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四百二十七章
    ??热门推荐:

    师父回来了

    陈凌得知王凌并没有用自己给的钱去买礼物之后,他并没有立即就打电话过去,说感谢什么的话,因为两人之间已经用不着这样的客套。

    不过,陈大官人还是暗下决定,等过几天她来中国的时候,一定要彻底的让她高兴高兴,不单只叫上清水,甚至可以考虑着让身体保守思想开放的晏师姐也参加一起飞中来。

    当夜,一班女人挑选了礼物,又嬉哈笑骂着共聚了宵夜,闹完一通,已经是凌晨四点钟了,所以晏晓桐,楚欣染,陈稀可,丁寒涵等几个女人都没有回家,而是在陈凌家里住下了。

    至于陈凌最后会睡在哪个女人的房间里,已经没有人去关心了,因为女人们都喝醉了,而且天马上就要亮了,再温存也温存不了多久了。

    其实如果可以让陈凌选择,他肯定不会单独选哪一个女人,而是把她们通通都赶到同一张床上,和她们一起睡。不过他家明显没有这么大的床,而这些女人也绝不会愿意和他这么荒唐。

    站在楼下的时候,陈凌有些犹豫,不知道自己该去哪个房间,而且他又怕在韩国酒店里衣柜藏人的一幕再次发生,所以最后,他只能回到自己的房间,而让他失望的是,喝大了的苏姐姐并没有温驯乖巧又装扮性感的躺在床上等他,而是不知去了哪个房间和哪个女人睡在一起。

    躺到属于自己的床上,陈凌虽然感觉熟悉和舒服,但也感觉有些孤寂。

    展转反侧一阵,陈凌竟然没有丝毫的睡意,最后又翻身坐了起来,自言自语的骂道:“日怪了,难不成我已经养成了一夜无女不欢的臭毛病?”

    骂了一句后,又倒回床上,可是睡了一阵还是睡不着,再次坐起来对自己骂道:“一夜没有女人你就睡不着,要是一个月一年没有女人,你不就不想做人了?”

    “卟哧”一声轻笑,藏在暗中的清水千织终于忍不住笑了出来,然后身影也现了出来,“陈凌君,何苦这么为难自己呢?有需要你就召唤我呀!”

    陈凌无奈的苦笑,“你出来干嘛,我正想锻炼自己一个人睡呢!”

    清水千织迟疑的道:“那我隐身回去!”

    陈凌摆手道:“算了,出来都出来了,还藏回去干嘛?”

    清水千织笑笑,柔声问:“那需要我服侍你吗?”

    陈凌摇头,看看外面的天色,“算了,天都快亮了,你就陪我斋睡一会儿吧,去韩国这段时间,不但委屈你,也辛苦你呢!”

    清水千织有些惶恐的一福道:“给陪在陈凌君身边,是清水的福份,哪里来的辛苦与委屈呢!”

    陈凌苦笑,这个女人跟着自己已经不少时间了,不但和她做了很多亲密的事情,自己的秘密也从不隐瞒她,可是到现在,他还是习惯不了她的卑微。

    尽管还没习惯,但陈凌却很享受,因为不管她的本事多么的高强,超过了自己多少倍,可是在她面前,自己永远有一种大官人的自豪与优越感。

    清水千织轻轻的蹭开鞋子,正要上床的时候,表情突地一凝,赶紧的又穿上鞋子低声道:“有人来了!”

    说着,她就刷地一下凭空消失不见了!

    直到她的身影消失了,陈凌才听到微弱的脚步声正从楼梯下传来,虽然极轻,却极为的急促。

    陈凌立即警惕起来,当他听出了这是晏晓桐的脚步声时才放松下来,暗里失笑道,这个师姐什么都好,就是在某些方面表现得太过急躁与激进了!

    晏晓桐到了房门外,并没有敲门,而是直接就拧开房门闯了进来,也不管床上躺着还有没有别的女人,这就急声道:“师弟,快!”

    陈凌愕然问:“师姐,你不是这么急吧?虽然天要亮了,但咱们也还有时间啊!”

    晏晓桐怒声骂道:“有个屁的时间,赶紧给我起来!”

    陈凌瞧着她的脸色不对,急忙站起来问:“怎么了?”

    晏晓桐道:“师父回来了,而且好像很不对劲。”

    陈凌立即紧张了起来,“怎么不对劲?”

    晏晓桐道:“刚才接师父电话的时候,我明显听到他中气不足,好像,好像……”

    陈凌急声问:“好像怎么了?”

    晏晓桐道:“好像受了极重的伤,马上就要断气的样子!”

    “啊?”陈凌这下终于彻底的慌了,赶紧的跳下床,一边急急忙忙的穿鞋子,一边道:“他在哪儿?咱们赶紧去找他。”

    晏晓桐道:“他说他正在回福仁堂的路上。”

    陈凌胡乱的抓起一把车钥匙,这就和晏晓桐急匆匆的下楼,到了楼下按了防盗摇控,见有一辆车亮了,不管三七二十一就上去开门上车,这个时候晏晓桐已经他家大门大开了,他就一脚油门“轰”的一下驶了出去……

    当师姐弟俩人赶到福仁堂的时候,那里已经停了近十辆的高级黑色轿车,一些西装大汉正笔直围在当中的一辆奥迪车前,神情肃然又警惕的盯着街道两旁。

    看到陈凌的车驶近,那些西装大汉顿时如临大敌,围着轿车的圈子又缩小了一圈,四五个人同时窜出,想要拦住陈凌的车。

    陈凌眉头微紧,也不刹车,直直的就撞了过去。

    很奇怪,那几个汉子不闪避,也不阻挡,就像是闪墙一样木然的站在那里。

    眼看着就差二三十公分就要撞上了,陈凌才无奈的一脚踩下刹车,“嘎”的一声响,四轮碟刹的轿跑稳稳的停了下来,而离这几人的身体仅仅只差十公分不到的距离。

    陈凌和晏晓桐从车上跳下来的时候,这几个西装汉已经掏出了枪,黑洞洞的枪口直接着他们,眼神也如鹰一般,冰冷,锐利。

    晏晓桐立即就要摘下钗子,准备大开杀界。

    陈凌依稀感觉这些车有点眼熟,赶忙的拦住蠢蠢欲动的晏晓桐,“师姐,稍安勿燥,搞清楚情况再说!”

    “退下!”一声沉喝从那辆被层层保护着的奥迪车里传来,然后一个老人就从车上走了下来。

    陈凌和晏晓桐原以为这是自己的师父,可是听声音又不像,待这人走下车之后,路灯照出他的面容,陈凌才突然记起来,这是和师父的那个朋友——老孙头,师父就是和他一起出行的。

    师姐弟两人牵挂着师父的安危,情急之下也不顾什么长辈不长辈,陈凌直接就喝问:“老孙头,我师父呢?”

    性格火暴的晏晓桐更是直接就骂道:“老孙头,我师父是和你一起出行的,如果他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我管你是谁,都要把你的皮给扒了!”

    老孙头闻言脸上闪过一丝窘迫,看样子仿佛是很惭愧的意思。

    这样的神情让陈凌与晏晓桐心中一禀,难不成师父真出了什么意外?

    一旁那些西装汉子见这对男女如些的蛮横无礼,带头的一人冷喝一声,“放肆!”,然后大手一挥,五六个西装汉子就如虎豹出笼一般猛地向他们扑去。

    晏晓桐心头火起,扬起钗子就要冲上

    最快更新,无弹窗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