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34章
    晚了一步

    陈凌原以为想分辨季建飞是不是圣教的人是件十分容易的事情,反正昨天早上在接萧定中去做手术之前,季建飞向他叫嚣的时候,他虽然没有再用银针扎他,却用暗劲再次打到季建飞第一次被针扎的地方,这会儿季建飞肯定是半死不活的躺在床上,

    只是当他开着跑车,载着别人的老婆,驶往萧家在深城的半山别墅之时,只上到半山腰,他才知道事情远不如他所想的那么简单。

    远远的望去,在山上的萧家别墅已经整个燃烧了起来,火光冲天,浓烟滚滚的冒着。

    萧盈苛被眼前的一幕吓呆了,熏熏的酒意全消,整个人彻底的清醒了过来,喃喃的问:“这……是怎么一回事?到底怎么了?为什么会着火的?”

    她的这些疑问,也正是陈凌想知道。

    把车驶了上去,只是还没有多靠近,便已感觉到一阵阵滚滚的热浪袭来,灼人欲伤,根本就无法靠近。

    “建飞!”萧盈苛推开车门,失声喊了一句,立即就要往火光里冲去。

    她和季建飞有夫妻之名,而且共同生活了那么多年,纵然爱情不在,也还是有感情的,所以看到房子燃烧了起来,认为他已经陷身火海,下意识的就要冲进去。

    陈凌见状被大吓了一跳,赶紧的推开车门,三步并作一步的疾追上她,一把将她给拽住,“苛姐,你干嘛?”

    萧盈苛道:“我要去救他,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被烧死!”

    这么大火,你要进去救他?

    陈凌一阵无语,赶忙把她拽得更紧,“苛姐,你冷静一点,如果季建飞真的在里面,你现在进去不但救不了他,反而会把你自己给搭进去,而且这场火起得也十分的蹊跷,我感觉很可疑。”

    萧盈苛焦虑无助,又听见陈凌说出可疑这两个字,顿时就发了火,“可疑可疑,你老是这个可疑,那个可疑,你怎么就那么多可疑,难道在你的眼睛里,这个世界就真的这么灰暗吗?难道你就不能把人和事想得善良和美好一点吗?”

    看着情绪激动得不行,冲他又吼又叫的萧盈苛,陈凌一阵阵发懵。

    我说什么了?

    我不就是说出事实了么?

    你不是说一直希望我真诚坦白吗?

    这会儿我真的如你所愿了,你倒不乐意了?

    这样想的时候,陈凌真的很想放开她,让她自生自灭好了。

    不过最终,陈凌还是做不到那么冷血,而是把她拉到安全距离以内,也不知道怎么劝慰她,加上心里也有点生闷气,只能是默不作声的给她递上水和纸巾,然后自己走到一边打电话,通知蜂后,把眼前发生的事情意简言骇的说了一遍。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