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四百一十八章
    ??惊险

    王凌一进衣柜,立即就感觉到里面有人,当下就被吓得差点跳起来尖叫。

    金盼琳没办法,只好首先主开出声道:“凌学姐!”

    听到是金盼琳的声音,王凌刚平静下来又陷入另一个震惊之中,“盼琳,是你?”

    金盼琳羞愧得只恨地上没有洞可以钻进去,讪讪的低声道:“是我!”

    衣柜里很暗,王凌顺手摸了摸,发现金盼琳身上几乎是全裸的,瞬间就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一时间心里复怪陈怪莫名,好你个小淫贼,竟然连自己学妹也不放过,实在有够可恶。

    金盼琳被她摸得一颤,心低声道:“学姐,我,我和他……”

    王凌摇头道:“不用说了,我知道了!”

    金盼琳脸红耳热,再也没敢吱声。

    王凌握住她的手后,又冲眼袋问:“你又是谁?”

    眼袋吱唔着道:“我说我只是路过的,你肯定不信,好吧,我和陈凌也有一腿。”

    王凌闻言倒抽一口凉气,双飞?这小淫贼可真会玩啊!

    金盼琳冷哼道:“刚刚还让我别和他那个,你自己不照样跟他那个。”

    眼袋振振有词的道:“最起麻我是被动的,你却是主动的。而且如果你不勾引他,他未必会和你那个……”

    当着王凌的面被揭了短,金盼琳又气又窘,恼羞成怒的喝道:“你再说,再说我撕了你的嘴。”

    眼袋冷笑道:“怎么?说不赢我?准备动手了?有本事你就来呗,看看到底谁撕谁的嘴。”

    陈凌听着衣柜里的争吵,一阵阵欲哭无泪,忙求饶的道:“姑奶奶们,你们别出声好吗?”

    “都是你!”三个女人异口同声的应了一句。

    陈凌无言以对,唯有闭嘴,不过衣柜里的三个女人竟然也同时安静了下来。

    门铃声连绵不绝的响着,陈凌只能去开门,尽管这个时候,他一点也不想让彭靓佩进来。

    打开门的时候,陈凌装作困意十足的揉着眼睛,仿佛刚睡醒的样子。

    彭靓佩走进来问:“这么早就睡了?”

    “这一天一夜都没休息好,好困呢!”陈凌装模作样的打了个哈欠,其实这会儿哪有半点睡意,精神紧张得不得了呢!

    彭靓佩道歉道:“对不起,凌,昨天晚上我喝醉了,今天醒来回到医院才知道出了事,本来要去警察署保你,可是听说你已经回来了,在给别人看病,我就留在病房里照顾老师了。”

    陈凌忙问道:“你的才老师怎么样了?”

    彭靓佩道:“已经醒来了,一切都很平稳,估摸着得有十多天才能出院。”

    陈凌想了想道:“那和你一起去医院照顾她吧。”

    彭靓佩摇头道:“不用了,老师的爸妈来了,也许了特别护工,所以我才有时间过来看你的。”

    “吱”的一声响,衣柜那头发出了一点声音。

    彭靓佩疑惑的问:“什么声音?”

    我擦!陈凌吓得跟什么似的,不过也幸亏他一直都警惕的站在衣柜侧边,在衣柜发出声响,彭靓佩回头的瞬间,陈凌已经极快的挨着衣柜,故意作出用背摩擦衣柜的动作,使得衣柜发出刚刚的“吱吱”声。

    装得若无其事的道:“背有点痒!”

    “痒你就告诉我呗,我给你挠啊!”彭靓佩走过来,把手伸进他的后背,“哪儿痒啊?”

    陈凌道:“往上点,左边,左边!对,就是那儿!”

    彭靓佩失笑道:“这么大了还像个孩子似的。”

    陈凌嘿嘿的笑,手心却直冒冷汗,无话找话的道:“对了,你老师的爱人呢?也去医院了吗?”

    彭靓佩给他抓痒的动作停了停,“爱人?她都没结婚,哪来的爱人?”

    陈凌汗一下,自言自语的道:“都老大不小了,怎么还不结婚呢?”

    彭靓佩道:“老师眼高于顶,这世上的男人哪个能入得了他的眼,据我所知,别说是结婚了,她连恋爱都没谈过呢!”

    陈凌闻言心里喀噔响了下,因为他突然想起了跟她深入切磋时流血的情景。

    麻痹了,老子又搞一个处女?

    彭靓佩见陈凌的表情,笑着问:“很意外吧?”

    陈凌点头,喃喃的道:“确实有些意外。”

    彭靓佩道:“不过老师好像对你倒是挺有好感的。”

    陈凌心虚得不行的摇头,“哪有啊!”

    彭靓佩道:“以老师那冷冰冰的性子,你当然是看不出来,我却是很了解的,不过你是我的男朋友,她就算对你有好感,也不敢横刀夺爱的。”

    陈凌点头,她确实不敢横刀夺爱,可是她敢友谊切磋啊!

    彭靓佩突地又警惕的瞪着陈凌,“哎,陈凌,我可警告你,老师看起来很冰冷,其实是个很单纯的人,你可不能去招惹她。否则我有你好看。”

    陈凌忙摆手道:“她是你的老师,我哪敢啊?”

    彭靓佩满意的点一下,随即眉头一挑又逼问道:“咦,听你这话的意思,仿佛她不是我的老师,你就敢了是吗?”

    陈凌大汗,“当然不是啊!”

    彭靓佩这才笑了起来,“算你识相。”

    陈凌只好装出憨厚的笑颜。

    彭靓佩突然又有些感伤的道:“明后天你就要回去了,这一别又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见你了!”

    陈凌轻拥着她道:“别难过,一有假期我就会过来看你的,再说你也可以回去看我的吗?”

    彭靓佩强撑起笑颜,吸了吸鼻子道:“好,那我先去洗澡,今晚好好的侍候你。”

    陈凌忙点头,“嗯嗯,去吧,去吧。”

    彭靓佩突地又媚笑着柔声问:“你要跟我一起去洗吗?”

    陈凌点头,可是想到衣柜里的三个女人,又赶紧摇头,“我已经洗过了,下次吧!”

    彭靓佩白他一眼,嗔骂道:“假正经,现在叫你都不去,以前就死皮赖脸的要跟人家一起洗。”

    陈凌大窘,“今晚确实洗过了,下次吧,下次吧!”

    彭靓佩就轻哼一声,自顾自走去衣柜那里拿浴袍。

    陈凌见状大惊,赶紧的扑上前去,可那个时候彭靓佩已经把衣柜门打开了……

    “等一下!”

    陈凌大喝一声,把刚打开衣柜门的彭靓佩吓了好大一跳,顾不上看衣柜内的情景转过头来看他,“怎么了?”

    这个时候,衣柜里并排站着的三个女人则是眦目欲裂,大气不敢喘的看着站在面前的彭靓佩。

    陈凌赶紧的扑过去,一把合上衣柜的门,拉着彭靓佩的手道:“我和你一起冲凉!”

    彭靓佩撇撇嘴道:“刚刚不是说不去咩?”

    陈凌笑道:“我突然想起,和你认识那么久,好像还没和你一起冲过凉呢!”

    彭靓佩皱起眉头道:“这么说来,你倒是和别的女人经常一起冲凉了?”

    笔下读,更多精彩,等你来发现哦。

    手机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