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97章
    顺利得有点过头

    陈凌滔天巨怒之下,哪还管什么明攻暗袭,双掌凝集全身劲力,疾冲而致之后猛然双掌齐齐拍下。

    大官人雷霆一怒,夹全力而袭,此击别说是血肉之躯,就是铜墙铁臂也无法承受。

    “轰”!一声闷响,在这名正在施暴的大汉身体里响起,由内至外,四肢俱裂,血肉纷飞,承受不起这股雄浑内劲的躯体硬生生的爆裂开来,喷射的鲜血把那名大汉身下的**女人染成了血人。

    从来没见过,完全不认识。

    他的怒意虽然稍止,但是看着散落一地的鲜血碎肉,还有刺鼻的血腥味,心中的杀戮之气却更是更加浓烈。

    女人在震惊之后,终于忍不住失声惨叫起来。

    陈凌猜想这女人肯定是此教堂内的神学生又或是修女,所以并没有停留,反身往外走去。

    当他经过一个门窗紧闭的房间时,明显听到里面有好几人的气息声,有一个人甚至是紧贴在门后,仿佛正在倾听着外面的动静。

    陈凌大脚一伸,一脚就把门踢开了,贴在门后的那人被门弹得飞了出去,直直的撞到墙壁上摔落下来,而站在房间里的另外两人侧是抬枪就朝陈凌射击。

    在门开的一瞬间,陈凌就看清楚了房间里的情景,房间中央有一张床,上面躺着一个四十来岁的男人,身上连接着许多的管子,而床的两侧各有一人,穿着医生样的白大褂,而那个躲在门后面的人也同样是穿着白大褂。

    不过仅仅是匆匆一眼,陈凌的眼角已经察觉到了那两名医生肩头抬起的动作,意识到他们是要扬枪射击,立即就斜身而退。

    “砰砰砰……”的枪声接连响起,子弹几乎是擦着陈凌的身体射在门口正对着的墙壁上,在墙上打出了好些弹孔。

    躲过一劫的陈凌余惊稍止,心下不由疑惑,房间里躺在床上的会是什么人呢?

    是教堂的人?还是圣教的人?

    不过,不管躺在那里的那位是好人还是坏人,但那站着正朝外开枪的两人绝不是什么好人,所以立即回身察看,发现地下铺着的青石板砖缝隙挺大,立即蹲下身来,三指齐出,猛地一阵抠挖。

    没挖动,又换另一块,还是没挖动,再换一块,终于感觉到了松动,摇晃几下,很快就把板砖给抠了出来。

    捏在手里之后,陈凌使劲的一绊,板砖就断成两半,房间里的两人仍在疯狂的向外胡乱射击着。

    陈凌隐忍未动,直到两人的子弹都打光了,正在换弹夹之际,这才如猛虎般从门口扑入,人未致,板砖已经先致。

    正在低头锁弹夹的一人当场中招,被飞来的板砖砸到了额上,头破血流我,而另一个的警惕性极高,丛然是换弹夹也紧盯着门外,眼看板砖袭来,立即斜身一闪,而已经换好弹夹的枪就抬起来,冲已经jin ru了房间的陈凌射击。

    陈凌扑入房间的同时,已经身子一矮,就地一滚,连躲开两枪后人已经在那个被板砖砸中,正捂着头部惨叫的大汉身后,然后猛地站起,一手从背后掐着他的脖子,一手顶着他的后腰,以他作为人肉盾牌,猛地压向那名还在开枪的大汉。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