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99章
    坦白从宽

    回到了家。

    陈凌赶紧的把爱丝抱进了诊室。

    放她躺到了床上后,这就拿来了剪刀,把她身上的衣服通通的剪了开来。

    爱丝是个开朗又开放的女人,在陈凌面前全裸也不是第一次了,可是这一次她却忍不住脸红了。因为在场除了陈凌外,还有别的女人。

    在剪开了她身上的衣服后,陈凌才看到她的腿上与肩上都各有一处很深的伤口,是被刀划开的。

    皮开肉绽的伤口十分的骇人,但对于陈凌这种级别的医生来说却算不得什么,他赶紧的取来了麻醉针剂,给她上了麻醉之后,这就开始清创缝合,仅仅是几分钟之间,伤口就完美的处理好了,抗菌素与营养液体也挂了上去。

    折腾完之后,爱丝实在抵不住困倦睡着了。

    陈凌和几女悄悄的退出了房间。

    小召忍不住道:“少爷,你真厉害。”

    陈凌不以为然的道:“这有什么厉害的,不就两道小伤口吗?在医院的时候,我随便哪台手术不比这个复杂严重啊。”

    小召弱弱的道:“少爷的医术厉害,我早就知道,我是说,你连外国朋友都有,实在了不起。”

    陈凌微汗,这真的很了不起吗?

    苏曼儿则在一旁不咸不淡的道:“小召你知道什么,有外国朋友算不上什么了不起的,要能上外国朋友,那才叫真的厉害。”

    陈凌狂汗,没敢接话,赶紧的低头想上楼。

    苏曼儿清喝一声,“站住!”

    陈凌只好站住。

    苏曼儿又喝一声,“坐下!”

    陈凌只好在沙发上坐下。

    小召见状不由得窃笑,威风得不行的少爷在大少奶奶面前,就像小狗一样听话啊!

    苏曼儿轻轻的看小召一眼,小召心中一禀,赶紧识相的收起笑颜。

    苏曼儿这才像审讯犯人对陈凌道:“老实交待,这女人是谁,你怎么认识她的,她怎么受这么严重的伤?”

    爱丝怎么受的伤,陈凌并不清楚,因为这伤口显然不是这一两天形成的,至于是怎么认识的,那纯粹只是巧合,想了想他道:“这个事情说来很长篇?而且……姐,我不认为你知道这些事有什么好处。”

    苏曼儿坐了下来,慢条斯理的道:“我现在什么都没有,就是有时间!而且我连自己的男人在外面发生了什么事都不知道,你让我如何心安?”

    陈凌道:“可是我告诉你后,你会更不安的。”

    苏曼儿道:“你不告诉我,我就心安了?”

    陈凌无可奈何的道:“你想知道什么?”

    “所有的事情!”苏曼儿欠了欠身,把一样东西扔到桌上,“包括这个!”

    几女抬眼看看,发现她扔在桌上的竟然一本证件。

    小召好奇的拿起来看看,发现这个证件是三部份组成,封皮、正证和副证,封皮是黑色的,封面镶嵌有警徽和“侦察证”的字样,正证印着持证人的免冠照片,而照片上的人正是陈凌,姓名也是陈凌,单位上写着國家安全部第八局,警衔上写着二级警司,下面是一组编号。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