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四百三十七章
    在深城大学,学生不少,但陈凌的朋友却不多,慕容燕儿,彭靓佩,还有他的几个师兄相继离开学校之后,学校里真正能说与陈凌交好的人,仅剩下油菜了。

    现在,连油菜都走了,陈凌真真正正的成了孤家寡人。

    不然又能怎样?难道他还能与严新月做朋友不成?

    想到先后离开的慕容燕儿,彭靓佩,陈凌又不免想起另外一个女人。

    当他想起这个女人的时候,他才蓦然发现,自己已经有好久没有看到她了。

    她是谁,自然是素有火美人之称的楚欣染了。

    细细的想来,这个世上的女人虽然多,但陈凌不愿去招惹的女人竟然也不少,除了严新月与夏冰之外,竟然还有一个,那就是火美人楚欣染。

    想起楚欣染,他又不免想起她白皙,滑腻,圆润,又俏挺的臀部,过了这么久,她那个痣疮现在应该好得连个疤都没有了吧!

    有时候,陈凌确实觉得自己挺偏心,对楚欣染也很不公平,这个女人虽然颇有心机,也显得急功近利,但这也没有什么不好的。

    女人嘛,如果没有脑子光是只剩下个****,那再好看也看不了多久的。

    论起心机与城府,她恐怕还不如油菜呢!

    像是油菜这么恐怖的女人,不管她的心底到底是怎样想,最起麻表面上看来她不照样被收拾得服服帖帖,柔柔软软的!

    那,又何惧一个火美人呢?

    陈凌觉得,自己是不是应该把眼光放远一点,把征服的目光再放高一些呢?

    这样想着的时候,陈凌驾车在去学校的路上,此刻正在路上等红绿灯,眼前红灯已经灭了,黄灯闪过,绿灯已经亮了起来。只是前面的那辆敞蓬的红色跑车却并未前行。

    陈凌抬眼看去,这才发现驾车的那个年轻男人正搂着一个女人亲吻呢!

    哟,大街大巷大庭广众的表演肉麻,这一对儿的雅兴明显不浅嘛!反正离上学的时间还早,后面也没车,不愿棒打鸳鸯,又喜欢看戏的陈大官人这就趴在方向盘上精精有味的看起来。

    这男的吻技不错啊,光是接个吻就能玩出这么多姿势与花样!陈凌不由在心中赞叹。

    再看那个女的,装扮的挺时尚性感的嘛,再仔细看一眼,咦,不是那么对路啊,秀发虽然披肩,身材也勉强说得过去,可是那脸……明显是大婶级的啊!

    嫩牛吃老草,而且这嫩牛明显已经有点走火,已经探手进那老草的裙里去了。我……呸!陈凌只觉得一阵反胃,赶紧的摁了摁喇叭。

    那一对儿立即犹如受惊的小鸟般分开,女的赶紧正了正身形,整理起被弄乱的衣服,头低低的,很不好意思的模样,如果再年轻二十岁的话,这是绝对赏心悦目的。只是都这个年纪了,如此忸惺作态,就让人心寒了。

    年轻男的则是立即就要挂档踩油门,可这个时候,绿灯已经闪烁了,还没等他驶到斑马线上,红灯就亮起来了,车子只是打了个突,又停了下来。

    年轻男仿似有点恼火的回过头来,猛瞪后面的车一眼,不过陈凌那黄金版布加迪威龙是从外面看不到里面的,年轻男并没有看清坐在车里的是谁,而且这么一辆顶级版的至尊明跑,也让年轻男发不起脾气,所以就恨恨的回转过头去。

    年轻男虽然看不到陈凌,陈凌却是看清楚了男人的模样,心里不禁大是惋叹,如此好眉好貌,却不想和一大婶缠在一起,实在是可惜啊。

    不过,世风日下,人心不陈,这个年代都笑贫不笑娼了,又有谁还去歧视吃软饭的呢!要知道吃软饭可是个技术与艺术相结合的活计,不但要有才有貌有体力,还得有内涵有修养,不过这项活计要是摆弄得好了,那可是能少奋斗三十年的。

    看到那年轻男恨恨的瞪来的一眼,陈凌很想下车替这位的父母好好教育他一把的,可是想想,还是算了,他虽然是个博爱之人,但这世上不学好的人那么多,个个都要规劝其向善的话,那他还不得累死!

    绿灯亮起,红色跑车一声轰鸣,把陈凌的车抛得远远的。

    争强斗狠,陈凌已经好久不玩了,所以也不以为意,只是慢腾腾的驾着车,悠闲的往学校驶去。

    值得庆幸的是,今天上午没有严新月的课,然而不幸的是,油菜是真的不来了,座位上空空的,使得陈大官人在闲暇之余,倍感无聊。

    到了中午放学,实在感觉寂廖的陈大官人心血来潮的去了商学院的食堂,除了想见见楚欣染之外,那自然是想蹭一顿免费的午餐。

    不过当他找到楚欣染的时候,明显是迟到了,楚欣染不但已经在开饭,而且身旁还坐着个极品帅哥。

    这位帅哥的头发很洋气的梳成一倒水的模样,黑色时尚新款窄西装,内里白色紧身衣,下身一条黑色窄脚裤,脚下踩着一双人字拖凉两用的皮鞋。

    这打扮,说有多新潮有多新潮,说有多时尚有多时尚。加上挺拔的身材,帅气逼人的五官,又再锦上添花的拥有一身陈铜色皮肤,走在深城大学的校园里,确实能吸引不少花痴女生的眼球呢!

    此刻,两人正面对面,亲亲热热,眉来眼去的吃着情侣套餐呢,却不防身旁突然多了个第三者。

    “嗨,楚大美女,好久不见了啊!”陈凌也不管人家欢不欢迎,屁股一沉,就像是围旗裁判一般坐到两人中间。

    “呃,陈凌同学!”楚欣染神情有些尴尬,极不自然的笑了下,这声见外的称呼,自然是想告诉对面的那位,她和这位冒出来的程咬金同志仅仅只是同学关系。

    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哪个少女不怀春,哪个女人不希望有一段甜甜密密,美美满满的初恋呢!

    原来的时候,楚欣染确实对陈凌抱有那么一点幻想的,可是等了那么久,也不见他有什么表示,反而听到他与班上的什么神经女生,溜洋女生暧暧昧昧不清不楚,仅仅是这样的话,她也觉得没有什么关系的,像陈凌那么拉风的男人,有些绯闻也属于正常,可是当她的闺密慕容燕儿告诉她,陈凌已经是她的未婚夫时,她就彻底的死了这条心。

    四条腿的蛤蟆仅仅只有菜市场才能见到,三条腿的男人却是随手一抓就一大把。她又何必在一棵树上吊死,怎么的也要多试试几棵嘛!

    在众多的追求者中,眼前这一位是最为符合楚欣染的择偶条件的。

    金元成,硬件设施已经摆在面前了,英俊潇洒,风流倜傥嘛,一眼看去,跟本不用说话就知道是个人才!至于软件方面,斯文,儒雅,浪漫,有内涵,有品味,有修养,风度翩翩,大方得体,带出去也不怕丢人。

    除了这些方面,更为难得的是,金元成还是个外国人,拿着绿卡呢!楚大小姐虽然没有崇洋媚外的虚荣心,但是男朋友是个外国人,总比是个乡下来的土包子强吧!

    想到土包子这个词,她又无法避免的想起了陈凌,刚开始的时候,她也不认为陈凌是个土包子吗?可是乌云摭不住太阳,真金不怕火炼,这炼着炼着,他不是发光发亮了吗?然而,当她想到慕容燕儿亲口对她说的话,她又不免心灰意懒,没半点心思去管陈凌到底是金子还是包子了。

    别人都说,说曹操,曹操就来了!可是当她偶不经意的想一下陈凌的时候,他竟然也真的跳出来了!

    世事无常,果不其然。当楚欣染希望陈凌出现的时候,他一天到晚也不见个尸巴影,可是她不希望他出现的时候,他却好死不死的死到眼前来了!

    楚欣染真的想装得若无其事的样子,也努力又努力的想让自己表现得从容,平淡,自然一些,然而她不是油菜,她的演技一向都很烂。

    所以她那强装平淡的表情与语气,不但没有骗过陈凌,连金元成也蒙不了。

    这顿午饭会怎样上演,就邻桌都拭目以待……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