势企图震退他们,然而她又哪里知道,哪一个流氓烂仔不是被吓大的呢!

    “有多凶啊?”那平头笑了起来,随即又猬琐无比的问:“他能一晚上搞你六次不?”

    林紫旋又羞又气又急又怕,咬牙切齿的骂道:“流氓!”

    “咦,老妹,你可真厉害,一下子就猜到我大哥叫刘芒了!”另一个平头很是惊讶的凑上前来,然后又问:“那你猜下我叫什么名字啊?”

    “猜你老木!”林紫旋终于忍不住暴了一句粗口。

    “哟哟哟,老妹,你怎么骂人啊!”另一个平头装作难以置信的样子,随即又是一脸无耻的笑,“不过你骂得我很舒坦,再骂我两句,再骂我两句吧,我最喜欢美女骂粗口了,尤其是在床上!”

    林紫旋没想到这班人竟然会下流到如此地步,紧紧的咬着唇,再不说话了。

    “老妹,你说你男朋友很凶,其实你不知道,我这个小弟才是真的凶呢,他的外号叫做一夜五次郎,连我都得说个服字呢!”那个叫刘芒的平头男说着,顿了顿又故作深沉的道:“不过嘛,我虽然没有一夜五次郞的本事,可是两三次还是可以的,而且我追求的是质量,不是数量,老妹,瞧你这前突后翘的模样想必也是此道高手,要不,今晚咱们切磋切磋?”

    这番话说得很流氓,可是流氓得又很有水平,一班小弟哄然大笑,个个拍手称赞。

    林紫旋已经花枝乱颤了,因为羞耻,但更多的还是愤怒。

    刘芒也是大笑,然后回过头来问:“车呢?”

    “小七去开了!马上就到!”一个小弟道。

    说到,还真的就到了,前面亮起了一盏车灯,远远看去像是摩托车,可是驶到近前才知道,原来是一辆独眼龙的小面包车。

    车驶到近前,“刷”一声响,侧门被拉开了。

    刘芒就喝了一声:“来,把她带回去,今晚大家好好切磋。”

    一声领下,几个小弟就齐齐伸手去拉扯林紫旋。

    眼看林紫旋就要被拉上车,然后在漫漫长夜里和这些大汉们研究武艺深浅了。

    站在远处阴影下,一手拿着汽水,一手拎着个袋子的那位终于看不过眼了,手中的汽水一扬,朝当先朝林紫旋伸出爪子的那位砸了过去。

    “嘭!”的一声响,易拉罐很有准头的在这位有脑门上炸了开来,白色泡沫四溅,当中还夹杂着血水,因为这位的头也跟着汽水一起开了花。

    “谁?”“哪个王八蛋?”“滚出来!”“……”连声怒喝纷纷响起。

    “我!”一人慢慢的从阴影中走出来,走到他们面前指了指林紫旋,“她所说的那个很凶的男朋友!”

    林紫旋在绝望中看到了这个人,再也忍不住,扑了过来,不过并没有投开他摊开双手的怀抱中,只是扯紧他的衣角。

    这个突然出现的,不就是刚才消失不见的陈凌吗?

    陈凌没有消失,反倒是看到林紫旋追得满头大汗上气不接下气随时要断气的模样,所以进了不远处的一个小店,买了两罐汽水,因为候陂谷的事情,几人正要开饭的当下被打断,这下肚子确实饿了,于是在零食架上又挑选了一阵,再出来的时候,恰好就看到了这一幕。

    刚开始他只是觉得有趣,这丫头脾气犟得不行,受点教训也好磨磨性子,再说了,都这么大的女人了,命好的话都是几个孩子的娘了,也是时候该见识见识世间险恶了,于是就在站旁边看着,直到这会儿他们要动手动脚了,他才忍不住出了手……

    陈大官人出手,岂有出手的道理,三分钟不到,刘芒一班人全都头破血流,惨叫不绝的躺到了地上。

    这下,林紫旋得意起来了,冲着刘芒那班人道:“哼哼,我都说了吧,我男朋友很凶的,说了你们又不听,听了你们又不信,这下知道死活了吧!”

    “那是,我可凶了!一夜五次郎算个屁啊!”陈凌也附和着道,随即又很无耻的对林紫旋道:“亲爱的,来,趁着气氛这么好,咱们打个奔儿吧!”

    “打你的头!”林紫旋敲了陈凌一个爆粟。

    陈大官人那么高明的身手,刚才双拳对着七手八脚的时候也没被人挨一下衣袖,这柔柔的一下竟然没有躲开,被敲得捂着脑袋直龇牙。

    这两位正打情骂俏闹得欢呢,地上却响起了一个怨毒的声音。

    那个血流了一地的刘芒道:“你知道我是谁?我是平头帮的,你敢打我?我让你们这辈子都别想离开潮汕!”

    “我那先让你下半辈子也过不上性~生活吧!”陈凌说着,突然抬腿踩到了刘芒的腰间。

    这一脚,轻飘飘好像没有半点力道,踩的是腰上,可是刘芒却偏偏捂着下身像杀猪似的惨叫起来:“啊——,啊——,我平头帮不会放过你的,我平头帮不会放过你的!”

    “你,你对他做什么了?”林紫旋吃惊的捂着嘴问。

    “我把他阉了!”陈凌平淡的道。

    “天啊,你……”

    陈凌有些不好意思的垂下头,也觉得自己有些狠了!可当他听完林紫旋的话,看到她做的事情,他才觉得自己还是太仁慈了一些

    “……你怎么能这么便宜他,你应该把他那东西给切了,切成一片一片,拿去喂狗才对的!”林紫旋说着就拿起地上的一块板砖,踮着脚一跳一跳的走过去,然后用砖头狠狠的朝刘芒的身下砸去,砸了一下又一下,一连砸了三下,直到她的手被陈凌抓住了,她才肯停下来,但那个时候,她已经是泪流满面了。

    “对他的征罚已经够了!”陈凌心寒的劝道。

    “够了?”林紫旋愤恨的反问,“如果我今晚落到他们手里,我会是一个怎样的下场,你想过没有?我会被他们一个一个轮着糟蹋,到时候就算他们不杀我,我自己也没脸活在这个世上了。你放开我,我要让那个五半郞连半次都搞不了!”

    陈凌更心寒了,对这个女人,绝对不能霸王硬上弓的,因为他怕自己上完之后,会落得平头男这些人一样的下场。

    他想了想,走过去又一脚踩在那什么五次郎的腰上,又暴起一阵惨叫后,他才回来,抢下林紫旋手中已满是鲜血的砖头道:“好了,紫旋,不要这样了。咱们走吧!”

    “不!”林紫旋倔强的道。

    “呃?”

    “我的脚都捌了,怎么走啊,你背我!”

    陈凌:“……”

    ……

    ……

    “陈凌!”

    “嗯!”

    “我可以这样叫你吗?”

    “你不是已经叫了吗?”陈凌苦笑着回头,看看背在身上仿似没有重量的林紫旋道。

    “刚才你救了我!”林紫旋又道。

    “嗯!”

    “不过我一点都不感激你!”

    “呃?”

    “如果你不走开,我就不会被那班流氓侮辱了!”

    “他们没有侮辱到你好不好,而且我走开,是看你追得那么累,给你去买汽水和零食了!”陈凌无辜的道。

    “哼,口头侮辱还不算侮辱,难道一定得要我给他们……那什么了,才算侮辱吗?”林紫旋气愤极了,她的脚虽然捌了,可是手并没有受伤,使劲的拧着陈凌的肩膀道:“还有你刚才明明就站在那里,不但我叫你不答应,你还看着他们欺负我也不出来。”

    “我不是出来了吗?”

    “可你是最后关键时刻才出来的!”林紫旋气呼呼的道。

    “我习惯了在关键时候出来的啊,这有什么不对的!”陈凌更无辜了。

    “你,你还要欺负我?”

    陈凌这会儿终于发觉林紫旋有点胡撑蛮缠了,闹下去也没意思,于是熄事宁人的道:“好好好,你说这事不提了不行吗?”

    “想我不生你的气也容易,除非你告诉我一件事情!”

    我救了你,这会儿还背着你回去,你生我的气?你生得哪门子气啊?陈凌感觉这女人不是不可理喻,是不可思议!

    “好吧,你说吧!”陈凌无奈的道,尽管他很想把她随手一甩甩进垃圾桶里。

    “你告诉我那两剂药到底是什么来的,为什么候陂谷和杨伟喝下去后就醒了?”

    “原来问的是这个啊!”陈凌有些啼笑皆非,却也觉得没有什么不能说的,于是就道:“我师父……就是我的老师说过,以古叶生食作羹,可解一切鱼肉毒。所以刚才我就用了鲜古叶,土茯苓,鲜芦根,陈皮,甘草,藿香……等等一十八味药给他们开了两剂药,这药中最主要的就是鲜古叶。”

    “哦,就是那种紫色的,很薄的叶子是吗?”

    “嗯!”

    “原来如此!”林紫旋点头,随即又疑惑的问:“可是,我怎么觉得你那个老师好像没你这么利害啊!”

    陈凌苦笑,此老师非彼老师啊!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