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16章
    不是办法的办法

    炸弹不能拆除,这就意味着这个主教只有死路一条。

    现在这样,谁也不敢搬动他,这也意味着这栋大楼将给他陪葬。几人束手无策正在发呆的时候,一直关注着心电监护仪的刘诗雅脸色骤变,急声道:“医生,病人的血压下降了,心率也不稳了。”

    陈凌闻言一惊,看看心电监护的屏幕,发现病人的生命体征直剧下降,要知道他的心跳频率直接影响着炸弹的稳定,他的心跳要是停止的话,不但他自己会死,就连这个手室里的人也要跟着给他垫尸底,所以陈凌这一惊非同小可,赶紧的下医嘱,“肾上腺素0.25毫克心内注射。”

    刘诗雅赶紧的遵照医嘱,递上了药物。

    心内注射的同时,陈凌又急急的道:“老师,建立静脉通路,双管齐下,一路输血,一路抗休克。”

    严新月点头,立即执行起来……

    三人手忙脚乱的一阵抢救,病人的生命体征总算是平稳了起来,只是谁都知道,这只是权宜之计,如果炸弹不尽快取出,手术不尽快结束,这个天主教堂的神职人员将很快去见他的天主。

    惊心动魄的忙乱过后,陈凌急声的问那两个拆弹专家,“二位,真的没有办法好想了吗?”

    其中一个拆弹专家道:“我们一般拆除炸弹,会在引爆装置上下手,从电路上找到其中主要的导线,从而剪断,进行排除。可是你看,引爆装置被炸弹裹在里面,从里面伸出来的线总共有二十二根,红黄蓝黑各六条,根本无从查看引爆装置的电路,如果你想强硬穿过炸药去查看,炸弹已经炸开了。可如果不看,你又无法分清楚哪几条才是主要的导线,肓目的乱剪,炸弹就会爆炸。所以这个炸弹是不能拆除的。”

    另一个拆弹专家道:“古医生,你看这边,它从里面伸出来的引线全都缠绕着心脏大动脉,也就是这,这个炸弹是靠着心脏的博动来维持着它的平衡,病人心脏跳动的频率高于一定值或低于一定值,又或者是停止跳动,炸弹的平衡装置就会失衡,然后引发爆炸,它的精密与复杂程度,远超出我们的预计,我敢说,这个人在给病人安装炸弹的时候肯定在反拆反爆这一环节上下了大量的功夫……”

    陈凌摆手打断道:“这些情况我已经知道了,我现在就想知道你们到底有没有别的什么办法好想?”

    两个拆弹专家互顾一眼,最后均是摇头叹气。

    陈凌与严新月等三人见状,均是大失所望,几颗心也相继沉入谷底。

    不过,陈凌还是不死心的问:“真的没有一点办法吗?”

    两个拆弹专家再次摇头,而其中一个在摇头之余,又有点不太确定的道:“我是没有办法了,不过我那个退休的导师或许有什么办法也不一定,毕竟他拆了近三十年的炸弹……”

    陈凌眼前一亮,急声问:“现在还活着?”

    那拆弹专家微汗一下,点头:“是的,不但活着,而且身体健康。”

    好嘛,不用再说什么了,这个专家的导师肯定是个极为厉害的角色。

    为什么?

    拆了三十年的炸弹,都没被炸死,而且至今还活着,那还不能证明他的成功吗?

    陈凌急急的催促道:“那还等什么,赶紧的打给他啊!”

    那个拆弹专家赶紧的脱开了防护服的头罩,摸出手机来打给了他的导师。

    电话接通了,这名专家赶紧把眼前的情况及看到的炸弹模样细细的对他的导师说了一遍。

    然而很不幸,他的导师也没见过这样的人体炸弹。

    在这名专家失望的冲陈凌摇头,就要挂上电话的时候,却听他的导师又道:“虽然这样的炸弹我没有见过,但是这样的引爆装置我却是极为了解的。”

    那名专家闻言,赶紧的摁下了手机的免提键,让手术室里所有的人都能听到导师的声音,“老师,我的同事和医生都在这里,麻烦你给我们详细的说说这个引爆装置好吗?”

    手机响起了一把苍老的声音,“这是一个复杂精密且敏感的装置,要详细把他的结构理论都说清楚,那是三天三夜都说不完的。你们只要记住一点就好,这个引爆装置的平衡系统是可以替换,而不会叠加。”

    陈凌急忙问,“什么意思?”

    那老人道:“就是这样的意思,如果你不懂,问我的学生吧!”

    陈凌看到那名拆弹专家:“这……”

    拆弹专家还没说话,电话里又传出他导师的声音,“好了,很晚了,我约了女朋友出去喝夜茶,祝你们好运吧!”

    众人:“……”

    电话断了之后,陈凌赶紧的追问道:“你老师说的是什么意思?”

    那拆弹专家道:“还能是什么意思?老师风流成性,人老心不老,六十多了,谈了个二十多的女朋友,一会儿又要出去风流潇洒呗!”

    陈凌狂汗,“谁问这个了,我说的是他说那个爆炸装置可替换什么的?”

    “哦!”拆弹专家恍然,忙道:“老师的意思是,如果我们能找到另外一颗差不多大小,差不多频率的心脏,是可以替换,而且不产生叠加效果的。”

    陈凌仍听得一头雾水,忙道:“能不能再详细点?”

    那拆弹专家只好耐着性子道:“是这样的,我是说假如还有一个人,我们剖开他的胸腔,露出他的心脏,让他的心脏保持和眼前这个病人一样跳动频率,那么我们就可以外接的手段,在原来的平衡装置基础上再造一个平衡装置,而这个外接的平衡装置与原来的平衡装置是不会冲突,也不会产生叠加效果的。这是……嗯,一个很复杂的电路原理,反正你知道是这么回事就行了!”

    另一个拆弹专家立即就问道:“那你从哪找来这么一个人替换这个病人呢?而且就算真的有人愿意替换他,可是用另一个人的死来换这个人活,我们可以这样做吗?”

    之前那个拆弹专家道:“如果这个用来替代的人跟本就不配活着呢?是一个罪犯,是一个即将枪决的死刑犯呢?”

    另一个拆弹专家怒道:“就算是死刑犯,那也不人道。纵然是犯人,他也有自己的尊严。他也有权利选择死法。”

    在两人争论不休的时候,陈凌也头痛得不行!

    办法,好像是有了!只不过是个不是办法的办法!

    用另一颗心脏来代替这颗心脏。

    用另一条命来换取这条命。

    这样的生意可以做吗?划算吗?值得吗?

    当他无法决断,抬眼看向严新月,征询她的意见的时候。

    严新月却十分坚决果断的道:“以心换心,以命换命,这是绝对不行的,我们是医生,不是生命仲裁者,我们没有权利决定别人的生死,哪怕是死刑犯也不行。”

    陈凌听到最后,心中突地一动,脑际好像掠过了什么东西,赶紧的问道:“你刚刚说什么?”

    严新月冷声道:“我说绝不能用人来换人,用命来换命!”

    陈凌突然裂开嘴,龇着牙笑了起来,那笑容看起来依旧俊逸迷人,只是这个时候却让人感觉邪气,有种阴森森的感觉。

    严新月心里寒了下,“你笑什么?”

    陈凌笑容不止的道:“我有办法了!”

    (本章完)

    还在找”无敌小中医”免费小说?

    : ””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