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14章
    又见炸弹

    在被当作是教父的主教的胸部平片上,大家看到心脏位置旁边赫然有一个类似闹钟大小的金属特体,呈椭圆型,边缘上有好几根电线,直接连着心脏。(paoshu8)

    icu的一个医生失声问道:“这,这是什么?”

    旁边的一个主治医师道:“会不会是心脏起博器?”

    又一个医生附和的点头道:“有这个可能。”

    icu的主任程卫星却摇头不绝道:“不,我曾经在心外科呆了很长一段时间,各种心脏起博器都见过一些,人体心脏起搏器不可能有这么大的,而且位置也不对,一般应该安置在左侧锁骨下方!你们看它这个东西,直接就装到心脏旁边,心脏博动的时候几乎就顶着它,再菜的心外科医生也不可能犯这种常识性的错误,这个东西肯定不是起博器,而且装在这里,也是别有目地的!”

    另一个医生也赞同的道:“对啊,起搏器一般只有两根连接线,可是你们看他这个,总共有近十根呢,而且这东西外面虽然像个铁蛋,可是里面却有一块极为精密的电路板,这能是起博器吗?”

    又一个医生道:“如果不是起搏器的话,那会是什么呢?”

    听着一班医生的争论,陈凌心里一阵叹气,这些医生还是太善良太天真了,远不知道人世界的险恶啊!

    看着陈凌凝重的神色,蜂后的心里直打突,凭着职业的敏感性,她觉得这个东西绝不寻常,而出自圣教教徒的手,恐怕就更不寻常,尽管已经隐隐有所怀疑,但还是忍不住低声问道:“陈凌,那是什么?”

    陈凌把她拉到一边,悄声道:“头,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咱们可能是中计了,那个圣教的教父给我们来了一招李代桃僵,不但用这个主教来替代他而逃之夭夭,甚至还设了一个局,在这个主教的身上装了炸弹!”

    蜂后心中一沉,失声道:“这真的是炸弹?”

    她的声音无法自控的高了一些,所以这话顿时就落入房间里所有人的耳朵。

    此言一出,全场皆惊。

    原本围着病床的一班医生几乎是齐刷刷的后退几步,被板砖与鸡精卜树贵原来只是愤怒,可是听了这话却不免心惊,只是随后一想,却又十分的鄙夷!

    如今太平盛世,国泰民安,人体炸弹这种事情只能是电影或里发现,哪会在现实中发生呢!

    想到这点,卜树贵就冷笑道:“哎,我说你们别在这里妖言惑众,造成大家的恐慌了。”

    陈凌懒得搭理他,对蜂后道:“妮莎小姐,事关重大,你赶紧通知拆弹专家和防爆专家来确认,并且赶紧组织医院的人员疏散!”

    带着一脸不屑与鄙夷的树贵闻言立即就大喊大叫起来,“姓古的,你说什么?你让我们医院疏散?你以为我们这里是你省附属医那种小医院吗?这是你说疏散就能疏散的吗?你知道我们这里有多少病床?现在住着多少病号?有多少家属?又有多少值班的医生护士吗?”

    陈凌摇头,淡漠的道:“不管有多少,全都赶紧撤出去,不但是这所医院的人,就连医院周边一公里内的居民,也得全部撤离。”

    卜树贵咆哮起来,“这么多住院病号,重的,轻的,数不胜数,你一个小小住院医,轻飘飘的说一句这玩意儿是炸弹就是炸弹,你说撤离就撤离,你以为你是谁啊?”

    蜂后道:“卜院长,你别激动,古医生只是怀疑这东西是炸弹,能不能确定,还得防爆专家与拆弹专家过来才能确定。”

    卜树贵大声的道:“我不管这个病人身上的东西到底是什么,现在,我命令你们,立即带着这个病号离开我们医院!”

    我命令你们?

    又是一句我命令你们!

    蜂后这下再有容人之量也忍不住动怒了,没好气的回一句,“卜院长,你没资格命令我们!”

    尽管蜂后十分不满意卜树贵这种呼呼喝喝的态度,不过她却不得不承认,与其让全医院这么多人撤离,那还不如带着这个病号离开,这样还更稳妥,安全系数还更高。

    “古医生,你看我们是不是带他离开这里……”

    陈凌摇头打断峰后的话,“这恐怕不成,据我所知,圣教的人要么不装炸弹,要装就一定是极为精细与复杂的炸弹,例如明公广场那三枚,其中有一枚炸弹,拆弹专家仅仅只是碰了一下装炸弹的位置,还没看清楚炸弹是什么样儿的,炸弹就炸了,所以轻易不能再去动他!如果影响了炸弹的平衡装置,那随时都可能爆炸的。”

    蜂后反驳道:“可是刚才我们把他带来的时候,不是什么事也没有吗?”

    陈凌依旧摇头,“刚刚没事,那是你们运气好,绝不可能代表下一次搬运也会没事,而且不夸张的说,刚刚不但你们已经在鬼门关外徘徊了一圈。难不成你们还想再冒一次险?”

    蜂后唯之语塞,与自己的一班下属面面相觑。

    陈凌继续又道:“再另外,你们看这个东西,它不但有电路板,而且有电线,线头几乎全都缠绕在心脏上面,有两根甚至是没入心脏的,那么如果这真的是一枚炸弹的话,那它肯定是靠着心脏跳动时产生的动力或能量来维持着平衡的,如果病人的心脏跳动一停止,这颗炸弹恐怕就会爆炸,而且你们来看这个患者的生命体征,他显然已经接近垂危,如果我们不马上给他进行治疗,而是将他搬进搬出的话,我敢说他出了这个病房,随时都可能断气,而他一断气,炸弹肯定就要爆炸!”

    众人闻言,心中一阵阵巨寒,如果一切真的如陈凌所猜想的那样,那么唯今之计,只能是全体撤离了。

    正当两人争吵不休之际,在教堂那边负责总指挥的市局局长朱大常在接到消息后,也已经领着楚汉良等一大批刑警急急的赶到了省人民医。

    卜树贵一看到身着正统警服前来的一班警察,顿时就像打了鸡血似的兴奋起来,立即强硬的挣扎起来,并且再度大喊大叫,“阿sir,阿sir,救命啊,救命啊,他们非法禁锢我,他们要谋财害命啊。”

    陈凌闻言一阵狂汗,你干脆说我们想強姦你得了!

    朱大常见状,不由的皱眉问:“这是怎么回事?”

    押着他的鸡精与板砖便你一言我一语,极快的把事情经过说了一遍。

    尽管卜树贵不时的高声反驳,但朱大常还是立即明白了事情经过。

    不过还没等他出声斥责,一旁的楚汉良看见卜树贵在这样的紧要关头,竟然还大喊大叫不停,火早就窜了起来,这会儿见他还是没完没了,终于再忍不住了,上前一个大巴掌就扇到了他的脸上,怒吼道:“都人命关天了,你还在吱吱歪歪的瞎嚷嚷什么?”

    “你,你……”卜树贵一手指着楚汉良,一手捂着被打的嘴角,随后又像个泼妇似的撒开喉咙大叫起来,“警察,打人了,警察,打人了啊!”

    楚汉良不比得蜂后他们那么多顾忌,他这个野兽刑警可是出了名的暴力与狂妄的,所以在卜树贵喊叫的时候,他又一巴掌刮了过去,把卜树贵另一边嘴也打得肿了起来,“喊啊,继续给我喊啊!”

    “你,你……”

    楚汉良又扬起了大巴掌,卜树贵就蔫了,“你”了一半就哑了声。

    楚汉良大喝道:“来人,把这个人押下去,告他阻碍公务。无关人等,通通给我出去,拉开警戒线,不让要乱七八糟的人再踏入这个病区。”

    两个警察立即扑上来,一下反拧了卜树贵的胳膊,把他给压了下去。其他的警察也赶紧的把一班医生给请了出去。

    朱大常虽然佯装责怪的瞪了楚汉良一眼,不过事态如此严峻,也必须得出动这样粗鲁兼雷霆的手段不可,否则被姓卜的这样闹下去,什么时候才能安静,所以只是看了楚汉良一眼,并没有说什么。

    在清了场之后,朱大常与蜂后及陈凌三人匆匆的交换了情况。

    朱大常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没敢有丝毫怠慢,赶紧的就让爆破专家前来确认。

    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那三个爆破专家对照着x光照片研究了一小会儿,当场便确认这是一枚炸弹,正如陈凌说的那样,不但精密复杂,而且爆炸的威力极大,一点也不逊色于明公广场的那三枚!

    也就是说,如果这枚人体炸弹爆炸开来,这栋楼会被彻底摧毁,这栋楼的人将全部无法幸免,不但如此,就连周边的大楼都可能无法避免被爆炸冲击波所波及。

    意识到明公广场的惨烈一幕很有可能会历史重演,朱大常全身都冒出了冷汗,当机立断的下令进行紧急疏散……

    (本章完)

    还在找”无敌小中医”免费小说?

    : ””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