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四百二十八章
    ??热门推荐:

    伤重不治

    眼看着一场血战就要暴发,老孙头怒喝一声,“全都退下!”

    与此同时,那辆奥迪车里也传出了一声沉喝,“你们两个要造反吗?”

    听到这后面传出来的声音,陈凌和晏晓桐的神色突地一滞,齐声喊道“师父!”

    两人这就朝奥迪车奔去。

    那些西装汉子却又横到了面前,直到老孙头挥手,他们才让开一条道让陈凌与晏晓桐过去。

    在奥迪车的后座上,陈凌和晏晓桐终于看到了他们的师父吴德能吴老先生。

    只是这个时候,吴老先生的脸色不好,非常得不好,气息也十分的急促与紊乱。

    两人来不及多问,陈凌赶紧的去背吴老先生,晏晓桐赶紧的掏钥匙打开福仁堂的铁闸门。

    把吴老先生安顿在福仁堂大厅的太师椅上后,晏晓桐赶紧的蹲到吴老先生的面前,声音有些发颤的问“师父,你这是怎么了?”

    陈凌赶紧的就伸手要去探他的脉博,可是却被吴老先生阻止了,“陈凌,不用费神了,为师已经不行了!”

    晏晓桐是个性格暴燥与刚烈的女人,一般情况下绝不轻易掉泪,可是听到师父的这句话,眼泪就啪嗒一下落了下来,“师父,你,你别吓我,你长命百岁,不会有事的!”

    吴老先生慈爱的轻抚一下晏晓桐的头,“傻丫头,这个世上没有谁真的能长命百岁的,师父已经活了那么久,也已经够本了。”晏晓桐闻言更是泣不成声,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吴老先生转而又看向陈凌,“陈凌,你师姐传你针法了吗?”

    陈凌忙道“传了。”

    吴老先生又问“那你们师姐弟还打架吗?”

    架肯定还是打的,但不是在地上,而是在床上,但师姐弟都一致的认为这个事情师父就没必要知道了,所以互顾一眼后,极有默契的摇头。~~

    “不打架就好,不打架就好!”吴老先生欣慰的点点头,环顾一眼四周,“看来你们师姐弟都很努力,福仁堂比我离开的时候大了一倍呢!”

    晏晓桐稍稍的止住眼泪,声音嘶哑的问“师父,你别说这些了,你到底是怎么了?赶紧让我和师弟给你瞧瞧好吗?”

    吴老先生无力的摇摇头,“不用折腾了,我已经命不久矣,趁着还有一口气在,我得赶紧把事情全部交待给你们。”

    陈凌观吴老先生的气色,越看越是心惊,越看也越是悲痛,因为师父显然是受了极重的伤,只是用一口欲断未断的真气勉强维持着生命,已经到了溃死的边缘了。

    吴老先生低唤一声“晓桐,陈凌!”

    晏晓桐赶紧的跪倒在吴老先生面前,“弟子在。”

    陈凌知道,师父这是要留后的遗言了,赶紧惶恐的应了一声,和晏晓桐并肩跪成一排。

    只是,师姐弟两人做梦也没想到的是,他们的师父接下来竟然会问那样一个问题。

    “晓桐,你开始交男朋友了吗?”

    晏晓桐愣了一下,转而看向陈凌,脸虽然红了,但也没敢隐瞒,所以老实的点头,“已经开始交了!”

    吴老先生接着又问“是否发现有些事情想做却不能做?”

    晏晓桐更是脸红耳赤,犹豫了一下,终于点头。

    吴老先生又道“那你希望自己成为一个正常的女人吗?”

    晏晓桐再次点头。

    吴老先生道“那你过来!”

    晏晓桐赶紧跪着向前两步,到了吴老先生的膝下。

    吴老先生突地出指如风,在晏晓桐身上疾点了好几下。

    这几下过后,晏晓桐感觉自己全身一阵剧痛,痛得她失声惨叫着倒在地上,不停的翻滚起来。

    陈凌吓坏了,赶紧的过去抱住她,“师姐,你怎么样了?师父,你这是做什么啊?”

    运了这几指,吴老先生已经气若游丝了,有气无力的道“我这是为了她好,我的那个铁盒里,有一套内功心法,是祖上传下来的真本,正好和她身上的内功相生相克相辅相成,她想要成为一个正常女人,就必须重头再来,刚刚我已经封住了她的气血,困住了她本身的真气,她必须重新开始修习那套心法,并且达到顶尖水平才能够冲破这道禁锢,而到那个时候,她才有能力控制原本的真气,如果她的悟性够高,将两道真气合二为一,也将成为绝世强者,只是这个过程,却比现在更为痛苦坚难,也更容易走火入魔,所以陈凌你一定要帮助你师姐,助她渡过此劫!”

    看着怀中大汗淋漓,脸色苍白,痛苦得不行的晏晓桐,陈凌心痛得不行,如果可以,他真的就情愿让晏晓桐像以前那样,而不要她去做什么正常人。

    吴老先生说着,长长的呼了一口气,挣扎着道“陈凌,虽然你拜入我师门,但我并没有真正的教你什么?想起这个,为师就感觉无比惭愧,现在为师成了这个样子,看来也只能带着这种遗憾离去了!”

    陈凌一向都很坚强的,可此情此景,他的眼眶也终于湿了,使劲的摇摇头道“师父,你告诉我们,到底是谁伤了你?我们一定会为你报仇的。”

    吴老先生挣扎着最后道“不,现在你们绝不是他的对手,到了时候,老孙头会告诉你们一切的,记住,好好的照顾你师姐。还有,以后为师不在了,老孙头就是你们的师父,不可以对他无礼,凡事都必须以他为先!”

    陈凌愤怒的瞪一眼默然站在一旁的老孙头,“不,要不是他,师父您就不会变成这样!我怎么还可能把他当成是您!”

    吴老先生已经是出气多,入气少了,气若游丝的道“孩子,事情不是你想的这样,我已经没有时间解释那么多了,以后,以后老孙头会告诉你们一切的,你心里如果还有为师,那就答应为师这个遗愿,把他当成是我,你,你能答应吗?”

    陈凌的眼泪落了下来,咬了咬牙,终于点头道“我答应。我答应。”

    吴老先生又唤道“老孙头!”

    老孙头忙答应道“吴老,我在!”

    吴老先生的声音已经几乎微不可闻了,继继续续的道“我,我先走一,一步了,几十年的情份,替我,替我照顾两个孩子……”

    老孙头一个劲的点头,“放心,我会的!”

    吴老先生的脸上浮起了最后一丝微笑,然后缓缓的合上了双眼……

    “师父!”晏晓桐顾不上身上的伤痛,失声尖叫着扑到吴老先生的双膝前,抱着他的双脚痛哭失声!

    陈凌的眼泪也终于忍不住落了下来,看着悲天慽地的抱着师父泣不成声的师姐,他突然猛地站了起来,刷地扑到了老孙头的面前,一把揪住他的衣领,把他整个人都举了起来,眦目欲裂的盯着他道“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那些守在外面的西装汉子见状,脸色大变,纷纷的扑入,枪口全都指到陈凌的身上。

    陈凌完全无视身后的枪口,死死的盯着老孙头。

    老孙头冲众人摆摆手,毫不退避的直视着陈凌,“我答应过吴老,不能现在告诉你们一切,等时间到了,你们的能力达到了,我自然会告诉你们所有的事情。”

    陈凌狂吼道“我现在就要知道!”

    尽管陈凌的手十分的用力,老孙头被揪得几乎连气都喘不过来,但他还是紊丝不动的直视着陈凌,平和的表情上有股不怒而威的威严,这种仿佛与生俱来的压迫气势使得陈凌的手有些微颤,但他还是固执的死揪住他。

    老孙头声音平缓的道“陈凌,你的心情我可以理解,我和吴老数十年的朋友,他过世了,我并不比你好过多少,请你节哀,也请你冷静一点,人死为大,咱们先把吴老的后事给办了吧,吴老一生济为人,做过善事无数,咱们不能让他走得这么寒碜的!”

    悲痛之下,陈凌真的很想把这个老孙头一掌给拍死,可是他很清楚,纵然是把老孙头当场毙命也不能挽回师父已经消逝的生命,何况师父为什么受伤身死的答案还捏在老孙头手里,而师父临终之前更是再三强调,自己必须把老孙头视当作是他一般来尊敬。

    所以,最后的最后,陈凌只能缓缓的放开了他…

    最快更新,无弹窗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