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四百二十一章
    ??热门推荐:

    金盼琳有办法

    陈凌延着高公路一直朝前走,可是一路都没有路标指示,也不知道距离下个出口有多远,无奈之下掏出手机准备给王凌或眼袋打电话,可是看看手机却发现屏幕是黑的,手机不知道什么时候没电了

    收起手机往另一个口袋摸摸,陈凌的脸色就苦,人要倒霉,真是喝凉水都塞牙啊,因为不但手机没电,连钱包也忘了带

    没办法可想,陈凌只好苦逼的步行前进,走没几步,心中一动,低声唤道:“清水”

    一个走路实在孤独,不如把清水千织召唤出来,让她陪自己走一程

    陈凌清楚的记得,自己刚到深城不久的时候,因为那辆二手宝莱突然半路抛锚的缘故,自己和苏曼儿也在高公路上走了好长一段的路程,而那时候纵然是把她背在背上,也没感觉辛苦,反倒感觉很浪漫呢

    清水千织虽然用不着自己背,可是有她陪着,最少也有个人说说话,作作伴不是?

    不过,从来都没有让陈大官人失望的清水千织,这一次却让陈凌失望了

    陈凌一连召唤了好几声,清水千织也没有出现

    连随身不离的清水千织都消失不见,陈凌忍不住郁闷了

    走了大约半个多小时,陈凌已经一身水汗,额前也开始冒小星星了,可前面仍是茫茫的一片,当真是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呢

    身旁的汽车虽然一辆接一辆的呼啸而过,但任凭陈凌怎么招手,均没有一辆原意停下来

    陈凌一手擦着额上的汗,一边忍不住自言自语的嘟哝道:“金盼琳,你个臭娘们,你把老子载到什么鬼地方了?你有本事就别让老子再看见你,否则非搞你个半死不可……”

    正说着,后面突然传来一把清脆的声音,“我就怕你见到我又没胆搞”

    陈凌刷地回过头来,发现金盼琳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开着车缓缓的跟在自己身后呢

    看见她去而复还,陈凌大喜,伸手就要去拉车门

    金盼琳“呼”的一脚油门,陈凌的手就拉了个空,欢喜的表情也僵在脸上

    抓弄了一下陈凌,金盼琳仿佛还不解恨,把倒档,把车又缓缓的退了回来

    陈凌伸手又去拉车门,金盼琳又“呼”的一脚油门,车子又箭一般飞窜而出

    如是再三,陈凌终于被弄得软瘫瘫了,怒骂道:“金盼琳,你个臭娘们,你到底载不载我,不载我就滚,别在这里調戲我”

    金盼琳微微降下一点车窗,“我可是一点都不臭,昨晚你还搂着我啃个没完呢,而且早上出来的时候,我还特意洗了澡,还喷了香水,不信你闻闻而且……现在我才知道,原来調戲男人的感觉是这么爽的呢”

    陈凌郁闷得不行,懒得再搭理他,自顾自的朝前走

    金盼琳驱着车缓缓的跟上来,尽管是在高公路上,后面尖锐刺耳的嗽叭不停响起,可是她一点也不在乎,就是那样不紧不慢的跟在陈凌后面

    陈凌听得心惊肉跳,真怕她会被后面的车追尾有个什么三长两短,停下脚步道:“金盼琳,你到底想干嘛”

    金盼琳刹住车道:“我想跟你好不过我不要跟你和别的女人玩群p”

    陈凌汗了下,摇头道:“我不想跟你好”

    金盼琳拉开车门,走到他面前拦住她道:“为什么?”

    陈凌道:“不想就是不想,没有为什么?”

    金盼琳质问道:“难道我长得不够漂亮?”

    陈凌道:“你很漂亮”

    金盼琳又问:“难道我身材不够完美?”

    陈凌抬眼看一眼她胸前的波涛汹湧,还有下面的小蛮腰,道:“身材还勉强过得去?”

    金盼琳再问:“那是因为我不够彭靓佩那么骚?”

    陈凌微汗,“这个虽然有些许欠缺,但后天努力一下,也不是不可以进步的”

    金盼琳怒问:“那你到底嫌弃我什么?”

    陈凌摇头,“我没有嫌弃你”

    金盼琳再问:“那你到底是为什么?”

    陈凌道:“我都说了,没有因为什么,只是我不想你是副总统的女儿,金枝玉叶,身份娇贵而我不但只是个小医生,而且我花心滥情,我们根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尺码不合适所以咱们还是算了”

    金盼琳被弄得眼眶有些发红,急道:“尺码合不合适,你不试怎么知道?别人以为副总统的女儿很了不起,可是我知道,我在你的眼中,连根野草都算不上你不用找借口,你就是看不起我,因为我主动投怀送抱,你甚至感觉我很下贱不是吗?”

    陈凌摇头,“不,金盼琳,我从来没有看轻过你,你也不要这样看轻自己”

    金盼琳激动了,泪眼盈盈的喝道:“那你到底是为了什么?你和谁都可以有一腿,为什么和我就不行?”

    陈凌叹气,“你到底明不明白,咱们注定是两个世界的人,就算走到一起也很难走到最后,就算能走到最后,你也会走得很辛苦”

    金盼琳摇头道:“只要能和你在一起,什么苦我都不怕,什么事情都能忍受”

    金盼琳脸红耳赤,摇头道:“除了这个”

    陈凌也摇头,“金盼琳,你要和我在一起,不但要接受这种事情,可能还要接受尴尬的事情所以咱们还是算了,像现在这样,做个好朋友不好吗?世上好的男人那么多,以你总统千金的身份,随便也能找到一个比我强一百倍的”

    金盼琳终于被弄哭了,“我谁都不要,我就要你”

    陈凌摇头,“金盼琳,你醒醒,你会后悔的”

    金盼琳泪流满面的道:“我不会后悔的”

    陈凌听着她坚决的语气,差点就心软了,但最后还是硬起心肠道:“你现在不会后悔,你以后肯定会的”

    金盼琳哭着破口大骂道:“陈凌,你真是个级混蛋我恨透你了”

    陈凌叹气,他以前一直都很混蛋,现在唯一想做一件不混的事情,可是怎么就那么难呢?

    金盼琳骂完之后,这就上了车,不过并没有开车离开,而是趴在方向盘上,像个孩子似的哇哇大哭

    陈凌看得一阵阵心疼,心肠终于再也硬不起来了,拉开车门坐上去,轻轻的抚着她的肩背道:“金盼琳,你到底明不明白?我不接受你,是为了你好,你是个那么好的女孩,只要不和我搅在一起,你未来的生活会很美满很幸福……”

    金盼琳突然坐直起来,猛地甩开他的手道:“你少来,不用假惺惺的来这套,你要是真为我好,你当初就不应该出现在我面前,你就不应该救我,你就应该让我死在深城你既然招惹了我,你就该像个男人一样,对我负责,你就该要我”

    陈凌也急了,声音大了起来,“那你说说,你跟着我,我能给你什么?我什么都给不了你,现在我还头痛着怎么去安排我的那些个女人,给她们一个堂堂正正的名份,不让她们像现在这样偷偷摸摸像是做贼一样跟着我呢”

    金盼琳听得一愣,哭都忘了哭了,急忙问:“你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不敢要我?”

    陈凌点头,“除了这个,还有别的原因”

    金盼琳道:“别的还有什么?”

    陈凌道:“还有你父亲啊,你父亲不是个副总统吗?他能同意他的女儿被一个中国人睡吗?”

    金盼琳十分不屑的道:“他不同意是他的事,你是和我好,又不是和我爸好,你管他同不同意呢”

    女生向外,果不其然,金副总统如果听到他的女儿说这样的话,不知道会不会当场吐血好几升呢?

    最后,金盼琳擦了擦了眼泪,定定的看着陈凌道:“姓陈的,我现在很认真的问你,如果我有办法解决这个问题,你是不是就可以和我好?”

    陈凌:“什么问题?”

    金盼琳狠惋他一眼,“就是你不能让学姐她们堂堂正正名份的这个问题”

    陈凌眼睛一亮,“你有办法?你有什么办法?”

    金盼琳道:“这个你先别管,你就先说,如果我解决了这个问题,你怎么对我?别吱吱唔唔,犹犹豫豫,摭摭掩掩的,我要最直接的答案”

    陈凌想了想,很认真的问:“你希望我多直接的回答你?”

    金盼琳道:“有多直接就多直接说,我解决了这个问题,你会怎么回报我”

    金盼琳:“……”

    陈凌没觉得可耻,反倒很认真的问:“这个答案够直接吗?”

    金盼琳羞得脸红耳赤,冲他连翻白眼的嗔骂道:“你敢再直接一点吗?”

    陈凌弱弱的道:“不敢了”

    金盼琳道:“那好,我负责去办这件事,解决了,你就得和我好,而且不准逼我和别的女人跟你一起睡”

    这件事,是陈凌心头最苦的心结,如果金盼琳真的能解决,那自然是再好不过了所以他就点了点头

    金盼琳伸出手,“君子一言”

    陈凌狠拍她一下,“死马都难追”

    最快更新,无弹窗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