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30章
    爱丝说过,圣教的报复往往都是血腥与残忍的,而且就像升级流一样,一次比一次的恐怖,一次比一次的变本加厉。

    而圣教在深城的行动,几次都被坏,其教徒死的死,伤的伤,侥幸活下来的也被逮捕了,至于这些逃走的余孽,自然是筹谋着最最残酷,最最冷血的报复。

    萧定中的病是绝症,莫说只是一个外科教授,就是整个国际医疗界的外科权威,也不敢拍胸口的保证只要手术交给他就会有过半的希望。

    古枫之所以说有五成把握,其实这是他自己的计算方式,因为在他眼中,手术无非就两种,一种是有把握的,一种是没有把握的,有把握的那必定不怎么可能出意外,而没有把握的,自然是要么失财,要么成功,所以才产生了对半分五成的把握,其实按照正常的计算方式,他连两成的把握都没有。

    既然如此,安东尼为什么敢大夸海口呢?

    古枫猜想,他这样做无非就是要争到做手术的主动权!

    那么安东尼真的是想给萧老做这个手术,给他治好病吗?这样的可能是有的,但明显不大。而更大的可能是,安东尼想借萧定中的身体,再做一玫人體炸彈。

    试想想,深城已经出了两起炸弹案件,有一次还是极为恐怖的人體炸彈,造成了极为恶劣的社会影响,弄得群众百姓人心惶惶,官方做了极大的努力,好容易才消除了一点影响,使人们渐渐的从惶恐之中走出来,可在人心稍定的当下突然又冒出一起人體炸彈,那会是怎样状况?

    而更让人心惊的是,这玫人體炸彈还是出现在京城来的大臣身上,这将是一种怎么样惊天动地的新闻,会造成怎样的恶劣影响,这些几乎是无法想像的!

    不过这些,却是圣教们希望看到的!

    身为秘密警察的古枫,可能让这种事情发生吗?

    答案是明显的,绝对不能!纵然他这个警察是兼职的也不能!

    只是此时此刻,对萧盈苛而言,再没有什矣能比听到自己父亲的病情有希望更开心的事情了,所以尽管她有些担心古枫会有什么想法,可是当她听到安东尼称他有那么大把握的时候,心中不由大喜过望,如果不是碍于古枫在场,或许她就当场要求安东尼替她的父亲动手术了!

    她的这种想法虽然没有表现出来,但古枫是什么人,早在她神情举止间细微的变化里知道了她的心思。

    如果,被蒙在鼓里的萧盈苛真的请安东尼来做这个手术,而事后又发现自己父亲的病不但没治好,而且被人装上了一个定时炸弹,而这个给父亲装炸弹的人,就是她自己,她成了间接杀死她父亲的杀手,到时她会是怎样一种崩溃状态?

    这些种种可怕的后果,古枫真的不敢继续往下想,可如果现在他提出反对意见,明显又会被萧盈苛认为他心里不平衡别人比自己出色。

    眼看一出悲剧就要上演,古枫赶紧的在心里计较着阻止这一切的发生,然而不幸的是,在他没想出办法前,萧盈苛已经按捺不住的开了口,“安教授,既然你这么有把握,那么就请来替我父亲做手术好吗?”

    安东尼眼中滑过一抹不易察觉的喜色,但脸上还是装作为难的道:“这个……首先感谢季夫人对我的信任,可是如果季夫人想要的是百分之百的成功,我恐怕不能保证……”

    古枫不能不承认,安东尼这一首欲拒还迎玩得还真是漂亮,旦凡开膛破肚的手术,谁敢保证能百分之一百的成功呢?

    果然,萧盈苛赶紧的就道:“安教授,这个我可以理解的,因为只要是手术,就会存在风险,有些可以规避,有些却是无法避免的,我只希望安教授和我父亲的运气都好一些。”

    安东尼假惺惺的道:“既然这样,那安某人就当仁不让了,季夫人放心,这个手术我一定会尽全力的。”

    “那我就先谢谢安教授了!”

    “不用客气!”

    萧盈苛点点头,转过头来用抱歉的语气对古枫道:“古医生,感激你这次愿意前来会诊,只是……”

    古枫原本是着急上火的,如果按照他以前的性格,或许这个时候已经不管不顾的冲上去,一把扑到安东尼,扯开他的裤子,露出他的屁股,指着上面的十字架道:“你瞧瞧,他是邪教异类,你让他给你父亲做手术?你不等于是送你父亲去见阎王吗?”

    不过经过了那么多事,古大官人早已不是原来的愣头青,他已经渐渐禀弃用拳头解决事情的办法,而是学会了动脑子,所以在萧盈苛这样说的时候,他的心中突然一动,想到了一个主意,不算太好却勉强可以阻止悲剧发生的主意,他立即打断了萧盈苛的话,摆摆手道:“萧小姐,你不用说了,你的心情和做法我都理解的。”

    萧盈苛感激看他一眼,谢谢两个却没说出口,因为今晚她已经谢古枫太多了。

    古枫却没有迎接她“含情脉脉”的眼神,而是转向安东尼道:“安教授,不好意思,忘了跟你介绍一下,我叫古枫,是省附属医的一个医生,住院医!”

    安东尼听说古枫只是一个小小住院医,眼中浮过一丝轻蔑之色,不过他却表现得极为热情的道:“古医生啊,幸会幸会,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面,我怎么感觉你很面熟呢?”

    古枫摇头道:“应该没见过吧!”

    安东尼想想也觉得对,禀弃教父的身份不论,自己表面这个外科教授的身份可是忙得不得了的,哪有功夫搭理这种不入流的小医生呢?

    接着,古枫又道:“安教授,在还没开始工作,在医学院上学的时候,我就久昂你的大名,尤其是你做的那几例杰出的手术,实在让我这种后生晚辈叹服,一直都想跟你学习,让你传授些经验……”

    古枫这一通马屁看似有点乱,其实一点也不乱,既然身为教授,下面肯定教有学生,既然身为外科医生,那多少也做过些手术,所以这通马屁他自己拍得很别扭,别人听起来却很自然的。

    这不,安东尼都有点晕乎了,“过奖,过奖了!”

    古枫赶紧顺势的就道:“安教授,不瞒你说,我对萧老伯这个手术十分感兴趣,不过论起做手术的经验,晚辈自然是比不是安教授的,所以萧老伯的手术由你来做,那是再好不过了,只是我有个不情之请,不知道安教授能不能答应我,那就让我这种后手晚进跟着你一起上手术台,给你打打下手,向你好好学习!”

    古枫一口气就把话全说了出来,几乎没给安东尼什么思考的时间。

    只是,安东尼显然是个老奸巨滑的角色,几乎是想都没想就道:“古医生,这个真的不好意思,我的手术,一般都是和我的手术团队协作开展的,我们之间经过多年的磨合,早就形成了默契,如果贸然的让你进入,会打乱我们的安排,所以……”

    古枫忙道:“那观摩呢,仅仅是观摩也不可以吗?”

    安东尼毫不迟疑的道:“对不起,古医生,如果你是我院的医生,那么让你观摩是没问题的。可你是别的医院的医生,就算我同意,医院的领导也未必首肯,虽然说中美医院的外科部几乎由我说了算,可我不能带头违返医院的规章制度不是?”

    这厮表演得滴水不露,古枫也是一阵无奈何,所以最后只能悻悻的干笑着闭上了嘴。

    不过,他并没有打算就此罢手,既然软的不行,那就来硬的呗!

    世人均以为,只有部份女人欺软怕硬,可是有些男人也是一样的。

    在安东尼与萧盈苛商量着明天的手术细节的时候,古枫依厚脸皮的呆在一旁,自顾自的把玩着手机,仿佛还玩得极投入的样子,一直到两人说好了,安东尼告辞的时候,他才道:“安教授,我看见你是开车来的,你能顺便载我一程吗?如果让萧小姐的司机相送的话,司机送了我又要回来,一来一去太麻烦了。不知道安教授……”

    安东尼隐隐约约的感觉这小子好像没安什么好心,一味的对自己死缠烂打,不过这会儿他可真想不出什么堂皇华丽的借口来搪塞敷衍他了,所以只好故作大方的道:“哈哈,没关系,我记得你们中国有句古话叫着,与人方便,与己方便嘛!”

    古枫点头,双眼却看向萧盈苛,道:“对,下面一句是赠人玫瑰,手有余香呢!”

    不知道为什么,萧盈苛这会儿却不敢怎么迎接古枫的眼神了,所以她道:“那祝两位一路顺风咯!”

    古枫哈哈一笑,这话说得好极了,一路顺风,半路也有可能失踪的嘛!

    还在找”无敌小中医”免费小说?

    : ””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