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16章
    爱丝说过,圣教的报复往往都是血腥与残忍的,而且就像升级流一样,一次比一次的恐怖,一次比一次的变本加厉。

    而圣教在深城的行动,几次都被坏,其教徒死的死,伤的伤,侥幸活下来的也被逮捕了,至于这些逃走的余孽,自然是筹谋着最最残酷,最最冷血的报复。

    萧定中的病是绝症,莫说只是一个外科教授,就是整个国际医疗界的外科权威,也不敢拍胸口的保证只要手术交给他就会有过半的希望。

    古枫之所以说有五成把握,其实这是他自己的计算方式,因为在他眼中,手术无非就两种,一种是有把握的,一种是没有把握的,有把握的那必定不怎么可能出意外,而没有把握的,自然是要么失财,要么成功,所以才产生了对半分五成的把握,其实按照正常的计算方式,他连两成的把握都没有。

    既然如此,安东尼为什么敢大夸海口呢?

    古枫猜想,他这样做无非就是要争到做手术的主动权!

    那么安东尼真的是想给萧老做这个手术,给他治好病吗?这样的可能是有的,但明显不大。而更大的可能是,安东尼想借萧定中的身体,再做一玫人體炸彈。

    试想想,深城已经出了两起炸弹案件,有一次还是极为恐怖的人體炸彈,造成了极为恶劣的社会影响,弄得群众百姓人心惶惶,官方做了极大的努力,好容易才消除了一点影响,使人们渐渐的从惶恐之中走出来,可在人心稍定的当下突然又冒出一起人體炸彈,那会是怎样状况?

    而更让人心惊的是,这玫人體炸彈还是出现在京城来的大臣身上,这将是一种怎么样惊天动地的新闻,会造成怎样的恶劣影响,这些几乎是无法想像的!

    不过这些,却是圣教们希望看到的!

    身为秘密警察的古枫,可能让这种事情发生吗?

    答案是明显的,绝对不能!纵然他这个警察是兼职的也不能!

    只是此时此刻,对萧盈苛而言,再没有什矣能比听到自己父亲的病情有希望更开心的事情了,所以尽管她有些担心古枫会有什么想法,可是当她听到安东尼称他有那么大把握的时候,心中不由大喜过望,如果不是碍于古枫在场,或许她就当场要求安东尼替她的父亲动手术了!

    她的这种想法虽然没有表现出来,但古枫是什么人,早在她神情举止间细微的变化里知道了她的心思。

    如果,被蒙在鼓里的萧盈苛真的请安东尼来做这个手术,而事后又发现自己父亲的病不但没治好,而且被人装上了一个定时炸弹,而这个给父亲装炸弹的人,就是她自己,她成了间接杀死她父亲的杀手,到时她会是怎样一种崩溃状态?

    这些种种可怕的后果,古枫真的不敢继续往下想,可如果现在他提出反对意见,明显又会被萧盈苛认为他心里不平衡别人比自己出色。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