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49章
    惊喜上

    第二天,适逢周末,陈凌休息。

    昨夜一场恶战,接连四轴转,要换了普通男人,今天非趴在床上睡一整天不可。

    陈凌的身体虽然不虚,而且因为练武的关系,体质更异于常人,可也感觉有点疲倦,所以一觉就睡到了日上三杆。

    起来的时候,发现手机上有好几条信息,而且都是同一个人发来的。

    能给陈凌发信息的,一般情况下都是女人,这次也不例外,通通都是女人发的,而且还是来自同一个女人。

    陆心宜,市委记的千金,汪镇民追了近十年结果毛都没碰着一根的女人。

    她的信息很简单,但简单之中又透着暧昧。

    七点五十分:“睡醒了吗?”

    八点十二分:“今天不上班?”

    八点三十分:“我今天也不上!”

    八点三十五分:“要不咱们一起出去玩?”

    九点正:“哎,你到底醒了没有啊?”

    九点三十三分:“不陪我出去玩,那也得请我吃饭,你欠我的,都欠好久了!”

    九点四十分:“限你十分钟内回信息,否则……”

    九点四十五分:“否则就当你答应了。”

    九点五十分:“呵呵,你真答应了啊!那行,咱们中午十二点半,老厢楼见,我先订桌咯!”

    十点整:“全都搞掂,老厢楼11号水墨包厢,记得准时到,如果敢不来,心我找我爸!”

    陈凌再翻翻,发现信息到止为止了,看着最后一条信息,不免有些啼笑皆非。

    找你爸?

    找你爸干嘛啊?

    我欺负你?

    切,别找你爸,找你爷爷我都不怕!

    陈凌尽管如此想着,但还是不由的看了看时间,十一点还差几分,还有时间,不由就松了口气。

    只是想到和陆心宜这个几乎花痴一样迷恋自己的女人一起吃饭,头就不免有点疼。

    尽管有句俗话得好,叫做送上门的肥肉不吃白不吃,吃了也是白吃。只是自己这一两年来已经糟蹋了不少的女人,真不敢再这么没有节制的往后宫塞人了,否则一准乱套不可。

    再了,这世上的好女人都让自己给糟蹋了,那别的光棍怎么活啊?

    想着想着,陈凌突然就是灵机一动,赶紧的掏出电话,打给了汪镇民。

    “喂,汪大少,在哪呢?”

    汪镇民那边有点吵,不知道在开会,还是正散会,反正这厮一向不是这个会就是那个会。只听他急匆匆的回答道:“是你?找我有事?”

    陈凌道:“有啊!”

    汪镇民道:“什么事?”

    陈凌道:“请我吃饭呗!”

    汪镇民没好气的道:“请你吃饭?你可真有闲心!我现在忙得有时间死没时间病,天天猫在高速公路工地上检查质量,你倒是好,合作谈好后,好像压根就没你什么事似的,一次也没到过场。”

    陈凌道:“咦?我没给你派人吗?”

    汪镇民道:“派了啊!”

    陈凌道:“那我的人不好使吗?”

    汪镇民道:“好使啊!”

    陈凌又问:“那工程进展得不顺利吗?”

    汪镇民又道:“顺利啊!”

    陈凌道:“既然这样,你还要我去搞屁啊!”

    汪镇民:“……”

    陈凌又问:“哎,姓汪的,最后问你一句,你到底请不请我吃饭?”

    汪镇民没好气的道:“请你吃个毛线!”

    陈凌点点头,“行,你老别后悔就成!”

    完,陈凌就挂了电话,把手机扔到床上,自顾自的下楼刷牙洗脸,調戲美女丫环去了。

    过了半个时上来的时候,拿起手机一看,不由吓了一跳,只见上面有一百一十多个未接电话。摁开一开,全是汪镇民打来的。

    看到这厮的号码再一次在屏幕上晃动起来的时候,陈凌的脸上就露出了笑意,“喂,汪大少,你找我?”

    汪镇民在那边着急无比的叫道:“姓陈的,刚刚最后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陈凌淡淡的道:“还能是什么意思?就那个意思呗!”

    汪镇民听着陈凌不痛不痒的语气,心里更是着急,“陈凌,你二大爷的,别再钓我的胃口,赶紧告诉我啊!”

    “呃?”陈凌皱皱眉头,没什么表情的道:“我没有什么好告诉你的。”

    汪镇民破口就骂道:“我日……”

    陈凌打断他道:“再日多半下,我挂线了!”

    汪镇民一愣,立马就想起了这厮的臭脾性,遇硬就越硬,遇软就越软,赶紧的叫道:“哎,别别,别介啊!凌少,凌哥,凌大爷,我错了还不行吗?”

    陈凌问:“你错哪儿了?”

    汪镇民谨慎微的道:“我不该你二大爷,不该日你。”

    陈凌一脸的黑线条。

    汪镇民又赶紧的道:“哥,你就行行好,告诉我怎么回事好不好?”

    陈凌这才漫条斯理的道:“其实也没什么大事,也就有一妞约我吃饭!你也知道我这个人,虽然平时很一本正经,但要是吃饱了,难免会思淫慾,所以我估摸着自己吃饱喝足之后,很可能会忍不住陪着这妞去某个酒店开个房间谈个人生聊个理想顺便深入切磋交流一下的……”

    汪镇民闻言心里就一喀噔,怒喝道:“姓陈的,我日你二大爷,你要是敢乱来,我跟你拼了!”

    陈凌则是“嘿嘿”的冷笑两声,把电话给挂了。

    电话没一会儿又响了起来,陈凌侧是看也不看,直接就摁掉了,然后调成无声状态塞进了口袋。

    下楼和召一起修剪了会草,喂了几把鱼,时间就接近十二点了。

    陈凌看看时间,也觉得是时候该出发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