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四百三十三章
    ??被抢功

    看到蜂后如此精神状态,陈凌带着职业习惯的问:“怎么了?妮莎同学,这么没性致,来大姨妈了?”

    蜂后无爱的看他一眼,心说如果来大姨妈敢跟你一起出来吗?难道不怕被你血上加霜?

    “陈凌同志,如果你没有别的话可说,你可以闭嘴的。”

    陈凌道:“那你怎么看起来无精打采的,韩明珠的案子还没进展吗?”

    蜂后摇头道:“韩明珠知道了现在的时态,审清楚时势后,终于明白朴永春不可能再保她,于是就交待了一切,她与孙建光的交易,还有她在中国所做的所有事情,案子进展得十分顺利,现在人也移交上去了。不过……”

    陈凌疑惑的问:“不过什么?”

    蜂后道:“不过咱们可能没什么功劳?”

    “什么?”陈凌差点没从座位上弹起来,自己辛苦白裂的这么老远过去,费了多大的劲才好不容易把人给逮住了,结果完了却没自己什么事,“妮莎,你没弄错吧?”

    蜂后摇头道:“没有弄错。功劳几乎都归驻韩国那一组的了!”

    陈凌怒道:“归他们?他们充其量就是个跑龙套的,凭什么功劳归他们啊?人是我一手一脚抓到的,要是没有我,别说是抓住韩明珠,他们连毛都可能碰不着一根。”

    蜂后伸手握住他的手,柔声的道:“你别激动,听我慢慢说好吗?人确实是你抓得不错,他们也不否认这一点,但你想想,如果没有他们的配合,没有他们提供的武器,没有他们的线索,你能抓到韩明珠吗?”

    陈凌微愣一下,点头道:“他们确实是出了力,可也不能没有我什么事啊?这次的行动,在前面冲锋陷阵的可是我,他们只是躲在幕后负责配合罢了。”

    蜂后道:“可是他们付出的代价要比你沉重得多,他们其中的一个组员因此牺牲了。”

    陈凌道:“牺牲归牺牲,功劳归功劳,这是两码事,无谓的牺牲怎么可以和功劳扯在一起,这不扯淡嘛!”

    蜂后道:“我也是这样跟老板说的,可是老板也没办法,驻韩国的那一组不归他管,也不是和我们同一个局的!而且……”

    看见蜂后吞吞吐吐的,陈凌就问道:“而且什么?”

    蜂后道:“而且韩国那一组的负责人还对你进行了正式的书面投诉,说你工作作风散慢,为人粗鲁,还对女同志动手动脚的耍流氓。”

    不消说,这个投诉他的人,必定就是那个眼袋!

    陈凌脱口而出一句道:“我日!”

    蜂后问:“你真日了?”

    陈凌擂胸顿足的骂道:“我真后悔我没日!”

    蜂后道:“那你是承认你冲人家耍流氓了?”

    陈凌哭笑不得,“我哪有?我的为人又不是不知道。”

    蜂后点点头,面无表情的道:“你的为人我当然知道,连我这个顶头上司你都上了,你还有什么不敢做的。”

    陈凌欲哭无泪,“你是例外,可那个眼袋……我真是冤枉啊,我压根就对她没有一点性趣。我还冲她耍流氓?我晕死,这女人怎么提起裤子就不认人啊?”

    蜂后睁大眼睛,“你说什么?你真跟她……”

    陈凌忙道:“不,我用错形容词了,我是说她反转猪肚就是屎。”

    蜂后道:“不管怎样,人家确实是把你投诉了,而且说得有凭有据的,所以这一次,你尽管是功不可没,可是鉴于你的表现,上面决定不记你的功,也不记你的过,就这样功过相抵,这件事就这样结了!”

    陈凌委屈得不行的道:“就这样结了?没我什么事了?”

    蜂后道:“难不成你还想记个过不成?”

    陈凌:“……”

    蜂后道:“算了,眼袋那一个局的局长就是她表姑,不但出了名的强势,而且一直都不待见我们这个局,和老板还有一些不大不小的矛盾,她没有拿着这件事大做文章,你就该偷笑了!”

    偷笑?陈凌想哭才对,心里恨恨的道,麻辣隔壁的,好你个眼袋,以后你有本事别让老子再碰见,要碰见了,非把你日个半死不可。

    看着陈凌气愤难忿的模样,蜂后伸手轻轻的顺着他的胸口,柔声道:“你消消气吧,我就知道你听了准会上火,所以案子结了之后就一直没敢对你说!算了算了,事情已经过去了,你就别去想了,咱们的案子多着呢,也不差这一件半件的,再说了他们确实是牺牲了一条人命,就当是看在那名逝世的同志份上,把功劳让给他们呗!”

    陈凌憋屈的道:“我不是在乎那一点半点的功劳,而是他们这样做不地道,原本做这个狗屁警察我就感觉窝囊,这会儿还给我整这样的事,mb,老子真就……”

    蜂后神色一板,娇喝道:“怎么地?又不想干了?”

    陈凌点头,“确实不想干了,这分明就是吃力不讨好的活嘛!”

    蜂后摇头,“不行,不干也得干。而且必须一直干下去,否则……”

    陈凌问:“否则怎么地?”

    时至半夜。

    陈凌与蜂后终于从盘山公路的凌树林中驱车下山。

    连接几轮的霸王硬上弓下来,陈凌只有一个感觉,那就是:软!

    不是蜂后的身体软,而是他的手脚发软。

    刚开始的时候,陈凌还很得意,很高兴,可是第二轮之后,他郁闷了,因为蜂后回过一口气后,竟然又冲他叫嚣:“有本事你就再来一次!”

    陈凌不受激,结果又喝一瓶矿泉水,然后又虎扑而上。

    直到第三轮结束的时候,看到蜂后脸上满足与愉悦的神色,一向都很聪明的陈大官人才后知后觉的发现一个事实,他上当了!

    蜂后这个小娘皮是故意的,故意把他激怒,故意让他使蛮!

    而让他万万想不到的是,这第三次结束之后,蜂后在车上休息了好一阵,竟然又冲他叫道:“有本事你就再来!”

    陈凌这下软瘫瘫了,原以为使了一身蛮力就能把她整治的服服贴贴的,结果却是浪费力气,这女人装得很痛苦,其实不知道多爽呢!

    论这方面的战斗力,陈凌是从来没怕过任何女人的,可是在蜂后面前,他真的有点犯怵,因为这女人就像个无底洞,怎么填也填不满啊!

    不过当第四回结束的时候,蜂后终于是没敢再冲他叫嚣了,因为她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这个时候,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蜂后虽然也是全身瘫软,可是脸上却还带着潮后的余红,眼神还有种如雨似雾的迷离,从她浅浅的笑意之中,不难看出她的心情不错呢!

    相对于她,陈凌却显得很郁闷,尽管他是最后的胜利者,可是这种胜利却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获得的。

    笔下读,更多精彩,等你来发现哦。

    手机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