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四百三十五章
    惊喜上

    第二天,适逢周末,陈凌休息。

    昨夜一场恶战,接连四轴转,要换了普通男人,今天非趴在床上睡一整天不可。

    陈凌的身体虽然不虚,而且因为练武的关系,体质更异于常人,可也感觉有点疲倦,所以一觉就睡到了日上三杆。

    起来的时候,发现手机上有好几条信息,而且都是同一个人发来的。

    能给陈凌发信息的,一般情况下都是女人,这次也不例外,通通都是女人发的,而且还是来自同一个女人。

    陆心宜,市委记的千金,汪镇民追了近十年结果毛都没碰着一根的女人。

    她的信息很简单,但简单之中又透着暧昧。

    七点五十分:“睡醒了吗?”

    八点十二分:“今天不上班?”

    八点三十分:“我今天也不上!”

    八点三十五分:“要不咱们一起出去玩?”

    九点正:“哎,你到底醒了没有啊?”

    九点三十三分:“不陪我出去玩,那也得请我吃饭,你欠我的,都欠好久了!”

    九点四十分:“限你十分钟内回信息,否则……”

    九点四十五分:“否则就当你答应了。”

    九点五十分:“呵呵,你真答应了啊!那行,咱们中午十二点半,老厢楼见,我先订桌子咯!”

    十点整:“全都搞掂,老厢楼11号水墨包厢,记得准时到,如果敢不来,小心我找我爸!”

    陈凌再翻翻,发现信息到止为止了,看着最后一条信息,不免有些啼笑皆非。

    找你爸?

    找你爸干嘛啊?

    说我欺负你?

    切,别说找你爸,找你爷爷我都不怕!

    陈凌尽管如此想着,但还是不由的看了看时间,十一点还差几分,还有时间,不由就松了口气。

    只是想到和陆心宜这个几乎花痴一样迷恋自己的女人一起吃饭,头就不免有点疼。

    尽管有句俗话说得好,叫做送上门的肥肉不吃白不吃,吃了也是白吃。只是自己这一两年来已经糟蹋了不少的女人,真不敢再这么没有节制的往后宫塞人了,否则一准乱套不可。

    再说了,这世上的好女人都让自己给糟蹋了,那别的光棍怎么活啊?

    想着想着,陈凌突然就是灵机一动,赶紧的掏出电话,打给了汪镇民。

    “喂,汪大少,在哪呢?”

    汪镇民那边有点吵,不知道在开会,还是正散会,反正这厮一向不是这个会就是那个会。只听他急匆匆的回答道:“是你小子?找我有事?”

    陈凌道:“有啊!”

    汪镇民道:“什么事?”

    陈凌道:“请我吃饭呗!”

    汪镇民没好气的道:“请你吃饭?你可真有闲心!我现在忙得有时间死没时间病,天天猫在高速公路工地上检查质量,你倒是好,合作谈好后,好像压根就没你什么事似的,一次也没到过场。”

    陈凌道:“咦?我没给你派人吗?”

    汪镇民道:“派了啊!”

    陈凌道:“那我的人不好使吗?”

    汪镇民道:“好使啊!”

    陈凌又问:“那工程进展得不顺利吗?”

    汪镇民又道:“顺利啊!”

    陈凌道:“既然这样,你还要我去搞屁啊!”

    汪镇民:“……”

    陈凌又问:“哎,姓汪的,最后问你一句,你到底请不请我吃饭?”

    汪镇民没好气的道:“请你吃个毛线!”

    陈凌点点头,“行,你老小子别后悔就成!”

    说完,陈凌就挂了电话,把手机扔到床上,自顾自的下楼刷牙洗脸,調戲美女丫环去了。

    过了半个小时上来的时候,拿起手机一看,不由吓了一跳,只见上面有一百一十多个未接电话。摁开一开,全是汪镇民打来的。

    看到这厮的号码再一次在屏幕上晃动起来的时候,陈凌的脸上就露出了笑意,“喂,汪大少,你找我?”

    汪镇民在那边着急无比的叫道:“姓陈的,刚刚最后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陈凌淡淡的道:“还能是什么意思?就那个意思呗!”

    汪镇民听着陈凌不痛不痒的语气,心里更是着急,“陈凌,你二大爷的,别再钓我的胃口,赶紧告诉我啊!”

    “呃?”陈凌皱皱眉头,没什么表情的道:“我没有什么好告诉你的。”

    汪镇民破口就骂道:“我日……”

    陈凌打断他道:“再日多半下,我挂线了!”

    汪镇民一愣,立马就想起了这厮的臭脾性,遇硬就越硬,遇软就越软,赶紧的叫道:“哎,别别,别介啊!凌少,凌哥,凌大爷,我错了还不行吗?”

    陈凌问:“你错哪儿了?”

    汪镇民谨小慎微的道:“我不该说你二大爷,不该日你。”

    陈凌一脸的黑线条。

    汪镇民又赶紧的道:“哥,你就行行好,告诉我怎么回事好不好?”

    陈凌这才漫条斯理的道:“其实也没什么大事,也就有一妞约我吃饭!你也知道我这个人,虽然平时很一本正经,但要是吃饱了,难免会思淫慾,所以我估摸着自己吃饱喝足之后,很可能会忍不住陪着这妞去某个酒店开个房间谈个人生聊个理想顺便深入切磋交流一下的……”

    汪镇民闻言心里就一喀噔,怒喝道:“姓陈的,我日你二大爷,你要是敢乱来,我跟你拼了!”

    陈凌则是“嘿嘿”的冷笑两声,把电话给挂了。

    电话没一会儿又响了起来,陈凌侧是看也不看,直接就摁掉了,然后调成无声状态塞进了口袋。

    下楼和小召一起修剪了会草,喂了几把鱼,时间就接近十二点了。

    陈凌看看时间,也觉得是时候该出发了。

    叫小召去上楼拿车钥匙的时候,外面一阵汽车轰鸣,然后大铁门就被人敲得震天响。

    陈凌走过去打开门一看,发现站在门外的不是别人,正是满头大汗,两眼血红,一脸急色的汪镇民。

    陈凌笑笑,因为他知道汪大少得知自己和陆心宜相约吃饭的话,别说是在工地,就是火星,也会十万火急的赶回来的。

    “咦,汪大少,你怎么了?这大凉的天,整这么一身汗。”

    汪镇民两眼直翻白,真想冲陈凌破口大骂,可是想起这厮比自己臭不知多少倍的脾气,再加上比自己不知高明多少倍的智商,最后只能软瘫瘫的道:“哥,咱以后别这样玩成不?我真的伤不起啊!”

    陈凌哈哈大笑,“瞧你急的,我又没和她干嘛,不就是一起吃个饭嘛!”

    汪镇民急道:“现在是没干嘛,可我要是没赶到,你不就和她干嘛了吗?”

    陈凌很正经的道:“对我这么不放心啊,怎么说你也叫我一声哥,那咱们就是兄弟,兄弟妻,我怎么可以欺呢!你也知道,我的人品向来都是刚刚的。”

    汪镇民有气无力的道:“可关键的是她现在还不是我的妻啊!而且……哥,你也没有什么人品啊!”

    陈凌:“……”

    汪镇民见陈凌脸色不对,赶紧又道:“我是说英雄自陈难过美人关,哥的人品再好,也敌不过胸器啊!”

    陈凌深思一下,点了点头,“这话倒是在理!”

    汪镇民赔着小心的笑笑,像小汪子似的道:“哥,那咱们赶紧去。”

    小召这时候也拿了车钥匙下楼来了,陈凌这就驱车出门。

    汪镇民赶紧的跟在后面,一点也不敢放松,生怕跟丢了之后,头上就会戴上一顶绿帽。

    到了老厢楼的11号包厢,里面空荡荡的。

    汪镇民马上又急了,“哥,人呢?人呢?你不是说约在这儿的吗?”

    陈凌看了看表,“急什么,这才十二点十五分,还不到时间呢!”

    汪镇民这才微松一口气。

    两人坐下后,把上来问菜的服务员先支使了下去。

    汪镇民又顺势的拍起了马屁,“哥,这样的关键时刻,你还能通知我,实在是太够哥们了,你这个朋友,我没白交!”

    陈凌凑过来道:“那高速公路的事情,你再……”

    汪镇民脸色一变,趁着陈凌还没把话说全了,赶紧的打断道:“哥,你瞧你瞧,咱们这是朋友私下聚会,你怎么又说起公事来了。”

    陈凌又张嘴:“可是……”

    汪镇民一把搭住陈凌的肩膀,仿佛没开始喝,就已经开始说胡话了,“哥,你当我是兄弟,我也不会把你当契弟的,你让我来陪陆心宜吃饭,我也给你找了个水灵的妹子陪你。”

    陈凌微微皱眉,却故作淡漠的道:“要是出来卖的你还是别叫来了!”

    汪镇民忙摆手道:“哪能呢!”

    陈凌又道:“要是你沾过的也别叫来了!”

    汪镇民狂汗,“我哪敢啊,她我可沾不起,而且她还是个雏呢!”

    陈凌疑惑的问:“哦?”

    汪镇民神神秘秘的道:“而且这个女孩你也认识!”

    陈凌更是疑惑:“我认识?谁啊?”

    汪镇民笑道:“先不告诉你,一会她来了你就知道了!”

    陈凌眉目稍沉,“姓汪的,耍花样是不是?”

    汪镇民一禀,忙道:“哥,我哪敢在你面前耍花样啊,是她不让我告诉你,说是要给你个惊喜!”

    陈凌摇头道:“我最不喜欢的就是惊喜,你赶紧说,这女的是谁?”

    汪镇民被逼得没办法,正想说的时候,包厢的门却被敲响了……

    第八百四十八章惊喜中

    门开了,人还没见,声音先传来。

    “陈凌,刚刚我路过……”陆心宜扬着手里一个包装得十分精致的礼物盒走进来,显然是给陈凌准备的礼物,只是真的是半路上恰好看到买的,还是早就精心准备好的,也只有她自己知道了。

    不过这会儿,她的话只说了一半就止住了,脸上兴奋喜悦的神情也滞在了脸上,因为她看到了坐在陈凌旁边的汪镇民。

    陈凌装作什么也不知道的样子,很热情的招呼道:“陆处长,来了啊,坐,坐!”

    汪镇民也赶紧的站起来,给她拉开座椅,并给她上茶,殷勤周到得不行。

    陆心宜看他一眼,虽然什么都没说,但那表情神色却明显是在质问汪镇民:你来做什么?

    汪镇民的脸上闪过一丝窘迫,但还是撑强的编着故事道:“我刚刚从工地上回来,准备去和陈总裁商量下工程进度的事情,还没进他家门,就看到他开车出来,问了下,他说出来吃饭,恰好我也没吃,于是我们就一起来了!”

    这样的瞎话也编得出来,而且编得如此合情合理惟妙惟肖,陈凌真的很配服,在后背对他竖起了手指,中间的那只!

    陆心宜没有看汪镇民,只是盯着陈凌,淡淡的问:“陈凌,真是这样吗?”

    陈凌很想说不是,让陆心宜狠狠的收拾汪大少,可是看着他那可怜巴巴的神色,又有点不忍心,于是就点了点头。

    汪镇民见状赶紧邀功似的道:“心宜,你看,我没骗你!”

    陆心宜终于转过头来看向他,淡淡的问道:“你们什么时候勾搭在一起的!”

    汪镇民很老实的道:“勾搭上好一阵了。我和他一见如故,臭味相投,一到深城我就和他狼狈为奸了……”

    陈凌闻言大皱眉头,这厮贱得可是天上没有,地上就这一个了。

    在汪镇民滔滔不绝的夸夸其谈的时候,陆心宜则是饶有兴趣,又若有深意的看向陈凌。

    陈凌没敢迎接那仿佛灼热得能烙死人的眼神,所以只好埋头看菜单。

    汪镇民终于说完一通后,陆心宜冲陈凌问道:“陈凌,你们两个的事情真像汪大少说得那么有趣吗?”

    看着陆心宜幽怨的眼神,陈凌很是为难,心说你们扯热乎了就可以了,还搭上我干嘛呢?正犹豫着怎么回答的时候,一边的脚被轻碰一下,汪镇民连连向他使眼色。

    幸亏这厮很识相,只是用脚去轻碰陈凌,如果是用脚来踩,陈凌肯定会毫不犹站起来大声的道:“他在说谎,从你一开始进来到现在他一起在说谎!他是死皮赖脸的非要跟着我来吃饭的,因为他怕我和你吃完饭后带你去开房。”

    不过现在,汪镇民既使眼色,又讨好的向他倒茶,他就敷衍的对陆心宜道:“是啊,我和汪镇民的故事比故事还故事,可有趣了,有空得让他好好的说给你听啊!”

    陆心宜撇撇嘴,带着点撒娇意味的道:“你说给我听不行吗?他的声音我听了近十年,耳朵都起茧了。”

    陈凌既然不想吃肥肉,就有意的一推到底,顺口道:“这证明你们青梅竹马嘛!”

    陆心宜却立即撇清道:“我和他虽然可说是从小一起长大,可我跟他清清白白的,什么也没有,什么也没发生过的。”

    陈凌眉头皱皱,心说你跟我解释个什么劲啊?我可是真心不想糟蹋你!

    汪镇民的脸色却变得很窘迫,“心宜,咱们认识了那么久,就算没有爱情,也有感情!”

    陆心宜正色道:“感情是感情,爱情是爱情,我从来不会把这两者混为一谈,也从来不会搞错对象的!”

    两人的话题突向禁忌了,陈凌觉得自己电灯炮可以适时的退一退场,于是站起来道:“两位先聊着,我上一下洗手间,马上就回来!”

    不等两人反应过来,陈凌已经急忙的退出了包厢。

    反手关上门之后,陈凌不由的靠在门上呼呼的喘气,这种感情戏太纠结太复杂也太让人头疼了,自己是怎么也演不来的。

    在陈大官人的眼中,爱情其实是很简单的事情,爱就爱,不爱就拉倒,没有什么好强求的。你要真想和我好,把裤子脱了,我保证让你满意。如果你不肯,那你就没有诚意,最起麻不够爱我,那么你抬眼看看大门在哪儿?然后该怎么做,你自己懂的。

    对,你想滚多远,就滚多远!

    像是汪镇民这样,明明女人对他就没有感觉,他却企图用胆大心细来感动人家,让人家心甘情愿的给宽衣解带,陈大官人是绝对干不出来的。

    不过,陈凌并不会看不起汪镇民,因为每个男人妞的方式都不同,他不可能要求每个人的妞方式都和他一样的。

    汪镇民的习惯是软磨硬,陈大官人的习惯则是直接上。

    不肯也搞到你肯,不情愿也搞到你情愿,这就是陈凌的方式。

    不过很多时候,陈凌是不妞的,而是反过来,妞他。而且向他出手的妞一个比一个强悍,一个比一个勇猛。

    陈大官人往往就是从不肯被搞到肯,从不情愿被搞到情愿。

    面对逆推,他是完全没有半点儿办法的。

    包厢里的汪镇民与陆心宜到底聊了什么,陈凌并不晓得,因为他转了一圈现倒回悄悄打开门的时候,发现两人已经彻底陷入了沉默!

    汪镇民脸红耳赤,陆心宜则是面无表情,很显然,两人刚刚的沟通不顺利也不愉快。

    看到气氛这么尴尬,陈凌真的很想先走一步,可是这饭还没吃,他总不能饿着肚子走!

    于是乎硬着头皮打了个哈哈走进去,坐下来后问:“点菜了吗?还没点啊?那我点几个,反正这顿我买单。”

    说罢这就招手叫来了服务员,对着菜谱点了几下,一个荤,一个素,一汤,然后也不管两人同不同意,这就冲服务员挥手道:“行了,就这么多了,不够我们再叫。”

    这话纯粹是安慰服务员的场面话,因为陈大官人已经看出来了,这对男女都没什么喂口,既然如此,自己何必浪费呢!

    饭菜很快就端上来了,一个红烧肉,一个蒜蓉菜心,再加一个紫菜蛋花汤。

    在桌上发愣的一对男女看到两菜一汤后再没有其它了,这才醒悟过来。

    汪镇民首先叫起来道:“喂,姓陈的,你不是这么抠,就这样就算是请客了?”

    陆心宜也撇撇嘴道:“就是,你这客也请得太随意太没诚意了!”

    陈凌则是拿起筷子直逼红烧肉,“现在物价高,这两菜一汤就半百过了,点多了吃不完那就是浪费,不但白瞎了农民伯伯的一番心血,还糟蹋自己的钱,何必呢!”

    一对男女面面相觑,最后异口同声的应他一句,“抠就是抠,还要找借口。”

    “咦!”陈凌很惊讶的给两人摆了个相机的手势,“你们两个很有夫妻相嘛,说话的语气也一样一样的,还瞎折腾啥啊,赶紧凑一对儿得了!”

    汪镇伸手一掌拍到他肩背上,内牛满面的道:“哥,咱们认识这么久,你终于说一句人话了。”

    “呸!”陆心宜则是啐他一口,极为反对的道:“陈凌,你看走眼了,我和汪镇民是兄妹相,永远成不了夫妻的。”

    陈凌肚子饿了,也懒得管他们是做兄妹,还是做夫妻了,又或是先做兄妹再做夫妻,反正没他什么事,所以筷子疾出,比狙击还准确的对准那盘红烧肉。

    汪镇民也不甘落后,奋起直抢。

    陆心宜见两人抢得欢快,终于来了兴趣,插足做了第三者,也抢了起来。

    桌上的两菜一汤一扫而光之后,三人也已经吃饱喝足。

    陈凌打着饱嗝得意的道:“我就说,这样不多不少,刚刚好。我现在要还上一个菜的时候,你们还吃得下吗?”

    两人又一阵面面相觑,然后又很默契的说道,“i真是服u了!”

    陈凌得意得不行,突然又想一起事问,“哎,姓汪的,你不是说找个妞陪我吃饭的吗?人呢?”

    陆心宜有点生气的道:“我不是妞吗?”

    陈凌看了看她,然后道:“汪大少说的是个处女!”

    陆心宜下意识的应了一句:“难道我不是处女吗?”

    陈凌一阵眼大,汪镇民则很高兴的道:“心宜,太巧了,我也是处男呢!”

    陆心宜:“……”

    陈凌叫起来,“哎哎哎,你们少肉麻了行不行,姓汪的,我的妞在到底在哪儿?”

    汪镇民也感觉奇怪,恰恰这个时候手机响了起来,一看来电显示,他就兴奋的叫了起来,“来了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