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23章
    你自己考虑

    萧定中与萧盈苛见陈凌在探完脉之后脸色骤变,两父女的心也跟着一紧,不过她们只是互顾了一眼有,安静的等待着陈凌开口。

    陈凌张嘴,却又有些为难,因为一直以来,他的运气都算不错,重症急症虽然都遇到了不少,但是绝症还是甚少遇到的,可是今天偏偏就撞上了一个。

    一般交待这样的病情,必须得回避病人自己,先一步向家属交待的,所以陈凌想了想道:“那个……萧小姐,咱们借一步说话好吗?”

    萧定中道:“小古,有什么话直说无妨,不要有什么包袱,我早已经做了好思想准备的。”

    陈凌还是没开口,只是把目光投向萧盈苛,看见萧盈苛向他轻轻的点了点头,这才终于道:“萧老伯,照你的脉像来推断,你这个病是因为长期的情志不遂,饮食不节,劳逸失常,导致肝气郁结,脾失健运,胃脘失和,日久中气亏虚,所导至的阴阳平衡失调,五行生克乘侮发生变化……”

    这一通中医理论一出来,不论是萧定中还是萧盈苛都听得一阵阵晕乎,因为他说了这么多,没有人知道他说的是什么,诊断又是什么!

    终于,萧盈苛忍不住了,问:“古医生,你给我父亲的这个诊断可以用西医来说吗?”

    陈凌点头,简短而有力的道:“如果我没看错的话,萧老伯所患的是肿瘤,胃部肿瘤!而且很有可能是恶性的。”

    最后这一句,陈凌含蓄的没有说出来。因为旦凡医生,都不会把话说得太死,不过很多医生这样做,是因为保护自己,但陈凌这样做,却是为了萧定中考虑,怕他承受不起这样的打击。

    旁边的几个军医原本是很不以为然的,因为他们没想到萧盈苛去了那么久,费尽心机请回来的竟然只是个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人。

    在几人的眼里,陈凌充其量就只是个半大的毛头小伙,年龄还没有他们的医龄长!

    不客气的说一句,毛都不知道有没有长齐!

    请他来给萧定中看病?

    开的什么国际玩笑呢?

    不过在场的几名军医在军医院里头虽然地位卓绝,但在萧家父女面前,却算不上什么,所以人家要外请名医,他们心中不喜也无可奈何!

    可是你请就请嘛,怎么也该请个像样的,请这么一愣头青前来,你这不是胡闹台吗?

    所以,在这年轻小子仿佛装模作样的给萧定中把脉的时候,一班老军医就翘着手站在一看,抱着看热闹的心态来看这个笑话!

    然而,当陈凌把完了脉,把诊断说出来的时候,一班老资格却无不动容了!

    萧定中患的确实是胃部肿瘤不错,可这个诊断是他们通过了临床症状与辅助科室检查相结合,进行了检查检查再检查,论证论证再论证之后才一致得出的结论。可是眼前这个年轻人呢?来了之后什么都不问,仅仅是探了一下脉,这便一言中第!

    这是事先就知道的,还是真的从脉像看出来的呢?如果是后者的话,那这个年轻人可真的是太可怕了!

    在一班医生还在震惊与猜疑间,萧定中已经发话了,冲陈凌点了点头道:“名师出高徒,吴老先生的得意门生,果然出手不凡!”

    陈凌微微皱眉,只是当他看到旁边那几名老大夫的时候,顿时就明白过来了,人家随身带着这么多军医,怎么可能连自己的基本病情都不知道呢!

    萧定中道:“不错,小古,你的诊断是正确的,我患的确定是胃部肿瘤,而且你也不需要隐瞒,我已经都知道了,我这个是胃部肿瘤是恶性的,已经到了中晚期!”

    在萧定中坦然的说出自己的病情时,萧盈苛的眼眶已经红了,微微垂下头,努力的不让自己哭出来。

    萧定中见状,伸手把女儿拉过来,缓和的道:“傻丫头,不用这么难过的,生老病死人之常情,谁都不能跳出这个轮回之外,来,把我之前的病例拿给小古看看!”

    萧盈苛吸了吸鼻子,这就从旁边的抽屉里把里面厚厚的一叠病历拿了出来,递到陈凌手上。

    陈凌接过之后,看着她眼眶中凝聚的薄雾,很想安慰她一两句,但努力的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什么像样的话,只好接过病例默不作声的看了起来。

    病例很厚,检查化验单也不少,十分的详细,如果换作别人,陈凌或许匆匆看一眼就罢了,不过这位是师父的旧识,而且显然和老孙头有着某种关系,所以他看得十分的仔细。

    萧盈苛见陈凌一时半会儿也看不完,又见父亲说了这么多话已经有些困倦的意思,于是就道:“古医生,我父亲有点累了,咱们到隔壁房间里说话好吗?”

    陈凌点头,向萧定中说了句“好好休息”,这就跟着萧盈苛到了隔壁的房间。

    隔壁的房间是个类似休息室一样的小客厅,陈凌没有客气,走过去之后把厚厚的一叠病历放到桌上,自己则坐到沙发上,慢慢的翻阅起来。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陈凌细细的看过了病历之后,发现这些病历都是来自全国各大医院的,诊断均是一致:中晚期胃ca!

    ca是癌症cancer的简写,意思是恶性肿瘤,医院里经常用这个词来代替癌症。如肝ca,肺ca,ca等等,这一个是因为书写习惯,参照西方模式。另一个原因则是避讳,毕竟有些人还是很害怕“癌”这个字的,虽然患者具有知情权,国内的医生还是尽量照顾患者及其家属,一般不在诊断上直接写上癌字!

    胃癌到了中晚期,已经开始了转移,自然是很严重的!

    严重到什么程度,夸张一点来说,那就是除了准备身后事之外,已经没有什么好整了。

    当然,这也不是绝对的,例外总是有的。

    陈凌合上最后一份病历的时候,发现桌旁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多了一杯茶,而且只剩下余温,显然是斟来很久了,抬起头来,发现萧盈苛坐在一旁,正一脸期盼的看着自己。

    被这么一个娇滴滴的美人儿盯着猛看,陈凌又一次挂不住了,老脸不争气的红了下。

    萧盈苛没注意到这个,只是急切的问:“古医生,我父亲的病还有希望吗?”

    提到这个问题,陈凌感觉有些沉重,神色也正常肃然起来,“如果是早期,那治疗还是很有希望的,可是已经到了中期末接近了晚期的程度,各项检查结果都表明,已经开始了淋巴转移,这样的治疗就很悬了,结果也令人堪忧。”

    萧盈苛神色黯然,双眸之中浮起浓浓的哀伤与绝望。

    看见她这样,陈凌也有些难过,无话找话的道:“那几位大夫怎么说的?”

    萧盈苛道:“他们说到了现在这个程度,基本只能保守治疗了!”

    陈凌沉吟一下,终于道:“其实如果手术的话,或许是有机会的!”

    萧盈苛摇头道:“他们说姑息手术的话,也是可以做的,可是这不但拖延不了多长时间,还会使我父亲的身体状况与系统机能急骤下降,从而使病情加速恶化,更快一步走近死亡!”

    陈凌愕然一下,道:“谁说做姑息手术了?我是说根治手术!”

    萧盈苛一惊,“根治手术?”

    陈凌点头。

    萧盈苛一把抓住了他的手,急切的问:“古医生,你告诉我,谁能做这个手术,我马上去请他!不管付出多大的代价,我都要挽救父亲的生命,他才只有五十几岁呢!”

    陈凌的目光落到了自己被她双手紧握的一只手上,脸有点热,心跳也有点加速。

    萧盈苛则是目不斜视,仿佛完全不知觉自己的逾礼动作,又或是看到了也假装没看到一样。

    陈凌见她仍没有放开的意思,只能极力的平静着自己的心绪道:“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萧盈苛吃了一惊,“你是说你?”

    陈凌点头,“不错,是我!”

    萧盈苛问:“你有多大的把握!”

    陈凌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因为在他眼中,这就是个一刀定生死的手术,如果成功了,那么萧定中肯定还能再活十年八年,也许是更长。但如果是失败了,那么就算勉强能从手术台上下来,也撑不了多久就会死。

    一半是天堂地狱,一半是人世浮华。

    陈凌想了想之后道:“只有一半的机会不到!”

    萧盈苛沉默了,没有回答。

    陈凌看了看时间,天很快要黑了,今晚可是有着一场硬仗要打,自己现在必须得走了。

    “萧小姐,这个你先考虑一下,或是和你父亲商量一下,再不然就是请专家再进行会诊,权衡利弊之后再答复我!”陈凌说着在口袋里掏了掏,掏出一张只有名字与号码的特殊名片递给他,“这是我的号码,你想好就打给我!”

    萧盈苛很快从失神中恢复了淡然素雅,赶紧礼貌的双手接过陈凌的名片,十分诚恳的道:“古医生,谢谢你!”

    陈凌摇摇头,“换了别人,或许我不会冒这样的险,不瞒你说,我的事业现在正处于一个新的上升阶段,在这个节骨眼上,我承受不起失败,可是萧老伯既然与我师父是旧识,我自当倾尽全力。”

    萧盈苛感动了,目光在陈凌的身上直打转。

    陈凌却是挥了挥手,“那么萧小姐,你先考虑,我就先行……”

    萧盈苛道:“你不吃了饭再走吗?”

    陈凌:“……”

    还在找”无敌小中医”免费小说?

    : ””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