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17章
    一剪定生死

    看到陈凌诡异又自信的笑容,大家均是感觉奇怪。

    严新月忍不住就问:“你有什么办法?”

    陈凌笑而不语,很得意的把头斜斜抬起45度,摆出自以为最帅的姿势。

    刘诗雅见状就不由嗔骂道:“医生,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情装酷呢!”

    严新月也急声骂道:“我看你是太久没挨戒尺,皮痒痒了是吧?”

    陈凌心中一禀,赶紧道:“各位,如果以人换人,以命抵命,那肯定是不行,可如果换的不是人呢?”

    刘诗雅与两个拆弹专家还不知所以然,严新月的心中已是一动,“你的意思是?”

    陈凌道:“我们可以拿别的东西来替代啊!”

    严新月急巴巴的问:“例如什么?”

    陈凌好笑的问:“老师想不到吗?”

    严新月道:“我想不到!”

    陈凌:“猪!”

    严新月怒了,沉声道:“你再说一次!”

    一见她的语气神态,陈凌就汗了一下,忙解释道:“老师,你误会了,我不是说你是猪,我是说用猪来代替。”

    严新月恍然,“呃?”

    陈凌道:“老师,你说过,在所有的动物之中,猪的器官系统是最接近人的。所以如果真的可以替换,而又不能用人,那我们何不用猪来替代呢!”

    严新月说得没错,谁都不是生命仲裁者,谁都没有权利决定谁的生死,可是谁都要吃猪肉的。

    如果一头猪除了能给别人吃肉外,还能挽救一个人的生命,那这头猪绝对算是死得其所的。

    刘诗雅第一赞同的点头道:“医生太棒了,我觉得这个办法可行,猪又不是人,猪又没有思想,我们每天都得吃猪肉呢!”

    众人听了微汗,猪要是人要是有思想的话,那不成猪八戒了吗?

    见别人都点头,严新月却沉吟不语,陈凌就问:“老师,你觉得可行吗?”

    严新月道:“行是行,可问题是猪心和人心还是有一定区别的,想要将两者替换,除了必须有两位专家全力配合外,还必须给猪做一定的准备。这可需要相当的时间,我怕病人等不起啊!”

    陈凌道:“事在人为,我们尽全力就是。”

    严新月想了想,冲陈凌点头道:“既然你想试,我就陪着你。”

    刘诗雅道:“我也陪着你。”

    两个拆弹专家看着两女眉目含春,情意款款的看向陈凌,心里一阵阵的感叹:为什么都是高富帅的,我们这些丝吃神马?

    只是。主意虽然已经决定好了,可是猪呢?猪在哪里?

    当刘诗雅把这个疑问提出来的时候,陈凌立即就掏出了电话,命令新锐锋集团上下,立即以最快的速度送一头又高又大又肥的肉猪过来省人民医。

    ………………

    陆天明,向思平,朱大常,蜂后等领导正焦急的观望着省人民医大楼,他们和所有人一样,半点儿也不希望大楼里传出爆炸的冲天火光。

    这是深城,是国际大都会,这样的爆炸,是大家都伤不起的。

    只是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那栋大楼虽然依旧灯火通明,却是死一般的沉静。

    凝重又紧张的气氛从外弥漫至今,使得所有人的心里都沉沉的感觉十分的压抑与难受。

    蜂后尤其的忧虑与紧张,因为对面那栋大楼里,不但有垂危的病人,即装爆炸的炸弹,敬业的拆弹专家,无辜的女医生女护士,还有她甘愿为其張开双腿的男人。

    此时此刻,如果可以替代,她真的很想冲进大楼里,把那个已经在她身体留下快一罐装可乐瓶东西的男人换出来。

    然而,她虽然是一个情报分部里至高无上的领导,但她不是拆弹专家,她也不是医生,她无法替代陈凌,所以她只能无奈的看着,焦急的等着。

    正是在这个时候,外面传来了“嗷嗷”的一阵嚎叫声。

    猪?众人一听到这个声音,脑中立即就浮起了这念头。

    刷刷的转过头来,定睛看看,可不是嘛,在黑鸦鸦的人群外面,六七个大汉抬着一个铁笼,笼子里装着一头肥大的肉猪。

    那头猪在深更半夜之际看到这么多人,不知是惊恐还是兴奋,嗷嗷的叫得可欢了!

    陆天明微微皱眉,目光看向朱大常。

    朱大常耳聪目明,哪用得他作指示,立即就吩咐一个下属道:“去,看看到底怎么回事?”

    没多一会儿,下属回来了,对朱大常道:“局长,外面那几人自称是新锐锋集团的员工,他们受古医生所托,送一头肉猪进去省人民医,据说是手术需要!”

    此言一出,大家面面相觑,均是莫名其妙,做手术需要用到头牲?你这做的是什么手术啊?

    尽管大家都不明白陈凌要这头猪做什么,但既然是他需要的,那就自然要他需要的道理,所以陆天明立即就对朱大常道:“找几个人去帮忙,尽快把猪送进去。”

    朱大常朗声应道:“是!”

    接着,这位局长大人就亲自带领着下属迎出去帮忙。

    仅仅是三十分钟不到,肉猪就送到了省人民医住院大楼手术室的门前。

    陈凌出来的时候,看见站在肥猪旁边的朱大常,当即就乐了,因为朱大常又白又胖又圆,那头猪也是又肥又大又圆,咋一看,还以为是两兄弟呢!

    无聊的乐一下后,又看到旁边一脸紧张与牵挂的蜂后,以及后面神色紧张的一班警察与黑社会,赶紧的敛起心神,对众人道:“得,既然你们都来了,那就都别走了!”

    此言一出,众人都吓了一跳,他们只是送猪来的,可不是来陪葬的啊。

    不过陈凌既然这样说了,新锐锋集团那班已经从良的黑社会自然是不敢开溜的。而朱大局长已经率先进去了,后面那班警察也只能硬着头皮跟进去。

    陈凌指挥着众人,让他们先给猪洗了个澡,又全身消了毒,最后才让他们把猪抬上一辆手术车床,固定好,这才自个推着它进入手术室。

    不过进门之前,他还是回头看一眼均是一身猪臊儿味的众人,交待道:“行了,你们能做的都做了,接下来的事情你们也帮不上忙,全都退出去吧!”

    “让我留下吧!”朱大常赶紧的道,但一迎向陈凌凌厉的眼神,又赶紧向那些只看书从不留言的丝一样弱弱的道:“……我只看看,我绝不发表意见。”

    陈凌好笑的问:“你不怕死吗?”

    朱大常神色一禀,但身边却响起了一个清脆的声音,“我不怕!”

    陈凌看一眼朱大常身边神色坚毅绝决的蜂后,叹口气道:“好吧,你留下,朱局赶紧的领人撤出去!一有什么风吹草动东瓜豆腐我就会通知你的。”

    朱大常狂汗,如果真有什么东瓜豆腐的话,你恐怕已经完了,哪还能通知我呢?

    陈凌见他仍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摆摆手道:“什么话都别说了,我的时间很宝贵,没功夫跟你咯嗦了!”

    大家闻言又是一汗,你没功夫咯嗦,还能咯嗦那么多啊?

    朱大常见陈凌领着蜂后推着那头猪急匆匆的进了手术室,也只好无奈的带人退出了大楼。

    进入手术室,陈凌朝边上的一个角落指了指,蜂后会意,立即乖乖的站到指定的地方去了。

    把猪推上前去后,陈凌急忙的问:“老师,病人的情况怎么样了?”

    严新月神色凝重的道:“目前还算可以,但手术的时间已经太长,恐怕已经撑不了多久了!”

    “我知道了,我会尽量争取时间!”陈凌说着,转而看向两个拆弹专家,“两位,也开始吧,这个病人能不能保得住,这栋大楼能不能保得住,我们能不能保得住,就全靠大家了!”

    两个拆弹专家郑重的点头,这就分头忙碌开来。

    其中一个打开了自己随身携带的工具箱,找出长约50公分的各种电线二十二根,削头去尾,极为快速的忙碌准备起来。

    另一个拆弹专家侧在严新月的帮助下,小心翼翼夹出炸弹上爆炸装置连接着心脏大动脉的一根电线,缓缓的拉出一点之后,这就赶紧的用专业线剪划开包在电线外面的塑胶包膜,露出了里面的铜丝之后,旁边的拆弹专家赶紧的递上了一根已经准备好的电线,然后两相配合之下,把这条电线接到了裸露的铜丝上,一条外接线就接好了,然后是下一条……

    这些步骤看起来极为简单,其实却危险得不得了,因为如果稍为操作不当,那就会引起爆炸,所以仅仅只是接到一根线,两个拆弹专家已经出了一身的汗。

    另一边。

    陈凌领着刘诗雅对付那头肥猪。

    猪肉,刘诗雅是吃过很多了,可是给做猪做手术,她却是第一次,所以看着还在兴奋的“嗷嗷”叫唤,看起来还十分凶残的大肥猪,她的心里一阵阵发紧。

    陈凌这个时候已经没时间来怜香惜玉的安慰她了,因为没有麻醉师,也没有助手所以他只能一肩挑了,直接就下医嘱道:“鲁米那,01毫克,肌注!”

    刘诗雅赶紧的执行,取了针管吸了药之后,递给陈凌。

    鲁米那是镇静剂,而且效果迅速,所以肌注下去之后,这头兴奋或惊恐过度的猪很快就安静了下来。

    为了抑制腺体过多分泌,陈凌又给猪用了阿托品。

    两种术前准备必须用的药用下去之后,陈凌赶紧的又上了麻醉药。

    麻醉完毕之后,这头猪已经一动不动了,只能听到它时不时的哼哼声。

    陈凌抓紧时间的做气管插管,因为猪和人的气管大不相同,而他原本就不专攻麻醉,所以这一环节颇费了不少功夫。

    不过所幸的是,最后总算是把术前准备都做好了,在静脉通路上了格林氏液之后,手术就正式开始了。

    “手术刀!”

    陈凌把手一伸,刘诗雅就将一把锋利的手术刀递了过去。

    接过刀,陈凌对着猪的胸膛就是直直一拉,一道血线立即浮现出来。

    尽管这不是人,而是一头生畜,但陈凌依旧按照严谨的操作方式来办,切口不大不小,正好是心脏手术长度所需。

    剪断肋骨,撑开了胸膛,这头猪那颗活蹦乱跳的心脏终于浮现了出来。

    陈凌对照着那名主教的心电监护仪上的生命体征,用药物对猪的心跳进行了调整,尽管不能说做到完全一样的频率,但也相差不几了。

    当这边准备好的时候,旁边的两个拆弹专家已经从炸弹连接着心脏的二十二根引线中外接出了二十二根引线。

    不得不说一下的是,专家果然就是专家,太犀利了!

    外接了二十二根引线,其中的步骤何其的繁琐与烦复,但炸弹的平衡装置依旧保持着平衡,并没有发生爆炸,这就足见两位专家的技术是如何精湛了!

    在电线全部都接好的时候,一向话不多的严新月都忍不住向他们竖起了大拇指。

    得到了美女的赞扬,两个年纪并不长的专家自然高兴,不过高兴归高兴,高兴也改变不了他们是丝的事实,而在的世界了,丝不管多努力都是比不上高富帅的。

    严新月仅仅只是向他们竖一下大拇指后,就把心神全部集中到了陈凌身上。

    当陈凌这边也准备就绪之后,这就开始了下一个步骤:外接平衡装置的完成。

    这个步骤是很重要的,也是必须很小心的,对炸弹有足够认识,但对手术却完无经验的拆弹专家只能把这道工序交给陈凌。

    在两人的指导下,陈凌按照顺序,把指定的线一条一条的缠到了猪的心脏大动脉上。

    尽管陈凌在做这一切的时候,一双手十分的平稳,轻巧,有力,但心里却是无法平静的,不但没办法平静,而且陷入巨大的恐慌中,因为他完全不能确定拆弹专家那个人老心不老,七老八十了还要出去风流的导师到底靠不靠谱!

    二十二根外接电线,一根接一根的缠绕到猪的心脏大动脉的时候,全部都接完了,炸弹仍然很平静!

    这样一来,外接的平衡装置已经是完全了。

    那个生性风流为老不尊的拆弹导师果然够硬,平衡装置果然可以替换,而且不会产生叠加作用,否则的话,炸弹在这个时候已经炸开了。

    只是,陈凌希望那个老小子真的有够硬才好,因为最重要最关键最要命也是最后的一步终于来了。

    这一步完成,炸弹才算排除,病人才算脱险,陈凌等人才算真正的成功。

    这一步,那就是要把原来联接到病人心脏上的电线剪断,只让猪的心脏大动脉的博动来维持炸弹的平衡,将两个平衡装置重归于一个,达到移花接木,化险为夷的目的。

    到了这最最关键的一步,所有人的神色都变得十分严肃,心情也无比沉重!

    其中一个拆弹专家就道:“剩下来的工作是属于我们的了,古医生,你们退出去吧!”

    “不,如果猪和人的心脏跳动起了变化的话,你们是应付不了的。我必须得留下!”陈凌毫不迟疑的说着,转头看向严新月与刘诗雅,“老师,诗雅,你们退出去吧。”

    刘诗雅想也不想的摇头,语气坚决的道:“不,我不走,万一你需要个什么器械,需要个什么药的话,我也还能帮你!”

    严新月却是半开玩笑半认真的道:“喂,陈凌,这个手术要是拿下来的话,那可是个极大的功绩,咱们在场的几人,不管是拆弹的,还是做手术的,都将功成名就,这个时候你让我们离开,是不是想自己独占这份功劳啊!”

    陈凌苦笑,“老师,你明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严新月脸上的笑容一逝,冷声道:“那你还咯嗦个什么劲!”

    陈凌仍道:“老师……”

    严新月摆手,不容置疑的道:“剪线吧,要生咱们一起生,要死就一起死,要飞黄腾达,你也别想撇下我!”

    陈凌无语了,好一阵终于道:“那就剪吧!”

    拆弹专家闻言,立即就把线剪伸到一条蓝色的引线上……

    “哎,等等!!!”

    在这个紧要的关头,一个声音突然大叫了起来。

    只是这个时候显然已经太迟了,因为心急的拆弹专家已经把引线剪断了……

    还在找”无敌小中医”免费小说?

    : ””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