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四百二十五章
    伤离别

    谁都认为朴永春身为國防部長,智商不可能这么下限,任由陈凌这样折腾。

    其实如果换成了生病的是你,遍寻名医之后仍每况愈下,最后甚至发展到病危,那么你也只剩下任人折腾的份。

    清水千织给朴永春与朴勇俊叔侄两下的暗劲十分的诡异,莫说旁人,就算是陈凌也必须在她暗中指导下才能控制化解。

    当然,陈凌不会蠢到真的将他们的暗伤治愈,对于小鬼子,他没有好感。对于高丽棒子,他也同样没有,所以能够折腾他们的话,他是不会放过任何机会的。

    不过为了显得他厚道仁义,在给朴勇俊复诊过后,他又顺便给朴永春复诊了一下,用推拿与针灸使他浑身舒坦,倍觉精神。

    之后,陈凌又开出了药方,功用为提神醒脑,补气益血的方子,对精气神方面很有功效,让人看起来红光满面,精神十足,但治疗暗伤却毫无效果。

    无病一身松,朴勇俊和朴永春经过了陈凌的治疗,均是精神大振,朴勇俊更是从酒醉中彻底清醒了过来。

    当他得知这次复诊的代价是七百两黄金,折合韩币十九亿,而家中并没有这么多钱,必须用自己的几辆名贵跑车抵债的时候,当即就怒了,大声嚷嚷道“叔,你堂堂一个國防部長,干嘛要任凭他敲诈啊!”

    朴永春也怒得不行,“如果不是你把自己的身体搞成这样,我又何至于被他拿住,除了他之外,根本就没有别的医生能治你的病,你说我还有什么办法?”

    朴勇俊道“你那么高的官职,那么大的权力,那么多的人,随便想个办法,他就得乖乖就范,用得着给他钱吗?”

    朴永春道“这小子软硬不吃,你敢向他掏枪,他就敢跟你玩命,你告诉我,还有什么办法?”

    朴勇俊愤怒无比的瞪一眼陈凌,歪心思一动,“叔,现在他已经给咱们治了病,可以说是没什么利用价值了,咱们就赖账呗,不但这笔诊金不给,就连之前给的也让他乖乖的掏出来,否则就找个理由,不让他们去赶飞机。”

    朴永春也唯之心动,因为他早就想这样做了,只是碍于身份地位不能而已,正当他要下决定之时,下面有人来汇报,“部长,驻韩使馆的大使来了,一班人正在外面呢!”

    朴勇俊对此嗤之以鼻,“来了就来了,有什么好怕的,这里是我们的地盘,我们说了算,天皇老子来了也没面子给。这姓陈的要不把钱通通给我吐回来,休想离开这里。”

    朴勇俊无官无职,自然可以不管不顾,但朴永春身居高位,却不得不考虑影响,这件事如果真闹起来,那可是不得了的事情。

    兹事体大,朴永春终于还是摆手道“算了。”

    朴勇俊难以置信的看着朴永春,“叔,你说什么?算了?在我们自己的地盘,被人这样敲诈勒索,你竟然说算了?”

    朴永春正想回答,他的手机却在这个时候突然响了起来。

    掏出来看一眼来电显示,神色顿时一禀,赶紧走到一旁低声的接听起来。

    接完电话走回来的时候,脸色变得十分颓丧,整个人也显得有些无力。

    朴勇俊疑惑的问“叔,怎么了?”

    朴永春道“刚才金副总统给我打电话,让我务必谨慎低调的处理好这件事,家事事小,国体事大。”

    朴勇俊微愣一下,“那这件事咱们真就这样算了?”

    朴永春的脸色铁青,“不算你又能怎样?找茬把他们全都扣押起来?你要想想,这件事一旦闹大,理亏的是谁?丢脸的是谁?你?我?朴家?这些都罢了,可是让整个国家都跟着咱们一起丢人现眼,你担罪得起吗?”

    朴勇俊一禀,终于软瘫瘫的无话可说了,好一阵才问“那我的跑车真的要给他?”

    朴永春叹气道“金副总统正往这边赶来,咱们出尔反尔的话,这厮肯定是要闹的,到时恐怕咱们都难下台啊!”

    朴勇俊心疼自己那几辆豪车,忍不住暴起粗口,“mb的,老子窝囊死了!”

    朴永春冷哼道“你还好意思骂,昨天离开医院的时候我怎么跟你说的,我千叮万嘱的让你别去外面鬼混,你偏偏就是不听!你要是不违反医嘱,有这档子事吗?”

    朴勇俊叫道“叔,他这明明就是找借口再敲诈咱们一笔,只要他想,什么理由编不出来啊?”

    朴永春看一眼酒店大门,冷喝一声道“你给我闭嘴。”

    大门开处,金盼琳,王凌,正陪着金副总统领着一班人走进来。

    金副总统和朴永春照面,相互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招呼。

    金盼琳这就扯着父亲来到陈凌面前,指着陈凌介绍道“爸,这个就是我说的那个在中国数次救了我的性命,并保护我安全离开的医生陈凌。”

    金副总统四十好几近五十的样子,沉稳内敛,伸出手与陈凌交握,“陈医生,你好,我的女儿在中国麻烦你了!”

    陈凌听了翻译之后,得知这位是金盼琳的父亲,副总统,是自己假假的未来岳父,于是也有礼的伸出了手,“金伯父,你好!”

    金副总统握着他的手并没有松开,而是热情的道“陈医生,真是抱歉,你来韩国,原本我该尽地主之宜,好好的招待你的,可是公务繁忙,直到你要走了,我才听小女说起你来的事情。”

    陈凌有些尴尬的任由他握着手,“没关系,金伯父忙,我可以理解的。”

    金副总统又道“你来的时候,我没去接你,你要走了,我怎么也得送你一程的。”

    听到两人的对话,朴勇俊和朴永春均是面面相觑,作声不得,他们原本准备半路弄点什么事,让陈凌一等延误飞机,想走也走不了,然后再慢慢想办法收拾他的,可是现在金副总统亲自押阵送行,他们又哪敢耍花样呢?不但不敢耍花样,甚至是原本想赖账的那几辆跑车也赶紧的让人送去机场,并按排好托运。

    在离开酒店的时候,金副总统竟然邀陈凌与他同车。

    这在别人看来,那是一种莫大的荣耀,只是陈凌却隐隐的感觉这个金副总统热情的有点过头。

    事出反常,必有妖!陈凌就谨慎了起来,可实在推辞不过之下,也只能上了金副总统的车。接着,长长的一例车队缓缓的驶离了酒店。

    只是上了车后,金副总统那副热情的脸面就消失了,变得异常的深沉,陈凌也很自觉的什么话也不说。

    车行半路,金副总统终于再度开了口,前面坐着的翻译立即翻译起来。

    “陈医生,你跟朴部长之间的恩恩怨怨与我无关,我也不想去理会,这一次我之所以来给你送行,仅仅只是因为你救过我女儿,还你一个人情,因为如果没有我在,你想平安的离开韩国,恐怕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陈凌点头,“我明白。”

    金副总统摇头,“不,你不明白,我的意思是,你就算救了我女儿,也不能代表什么,所以我希望你以后离我女儿远点,不要再纠缠她,不要再跟她联系!因为我绝不会同意她嫁给一个中国人。”

    陈凌皱起眉头,我有纠缠你女儿吗?是你的女儿主动倒贴上门好吧?

    靠的,早知道你个老家伙是这个态度,那天晚上说什么老子也先把你的女儿办了,看你这会儿还怎么嘴硬!

    话不投机半句多,明白了金副总统的意图后,陈凌闭上了双目,一句话都不再多说!

    一路再无话,顺利的到了机场。

    下车的时候,金盼琳看到陈凌和父亲都是阴沉着脸下车,心里不由一阵打突,可以想像,刚才在车里两人相处的并不愉快。

    在陈凌等众人拉着行李进入机场的时候,金盼琳不顾父亲的反对与拉扯,甩开他的手冲到陈凌的面前,“陈凌,我是我,我爸是我爸,他代表不了我,我对你会始终如一,等我帮你办的这件事搞掂之后,我就会去中国找你!”

    陈凌心里有些酸,点了点头。

    金盼琳鼓起勇气,大胆的在他脸上吻了一下,然后眼泪就下来了,嘶哑着声音道“一路顺风!”

    相对于金盼琳的告别,王凌的就简单很多,反倒有点调侃意味的道“得意了吧,副总统的女儿都为你要生要死的。”

    陈凌撇撇嘴,“这样的事有什么好得意的!”

    王凌笑骂道“得了得了,在我面前就别装蒜了!”

    陈凌“那你……”

    王凌道“我已经订了大后天的机票,到时记得来接机。”

    最快更新,无弹窗请。

    泰国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视频曝光扑倒男主好饥_渴!!在线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