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四百四十二章
    各怀异心

    对于此类涉外的案件,任何机关都没有国安那么强大的说话权。

    所以尽管好心的路人在看见地上的尸体极时报了警,警察也迅速赶到现场,拉起警戒线,忙着拍照,摄取指纹……等各种现场取证。

    不过当国安派人到场要求接手的时候,警察向上级作了简单的申请汇报,便无条件的退出了此次案件,而国安的人也不多废话,直挥着人马把尸体装上车,立马就开车了。

    清洁工人被街道办喊来临时加班清理血迹的时候,蜂后也终于悄悄进入了陈凌的大宅。

    了解到清水千织在此次事件中受伤,蜂后也很是惊愕,因为据她所知,这个女人的武功已经高到了一个自己无法理解的级别,而她这样的身手也会受伤,可想而知此次暗门来的人有多么可怕。

    得知清水千织身中的剧毒并未彻底化解,随时仍有性命之忧的时候,蜂后也很是紧张。因为蜂后很清楚,陈凌出行韩国执行任务之所以能如此成功,清水千织是占有极大功劳的。

    陈凌是她得力的干将,而清水千织却是陈凌不可或缺的左膀右臂,而陈凌的损失,那就等于是她的损失,所以她了解了清水千织的情况后,第一时间便是道:“陈凌,别的事情咱们可以退一步再说,现在最要紧的是尽全力抢救清水千织的生命。你需要什么协助,尽管向组织提。”

    陈凌摇头,“我没有什么需要,如果真的需要,那就是请你务必保障我家里这些人的生命安全,我不想因暗门的事情,把她们牵扯其中!”

    蜂后神色严肃的点头,“放心,我会暗中派一队人马,二十四小时保护她们的安全。”

    之后,蜂后又向陈凌了解了整个事情的经过及种种细节。

    …………

    与此同时,深城效外的一处教堂之内。

    两名侥幸在清水千织手下逃脱的超级门徒带着血淋淋的伤口进入了地下室。

    其中一个,一进地下室便已双膝一软,倒在了地上,只剩下苟延残喘的份儿了,在四人合围清水千织,施出一击绝杀的时,他中了清水千织一拳,正中胸部!

    清水千织的强大内劲轰碎了他的心脉,回来的路上已经数渡吐血,此刻眼看是撑不下去了。

    另一个则是浑身是血,看起来极为恐怖,不过相对于那名倒在地上的同伴,他的伤就算很轻了,因为他只是一条手臂被清水千织彻底的废掉而已,修养修养,好了之后虽然是个半残之身,但还是勉强可以杀人的。

    地下室的中央,一个身着一身黑色和服的女人神色阴沉的站在那里,冷冷的瞪着两人。

    这个女人极为的漂亮与妖艳,宽大的和服依然摭挡不住她身上玲珑浮凸,山峦起伏的曲线,看到她这样的身材,想必任何男人都忍不住浮想联翩,只是如果听到她的身声,任何男人都会感觉像是生生硬了一把苍蝇似的反胃。

    “怎么回事?五个一级门徒,四个超级门徒,不但带不回来一个女人,而且损兵折将,只回来了你们两个?”

    女人开口,竟然完全是男人的声音,而是还是一个低沉,雄厚的男中音。

    倒在地上的那个超级门徒已经出气多入气少了,自然不能回答他的问题。

    另一个神色一禀,忙低头恭声道:“端木代宗主,属下……”

    他正说着,神色突地一滞,话语嘎然而止,双手捂着自己的脖子,脸色由白变红,由红变紫,由紫变黑……仿佛是有一双无形的大手正在紧紧的掐着他的脖子一般!

    仅仅是片刻之间,这个超级门徒便莫名其妙的死在了端木代宗主眼前。

    端木代宗主,自然就是端木太郞,自从清水千织受伤昏迷后,他受暗门总坛委派,完全接替清水千织在中国地区的所有事宜。

    端木太良见这名超级门徒突然暴毙,脸上骤变,沉声喝道:“暗魂!”

    黑暗中,一个带着浓郁沪杀之气的身影现了出来,他披着一身黑色的罩头斗蓬,把自己整个人都罩在斗蓬里面,悄无声息,仿佛是从地狱里冒出来的幽灵一般。

    斗蓬的帽缘压得极低,看不见他的眼睛,只能看见他的下半张脸,那半张脸是苍白的,白得十分可怖,毫无半点血色,不像是正常人类,仿佛就像棺材里爬出来的死人一般。

    暗魂现出身来的时候,和服女人虽然看不见他的眼神,但也能感觉到他阴沉,锐利,还透着浓浓杀意的目光。

    一股从心底涌起的寒意就冒了出来,使得他无法无法自控的轻颤了一下,“暗魂,你为什么杀死他?”

    被称作暗魂的斗蓬男人嘴角浮起一抹冷笑,踏前一步,伸脚狠狠的朝地上另一名还在苟延残喘的超级门徒的脖子踩下!

    “卟嚓”一声脆响,这名超级门徒也彻底的断气了。

    一连杀了两下,暗魂没有丝毫动容,声音没有一丝感情的道:“没有为什么!不过你一定要说有,我只能说,我觉得他们不配活在这个世上!”

    端木太郎被气得浑身颤抖,“混账,你怎么可以……”

    一阵风突地刮起,斗蓬如被吹起的败絮,呼地一下就到了端木太郎的面前,斗蓬之中突地就伸出了一只手……确切的说是一个爪子,皮包着骨头的爪子!

    这个爪子紧紧的锢在端木太郎的脖子上,使得端木太郎完全喘不过气,喉咙里发出“咕咕噜噜”,犹如野兽一般的声音。

    直到端木太郎的脸色由红转紫,双目几欲突出而落之时,暗魂才放开了他,极为不屑又冷漠的道:“端木太郎,你现在只是个代宗主,想要对我呼呼喝喝的,除非你真的成了宗主!在你没有完全接替宗主大人之前,我希望你对我还是客气些好,我不是暗鬼,没有那么好的脾气,也从来不喜欢人妖。”

    端木太郎捂着几乎被掐断的脖子,连声的咳嗽起来,终于喘顺一口气的时候,眼神极为怨毒的在暗魂的身上转过,但只一会儿,又恢复了原来的平静淡然,仿佛什么事也没发生过一样道:“暗魂,那现在请你说说,今晚到底是怎么回事?”

    暗魂没有感情的声音再次在地下室里响起,“我们遇到了宗主大人!?”

    端木太郎心中一惊,“什么?”

    暗魂声音愈发空洞,答非所问的道:“宗主大人真的……变了!”

    暗魂此次来深城,就因为暗门总坛收到了端木太郎的急信,声称清水千织失踪了,圣主委派暗魂前来,协助端木太郎处理中国地区内的事情,并同时寻找清水千织的下落,发现她之后立即把她带回去。

    当刚才在钵兰街的巷口里发现清水千织的时候,暗魂是如此的欢喜,因为踏破铁鞋无觅处,得可全不费功夫啊,尽管他不明白为什么宗主大人会阻止几个意欲撤退的一级门徒!

    不过当她从烟雾中急速窜出,扑向另外四名隐藏得极好的超级门徒之时,他终于意识到事情有些不对了。

    宗主大人好像完全变了另外一个人,不但认不出自己的下属,反而把他们当成敌人一般痛下杀手,尤其可怕的是,她的武功比过去更加的恐怖了。

    当清水千织成功的避过了四个超级门徒的绝杀一击,对他们毫不留情的痛下杀手之时,暗魂发现她的目光有意无意的正往自己的藏身之处看来。

    暗魂心知不妙,尽管自己藏得十分巧妙,但强大的宗主大人还是多少察觉到了自己的气息,瞧她现在如此狠绝的作派,如果真的被她缠住,自己恐怕就是凶多吉少,在迫于无奈之下,他只好趁着她在和四名超级门徒纠缠的瞬间,狠心射出六支绝门伞箭,才侥幸得以逃生。

    不过让他震惊的是,百发百中的伞箭几乎全部被清水千织劈开,只有一支侥幸射中她的臀部,而就算在中箭的情况下,她的战斗力依然不减,瞬息之间就将四名超级门徒弄得非死即残,若不是一名超级门徒在临死之前拼着最后的余地放出烟雾弹,别说是这两名超级门徒,就连他自己恐怕也得把命留下。

    想起刚才清水千织的惊险的一幕,暗魂至今仍是心有余悸,不过他也确信,清水千织在中了自己那支伞箭后,必定活不过明天日出,因为伞箭上所带的剧毒是可以瞬间致命的。

    至于端木太郎,暗魂并没有向他解释太多,因为他从心底里瞧不起这个人妖,认为这样的人妖完全不配成为一个宗主,奈何暗门的顶尖上层之中,又有实权人物支持他,所以暗魂虽然刚才就想把这人妖掐死,但最后忌惮于这位后面的那人,最终只能放过他。

    对于端木太郎后面继续不停的询问中,暗魂只是没有一点表情的道:“宗主大人的事情,我会直接向圣主禀报,你不需要再过问,对于咱们与圣教的合作,我仍会积极促成,那个想要搞破坏的外国女人,我一定会把她送到你和圣教士的手里!”

    端木太郎还想说什么的时候,暗魂的身影已经没入黑暗,消失在眼前……

    :,,ngxin!!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