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四百二十二章
    金元成会不会想崔基季,一般情况下显然是不会的,但如果做恶梦的时候,那就例外了。

    这一次的教训对于金元成而言,实在是太过惨痛太过深刻了!

    崔基季虽然表面看起来很娘们,可是他根本就不知道“怜香惜玉”为何物,金元成被折腾得痔疮发作了又发作,疼得昏天暗地死去活来。

    被洪竖救出来后就直接躺到病床上,就连睡着了,嘴里还在喊着不要,不要。

    昏睡了三天三夜后,金元成终于醒来了,睁开眼睛的时候,惊讶的发现洪竖竟然亲自守在他的床前。

    “洪大……”

    “元成,感觉好些了没有?”洪竖问道。

    “好些了。”金元成感激零涕的看着洪竖。

    洪竖:“好好休息,一切都已经过去了。”

    “洪大,对不起,我不该……”

    “算了,我不是说已经过去了么。”洪竖挥手,脸上却无法抑制愁云满布。

    “洪大,你怎么了?”金元成问道。

    洪竖没有回答,以前一直被派着跟着金元成的那个二虎就已忍不住道,“成哥,这还不都是为了你吗?”

    “为了我?”金元成疑惑不解。

    洪竖却已经瞪了二虎一眼,“要你来多嘴!”

    二虎噤若寒蝉,不敢出声了。

    金元成霍然有所醒悟,问:“洪大,是不是为了我的事情?”

    “没什么,你不用管了!”洪竖吱唔着道。

    洪竖越是这样,金元成疑心就更重,追问道:“洪大,你告诉我,你到底答应他们什么了啊?”

    洪竖刚想张嘴,外面却急匆匆的走进来一个小弟,在洪竖耳边低语了几句,洪竖听完之后,脸色变了下,站起来就要往外走,不过在走之前却并未安抚金元成,“元成,真的没有什么,你好好休息,别想太多!我去去就来!”

    说完,他就急急的走了出去。

    金元成有点着急,挣扎着就要下床,可是才一动,后门就传来一阵撕裂般的疼痛。

    那个并没有跟着洪竖一同离开的二虎就叫了起来,“哎哎,成哥,你这是干嘛呢?洪爷不是让你好好休息了吗?你就老实一点,别让洪爷为你操心了行不行?”

    “二虎,你告诉我,洪大到底答应了他们什么条件,他们才肯放过我的?”

    “这个我不能告诉你,不然洪爷非得狠狠收拾我不可!”二虎摇头晃脑的道。

    “你放心,你只要告诉我,我绝不会说是你说的!!”金元成道。

    “成哥,你就不要为难我了好吗?”二虎面有难色的道。最新最快更新

    “二虎,你现在还当我是复龙会的二当家吗?”

    “那当然了。”二虎愣愣的回答。

    “既然我还是这个二当家,那你是不是还得听我的?”金元成沉着脸问。

    他都这样说了,二虎除了点头还能说什么。

    金元成见他点头,这就逼问道:“那你现在告诉我,到底怎奈么一回事?”

    二虎想了想,又回头看看门口,见洪竖没有进来的迹象,这就道:“我也不晓得那班棒子和成哥到底有什么深仇大恨,他们非要致成哥你于死地不可,洪爷全力跟他们周旋,最后虽然是把你救出来了,可是咱们付出的代价实在是太大了……洪爷,为了救你,把咱们一半的地盘分割给了他们。”

    “一半?”金元成吃惊的道。

    “嗯,洪爷领着兄弟们从深城来到莞城,刀里来,血里去,好不容易拼死拼活才有今天的复龙会,可是转眼之间,咱们辛苦努力得来的一切,就要分一半给他人。现在复龙会的一班大佬都在严重抗议洪爷,刚才肯定又不知是哪个大佬在闹了。”二虎说着长叹一口气,“成哥,你昏睡的这三天,你都不知道,咱们整个复龙会都翻天了呢!”

    洪竖沉默了下来,他真的没想到洪竖为了救他竟然愿意牺牲这么大。

    “成哥……”二虎还想说什么的时候,却见门开了,洪竖从外面走了进来,他就赶紧的闭上了嘴。

    “洪大!”金元成叫了一声。

    “呵呵,没什么,一点小事罢了,有个大佬喝醉了!”洪竖笑了笑,但笑容明显有点尴尬。

    “洪大,你别瞒我了,我全都知道了!”金元成激动的道,“为了我,让你为难了,也让复龙会损失了这么多,我真的很过意不去。”

    “元成,你说这话真让我生气!”洪竖瞪了他一眼,“从你是我的这个复龙会二当家的那天起,我就一直把你当成自己的弟兄看的,也许你认为,我让二虎老猫还有别的人跟着你,是为了监视你,可是我真的没有那个意思,我只是想让他们保护你的安全……”

    “洪大,你不用说了,对不起,我从前一直都误会你了,你放心,我知道自己该怎么做的!”金元成说着就在自己身上找起来。

    二虎见状赶忙问,“成哥,你找什么?”

    “我的手机!”

    二虎赶紧去把他的手机拿了来。

    金元成就拨通了平时替彭婉娴处理所有事情的那个律师的电话,“喂,请问是张律师吗?”

    “啊,是金先生吗?”张律师有些激动的问。

    “是我!”金元成点头道。

    “金先生,这些日子你去哪里了?我到处在再你呢!”

    “我……回去了那边一趟,今天刚回来的,明天有时间吗?咱们见一面吧,我有些事情要和你说。”

    “好,我也正有事情和你说呢!”张律师道。

    “你找我,找我做什么?”金元成疑惑的问。

    张律师正想说话的时候,却传来了秘书的声音,“张律师,马上就要开庭了,你要准备上庭了。”

    “哦,好!那个,金先生,我现在马上要给别人打一场官司,咱们明天十点钟在别墅见,见面再详谈好吗?”张律师征询的道。

    “行!”金元成点头。

    挂断了电话,金元成又用眼神示意二虎及别人先下去。

    清了场之后,金元成才对洪竖道:“洪大,我知道,你一直都想要彭婉娴的钱,你放心,这个事,我明天就给你去办。”

    洪竖摆手,缓缓的道:“元成,你猜得没错,我确实想要彭婉娴的钱,但事情并不是你所想的那样,那些钱,原本就是我的。”

    洪竖说着,就把财神的事情通通都说了出来,半点隐瞒与虚假都没有。

    然而,正因为这个真实的故事听起来是那么的曲折离奇,所以有点显假,所以金元成并不怎么相信。

    相反的,洪竖与那班棒子演的这场假戏却是如此的顺理成章,看起来倒像是真的一样,又加上二虎刚才的一席话,金元成倒是信了个十成十。

    “洪大,你不用说了,不管怎样,我一定会把钱拿回来的。明儿你就瞧好吧!”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