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28章
    灰头土脸

    “陈凌!”

    坐在对面的陆心宜轻轻的唤了一声。

    “怎么?”陈凌抬起头,看见她杯中的酒只喝了一半,“洋酒不好喝?”

    陆心宜哭笑不得,都这个时候了,她哪还有心情管酒好喝还是不好喝呢!

    “陈凌,其实……那个男的并没有对我怎么样,就只是摸了一下我……要不,这个事咱们就这样算了。”

    一旁的人闻言,暗里不由苦笑,就这样算了,你想算,人家还不想算呢!

    陈凌却皱眉问:“摸了哪里?”

    陆心宜红着脸,犹豫好一阵,才低声道:“就是腰上……”

    一旁的人闻言不由大汗一下,瞧你吱吱唔唔的,还以为被摸了屁股,甚至是更**的地方呢,原来只是腰啊!

    陈凌又问:“他是哪只手摸的。”

    陆心宜道:“好像是……右手!”

    陈凌点点头,低喝一声,“清水。”

    清水千织应声而出,“我在!”

    陈凌沉声道:“把那个红斑脸的右手给我砍下来。”

    此言一出,众人无不被吓了一大跳,极为惊愕的看着陈凌,仅仅只是摸了一下腰,就要砍手?可是当他们想到这位爷的身份地位,又觉得这也正常,要换了当年的丁力生,又岂止砍他一只手那么简单呢!

    陆心宜却是惊声叫道:“不,不要!”

    陈凌摇头,“我早已经说过,谁要敢碰我的女人,那就是死路一条,砍他一只手,那绝对是轻的。”

    你的女人?

    陆心宜听到这句就真接懵了,脑袋就啥也想不到了。

    在众人都有点发愣的时候,那边厢已经传来了一声杀猪似的嚎叫。

    众人回头,这才发现刚才突然出现的白裙女孩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飘到了那一桌上,而那个亿万富翁的儿子红斑男杜槐已经捂着齐腕而断的手在地上翻来滚去的惨叫。

    谁也没看到她是怎么过去的,自然,谁也没有看到她是怎么砍下杜槐的手掌,因为一切都发生得太快了。

    清水千织握着那把带血的刀在杜槐的身上擦了几下,把血迹擦干净了,手中挽个刀花,寒光一闪,那把长刀就变魔术一般消失在她的手上,谁也不知道她藏到了什么地方,然后便看她捡起地上那只断落的手掌,扔到了沈明堂一班人的桌子上。

    看见那只带着鲜血仿佛还在抽动的手掌,桌上的所有人均是脸色一白,心中巨寒,因为他们万万没想到,对面的那个斯文男竟然玩得这么狠。

    这一边厢,迪厅的经理刘声远与那些保安也纷纷色变,因为他们只是听传这年轻的董事长做事狠辣从不留情,但传闻真不如一见啊!

    手段如此雷霆,难怪年纪轻轻的就身居高位。只是,如此一来,这件事恐怕就更难善了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

    原本还闹轰轰的迪厅,随着杜槐的断腕而彻底安静了下来。

    陆心宜回过神来的时候,想对陈凌说些什么,可最终她还是什么也没说。

    接着,迪厅里就出现了第一拨人。

    派拉蒙的总经理接替以前齐冰清位置的黄宁山,派拉蒙的老板叶丽芬,以前的义合帮堂主现在新锐锋董事的刘磊的老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