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14章
    打脸

    这样的打赌,绝对是惊心动魄的,但绝不是萧盈苛喜欢的。

    眼见陈凌和自己的丈夫定立了赌注,萧盈苛就忍不住担心了起来,然而奇怪的是,她并不是为她的丈夫季建飞担心,而是替陈凌担心,怕他真的被吊起来毒打一整夜的,因为自己的丈夫言出必行,如果陈凌真的输了,他是绝对不会手下留情的。

    其实,这也没有什么好奇怪的,因为在场的所有人都认为,陈凌这是输定了,绝不会有赢的可能!

    陸軍一九八的随行大夫与中美医院的安东尼教授都看过了,季建飞的伤可不轻,别说是无法确诊,就算是确了诊,用了药,也无法起到立杆见影的效果。可是这个省附属医的年轻住院医生,竟然敢说能马上治好,而他甚至连检查都没做,这……除了用大言不惭来形容他之外,也没有什么更好的词语了。

    更加让人称奇的是,这厮在开治检查治疗之前,竟然又一次强调的问:“季少将,你真的是个牙齿当金使,说话算话的人吗?”

    尽管身陷于疼痛之中,但季建飞还是龇着牙乐了,“你放心,我绝不会食言,你要是没给我治好,我就算是现在这副样子,我也会吊着你打到天亮!”

    听着他这阴森森的话,萧盈苛心里一阵阵的发寒,替陈凌捏了一把又一把的汗,忙道:“古医生,这样的打赌很无聊,你……”

    陈凌笑笑:“没关系,我生平遇过无数人,但像令先生这么极品的还是头一次见,所以我要和他好好的玩一玩!”

    说着,陈凌这就挽起袖子走上前来。

    在他的眼神示意下,警卫员又一次把季建飞系上了扣子的上衣再次解了开来。

    直到他的胸膛完全裸露了,陈凌这才伸出了双手,仿佛立即就要表演胸口碎大石似的一阵相互猛搓,随后就贴到了季建飞的胸口上,上下揉撫起来。

    大家看得一阵莫名其妙,完全不知他这是在搞什么鬼?而那个安东尼的目光也紧锁到了陈凌身上,因为他隐约的感觉这人有点眼熟,仿佛在哪里见过,只是到底是在哪里,他又完全想不起来。

    在大家还没搞清楚陈凌这是在检查还是已经开始治疗之时,去见陈凌的双手在他的胸膛上揉撫两遍,然后就收了手,跑到房间角落里一个洗手台上开始洗手了。

    大家又是莫名其妙的一阵面面相觑,刚刚开始的时候不洗,现在还洗什么洗呢?到底会不会治啊?不会治就别整这么多花样,大伙儿可是没什么闲情看你瞎折腾的!

    很快,陈凌就洗了手走了回来,不过他并没有走回床边去,而是扯了纸巾慢条斯理的把手擦干净,又扔到了垃圾桶,然后缓缓的放下了挽起的袖子。

    “这……”一班人再一次面面相顾不知所以,什么情况啊?

    陈凌见大家还是懵懵然的表情,不由张嘴道:“怎么了?”

    怎么了?

    大家都感觉这厮实在不是一般的搞笑,你问我们怎么了?你还好意思问我们怎么了?我们倒是想问问你怎么了?这检查才刚开始一会儿,治疗还没开始,你就木头似的杵在这儿,你什么意思呢?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