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13章
    赌你个长跪不起

    有句话是这样说的,医不自医。

    一般都是这样认为,医者之所以不能自医,那是因为医者对疾病、医理、药理都比较明白比较理解比较通透,给人医病时能根据病情客观进行辨证论治,处方用药以病而立,多无顾忌,所以常常显效。

    然而给自己或家人医病时,往往联想比较多,顾虑比较多,担心这个药热、那个药寒,这个药有害、那个药有毒,这样掂量来掂量去,下不了决心。开起药来,小心翼翼地把药换了又换,把药调了又调。最后形成的处方,其药虽然相对安全了,但效力又锐减,疗效自然差!

    季建飞,也是一名医者,陸軍198医院的院长,系文职少将,其级别与名望高于陈凌不知多少个等级!

    只是他现在受伤生病了,虽然知道病在胸膛,但也同样不能自医。

    陈凌,萧盈苛,安东尼等jin ru病房的时候,季建飞仍在承受着剧痛的折磨,这个威猛又暴烈的家伙确实是有够男人,纵然是这种情况下,他也是一声不吭,眉头也不皱一下。

    如果不是苍白的脸色,淋漓的大汗,再加上急剧起伏的胸膛,任谁都会怀疑他是装的。

    当季建飞看到走进来的陈凌之时,晦暗的双目中立即凶光迸露,咬牙切齿的仿佛恨不能将陈凌生吞活剥了一样。

    陈凌只是淡淡的表情,看向他的时候,眼中甚至隐约透着戏谑之意,那眼神明显是在说,跟我拽?现在看你怎么拽?

    季建飞现在痛得连动都不能动了,又怎么拽得起来呢?所以他只能别转开目光,免得被这厮活活给气死。

    当他看到安东尼的时候,脸上终于浮起了喜色,坚难的张嘴道:“安教授,你来了!”

    安东尼点了点头,走到床边问:“季少将,你这是怎么了?”

    “不小心摔了一跤!”季建少吱唔一句,然后道:“我怀疑是肋骨断或肋间神经受损,这会儿据痛难忍啊!”

    “我给你看看!”安东尼赶紧把自己那个带来的银色手提箱放到桌面上。

    只是在他开箱的时候,陈凌却有意无意的挡到了萧盈苛的身前,圣教的教徒全都是疯子,什么事做不出来?万一这厮从手提箱里拿出一把冲锋枪对着房间就是一通乱枪扫射呢?那岂不是虾米豆腐了。

    不过,古大官人明显紧张过渡了,手提箱里没有枪枝弹药,只有听诊器,血压计,小手电,压舌板,止血带,医用手套……等各种常用医疗器械。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