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92章
    通通都见鬼去

    没有一点点防备。

    也没有一丝顾虑。

    你就这样出现,在我的世界里。

    带给我惊喜,情不自已。

    可是你偏又这样,在我不知不觉中。

    悄悄的消失。

    从我的世界里。

    没有音讯,剩下的只是回忆。

    你存在……

    我深深的脑海里。

    我的梦里,我的心里,我的歌声里……

    在派拉蒙专为陈凌一人而设的黄金包厢里,陆心宜正拿着麦克风在唱着歌。

    她的歌色没有曲婉婷那么中性,也没有李代沫那么尖细,她的歌声就是她自己的,个性,柔缓,带着一缕甜美的悲伤,仿佛在天边低声私语,委婉动人,如那清泉沁入人心,在这浮躁的都市中带给人一丝心灵上的安逸。

    歌声如此委婉动听,仿佛倾诉衷肠般让人灵魂觉醒,陈凌不由一阵心旷神怡,只是他却不敢去看正对着他唱歌的陆心宜,因为那俏美的容颜上有一抹化不开的风情,那双美丽的眼睛透露着一种深沉的呼唤,陈凌怕自己一对上就会深陷其中,无法自拔。

    一曲终了,陆心宜回到陈凌的身边。

    陈凌却觉余音缭绕,意犹未尽,轻声的问:“怎么不唱了?”

    陆心宜撇着嘴,“不唱了,你又不喜欢听。”

    陈凌道:“怎么会呢,我喜欢着呢!”

    陆心宜道:“那我唱完了,你也没一点表示。”

    陈凌笑道:“因为唱得太好,我都忘了鼓掌了呢!”

    陆心宜看他一眼,眼神中不乏幽怨之意,端起桌上的酒就要喝。

    陈凌忙伸手拦住道:“你今晚已经喝很多了,不能再喝了。”

    手被他一握,陆心宜的心头一颤,仿佛有股抓不着挠不到的痒意瞬间在身体里流窜起来,如酥似麻,很舒服,又好像很难受。

    这触电似的感觉让陆心宜下意识的甩了一下手,陈凌便赶紧的放开了她。

    陆心宜脸红红的低声道:“难得和你喝一次酒,就让我喝痛快一些呗,反正明天不用上班。”

    陈凌道:“万一你喝醉了呢?”

    陆心宜道:“醉就醉呗,难不成你还敢把我吃了?”

    陈凌道:“这可很难说,我可不是汪大少那种正人君子。”

    陆心宜低声嗔道:“我就怕你不敢。”

    陈凌听得心中一动,却装作没听清楚似的道:“你说什么?”

    陆心宜脸上大红,大声道:“我说你那杯酒准备养金鱼呢,还不赶紧喝掉。”

    陈凌笑笑,端起酒一饮而尽。

    也许是刚才被陈凌握了一下手,也许是包厢里的气氛实在暧昧撩人,陆心宜红起来的脸一直没有消退,不但脸上发热,身上也开始热了起来,用手扇着风道:“好热啊,空调是不是坏了?”

    陈凌摇头道:“不会啊!我都感觉有点凉了。”

    陆心宜道:“那我怎么感觉那么热呢?”

    陈凌仔细看她一眼,不由得吓了一跳,因为陆心宜的一张俏脸已经红得像个煮熟的虾米一样了,额上也冒出了细汗,气息也有点急促。

    发烧了吗?陈凌疑惑的伸手往她额上一摸,却又感觉不到烫意。

    不发烧?那脸怎么这么红呢?

    陆心宜此刻比任何时候都要敏感,身上仿佛有无数的蚂蚁在上面耍太极似的,陈凌的手一伸到她额上,她竟然无法自控的就伸出双手给握住了,眼神迷离的看着陈凌。

    这不是发烧,倒有点像是……发騷啊!

    无缘无由的突然变成这幅模样,身为医生的陈凌立即敏感的感觉不对劲,并没有强硬的抽出手来,而是伸出另一只手搭到她的脉博上。

    陆心宜气息急促的问道:“陈凌,我这是怎么了,感觉身上好热好难受啊!”

    陈凌没有回答,只是屏气静息的给她把着脉,好一阵才放开了她的手,皱着眉问道:“你刚刚吃什么东西了吗?”

    陆心宜摇头,“没有啊,你吃什么,我不就吃什么吗?”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