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06章
    神父我有罪

    在女服务员彭小洁退出房间的时候,爱丝瞧着陈凌的脸色不太对劲,急忙问道:“怎么了?是不是又有所发现?”

    陈凌点头,然后拿出自己的手机,打开那条楚汉良发来的信息递给她,“你看,刚才那个女服务员说的那辆蓝色商务车恰好就在嫌疑车辆之中!”

    爱丝愕然,“这么巧?”

    陈凌摇头,“这不是巧,而是你的种种猜测应验了,陆心宜恐怕真的是被圣教的人给绑架了。(.paoshu8.)”

    爱丝道:“如果真的是那样,那就糟糕了!”

    陈凌脸色一白,“还有更糟的?”

    爱丝点头,“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圣教的人绑架陆心宜,肯定是要将她作为祭仪,奉献给暗门的代表,然后将她的血放干之后,再进行碎尸,切成一块块的悬挂于其家人的房屋之前,以前的时候曾经有一个小国得罪了圣教,他们就是用这种方法,把这个小国总统的妻子先奸后杀,然后再碎尸十八块,像是腊肉一样悬挂于这个总统的家门之前!”

    “等等!”陈凌打断她急急的问:“不是说只有纯东欧血种的女孩,而且是处女才行吗?”

    “那是第一次,第二次的话肯定就没有那么讲究了。咦,你怎么知道那个陆心宜不是处女呢?”

    “呃,我也是猜的。二十好几了嘛,还处女的几率是很小的。”

    爱丝不太高兴的道:“谁说二十好几就不能是处女的,我……”

    陈凌讶然道:“你就是?”

    爱丝脸红了红,吱唔道:“我不才和你讨论这个呢!”

    陈凌微汗,这个时候你倒知道害羞了,在我面前脱光光的时候你怎么就不知道呢?

    爱丝见陈凌不知声了,脸色沉沉的,心知他已经有了决定,忍不住低声问:“你真的打算一个人进去吗?”

    陈凌点头,就算没有陆心宜这一茬,他都要进去一探究竟的,这原本就是他一早提出来的计划,他先进去探清楚虚实,摸清了敌人的底细后,让爱丝率领着吴能他们发起进攻。

    现在有了陆心宜这个事情,他就更要进去看看了。

    只是吴能他们觉得让他只身一人进去,实在太冒险,所以才全力反对,不过现在看来,他们的反对是不起作用的。

    陈凌做事,一向不喜欢拖泥带水,恰恰相反,十人的雷厉风行,想做马上就要去做,所以打定主意之后,这就准备出门。

    只是临出门的时候,却仍不忘交待爱丝,“一会儿我下去的时候会再开几个房间,你让别墅里的那些人分批抵达这儿,尽快集中,随时待命!”

    爱丝点头,“行,你放心去吧!”

    陈凌下到酒店大堂的时候,看见那个彭小洁又站在柜台上了。

    只不过这次见到陈凌的时候,彭小洁眼中的傲气与不屑全都消失了,赶紧的走出来,恭敬的行礼唤道:“董事长!”

    陈凌点点头,轻哼了一声。

    彭小洁赶紧殷勤的道:“董事长,请问您有什么吩咐,或者我有什么可以帮到您的吗?”

    陈凌半开玩笑半认真的道:“我的忙你帮不上的,因为我现在正要去找神父忏悔呢!”

    彭小洁脸红了红,心说如果你想要忏悔,不必找神父的,找我就可以,主的怀抱已经接纳了很多人,未必容得下你,但我的怀抱至今仍空中,我可以宽恕你,并接纳你的。

    然而,彭小洁还在做着花痴白日梦的时候,陈凌已经大踏步的往大门走去了。

    凭着二号酒店房卡,门房果然不收他的门票就让他进去了。

    穿过大门,踏上了青条石板,陈凌很快就走到了圣坛中央的大门前,在经过那些车子的时候,他那敏感如猎犬一样的鼻子闻到了一股异样的气味,油漆味。

    仔细的看一眼那辆红色的商务车,陈凌顿时就明白过来了,这辆车才刚刚经过烤漆,车牌也有过更换的痕迹。

    原来的时候,陈凌还不太确定陆心宜的失踪案与圣教的人有关,可是看到这个被重新翻新的商务车,事实就很清楚了。

    这摆明了就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不打自招嘛!

    进入圣坛的大门,里面是一个极为宽敞的大堂,堂内设有两排方形纵柱,柱头雕刻着镂空花卉,圆顶和墙壁上绘制的精工图案,雕饰,象形文字。

    高耸的穹窿顶上绘满了宗教壁画,多为色彩艳丽的花卉图案,细长的柱身布满玲珑的雕刻,充满神秘的宗教气氛,给人以深深的震撼,使人生出庄严、肃穆、伟丽之感。

    因为窗户很多,大堂的采光也极好,窗子是用彩色玻璃镶嵌而成,在阳光的照射下,产生出强烈的光色效果,此时霞光灿烂,五彩缤纷,满目生辉。

    毫无疑问,这是一座很华丽很神圣的教堂,如果是以往,陈凌来到这里或许会生出敬仰之心,可是当他想到即将在这个大堂上上演的丑陋与罪恶之心,心里却是感觉一阵反谓。

    进入教堂中心,那里有一排排的座椅,座位上坐着三三两两来祈福与祷告的人们。

    陈凌移步侧厅,看到角落里正有一个用棕色木头做成的房间,中间被隔成两半,此时两扇门都紧闭着。

    陈凌知道,这恐怕就是用来给教徒子民忏悔用的忏悔室里。

    正在这个时候,其中一扇门开了,一个衣着华丽,富态毕露的中年女人走了出来,嘴里还道:“感谢你,神父。”

    另外一扇门没有开,只是里面却传来一个慈和的声音:“太太,希望你能有一个圣洁的生活,靠着耶稣基督,也愿神祝福你,赐你能力,打败撒旦魔鬼。”

    那阔太太拿出一叠钱放进了捐款箱,然后就带着满足的神情离开了。

    陈凌想了想,这就径直走进了那阔态离开的房间。

    坐下之后,陈凌道:“神父,我想忏悔。”

    神父的声音从隔间传来,“好的,我的孩子。”

    陈凌面色沉了下,不过还是强忍着道:“神父,我有罪!”

    神父道:“世人都有罪,我们的罪是从母腹中带来的。有罪不可怕,可怕的是不敢承认自己的罪,我的孩子,你敢来我这里承认错误,证明你还是勇敢的。”

    陈凌:“……”

    神父:“你已经认识到了自己的罪,你走出了第一步。最重要的是,要努力的改掉自己的罪。使自己圣洁。但是人是软弱的,我们靠着自己往往不能成圣,我们靠着自己往往不能改变恶习。那么,世俗的人就会寻求榜样的力量,弗兰克林,林肯,卡耐基,李嘉诚。然而他们忘了,他们也是人,他们只是在某一方面成功。而我们的耶稣基督,才是最完美的。他是各个方面都成功,他才是我们的标杆。我们只要看着标杆,直跑,才不会跑偏人生。”

    陈凌:“……”

    神父道:“我的孩子,你有什么罪,通通都说出来吧,主会宽敞你的!”

    陈凌叹气道:“神父,我的罪孽深重,主恐怕宽敞不了我!”

    神父慈祥的道:“不会的,我的孩子,我主是仁慈的,他能宽敞世人所有的罪行!”

    陈凌疑惑的问:“包括已经犯下的和即将犯下的吗?”

    神父点头道:“是的,我的孩子!”

    陈凌道:“神父,你常教导我们待人友善,既使是恶人,但我总是做不到,我觉得自己是魔鬼,因为我饶恕不了别人犯的错误。面对着这些人,我总是想打断他的腿,敲掉他的牙,杀他的儿子,干他的老婆,让他后悔自己是怎么生出来的……”

    神父听得一阵心惊胆颤,打断他道:“我的孩子,你这样想是不对的。你不可以这样复仇,应该给主的忿怒留有余地,圣经上主说:复仇是我的事,我必报复。所以你不用亲自动手,主会帮你惩罚他的。主又说:如果你的仇人饿了,你应该给他饭吃。如果他渴了,你应该给他水喝……”

    陈凌终于忍不住了,“神父,如果你的仇人要干你的老婆,那你也乖乖的双手奉上吗?”

    神父怒斥道:“那当然不,我肯定会打断他的腿,敲掉他的牙……不,阿门,我们不可以这样,我们不可以为恶所胜,反应以善胜恶,我们对他好,就是将炭火堆到他头上,主是仁慈的,主也是公平的,他一定会帮我们惩治恶人。”

    陈凌点点头,“神父,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希望你能将炭火堆到我的头上!”

    神父显然没听明白:“呃?”

    陈凌刷地窜了出去,将神父所在的那个隔间房门猛地拉开,冲进去后,一把将那坐在那里的神父摁倒在地,然后一手猛地从后背扒拉下他的裤子,待看到他的臀腰部上并没有十字架纹身的时候,这才稍松一口气,沉声道:“神父,我忍了你很久了,可是我真的忍不住!”

    年近五十的神父被他那只如泰山压顶的手紧摁着颈脖,头脸贴地,被扒拉下裤子的臀部高高翘起,一阵阵发凉,心里更是惊恐万状,却又丝豪动弹不得,只能道:“我的孩子,请你放手,请你出去,主可以宽恕你之前犯下的罪行,但主绝不能允许面前的罪恶发生,如果你一意孤行,主会惩罚你的,我的孩子,放下屠刀,立地信耶稣吧,我的孩子……”

    陈凌沉声道:“你再说一句我是你的孩子,我一定叫你知道菊花为什么那样红!”

    神父:“我的……不,这位先生,你想要做什么?你不要乱来,我有痔疮,承受不了这种激烈运动的!”

    陈凌一阵哭笑不得,伸手狠狠的在他的臀部上拍了一下,“你老老实实的回答我的每一个问题,我可以不在主的面前凌辱你。不过你如果不老实回答,我只能把你带到后门,让一班老妇女挨个凌辱你?”

    神父眼睛亮了下,“真的吗?”

    陈凌信手拆下一条比面桿还粗的窗棂,“不过在此之前,我会用这个先好好招呼你!”

    神父面色惧寒,赶紧道:“我以主的名义发誓,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陈凌道:“你是天主教的还是圣教的?”

    神父道:“我是天主教的!”

    陈凌又问:“你叫什么名字?”

    神父道:“李中胜!”

    陈凌:“你在这里多长时间了?”

    李中胜神父道:“二十年了!”

    陈凌仍是不太放心,继续质问道:“对面那个酒店以前叫什么名字?”

    李中胜神父道:“没有名字!”

    陈凌眉头一挑,目光电射,“呃?”

    李中胜神父忙道:“以前那里只是一栋两层半的旧宅老楼,那房主也姓李,还是我们这的教友,后来把房子卖给了别人,拆了翻盖成七层的大楼做酒店,刚开始的时候叫做华丽酒店,两年前听说是换了老板,然后改成二号连锁酒店。”

    陈凌见他所答无误,加上这种细节上的事情,圣教的人恐怕也不会去了解,加上他身上也没有圣教的纹身,于是放开他道:“李神父,得罪了!”

    李中胜神父疑惑的问:“你是?”

    陈凌则耳细听一阵,没有听到有脚步声靠近,这就凑到他耳边神神秘秘的道:“我是警察!”

    李中胜闻言不但没被吓到,反倒是欣喜若狂的激动道:“我的孩子,可总算把你盼来了。”

    陈凌:“……”

    还在找”无敌小中医”免费小说?

    : ””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