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18章
    功成名就

    “嚓!”一声轻响,随着线剪落下,蓝色的引线断为两截。

    在引线剪断之后的瞬间,两个拆弹专家都紧张得忍不住闭上了眼睛,因为他们不知道下一瞬间等待他们的将是天堂还是地狱。

    严新月同样不知道后面迎接她的会是什么,但她并没有闭上眼睛,而是双目紧紧的凝视着陈凌,因为就算是死,她也要最后看陈凌一眼。

    无独有偶,刘诗雅也一样,她的目光也不在炸弹上面,而是在陈凌身上。

    陈凌,是唯一一个死死的盯着炸弹的人,尽管他的心情同样沉重,尽管他一点也不愿意去死,可是如果真的有那么不幸,他是没有遗憾的,像是严新月所有,有她们陪着一起,就算是死也是个风流鬼。

    不过,也许他们打救的是一个信奉天主的神职人员,仁慈的天主在保佑着他们。也许是初一十五苏曼儿姐姐都有烧香拜佛,为陈凌祈福求安,所以满天神佛都在庇护陈凌。也许……根本就没有也许,就是那个风流成性的拆弹导师真的有够硬,这种炸弹的平衡装置真的可以替换,所以炸弹并没有炸开。

    当几人都定下心神,看到炸弹并没有爆炸,大家依旧安然无恙后,均是不约而同的大松了一口气,随后又是不约而同的看向刘诗雅,因为在刚刚剪断引线的瞬间,就是她喊停的。

    被大家一看,震惊刚去,羞臊又起,刘诗雅脸红耳赤的垂下眼。

    陈凌问道:“诗雅,你刚刚要说什么啊?”

    刘诗雅摇摇头,吱吱唔唔的扯谎道:“我,我,我是想在剪之前,求一下神,让圣母玛利亚保佑我们!”

    陈凌唯之失笑,“这种东西你也信。”

    严新月却只是若有深意的看刘诗雅一眼,显然并不相信她的话。

    接触到她的眼神,刘诗雅的脸更红,头也垂得更低,因为刚才她确实不是想做什么祈祷,而是想把自己心里隐藏着一直都没有勇气对陈凌说的话通通说出来,因为她觉得要是刚才不说,以后就未必有机会说了。然而现在,引线剪断了,炸弹并没有爆炸,那些已经到了嘴边的话自然又咽回去了。

    只是,错过了这么千载难逢的一个好机会,要等下一次刘诗雅有勇气的时候,那将不知道会是何年何月何日了。

    引线,一根接一根的被剪断了,因为有另一个平衡装置在平衡着炸弹,爆炸并没有发生。

    当主教身上的炸弹终于成功的转移到猪身上的时候,手术室里发出了欢呼声。

    在欢呼声响起的同时,一个几乎被大家遗忘的声音在手术室里响了起来,“喂,朱局吗?请你马上调派一架直升机到住院大楼的楼顶,同时准备一个防爆炸的箱子……”

    大家转头看看,发现正在打电话的竟然是蜂后,这个女人,真的仅仅只是看看,从开始到结束,一直都没说过一句话。

    很快,一架直升飞机从天空的西南方向飞来,“轰轰”的引擎使得成千上万的人仰起了头,只见直升飞下面还悬吊着一个如小房间一样的箱子。

    当箱子停落到省人民医住院大楼顶层的时候,身穿防爆服的两个拆弹专家与陈凌已经推着那头代替了主教的大肥猪等在那里。

    把猪推进了箱子,又检查了一下正在滴注的药水与及猪的生命体征,确定它还能撑一个半小时之后,陈凌这才退出去,与两个拆弹专家赶紧的锁好箱子的门,离开天台。

    在他们离开的同时,直升飞机再次升起,把箱子带到海域上进行安全引爆。

    返回到手术室的时候,陈凌看到严新月与刘诗雅正配合着在给从闯王爷那里险险走了一遭的主教进行清创缝合。

    排除了那颗炸弹,主教已经可以说是脱离了危险,虽然他的胸膛被人剖开了又再次缝上,伤势依然严重,但是这种伤势对于急救经验无比丰富的严新月而言,并不算什么。

    没过多久,主教的胸腔再次重新缝合完毕,生命体征相对平稳,只要再修养十天半个月,这位主教大人又可以重新回到岗位上,替天主传教了。

    在临时指挥中心一班领导得知炸弹已经被成功排除,病人也成功抢救回来的时候,脸上均是露出了欣慰的笑意,紧悬的心也稍稍放了下来,不过为了安全起见,还是派了一队人马进去确认,因为只有确认了危险真的完全排除了,他们才敢把从医院及附近撤离的大批病人及群众安置回去。

    “他们出来了!”一个声音响起。

    朱大常,陆天明,向思平等人看到在一支队伍进去省人民医住院大楼的同时,几个身穿防爆服的人从大门内徐徐走了出来。

    一班领导赶紧的迎了上去。

    当朱大常与陆天明看到传说中的古医生的时候,脸上均时浮起短暂的错愕之色,因为陈凌的名字他们虽然听过,但他们并不知道这名声望如日中天的医生竟然是如此的年轻。

    这医生……不,这娃今年有二十周岁吗?两个大佬都相当的怀疑。

    不过错愕过后,他们还是极为热情的与陈凌握手,大大的褒奖赞扬一番。

    紧接着,随着进入省人民医住院大楼的队伍传来完全安全的信号,大批的病号,家属,还有医护人员开始在警察的安排下井然有序的返回医院。

    与此同时,数不清有多少的媒体记者一窝蜂似的涌上前来,长枪短炮对准了陈凌严新月刘诗雅及那两位拆弹专家,闪光灯刺目的光华不停的将他们笼罩。

    对于此种抛头露面的场面,陈凌是不习惯的,因为他觉得男人嘛,就得像身下的玩意儿一样,不但不要外露炫耀,而且得关键时刻硬得起撑得住,还能培育出下一代,善于攻击而又使其感的愉悦,既能制造磨擦又能使大家同感快乐,胜利后能谦恭的缩小自己,要低调,但也要有骨气,有能力……

    只是当他想低调的退下的时候,他的裤腰后背却被一只纤弱而有力的手紧紧的拽住,抬眼看看,发现那只手是严新月的,而此时她正若无其事,微笑着面对着镜头。

    如此抛头露脸,出人头地的机会,一心要把陈凌打造成超级名医的严新月怎么可能让他退缩让他错过呢!

    陈凌无奈,只好顶着头皮,硬挤出一丝僵硬的笑容面对着众记者。

    “古医生,请问你当时坚持进入手术室与拆弹专家一起拆除炸弹的时候,是一种怎样的心态呢?”

    陈凌听着这个声音十分的熟悉,好容易在一片花花的闪光灯中凝聚了目力,这才发现是甘愿被自己xo,却一直不承认是自己的女朋友,而且对自己十分冷漠的大记者叶媚。

    陈凌轻笑道:“其实当时我并没有什么心态,只是听说要排除这颗炸弹,必须得有一个心外科医生来配合,而当时又没有别人愿意做这件事情,所以我只能硬着皮头上了!”

    叶媚又问:“那你不知道情况很危险,炸弹随时都会爆炸吗?”

    陈凌点头,“知道!”

    叶媚又问:“那你怎么还敢上去呢?”

    陈凌失笑,“记者同志,如果我用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这样的话回答你,你会觉得我矫情吗?”

    会,当然会!你在霸王硬上弓之前,还要对人家甜言密语,你什么矫情的话说不出来呢?叶媚心里是这样想的,可是嘴上却道:“古医生的高尚情操是难能可贵的,甘愿牺牲自我拯救别人的精神也是值得我们学习的……”

    陈凌笑着打断她道:“记者同志,你这样夸我,我真的有点脸红了!”

    叶媚认真的看看他的脸,脸红了吗?我怎么一点都没看到?你这个混蛋连強姦这样的事情都能做得出来,你还知道脸红?

    “……其实上了手术台之后,我才发现这个手术是我一个人无法完成的,必须有一个团队来操作,所以我只能叫上了我的导师严新月医生,还有我的专职护士刘诗雅小姐,当她们的身影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我心里是羞愧的!”

    陈凌的语气缓和却又沉稳有力,同时还带着一种强大的宣染力,在他说话的时候,在场无数的记者都安静了下来,不再乱嗡嗡的争相发问。

    听得他这样说,叶媚很好奇的问道:“为什么会感觉羞愧呢?”

    陈凌语气有些沉重的道:“因为如果这个手术失败,她们损失的不是名誉,而是比名誉更重的生命,她们俩,一个是我敬爱的导师,一个是我的助手,我比任何人都希望她们能活着,而且要活得好好的……”

    说到这儿的时候,他那极富感**彩的话语引起了在场所有人的共鸣,使得人们无法避免的回忆起自己或亲人所经历的生死瞬间,使得他们不由自主的感动了,有的眼眶已经微湿,有的心内唏嘘……

    “……不过她们俩真的很让我很钦佩,因为她们明知道参加这个手术是九死一生,但她们还是第一时间赶来了,而也正是有她们的加入,有两位拆弹专家精湛的拆弹技术,我们这个临时凑成的团队才能完成这例排弹手术,所以这份成功,不仅仅是属于我个人的,而是属于我们整个团队的……”

    叶媚听到这里微汗一下,我也没说这份成功是属于你一个人的啊!

    “古医生,不知道你在配合着拆弹专家做这起手术的时候,心情是怎样的呢?有想过你的家人与朋友呢?”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我又怎么能不想呢!我想这位记者同志真正想问我的是,明知道炸弹会爆炸,你坚持在手术台上,难道你不怕死吗?说实话,我怕死,真的很怕,我喜欢这个多姿多彩的世界,我享受活着的每一刻,半点儿也不愿意离开,我有我的家人我的朋友我的工作,我有很多很多放不下的东西,可是没有办法,在那样的紧要关头,我只能往前冲……”

    陈凌的话还没说完,如雷的掌声已经惊天动地的响了起来,在场中弥漫开去,久久不散!

    (本章完)

    还在找”无敌小中医”免费小说?

    : ””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