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四百三十六章
    ??惊喜下

    汪镇民接电话的时候,不知道是信号问题,还是别的原因,自顾自的走了出去。

    包厢里也终于只剩下了陆心宜与陈凌。

    陆心宜眼神幽幽的看着陈凌,仿佛陈凌欠了她很多银子没还似的。陈凌侧是一个劲的埋头喝茶,好像刚才的红烧肉太咸似的。

    这一幕十分的有趣,陈大官人可是很少这么没底气的。

    “陈凌,你请我吃个饭,真的非要带上别人吗?”陆心宜开了口,极为幽怨与暧昧的问:“难道你怕我吃了你?”

    陈凌讪讪的应道:“我和汪镇民真的是半路上恰好遇到……”

    陆心宜打断他道:“少来,我认识姓汪的近十年,他说的哪句话是真,哪句是假,难道我分辩不出来吗?你们合起伙来骗我,以为我不知道吗?”

    陈凌老脸红了一下,“这个……”

    陆心宜问道:“陈凌,我真的让你这么讨厌吗?”

    陈凌摇头道:“没有,我从来没讨厌过你,当然,也从来没喜欢过你!”

    后一句,陈凌自然是只敢在心里说说,因为这要是说出来,那就太伤人了。

    陆心宜眼神微亮一下,因为在她看来,不讨厌那就是喜欢了,只是喜欢到什么程度,那恐怕得靠自己争取了!

    男追女,隔重山,女追男,隔层纱。

    陆心宜还不真就不信,自己的深情无法将他感动。

    她掏出了那个早就准备好的礼品盒,递到他面前道:“给你的。”

    陈凌打开看看,发现里面是一玫造型陈朴的戒指,没有花纹,没有镶嵌,只有圆润的弧形线条,入目的感觉内敛却不失高贵。

    陆心宜没有在陈凌的脸上看到喜欢或不失喜欢,虽然有点失望,但还是道:“前几次的时候,我已经注意到你的手指很修长,很适合戴戒指,这个戒指是专为男士的小指设计的,你带上看看,肯定很好看的。”

    陈凌并没有取下来试带,只是淡淡的半开玩笑半认真的问:“怎么?想包养我啊?”

    陆心宜脸上一红,因为她没想到陈凌会突然间和她开这么大胆的玩笑,心里怦怦直跳,但还是很认真的道:“如果你愿意,我就包养你!”

    陈凌哈哈一笑,“我可是很贵的,你包不包得起呀?”

    陆心宜毫不退让的道:“只要你给我机会,我肯定包得起的。”

    深城市委记的千金,自然要比市长的女儿更有魄力,所以她说这话,倒不算怎么夸张。

    陈凌见她这么认真,不敢再和她开玩笑了,把面前的戒指推回给她。

    陆心宜蹙起秀眉问:“不喜欢?”

    “喜欢!”陈凌违心的应一句,其实却是在想,我一个大老爷们,带什么首饰啊,不过为了不让她太伤心,只好婉转的道:“陆心宜,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你也知道,我是个医生,虽然不是纯外科的,但时不时的都要上手术,而带上戒指的话,会影响我的手感,所以我从来都不带首饰。”

    陆心宜虽然理解,但还是忍不住失望,幽幽的道:“就算你不戴,难道你就不能收下?”

    陈凌反问道:“既然不戴,收下又何用呢?”

    陆心宜道:“收藏什么的不行吗?”

    陈凌想了想,索性干脆的道:“陆心宜,你应该知道,有些事情,勉强是没有幸福的。”

    陆心宜一愣,神色晦黯的问:“我真的一点机会都没有吗?”

    陈凌答非所问的道:“其实我觉得汪大少挺不错的,该忠厚的时候忠厚,该狡猾的时候狡猾,尤其对你又是一往情深,始终不变,而且你们之间又有感情,相互又了解,你不选择他,那可真是你的损失啊!”

    陆心宜恨恨的道:“既然他这么好,那你选择他呗!”

    陈凌道:“我要是个女的,我肯定选他!”

    陆心宜终于败下阵来了,“爱我的人和我爱的人,我只想选择后者。”

    陈凌同情的道:“如果你真的要这样,你的爱情将会很坚难。”

    陆心宜很坚决的道:“就算坚难,我也不会后悔!”

    陈凌愣了一下,然后有气无力的问:“陆心宜,我真的很好奇,我到底有哪一点好?”

    陆心宜仔细的想了想,竟然也很茫然,“我也不知道你到底有哪一点好,但你的缺点却数不胜数,你花心,滥情,不但有很多女朋友,甚至还未婚先子……可就算你的缺点一箩筐,一无是处,但我却还是着了魔一样。”

    陈凌叹气,难道这就是男人不坏,女人不爱?

    陆心宜也跟着叹气,她原来以为女追男真的很容易,可是现在才终于明白,理想越丰满,现实就越骨感。

    想得很纠结的她,目光瞥到了那个戒指盒上,神经突然一抽筋,拿起它就直往门角的垃圾桶扔去,不过她打篮球的技术明显不行,准心失稳,砸向了门外。

    恰恰这个时候,汪镇民从外面走进来,看到有什么东西砸来,顺手就是一抄,拿到手里一看,发现是刚才陆心宜手里拿着的礼物盒子。

    打开看看,看到里面的戒指,神色变得很复杂,不过这种表情只是一闪而逝,随即扬了扬盒子道:“心宜,谢谢你的礼物,我会好好珍惜的。”

    陆心宜正要开口,却不防陈凌在桌下轻踢一下她的脚,于是话到嘴边,又给咽了回去。

    汪镇民把盒子收共裤袋的时候,他后面带着的那个小妞也终于现出身来。

    看清这小妞的面容后,陈凌就呆在了那里,半响都没回过神来。

    汪镇民指着身旁的小妞道:“嚅,陈大少,陪你吃饭的妞来了,而且是大老远赶来的。”

    那小妞嫣然一笑,冲陈凌亲腻的喊道:“大叔,好久不见了呢!”

    陈凌讪讪的道:“是啊,有一阵子没见了!”

    这个小妞,不是别人,正是在京城受了孙海馨蛊惑与陈凌大斗法的小萝莉严蓉萌。

    看着她身上背着的大包小包,还有风尘仆仆的模样。陈凌不由的问:“蓉萌,你这是刚从家里过来?”

    严蓉萌点头,很认真的道:“是啊,我专诚投奔大叔来了!”

    陈凌疑惑的问:“嗯?”

    严蓉萌道:“我考上了深城医学院,所以就来了,可是我在深城认得的人,只有大叔你,所以以后,我只能吃大叔的,住大叔……”

    “哎,你不是还认识汪大少嘛,他和你大哥可是很好的朋友。”

    严蓉萌不屑的看一眼汪镇民道:“我哥的朋友都是猪朋狗友,我才不投靠他们呢,大叔的人品是经过认证的,我只相信大叔,而且大叔是不是忘了,你答应了我,要做我的老师,我才在高考志愿上填深城医学院的。”

    陈凌哭笑不得,我上辈子欠你的。

    严蓉萌突地盯着陈凌,“大叔,你该不会是不想收留我?”

    说实话,陈凌真不太敢收留这个陈灵精怪的小萝莉,可是当着汪镇民与陆心宜的面,又不好显得自己太小气,于是就故作大方的道:“怎么会呢?不就是多一双筷子嘛!”

    严蓉萌欢喜得直拍手掌,冲汪镇民得意的道:“姓汪的,你听到了没,我都说大叔是好人,他不会不收留我的!”

    汪镇民点头,凑到她耳边低声道:“他不但会收留你,还会包养你呢!”

    严蓉萌脸红了下,瞪他一眼,回过头来对陈凌道:“大叔,你放心,我不会白吃你的,白住你的,我会交房租,会交伙食费的。”

    陈凌摆手道:“算了,那能值几个钱啊,”

    汪镇民这回得意了,冲严蓉萌道:“我说了,他会包养你的。”

    严蓉萌没说什么,反而很高兴,因为房租和伙食能免下来的话,她的零用钱就更多了。

    不过旁边的陆心宜听了则忍不住踢了汪镇民一脚,“狗嘴吐不出象牙。”

    严蓉萌刚到深城,还没吃饭,所以坐下之后就嚷嚷着肚子饿。

    对于这个小妹妹,陈凌没再像刚才那么小气,而是把菜单递给她,“想吃什么,自己点。”

    严蓉萌则是把菜单推了回来,很依赖的道:“大叔帮我点,大叔点什么,我就吃什么!”

    陈凌就只好接过菜单,点了几下。

    当饭菜再一次端上来的时候,汪镇民和陆心宜又傻了眼,因为这厮竟然又点了两菜一汤,又是红烧肉,蒜蓉炒菜心,紫菜蛋花汤。

    严蓉萌也不挑食,端起碗就自顾自的吃了起来。

    待得所有人都吃饱喝足买单离开的时候,陈凌很高兴,因为请了两顿饭,合起来也没超过一百。

    回到家的时候,众女见陈凌又带回来了一个女的,而且这次带回来的竟然是个眉清目秀,童颜**的极品小萝莉,众女不由的面面相觑,大官人的口味显然是升级了,开始向萝莉下手了。

    严蓉萌原本是有些忐忑和怯生的,可是看到陈凌家里除了女人,只有女人,而且一个长得比一个漂亮,身材一个赛一个的火辣性感,态度一个比一个的和蔼可亲,也很快就放松了下来,这个姐姐,那个姐姐的叫个不停。

    几女也很喜欢这个年纪小小,长得好看,嘴巴又甜的小姑娘,所以围着她吱吱喳喳的说个不停,亲热极了。

    陈凌见她们并没有打起来,而且还相处得很和谐,也不由的放松了下来……

    第八百五十章年终大奖上

    陈凌原本是很担忧的,因为他家里从来没进过什么千金大小姐。

    这个家的女主人苏曼儿身世坎坷,很小就开始自食其力,夏雨虽然跟着个打工皇帝一样的老爸,可从没有娇生惯养的习惯,杜蕾歆的家境虽然算是小康,但和这个家还有着极大的差距,至于金锁小召,那就更不用说了,她们从小就勤朴素检。

    不过几天相处下来,陈凌发觉自己的担心是多余的,尽管严蓉萌是严副委员长的小女儿,是真正意义上的官家千金小姐,可是她并没有娇横跋扈的习性.

    最起麻在这个家里,她还懂得尊老爱幼,以礼相恃,力所能及的事情不但不麻烦别人,甚至还主动和小召及其她女人一起承担家务活。

    其乐融融的家庭氛围,环肥燕瘦,莺莺燕燕的一般大小美女,让陈凌感觉生活从来都没有过的美好。

    这天晚上,陈凌外出和何巧晴约会回来,进屋之后,发现严蓉萌的房间里还有灯光,于是就走过去轻敲了一下门。

    “请进!”严蓉萌的声音从里面传来。

    陈凌就推门走了进去,发现严蓉萌正伏在桌案上正写着什么,“蓉萌,还没睡吗?”

    严蓉萌听到是陈凌的声音,赶紧的合上了桌上的东西,回过头道:“大叔,你回来了!”

    “嗯!”陈凌答应一声,凑过上前去看了看,“在写什么呢?”

    严蓉萌脸上微红,把桌上的本子摁得更紧,吱唔着道:“没写什么,就是随便瞎写。”

    “哦!”陈凌见她神神秘秘摭摭掩掩的,也不稀罕看,正想收回目光的时候,视线却不由一滞。

    陈凌点头道:“没问题,我和院长还算是熟悉,到时候给他打个招呼,他一定会让人给你安排好的。”

    严蓉萌高兴的道:“那就麻烦大叔了。”

    “客气啥啊!”陈凌笑了笑,又问:“蓉萌在家里住得还习惯吗?”

    严蓉萌点点头,“几位姐姐都对我很好,在这里我感觉像是自己家里一样,挺舒服自在的,就是……”

    陈凌问道:“就是什么?”

    严蓉萌道:“就是来深城好一阵了,最远就在钵兰街逛逛,也没有去其他的地方,想要出去走走,看看。可是小召姐说深城挺乱的,让我没事别一个人出去。”

    “小召说得对,不管深城乱不乱,你一个女娃子家的也不能乱跑!”

    严蓉萌闷闷的应一声,“哦!”

    陈凌见她闷闷不乐,心头一软,道:“这样,那等过两天周末了,我带你出去转转呗。”

    严蓉萌立即兴奋起来,挽着陈凌的手欢呼道:“真的吗?大叔,你真是太好人了!”

    胸前一对没有束缚的事物也在他的手臂上乱撞个不停。

    陈凌苦笑,你要是再不放手,大叔就真当不了好人了。

    偏偏严蓉萌真就不放开他,而是继续缠着他问:“大叔,深城都有什么好玩的地方啊?”

    陈凌感觉自己的血液正在不停的向下身集结,吱唔着道:“到时你看了不就知道了。”

    严蓉萌却撒娇,磨蹭着他道:“不嘛,不嘛,我要你现在就跟我说说。”

    正在这个时候,夜归的金锁正从外面进来。

    陈凌一见着她,双眼一阵发亮,上前一把抓住她就往楼上跑。

    金锁吓一跳,忙问:“大少,干嘛呀?”

    陈凌心急白裂的道:“走,加工资去,多久没给你加工资了。这次不但要给你加工资,还要给你发年终大奖!”

    笔下读,更多精彩,等你来发现哦。

    手机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