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12章
    教父是主教变的

    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陈凌心中那股不妥渐渐变成了不安,而且这股不安有着愈演愈烈的趋势。

    陈凌本不是个喜欢疑神疑鬼的人,可这件事情确实透着不对劲。

    那个圣教的教父到底患的是什么病,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做手术,不是说过两天第二次合作仪式了吗?在这样的紧要关头动手术,实在不是什么明智之举啊!

    这里面会不会有什么事呢?

    想到这里,陈凌不由得有点埋怨自己,如果刚才不是一味的顾着寻找陆心宜,而是肯静下心来仔细给那个什么教父把清楚脉象,探清楚他的病因病情,一切疑问不就解开了吗?可当时心里急得不行,粗粗浅浅的搭一下脉,发现他半死不活了,也懒得再去寻根问底,直接就扔下他走了。

    如今细细想来,自己实在是太粗心了。

    抬眼再看看对面,救护车,警车从教堂门口进进出出,陈凌不知道蜂后有没有离开,但还是抱着一线希望的下了楼,疾奔向对面。

    走到门口,挤开凑热闹的人群,看到里面警戒线里,三两成群的警察还在给被营救出来的人质做着笔录,其中有一人特别激动的对警察道,“……我的孩子,麻烦你,请你进去再认真找一下,我的主教在里面的,他真的在里面的……”

    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不用看都知道是李中胜神父了。

    那警察有些无奈的道:“神父,我们已经找过了,里面真的已经没人了,一个人都没有了!”

    李神父焦急的道:“不可能的,主教就在里面的,下午的时候我在地下室出来的时候还和他说话聊天来着……”

    那警察见他情绪激动,这就道:“神父,你冷静一点,先坐下休息一会儿,我和伙计们进去再找一下。”

    李神父失神的跌坐到一旁,愣愣的看着圣坛的大门。

    “……神父,神父……”

    隔着警戒线,陈凌一连唤了几声,李神父才回过神来,看到陈凌的时候,先是一喜,接着又是一愣,因为他想不明白这个主导着整个营救行动的便衣警察怎么会被挡在警戒线外,不过看见陈凌在向他招手,他也只好走上前来。

    陈凌把他拉到一边,低声的问:“神父,怎么回事?谁不见了?”

    李神父道:“主教,是我们主教不见了!”

    陈凌疑惑的问:“他会不会是被杀了?”

    李神父摇头道:“不会的,我下午三点多的时候还在地下室,主教还跟我说话,并告诉我,主一定会派使者来打救我们的。”

    陈凌心中一动,忙问道:“你的主教是中国人,还是外国人?”

    李神父道:“主教可是教廷下派来的,当然是外国人啊!”

    陈凌又急声问:“他多少岁?”

    “四十来岁啊!”李神父回答一句,忍不住问:“你问这个干嘛?你是不是见过他?”

    “我可能是见过!”陈凌不太确定的说了一句,赶紧的继续问道:“你们的主教是不是金色卷发,挺短的,碧眼,带眼镜,没有留胡子?”

    李神父摇头,“不,金发不错,不过不是卷的,是直的,头发也有点长,他也不带眼镜,而且留着络腮胡子,看起来很粗犷的。你在地下室是没有见着他吗?”

    陈凌摇头,同时也有点兴味寡言的意思,因为他原以为躺在床上的那个中年男人就是李神父的主教。

    看着萎靡不振的李神父,陈凌正想说两句什么来安慰一下他,可就是这个时候,他突然想起了一个很特别的状况。

    对,味道!

    他在冲进地下室那间刚做过手术的房间时,曾闻到房间里有种很特别的味道。

    房间里因为刚做过手术,弥漫着一股还未散尽的血腥味。

    也因为两个穿白大褂的大汉曾在房间里不停的向外开枪,所以血腥味之中还夹着未散尽的硝烟味。

    尽管这两种味道都很浓郁,但房间里却还有股更浓的气味,那股气味相当的特别,有点臭,有点焦,又有点香,似香水,又似药水,很奇怪的味儿!

    如果是未穿越之前,陈凌就算再精明也说不出这股味儿是什么的,可是穿越之后,尤其有了苏曼儿姐姐之后,他就知道这是什么味了,这是烫发用的药水味,因为有一次,苏曼儿心血来潮的跑去烫花,回来之后头发上就弥漫着这么一股味儿,整一周都没有散去,熏得陈凌都快吐了。

    房间里既然有这股味儿,那就说明有人烫过发?而且还是刚烫过?

    如此一想,陈凌的心里就“喀噔”响了一下。

    头发是直的,可是烫卷。

    没有近视的,也可以硬戴上一副眼镜。

    留着大胡子,那就更简单了,刮胡刀一剃,什么络腮胡子都不见了?

    那么……李神父的主教被调包成了圣教的教父,而教父则装成主教的模样趁乱溜了?

    不,事情恐怕不只这么简单呢!

    陈凌越往下想,越是心惊,赶紧的掏出电话打给了蜂后。

    “头,你在哪儿?”

    “我在省人民医呢!”

    “在省人民医干嘛?”

    “当然是带伤号过治伤啊,你以为我闲得三更半夜跑来参观啊?”

    “那个圣教的教父呢?”

    “也在这里,正在重症监护室呢!刚推进去,医生说要检查他的伤口呢!”

    陈凌闻言大惊,“不,让他们别碰!千万别碰!”

    蜂后愕然道:“为什么不能碰?”

    陈凌道:“那个教父有古怪,他的伤口也有古怪……哎呀,我说不清楚那么多,你赶紧阻止他们,让他们别碰他。”

    蜂后为难的道:“可是他们进去了啊!”

    陈凌道:“那你也进去啊!”

    蜂后道:“可是门关上了啊!”

    陈凌终于急了,大吼道:“你狗日的不会砸门啊!”

    蜂后没想到陈凌会突然间大发雷霆,被吓了一跳,可是她也很清楚陈凌的为人,如果没有特别情况,绝不会这样大吼大叫的。

    沉吟一下,当即立断的后退两步,然后就猛地冲向重症监护室的大门,一脚就把门给踹开了。

    看着一班围在病床前正目瞪口呆的看着她的一班医生,蜂后的脸上也是一窘,不过她并没有解释,而是急急的来到了那个教父的床前,看到医生还没开始动伤口,心里稍松,忙对着电话道:“陈凌,我进来了,正站在这个教父的病床前。”

    陈凌一边急急的朝自己停在马路对面的车子跑去,一边道:“好,现在你镇定点,听到我话去做!”

    蜂后道:“好,我听着!”

    只是陈凌的下一句话一说出来,蜂后却没办法镇静了。

    “头,你听着,把他的裤子给我扒了,看他的屁股!”

    “啊?”蜂后当场就傻眼了。

    陈凌竟然叫她做这样的事情,别说是她没蛋,就算是有,也无法淡定了!

    “陈凌,你没搞错吧?这可不是玩的时候!”

    “都什么时候了,我哪有心情跟你玩啊!”陈凌这个时候已经跳上了车,一边发动引擎,一边急声道:“这件事非同小可,你别跟我咯嗦了行不行,男人的**你都见过了,何况只是屁股!”

    蜂后弱声辩解道:“可我只见过你的!”

    陈凌狂汗,“那我现在批准你看别人的行不行?赶紧扒了看一下吧,我的姑奶奶,当我求你了!”

    听到陈凌这样说,蜂后心知事态紧急,当下也顾不得那么许多了,就在一班医生瞠目结舌的情况下,一把扯下了那个教父的裤子,然后去看他的屁股。

    “我,扒了,看到了。”蜂后语气十分生硬的道。

    “看到了什么?”陈凌急声问。

    “扒了裤子还能看到什么,当然是白花花的屁股啊!”蜂后又羞又恼的吼一句。

    “除了屁股还有什么?”

    “还有蛋!”

    “……”陈凌方向盘一滑,差点没往街对面撞过去。

    赶紧的扶稳方向盘,摆正了方向之后,他才道:“他的臀腰部有没有纹身,十字架纹身,黄色的!”

    蜂后垂眼再看一下,大声道:“别说十字架,毛都没一根。”

    陈凌心里“喀噔”又是一下响,喃喃自语道:“mb,这下完了!”

    蜂后急忙问:“怎么完了?”

    陈凌道:“这个人不是圣教的教父,而是教堂里的主教,你去闻闻他的头发,是不是有烫发药水的味道!”

    蜂后道:“不用闻!”

    陈凌疑惑的问:“为什么?”

    蜂后:“整个房间都是他头发上的药水味,我都快被熏晕了!”

    陈凌这下软瘫瘫了,语气凝重的道:“你们现在谁都别碰这个病人,赶紧的让医生通知放射科,让他们给他照床边x光心胸部平片,斜位片,侧位片。”

    “为,为什么啊?”

    “干!”陈凌急不可耐的吼道:“你哪来那么多为什么啊,照做就是了!”

    蜂后被吼得一愣一愣的,想发作偏偏又发作不出来,最后只能“嗯”的应了一声。

    陈凌却还是不放心的交待道:“记住,从现在开始,谁也别去碰他,谁也别去接近他,听到了吗?”

    蜂后憋屈的道:“听到了!”

    (本章完)

    还在找”无敌小中医”免费小说?

    : ””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