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四百壹拾九章
    一路顺风顺水的回到医院。

    古枫赶紧的给女人安排了间独立的急诊病房。

    当他负责的那个小组的其他医生准备进去看病人的时候,却被古枫一律挡在了外面,没有解释,只是让他们去通知严新月。

    反身进入病房的时候,看到那女人躺在床上,而她的助理像樽门神一样守在床前。

    “总监,你说这新锐锋的总裁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他竟然到现在都没不见人影,实在是岂有此理……”马助理喋喋不休的抱怨不停。

    古枫听了这话,老脸忍不住一红,赶紧走了出去,叫来了候陂谷,然后把这名意见颇多的马助理叫到门外,指着候陂谷对她说:“你跟这个医生去办一下手续!”

    候陂谷见是一个眉清目秀的时髦办公室女郎,顿时就双眼一亮,热情的道:“小姐,请跟我去我的办公室,那里很安静,不会有人打扰到我们办手续的。”

    看到候陂谷那猬琐的表情,古枫有些些寒,不过他相信,接下来,他应该会有半个小时以上的时间耳根清静了,因为候陂谷一定会好好招呼这位马助理的,除了办手续,说不定还会和她谈谈人生,聊聊理想哦!

    待所有人都离开后,古枫这才再次回到病房。

    “小姐……呃,真不好意思,到这个时候,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古枫问道。

    “李依诺!”女人说了自己的名字,又看向古枫:“医生,你呢?”

    “你不会想知道的!”古枫下意识的道。

    “什么?”李依诺以为自己听错了。

    “呃,你叫我医生好了!无所谓的,就是一称呼罢了!”

    二人正在说话的时候,忙碌的严新月终于抽空过来了一趟。

    看到李依诺脸上,手上,脖子上的那些恐怖斑块,不由疑问:“这是怎么回事?烫伤的吗?”

    李依诺摇头,“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睡醒一觉,就变成这样了。”

    严新月脸色微微一变,又追问:“身上也有吗?”

    李依诺点头。

    严新月就道:“把衣服脱了,我检查一下!”

    “啊?”李依诺被吓了一跳,脸立即红了起来,看起来……嗯,更恐怖了。

    严新月就有些不耐烦的催促道:“别磨蹭了,我那边还有好些病人呢!”

    李依诺难为情的看了古枫一眼,显然是不知该如何是好。

    如果是以往,面对这样的场面,古枫不会有任何表示的,不过今天这情况明显有些特殊,他就主动的道:“老师,你给她检查,我回避一下!”

    这话,让李依诺心生感激,但是落在严新月的耳朵里,却让她极为的恼怒,“你回避?身为一个医生,给病人检查的时候,你竟然回避?”

    “老师,我……”古枫想解释,可是又不知从何说起。

    “个个女病人来了要检查,你都选择回避的话,你还当什么医生?医患之间不分男女,这句话,我是第一次和你说吗?”严新月厉声质问道。

    “不是!”古枫喃喃的应道。

    “哼!”严新月冷冷的瞪了他一眼,这才回头对李依诺道:“赶紧脱衣服吧,你这病有点怪,不检查清楚,我们不好下判断。”

    严新月*良为娼的理由是那么光明正大,根本就容不得李依诺反驳。

    这个时候,她真的很后悔自己神差鬼使的听了古枫的话,跟他来医院了,早知道会是这样的话,她就等父亲在酒店里老老实实的等家里派来接她回香江的直升飞机了。

    看见李依诺的幽怨眼神,古枫感觉心里阵阵发虚,脚也有点软,也许……是因为这女人现在的脸实在是太恐怖了吧。

    “这位小姐,我能理解你的难为情,但我已经说过了,医患之间是不分男女的,我们省附属医里妇产科男大夫大把,要个个病号都像你这样,他们的工作不是不用开展了吗?所以,你不用有什么顾虑,赶紧的吧!”严新月道。

    不用有什么顾虑?你倒是站着说话不腰疼。要换了躺在这床上的人是你,你会怎么样?李依诺真的很想这样问严新月一句。

    不过,没等她说话呢,严新月又发话了,指着古枫道:“你别看我们这个医生年轻,可他的临床经验是十分丰富的,给女病人检查,已经是家常便饭,纵然是妇检,他也是十分熟练的!”

    李依诺听了这话,吃惊得差点咬掉自己的舌头,不由疑惑的看向古枫。

    什么叫无地自容,古枫这个时候是真切感受到了,他现在真的恨不能在地上挖个d钻进去了,面对李依诺那疑惑的眼神,他不由像怨妇似的瞪了一眼严新月的后脑勺。

    我亲爱的老师啊,你这到底是在夸我,还是骂我啊!

    严新月哪有心情来管两人心里想什么,见这女人还磨磨蹭蹭的,不由就道:“喂,抓紧时间啊,你要知道,急诊科的病人全都不能等的,你现在多耽误我一分钟,或许就耽误了别人的一条生命啊!”

    谋财害命这么大的罪名都扣下来了,李依诺哪里还敢磨蹭,虽然极不情愿,但她还是把衣服脱了。

    最后,全身上下只剩下了三点式。

    不过,她这个三点式,穿了等于没穿一样,因为镂空的蕾丝纹胸与内k和透明的没有两样,该摭掩的部位半点也摭掩不了,而她的身材更是好得没有办法挑剔,就连一向以自己身材为傲的严新月也自叹拂如。

    古枫也想不到,外面保守的李依诺在脱下了外衣后竟然是如此惹火,使得他心跳顿时加快起来,全身也变得有些臊热,然而,当他看到她身上那一片片,一条条而满了各种水泡与脓泡的斑块时,顿时仿佛被一盆冰水从头浇下。

    “嗞嗞”的响声过后,杂乱的念头早就不知跑去哪里,只剩下了同情和难过!

    这,这……简直是暴殓天物啊。

    严新月把李依诺翻过来,覆过去的检查了好几遍之后,甚至连让她把大腿分开来,仔细的看了又看,这才让她穿上衣服。

    完了之后,严新月又问李依诺,“你确定昨晚睡觉的时候,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吗?”

    李依诺认真的想了想,摇头道:“没有!”

    严新月就点点头,然后道:“那你先休息一下。”

    李依诺就急忙问:“医生,我这得的到底是什么病啊?”

    严新月摇头,“目前还不是太过清楚,因为你的症状不但怪异而且相当严重,我以前虽然接触过这样的病例,但斑块最多也就一处两处,像你这样的,从头到脚,到处都是的,我却也是第一次遇到!所以,我们必须会诊及做完各项检查后才能给你下诊断!”

    李依诺失望的叹了口气,不再发问。

    古枫告了声罪,跟着严新月离开了病房。

    回到严新月的办公室,古枫就问道:“老师,你认为她患的是什么病?”

    严新月不答反问,“你怎么认为呢?”

    古枫对这个病完全摸不着头脑,探查她的脉象也没有任何提示,想了想道:“我只是依稀觉得这属于过敏性皮炎!”

    严新月点了点头,“我也是这样认为!”

    古枫更疑惑了,“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到底是什么过敏原引起这么严重的过敏性反应呢?”

    “你问我?我问谁呢?”严新月说着就站了起来,一边往外走一边道:“我还有病号,得接着去忙了!想要答案的话,自己去找吧!”

    古枫急忙追上她,“老师,我记得你刚刚给患者检查的时候,你说以前见过类似的病例,是真的吗?”

    严新月没有停下脚步,只是边走边道:“确实是见过,但只是类似,并不完全一样,斑块只有两处,全部逞条索状,虽然有水泡,但并没有化脓!”

    “那是什么引起的过敏?”

    “蜘蛛引起的,而且那个病号本身是属于特异性过敏的体质!”严新月说着停了下来,“你那个病号,刚才我不是问过了吗?她不是特异性过敏体质,对于花粉,香料,海鲜,酒精等等都不过敏。”

    “这么说来……”古枫仿似想到了什么顿下了脚步,好一阵才恍然大悟的道:“她患的是接触性过敏性皮炎!”

    严新月一愣,随即点了点头,她这个学生果然很有天份,稍为点拨就能触类旁通,于是道:“如果你想找到过敏原,我建议你最好去她住的地方看看,如果实在不行,那就别死撑,请皮肤科的医生过来会诊,毕竟咱们都不是万能的。”

    “不用会诊,我已经知道怎么做了!”古枫摆了摆手,然后去了办公室,给李依诺写病例,开医嘱。

    医嘱,自然是按照抗过敏抗感染的治疗原则。

    内服,扑尔敏,赛庚啶,维生素c,葡萄糖酸钙片。外用1:5000********溶y进行清洗,然后用皮质类固醇激素,强的松药膏涂抹患处,对于严重的斑块于0.1的洗必泰溶y湿敷。再滴注抗感染类抗生素药物。

    这样的医嘱,应该已经没有问题,但为了以防万一,古枫还是决定再去一趟李依诺的那间套房,探查个纠究……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